[返回博论天下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围着魔鬼跳舞的小“无常”们
送交者: 钟馗再世[☆品衔R4☆] 于 2021-07-21 15:58 已读 892 次 1 赞  

钟馗再世的个人频道


6park.com

  6park.com

我想,社会的险恶,人类的侵扎,不外乎因人性本恶的无限扩张而起。 6park.com

近日,中国作协、《光明日报》、《文艺报》等权威机构和央媒,正式将一贯暴露中国社会黑暗的 “媚外”作家莫言,踢出中国百年 “名作家”之列。同时,《光明日报》6月22日发表中国作协党组成员秘书处书记吴义勤《中国文学的红色基因》一文。文章称,中共国成立后,《红旗谱》《红岩》《红日》《创业史》《青春之歌》《山乡巨变》《保卫延安》《林海雪原》等红色经典是全中国人最爱读的作品。 6park.com

对吴义勤其人我不想了解,但对他说“红色经典是全中国人最爱读的作品”,我是呲之以鼻的。虽说“红色经典”的定义属大实话,但说“是全中国人最爱读的作品”,则完全是在为中共涂脂抹粉。信口开河从来就是中共的习惯,拿中国人垫背来虚张声势也是中共一惯做法。而以魔鬼群中的级别论,吴义勤可能是勾魂代表小“无常”们的头头,尊大魔头令,重于历史的垃圾箱中掏出当年小“无常”们刻意献媚的、现已霉烂不堪的糟粕,并贴上“红色经典”的标签重新上市,这样的反刍,只能说明中共已走入了死胡同,不得不重回老路了。 6park.com

为什么我对吴义勤推出的那些“红色经典”的作者,定性为小“无常”,实因他们在中共洗脑的浩大工程中,仅以自身谗媚的功力在发挥作用,危害的成度,如今能排上小“无常”地位,也靠着这番吴义勤的再次推出而已,否则,谁会对垃圾感兴趣? 6park.com

其实在中国文化的垃圾箱中,地位、名气、权力、谗媚和助纣为虐能力等远高于这些小“无常”者,是大有人在的。如周杨、茅盾、吴晗、林默涵、夏衍、路翎、丁玲、何其芳等等,他们才是名副其实的真正小“无常”们的代表。 6park.com

魔群中既有小“无常”者,就必有大“无常”者。他们是谁呢?这里,且简说历史学家何兆武先生,将郭沫若、冯友兰、老舍、臧克家列为中囯大陆四大无耻文人的标准:有像这四位行为者的,既是大“无常”。虽这只是一家之言,但也基本符合实情。 6park.com

郭沫若(1892年-1978年),一辈子情人无数。一边骂国民党政府腐败一边跑去做官,曾在共产党最困难时脱党,骂过蒋介石,后专程向蒋求饶;曾向斯大林大呼“万岁”,文革时说毛泽东比亲爷爷还亲;两个儿子在文革中先后自杀,却还说是“为祖国好”;写诗吹捧江青,没多久又跳出来欢呼粉碎四人帮。郭沫若的歌功颂德态度虽然保住了自己的地位,却没有保住全家人的性命。有作家说他“软软腰肢,弯弯膝盖。朝秦暮楚,门庭常改”;讽刺他“大风起兮云飞扬,风派细腰是弹簧”。 6park.com

冯友兰(1895年-1990年),一代大儒。他经历了蒋政权、毛政权和邓政权。奇怪的是,他与每一个政权都保持了良好的关系。尽管有人企图用儒家思想与权力的关系来为冯友兰的这种行为开脱,但难以洗刷冯友兰附炎趋势的小人行径。他给国民党上过课,肉麻地吹捧过蒋介石;他也写过吹捧毛泽东的诗。1974年因批林批孔运动而成立的“清华北大两校大批判组”,即人们熟知的“梁效”,冯友兰便是其中一大员:一代大儒竟批判起自己的祖师爷了。1985年,值冯友兰九十华诞,举家宴,其女宗璞奉父命电话邀梁漱溟出席,梁一口回绝,且去信说明理由:“只因足下曾谄媚江青,故我不愿参加寿筵。” 6park.com

老舍(1899年-1966年)。因新作话剧《龙须沟》符合中共的“政治标准”与愚民洗脑宣传的需要,老舍被中共当局立马授予“人民艺术家”的“光荣称号”!与情人赵清阁长期撇不清关系。在“胡风案”中,老舍作为胡风的老朋友,竟向老友痛下杀手;反右运动中,原本是吴祖光朋友的老舍,不但对吴落井下石,而且更使出人身攻击的语言来羞辱对方;不仅对旧时老友如此“站稳立场”,即便在1957年反右时,对一些才步入文坛的青年作家、文化人,老舍同样是毫不留情地给予罗织罪名。说刘绍棠的《田野落霞》丑化了农民、党员、干部;说从维熙的《并不愉快的故事》,竟煽动农民闹事,反对农业合作化。足见其-心想在政治运动中“火线立功”,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的小人心态。 6park.com

臧克家(1905年-2004年)。从50年代起,就沦落为一名独裁者不可救药的吹鼓手。1945年毛泽东到陪都与蒋介石谈判时,他写了一首吹捧毛泽东的诗《你是一颗大星》;1955年十月,臧克家写了一篇散文《毛主席向着黄河笑》,次年十一月,臧克家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了《雪天读毛主席的咏雪词》一文,受到毛的赞许。反右时,因臧克家写了一首《在毛主席那里作客》的诗,逃过反右灾难。59年大跃进,毛泽东带小蜜张玉凤回韶山老家,歌功颂德之声四起,臧又写成一首典型的马屁诗:“毛主席戴上红领巾,少先队里高大的人。笑的风要把人身撼动,纸面上彷佛听出声音”。这首诗配上照片四处流传,诗人获得党媒的高度赞赏。但文革时还逃不过被批斗的命运,最后被弄去“五七干校”接受劳动改造。文革后出版写于1975年的《忆向阳》诗集,歌颂美化“五七干校”和他在干校所得的“收获”,表明了不思悔改,继续“捧毛”的奴性已经深入骨髓。 6park.com

自1952年“胡风案”开始,中国的文人便趋于没落,在历次运动中,许多文人在利益面前人格扭曲,尊严尽毁,丑态百出。直至现在,兆山羡鬼、秋雨含泪样的洗脑文章,依旧堂而皇之地在媒体上随处可见。这次吴义勤又把作者皆已亡故的几本书从垃圾中翻出来,就很有“义勤祭魂”的味道。先来看看这几本书的作者生卒年份吧。 6park.com

《红旗谱》作者梁斌:(1914年-1996年)。《红岩》罗广斌:(1924年-1967年)。《红日》作者吴强:(1910年-1990年)。《创业史》作者柳青:(1916年-1978年)。《青春之歌》作者杨沫:(1914年-1996年)。《山乡巨变》作者周立波:(1908年-1979年)。《保卫延安》作者杜鹏程:(1921年-1991年)。《林海雪原》作者曲波:(1923年-2002年)。 6park.com

从年份上看,以最晚出生的《红岩》作者罗广斌(1924年)为例,他们都经历甚至参于过抗日战争,反右运动,以及接下来的大跃进和大饥荒,还有文革。他们中除罗广斌在文革中自杀而死之外,又几乎都在文革中受到过精神和肉体上的虐待,却也都还活过了文革。然而在反右运动中,12岁的小漫画家张克锦都被打成了“右派”,关进了监狱,而身为文化人的他们,却安然无恙地度过了反右;回头再看看他们留下的作品,仅从以上的书名就不难看出,他们逃避了与国家命运休戚相关的几乎所有重大事件,面市的作品却又全都与谄媚共产党有关! 6park.com

当然,写自己熟悉的事物,是作者的首要条件。他们都加入了中共,自然与抗日战争无关,这从理论上说得过去。但对反右斗争,大跃进和大饥荒等,虽然他们没有身陷其中,但以作家的眼光和思维,能说他们没能力了解熟悉吗?尤其是文革,他们也共有被经历的艰难困苦,就更谈不上默生了。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说好听点,他们被共产党忽悠成功了;说不好听点,他们投机成功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解释:他们集体犯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6park.com

当年有读者向英国作家、诗人、语言学家及大学教授托尔金抗议,质问他写的故事里,为何有那么多的邪恶?托尔金回答:一本不涉及邪恶的书,乃是一本邪恶的书,因为它会使读者误会这个世界。 6park.com

但纳粹戈培尔却说:“大众传播媒介只能是党的工具,它的任务是向民众解释党的政策和措施,并用党的思想理论改造人民。”“宣传是一个组织的先锋,宣传永远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即使一个简单的谎言,一旦你开始说了,就要说到底。” 6park.com

不要说以上这些书的媚共,现在中共国市面上能找到的书,凡涉及社会政治人文的,用一句话说:只要不是技术、工具等书籍,有哪一本不媚共的,包括小学语文课本?也不要说这些书的作者媚共,现在全中国上下个行各业,像民营企业家孙大午、作家莫言的又有几个?虽然对孙大午轻信中共党不会再次消灭私产的想法很是惋惜,但现在明白了也为时不晚;而对莫言被踢除中国百年 “名作家”之列,则应额手称庆:不以垃圾为伍,这是给予他的最大荣耀!

评分完成:已经给 钟馗再世 加上 5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3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0 银元!

喜欢钟馗再世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钟馗再世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博论天下首页]
钟馗再世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