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博论天下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象牙海岸”的秘密:美国一次几乎完美的行动,却沦为国际笑谈
送交者: 曾经的我们[★★★声望勋衔14★★★] 于 2022-01-22 23:22 已读 666 次  

曾经的我们的个人频道

导语:1964年夏,美国政府以北部湾事件为借口,发动了对越南的侵略战争。这场几乎无法打赢的战争,使美国人伤透了脑筋。最令尼克松总统挠头的还是那越来越多的美国战俘。面对后宫门前静坐抗议的母亲们,尼克松签发了“我们别无选择”的命令,于是,一场跨国界袭击越南美国战俘营的行动拉开了帷幕。

1970年11月20日深夜,略带寒意的北风夹杂着缕缕雨丝掠过夜空,一队全副武装的美国军人在机场环行道上急速跑过,留下一阵整齐的皮鞋声。

这是在泰国打卡里,可这个空军基地却是美国人的,美国人在这个机场干了些什么,泰国人是不知道的。

这天晚上,空军基地又在执行一项被称为“象牙海岸”的行动计划。

10时20分,随着三颗绿色的信号弹划破夜空,机场跑道灯突然亮了起来,刚才还黑乎乎的跑道被强光照得如同白昼。如茵的草坪上,数十架直升机呼啸着依次拔地而起。银白色的跑道上,尾随着跃入夜空的歼击机,3架巨型C一130运输机也扶摇直上,消失在东北方向漆黑的夜空。 6park.com

6park.com

只一会儿,跑道灯熄灭了,机场恢复了宁静,一钩弯月悬挂在天幕上,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什么。

美国飞机何以深夜出动?“象牙海岸”又是怎么一回事?
白宫门前的示威

70年代的第一个春天,美国首府华盛顿以其特有的繁华,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国的观光者。宾夕法尼亚大街,流水一般的小轿车,印衬着五光十色的商业广告,令人目不暇接。突然,一支游行队伍吸引了人们的视线,几乎是清一色的老年妇女,她们高举着的牌子上写着:“不要战争”、“还我被俘的儿子”。

游行队伍聚集在白宫门前。一队警察挡住了她们。于是,她们静坐在那片青草坪上,只有标语牌上的白纸黑字在向人们诉说着母亲对儿子的思念。

白宫,那椭圆形办公室内的尼克松总统,也被越战战俘之事弄得焦头烂额。那厚厚的投诉信和一本本出自议员之手的提议、请示,甚至有人在议会上对发动越战之人兴师问罪。总统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6年前的北部湾风波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那是1964年7月底的一天,美国驱逐舰“马德克斯”号像往常一样游弋在北部湾海域,却意外地与一艘越南的鱼雷艇相遇。冤家路窄,平静的北部湾海面咆哮了,越南的鱼雷让美国人尝到了鲜血的滋味。

仿佛是强盗遭人抢了似的,白宫被激怒了。小小的越南竟敢对美国军舰动武。依仗“北部湾事件”为借口,美国陆、海、空军全面介入越南战争。

白宫打错了算盘。越南战争把美国人拖入了泥潭,他们亲手导演了一场永远无法打赢的战争惨剧。当美国飞机把成千上万吨炸药扔在越南北方的军事、经济目标,当数以千计的无辜生灵惨遭屠杀之后,越南人也调用了一切可以调用的防空力量。

1964年8月5日,一队美国轰炸机对越南海防港实施突袭,当枚枝炸弹在港区爆炸时,港区外围的山林丛中,也喷出了仇恨的火焰。阿尔维莱茨中尉从航校毕业后第一次参加真枪实弹的战斗。他的飞机刚到港区上空,炸弹尚未投掷,就觉得机尾一震,顷刻间,机舱内硝烟弥漫,飞机失去控制,情急之中,他拉动了红色的跳伞把,“轰”的一声,他被弹出机舱,飘落在海防港外围的山林中,成为越南俘虏的第一个美国飞行员。 6park.com

6park.com

两个星期后,太平洋美军总司令麦凯恩上将的儿子——海军少尉飞行员约翰·S·麦凯恩也被越军俘虏。随着战事的升级,被俘虏的美军飞行员越来越多,到1970年,在越南军队的俘虏营里,竟然扣押着500多名美军飞行员。

飞行员对于尼克松总统来说不算什么,他担忧的是阵亡将士和被俘虏人员的增多。这场由美国一手挑起的战争,不仅国内人民反对,就连国会中也有许多人持不同意见。眼下,战争无法打赢,俘虏却不断增加,白宫门口的示威者,更是一点不给面子,什么样的话他们都敢写在标语牌上或当众进行演讲,简直令美国总统无地自容。

怎么办?

精明的美国总统请参谋长联席会议先拿出决策来。总统的指令,把五角大楼的决策者们忙坏了。没完没了地磋商,接二连三地商议,最终,一份武装解救战俘的计划送到了尼克松的案头。

这份厚厚的计划,尼克松看了一遍又一遍。他不太懂军事,但作为总统,又需要他对军事行动的执行与否作出决策。报告对武装解救战俘行动作了极详细的描述。尽管尼克松不想用军事行动去冒这个险,但严酷的现实又把他逼得毫无办法。终于有一天,他在参谋长联席会议上送的作战计划书上批示:除此以外我们别无选择。 6park.com

6park.com

“象牙海岸”行动随即付诸实施。
神秘的卖鱼人

越南山西战俘营,距河内西侧37公里。在茂密的热带丛林地区,山西战俘营称得上是一块风水宝地,四周平坦,尤其是院内的那块比足球场还大的大操场,可容纳数千人活动。操场四周的热带花草树木,把战俘营装点得格外多姿。

越南人是警觉的,高高的围墙隔断了俘虏营与外界的联系。可越南人没有想到,当一群美国被俘飞行员放风时用衣服在草地上摆成英文字母“K”时,一颗美国侦察卫星正经过山西上空,高速摄影机拍下了俘虏营的一切。

清晰的照片送到了五角大楼决策者的面前。中央情报局的头目被请进了五角大楼。

一道指令飞向越南、老挝、泰国,那些平时不露山水的谍报人员立即行动起来。

这天上午,越南山西战俘营门口像往常一样,几个做小生意的摊贩在树荫下吆喝着。“走开!离远点。”见几个拾破烂的小孩跑到墙下抢空酒瓶,越军的一名中尉军官提着一根警棍,骂骂咧咧地走过来。见当官的来驱赶,孩子们“轰”地一声,一个个逃得远远的。这时,两名挑着鲜鱼的老挝人从远处慢悠悠地走过来。中尉军官睁大眼睛看了好半天,大概见是常来送鱼的两兄弟,也就没大在意。

“抽烟,抽烟!”挑鱼担的两兄弟把几包香烟塞到了哨兵手中,那名中尉军官嘛,两包香烟中间,还夹了一叠越币。

挑鱼人十分顺利地跑进了战俘营。只见他俩像不认识路似的在里面东跑西走,还不时在手心记着什么。 6park.com

6park.com

这两个卖鱼人是为美国人服务的间谍。前几年,他俩属潜伏对象,尽管没做什么事,却依旧领取一份不低的薪金。由于常常越境过来卖鱼,天长日久,就与战俘营越军混熟了。兄弟俩做梦也没有想到,上司交给他们的第一件任务是弄一份战俘营营区地形图。兄弟俩后悔死了,早先,他俩常常到营内送鱼,可谁也没有注意营区的地形,尤其是警卫部队住房和俘虏住房的开阔地宽度,能不能停直升飞机。

也许是做贼心虚的缘故,兄弟俩在营区转悠时,并没有人盘问他们,可他俩心里还是怦怦直跳。

越南人太麻痹了。他们的思维逻辑是:战俘营关押的是美国人,而美国又远在太平洋彼岸。即便美国人来,他们的高鼻子一眼就会被认出来。对这两名常常来送鱼的老挝人,他们没有丝毫的怀疑。大门外面摆摊的有不少就是越境过来的老挝人。

很快,两名老挝人勾勒的山西战俘营地形图送到了美国情报局在老挝的基地,并通过绝密电传,发到了五角大楼:经查明,山西战俘营共关押61名战俘,分住12间房子。越军警卫人员共有45人,营地孤立于距城镇1.6公里的水田地带。营区有一长150米,宽80米的操场,可供直升机起降。10公里外有一越军陆战师兵员1.2万人。 6park.com

6park.com

当这一情报躺在五角大楼的会议桌上时,越南人还蒙在鼓里。

依据第一手情报资料,美国人开始了偷袭作战计划的拟制。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曾在越南多次执行过特种作战任务的空军准将马诺尔负责计划的具体准备;;第二次大战时期的突击队员,曾在越南、老挝执行过特种作战任务的陆军特种部队上校西蒙斯担任机降偷袭指挥。整个劫俘作战行动由参谋长联席会议下属的特种顾问室主任普拉克鲍准将负责。

按照他们的计划,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装载着突击队员的美国飞机在邻近越南的一个空军基地起飞,直升机突然降落在关押俘虏的院子里,突击队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消灭为数不多的越军警卫队,抢出在押战俘,飞机迅即离开。

整个作战行动须在26分钟内完成,否则,时间一长,周围的越军大队赶来支援,就会节外生枝。

也许,从理论上讲,普拉克鲍的计划是周密的,他把所有可能的细小环节都作了考虑。

当普拉克鲍满怀信心地把详细实施方案送到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惠勒上将案头时,一向随和的上将突然严肃起来:“你觉得你的计划能成功吗?”上将眼睛盯着普拉克鲍。

“能成功,至少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将军!”普拉克鲍突然激动起来。

‘‘不行,百分之九十不行,必须百分之百成功。总统在等着我们的行动。如果失败,我们在外交上将陷入被动,关押的战俘有可能被杀害,国内的反战声浪就难平息。这是政治,是政治!”上将几乎是吼出来的。 6park.com

6park.com

“明白了,将军。我回去再作推敲,保证百分之百成功!”普拉克鲍突然感到担子沉重起来。
演练在悄悄进行

弗罗里达的埃格林空军基地,空旷的机场草地上,凭空搭起了一座建筑物。高高的围墙,几排低层楼房,一片用白灰作记号的大操场,两根高压线横贯东西。这是依据情报,按山西战俘营的布局临时搭建的。

原先的突袭训练计划没有这个课目,惠勒上将要求百分之百的成功给普拉克鲍施加了巨大压力。必须进行模拟的突袭训练,确保万无一失。

模拟的“山西战俘营”建起来了,102名突击队员在西蒙斯上校的指挥下,开始了极其艰苦的训练。盛夏,突击队员们顶着烈日,直升机、攻击机呼啸起落,模拟的枪炮声震耳欲聋。突击队员们一次次从直升机上跳下来,扑进那座铺着红瓦的建筑。 6park.com

6park.com

一切都在悄悄地进行着。

直升机的大部队安排在墨西哥湾上空进行低空、超低空训练。为了训练逼真,机群甚至故意围着几条高压线飞行,并紧贴树梢飞过弗罗里达的菠萝园。

参加袭击的3架C—130大力士运输机也进行了最激烈的操作训练。其中1架除进行空中加油外,还负责发生伤亡时的救护。其余2架改装成了特种作用机,具有新型的导航装置和红外线辨视装置,负责引导部队。这2架中的一架与直升机袭击分队一起行动,在山西上空投放照明弹。

直升机运输机编队飞行,难度不言而喻。

C一130的巡航时速是460公里,但为了与直升机一致,要求以200公里(比失速仅快20公里)的时速飞行。为此,必须使用20%的副翼,不能使用自动操纵装置。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机毁人亡。

A—1飞机需要保持270公里的时速,以便行动中与直升机速度相一致。因此决定在老挝与袭击部队会合以后,进行“S”形曲线飞行。

连续进行的这种训练共出动368架次,达1017个飞行小时。到9月中旬,达到了能同西蒙斯上校的地面部队进行协同训练的熟练程度。

9月28日晚上,空袭分队连续进行了3次陆空协调演练。演练极其逼真,不仅进行了高空炮弹射击,而且还近似实距地向守卫营区的北越士兵的人体模型进行了实弹射击。

10月6日夜间,全体人员进行了最后的实弹演练,普拉克鲍从华盛顿飞来进行观察,他对训练情况是满意的。只是在院内降落时,对究竟是使用UH一1小型直升机,还是使用UH—3中型直升机的问题,他迟迟下不了决心。若使用UH一1,能在院内降落,但该机没有空中加油装置,最大限度只能搭载10人,装不下14名突击队员。要使用UH一3,可解决人员和加油的问题,但降落极其困难。研究的结果是,决定使用UH一3。考虑到旋翼可能碰到树木,决定进行毁坏性降落。 6park.com

6park.com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五角大楼内,穆勒上将深知这份行动计划的份量,甚至把在白宫的国家安全助理基辛格请到了办公室。他们再次联手对行动计划的每个细节作了推敲,确认万无一失后又向尼克松作了汇报。

按照“象牙海岸”计划,袭击行动最后定在10月20日至25日,因为那时晚上有月光。

尼克松拿起红笔,在行动日期上画了一个问号,然后在旁边批示:鉴于巴黎会议有松动,实施时间可适当延期。
劳而无功的成功偷袭

1970年11月中旬,巴黎会议没有取得尼克松预期的成功,这位强硬的总统终于忍耐不住了,明确表示:“即使希望渺茫,也得横下一条心”。

五角大楼内的指挥系统急速运转起来。一道无形的电波,穿越太平洋上空浩瀚的天宇,变成泰国打卡里空军基地指挥所内的指令

“起飞!”大地在轰鸣。夜空繁星点点,很快,就和飞机的翼灯融合在一起。

这是一场近乎虎口拔牙的战斗。此刻,黑鸦鸦的编队机群疾速向目标飞去。坐镇C—130指挥机内指挥的马努尔心情很不平静。 6park.com

6park.com

此刻,山西战俘营像往常一样笼罩在夜幕中,执勤的哨兵在门口打着瞌睡。也许是战时的缘故,所有的房间都关了灯。

20日傍晚,一名老挝人还来这里打探情况,不知为什么竟被哨兵拦住了。是越南人引起警觉了吗?还是……

“俘虏营戒备森严,内情不详。”情报送到五角大楼。决策者们没放在心上。因为将要实施的是机降突袭,即使对方有所防备也想不到来势如此快疾。

“一切按原计划实行!”

东南亚的午夜,正是华盛顿的中午。国防部宽大的地下作战室内,气氛异常紧张。观察台上尼克松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荧光屏,兴奋、激动、担忧,国防部长、联席会议主席、三军参谋长,还有五角大楼内的高参们,一个个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上。

时针指向了21日凌晨1时10分,荧光屏上的两个红色箭头与亮点重合。指挥中心如墓地般沉寂,只有桌上的电子计算机偶尔发出嘟嘟的运转声。

此刻,北部湾海空却是战火弥漫,担任佯攻任务的三艘航空母舰上起飞的轰炸机空袭了越南海滨城市海防,一排炸弹击中了一座大楼,冲天的烈火、浓烟,几乎遮住了半边天空,大楼一角倒塌,一群妇女哭喊着,没命地往防空掩体奔逃。 6park.com

6park.com

越南人民军空军驻河内的航空兵紧急升空,猛虎般地扑向海防市空域。米格飞机与美军的战斗机相遇,你争我夺,一场恶战。一会儿,美国飞机卖了个破绽,夺路而逃。

美国飞机已经完成了预定的佯攻任务,把敌军的雷达和航空兵吸引到了海防地区防域。

河内以西,黑咕隆咚的天空中,美军袭击部队准时到达山西上空。“投放照明弹”,随着马努尔准将的命令,两名突击队员投下了一枚强光伞挂照明弹,顿时,山西战俘营上空如同白昼。

“攻击!”2时17分,马努尔准将发出指令,呼啸的直升飞机立即向那片不知模拟降落了多少次的草坪落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无线电台向五角大楼发出了开始攻击的电报。

战俘营被惊醒了。砰砰砰,哨兵慌慌忙忙向降落的美军直升机开枪。一发子弹穿破舱门,击碎了直升机上的一块仪表玻璃。

也许是巧合,就在直升飞机快要落地的一刹那,一股突如其来的强风刮了过来。因子弹击中飞机而惊恐万分的飞行员一时慌了手脚。驾驶杆一偏,只听“嚓嚓嚓”一阵响,高速旋转的飞机旋翼碰上了院内的一棵大树,也许是树干太粗了,飞转的旋翼被击得粉碎,失去升力的直升机重重地砸在草地上。好在没有多少高度了,机舱内的突击队员虽然全部摔倒,但幸好没有受伤。突击队长马德维斯上尉一跃而起,一脚踹开已经受损的舱门,14名脸上涂着黑色油彩的突击队员鱼贯而下…… 6park.com

6park.com

第二架直升机比较顺利。飞机一落地,全副武装的突击队员迅速成扇形向两幢小楼包抄过去。

“哒!哒!哒!”机枪声响了起来。越军火力并不密集,但在静悄悄的夜间,似乎特别刺耳。突击队员一边开枪还击,一边高喊:“我们是美国人,别抬头!”他们在告警战俘,怕他们擅自冲出来或探头误伤。

枪声惊醒了战俘营两角的监视塔楼,两名在睡梦中醒来的越军糊里糊涂爬上塔顶,,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夜空中,他们发现两架直升机腹下红光闪闪,还没等反应过来,几枚导弹发出长长的呼啸声,,一阵剧烈的爆炸后,,监视塔成为一片废墟。

第三架运载突击队员的直升机误降在距目标400米的一所中学里。就在前天下午,一个连的越军换防后临时驻在这里,战俘营的枪声惊醒了越军。见一架美国飞机落在草地上,越军马上开火,,蝗虫般的弹雨打得草地上尘王飞扬,同时援兵向战俘营奔去。见情况发生变化,担任空中袭击任务的三架直升机转头飞来,一排密集的枪弹封锁了前进道路。

战俘营枪声已经稀落。由于第一架直升机撞毁,马努尔命令空中袭击的三架中降落一架,载上马德维斯等人。马德维斯上机前,把一枚烈性定时炸弹置放在撞毁的飞机舱内。当全部飞机腾空而起时,地面传来定时炸弹的爆炸声。空中指挥的马努尔准将不失时机地发送出最新消息:“2时44分,战斗结束,袭击部队飞离战俘营。我损失一架直升机,无一伤亡。” 6park.com

6park.com

大洋彼岸的华盛顿的指挥室里,气氛转向轻松。但大家不解的是未得到任何有关战俘的消息。

“速告救援情况!”一封电报飞向刚刚越过越南与老挝边界的“C-130”指挥机。

3时55分,马努尔发来电报:“未发现战俘,山西战俘营是座空营!”

全场一片愕然。普拉克鲍的脸色“唰”地变白,莱尔德愤然站起来。

是越南人截获了美国人的情报?还是越南人有了警觉?

不是。应该说,美国人的计划可谓天衣无缝,可是老天不帮忙。原来,由于越南北方连降暴雨红河泛滥,危及山西战俘营的安全,早在7月14日夜间,战俘就被秘密转移了。对此,美国的情报部门却一无所知。他们原以为对俘虏营的情况已了如指掌,再派人来侦察,弄不好会节外生枝,给“象牙海岸”行动带来麻烦。没想到,欲擒故纵酿成了人去楼空的结局。

美国人成功地实施了“象牙海岸”行动,但结下的果实却是苦涩的。

喜欢曾经的我们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曾经的我们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博论天下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