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博论天下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英国工党的基本理念 五
送交者: 反中共的左派[♂★品衔R5★♂] 于 2022-07-24 13:21 已读 609 次  

反中共的左派的个人频道

作者 王江松 写于不同历史时期 整理于二零二一年 6park.com

  新工党的平等概念 6park.com

  本章认为新工党的社会主义的平等观念有两个部分组成,这两个平等观念都不是严格平等主义的概念。第一个组成部分是承诺把人们提高到一定的生活水平,藉此「足够」过上令人满意的生活。我们可以将之(如上所述)称为平等的充足版本。当然这是有问题的,因为「足够」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什么是「充足」?在英国社会,关于一个人需要达到什么样的最低水平才能称作过上令人满意的生活是没有一般性理解或共识的。45尽管如此,平等的充足概念被理解为提供充足水平的收入和服务。在历史上,这工作是由福利国家通过各种福利津贴和授权完成的。在某种意义上,这种平等的概念是达到充足水平的更大平等,于是它毫无保留地允许个人挣得收入。鉴于国家最低工资(National Minimum Wage)管理劳动力在充足的最低标准获得报酬,这是平等的充足概念的一个范例。 6park.com

  新工党平等概念的第二个组成部分是承诺在财政上优先关註英国社会的贫困成员。这(如上所述)可以被称为平等的优先概念。也许值得指出的是,平等的优先概念可以有两个流派或者以两种方式解释。我们可以称他们为严格和非严格优先主义者。严格优先主义者想优先关註社会贫困群体,不管他们按绝对值计算是多么富有。譬如,这样的贫困群体也许事实上(据严格优先主义者)拥有相对高水平的可任意使用的收入,有自己的住房,可以出国度假,拥有较高额的存款并仍需要在财政上得到优先关註,因为相对而言他们也许仍旧是一定社会中的贫困群体。非严格平等主义者也想给予社会贫困群体优先关註,但他们认为当贫困群体经济状况越来越好时,优先关註的重要性也就越来越低。因而,例如,如果一个社会的两个贫困群体中的一个经济状况在绝对值上逐渐变好,那么非严格平等主义者就逐渐停止优先关註这个群体。这样的问题在于明确两个疑问。第一,谁是社会的贫困群体?第二,政府(信奉平等的优先概念的)规定资源到什么水平则停止在财政上优先关註这样的群体? 6park.com

  本章认为新工党信奉的是平等的非严格优先概念。 6park.com

  例如,如果新工党在全英国将生活标准提高到以下程度:每个人在道德上都有「充足」的水平,对贫困群体没有清楚的分类,因为75%的人舒适、充足地生活(意味着不只是他们的基本「需要」得到满足,而且他们也有「合理」水准的可支配收入),而其余25%的人则非常富有,那么根据新工党所信奉的平等的非严格优先、慷慨充足的概念,英国的社会民主主义则不需要再信奉这种平等的概念了。尽管如此,假设新工党信奉的是严格平等主义形式的平等,那么它将继续为英国人口中生活相对25%的富人而言贫穷的那75% (尽管他们的基本「需要」己得到满足,并且他们倾向于获取一些财政「需求」)获得更大平等而从事运动。 6park.com

  一些传统社会民主主义者自称是与新工党不同的平等主义者,但他们是否理清其否定平等的非严格优先与慷慨充足概念及其接受平等的严格平等主义概念的程度,这个问题还不得而知。假定如果没有完全实现这种区分,那么信奉平等的严格平等主义概念的人将少得多。 6park.com

  新工党平等的非严格优先概念,其例证有针对最贫穷领退休抚恤金者与最贫穷且有孩子的家庭的「退休保障」(Pensioner Guarantee)和「工人家庭税收抵免」(Working FamiliesTaxCredit)。新工党信奉平等的优先概念的其他例证包括其对幼儿「安稳起步」(Surestart)、每一个四岁儿童的托儿所的5800万欧元投资;供儿童慈善事业使用的4500万欧元儿童基金(Children's Fund); 50亿欧元投入针对18至25岁人士的新政以及针对25岁以上人士的新政;针对50岁以上人士的附加新政,针对单身母亲及残障人士的新政;同样,针对2000个最贫困地区就业的行动团队(Action Teams);高水平的中学开支;针对11至25岁不能获得教育和技术培训的人的「纽带」(Connexions)项目。 6park.com

  我们註意到,传统社会民主主义者所理解的平等原则证明是一些怀疑新工党社会民主主义凭据的人论点的哲学支柱。显然新工党对于平等的原则相当含煳不清。与围绕平等原则的辩论类似的问题是,新工党是支持绝对的还是相对的抑或有时称为上升的衡量贫困的绝对水平。在某种意义上,所探讨的这两个问题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再一次,新工党似乎在发出自相冲突的信号。布莱尔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 「新闻之夜」(Wewsn/ght)杰瑞米?帕克斯曼(Jeremy Paxman)专访时作出着名的表态,即他认为绝对的贫困水平是重要的,并且几乎要提倡新自由主义的「点滴获益」理论(trickle down theory)。布朗通过在概括他对抗儿童贫穷的策略时使用相对衡量标准,进一步使得辩论混乱,并进而宣布表示儿童贫困的绝对水平有显着降低。 6park.com

  新工党关于平等原则含煳不清的例证是,1999年3月18日,布莱尔在伦敦汤因比大厅(Toynbee Hall)发表贝弗裏奇演说(Beveridge Lecture)以纪念牛津大学学院建校750周年。在演说中,他阐述了政府意欲到2020年时消除儿童贫困人口,2010年消除一半,2004年是减少四分之一,在2001年内消除120万。然而,在2002年4月11日,布朗宣布政府己将儿童贫困人口减少50万(相对而言),即从1996至1997年的440万减少到2000至2001年的390万。因此,距离目标相对而言还差70万,但在绝对意义上减少了 150万,己然超过了目标。政府最初使用了相对性数据,于是没能达成目标,所以从绝对性方面展示其发现。 6park.com

  因为布莱尔和布朗所持平等的说法不同,所以有人认为在新工党的核心即存在含煳不清。这纯粹是猜测,也许在将来回忆录出版后会清楚明确地解决好。然而,在最近的一次与资深公务人员就新工党政治思想的访谈中,我得知新工党或至少是财政部坚持克罗斯兰派的平等概念,但将其应用到现代经济的语境当中。受访者说,财政部应用结果更大平等的方式包括有针对性的税收抵免、教育津贴、如「安稳起步」等具体的技能与教育培训机会,还包括「工人家庭税收抵免」,确保了有两名儿童的家庭有更为公平的结果,这些家庭每年劳动收入13000欧元左右,或者国家平均收入的一般从而大约状况得以増加3500欧元。受访者告诉我,这么做不是仅仅为了实现劳动所得(make work pay),而且是为了提供更公平的结果并进而为这样的低收入家庭提供结果的更大平等。 6park.com

  新工党所奉行之平等原则的含煳不清中显而易见的是它包括额外的一个因素。新工党的平等包括对当地社群和社区的投资。 「社群新政」(The New Deal For Communities)将权力分散至社群,并使得就政府的钱花费在什么上的决策民主化。汤因比和沃克认为,「社群新政:「首先集中于由1000至4000人组成的20个或更多的社区,向每一个社区提供2000万至5000万欧元项目资金,必须显示出它们是真正立足于当地社群,吸纳所有当地服务一一学校、卫生、社会服务人员、警察、房屋管理部门、就业服务部门。他们可以自由地尝试任何事情并对当地任何似乎最糟糕的问题提出当地的解决方案。」之所以产生这些措施,是因为意识到不平等不只是个人之间薪酬比例不等,还包括社群与社群之间的社会和公共服务供应不平等,并且各社区还在获取社会物资(如公共空间、好的学校、图书馆、当地便利设施)的渠道上遭受不同程度的不平等。 6park.com

  新工党关于其平等概念的含煳不清是令人遗憾的,但它强调人生每一阶段的教育、技能、机遇,这是实用的而且是为应对英国社会变化的态度和受众而做出的选举权宜之计。例如,1974至1979年威尔逊一卡拉汉政府期间非常高水平的收入所得税,即25%的较低税率,33%的基本税率,83%的较高税率,以及98%的针对非劳动所得的较高税率,这对于现在的选举不可行。这并不是说,英国公众反对所有形式的税收増加。在2002年预算中,税收増加(主要通过国民保险分担(National InsuranceContributions))以将大量的钱投入公共服务,如国民医疗保健製度(National Health Service),(在本书写作时,根据可获取的民意调查数据)这受到了大多数公众的欢迎。57这种对所谓传统社会民主主义水平的直接税製的怀疑也没有完全否定对社会收入最高群体征收较高的税阶。费边社的税务与公民权委员会(Commission on Taxation and Citizenship) 建议对每年100000欧兀以上的可征税收入创建50%的税阶,这将对约200000公民产生影响。国内税收(Inland Revenue)计算得出,这样的税阶将在2000至2001年产生29亿欧元,并预计随着更多人进入收入100000欧元的群体,而会在之后数年以每年约2亿欧元的速度増长。 6park.com

  我们在评价新工党及其信奉的平等时,必须考虑到新工党不只是全球化时代的产物,而且是后撒切尔政府,试图劝服仍旧心怀疑虑的选民相信税收増加能够实现更好的公共服务。 6park.com

  新工党的社会民主主义不得不存在于某种程度上仍受新右派思想(如个人主义、有限的政府干预、对重新分配收入和财富保持沉默)感染的氛围裏。哈特斯利说,是否持结果更大平等的观点(约1956年60)是看一个政党是否是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的决定性测试,如果他说的是对的,那么英国共产党将可算作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尽管其甚至不信奉、不参与民主,而新工党将和20世纪80年代早期脱离工党的社民党一样,在社会民主主义的广阔空间中找不到容身之处。 6park.com

  本章中提出,托尼、克罗斯兰、哈特斯利以及新工党提倡平等的原则本身不是作为目的,而是作为达到更大的个人自由的手段,并时而作为确保更加社群式(communal)的社会的手段。本章的观点是,工党中的社会民主主义者一直以来信奉平等的优先概念,同样持有平等的慷慨充足概念。另外认为,在工党中只有萧伯纳、马克思主义社会民主主义联合会以及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工党马克思主义者声称信奉平等的严格平等主义概念。 6park.com

  最后,本章提出,诸如「机遇平等与结果公平」和「进步普世主义」等思想是含煳不清的,并且新工党的平等概念可以更好地理解为信奉平等的非严格优先主义与慷慨充足概念。 6park.com

  新工党与社群、民主 6park.com

  本章将再一次以前一章针对平等的方式,试图评价新工党政治哲学中的社群价值。本章还将根据所谓新右派观点的思想霸权,并就一些传统社会民主主义对社群的观点,考察新工党所采用的方式。第一个任务是概括出新右派关于社群价值的态度,尤其是他们对其的反感。 6park.com

  第二个任务是讨论包括R.H.托尼、拉姆齐?麦克唐纳(Ramsay MacDonald)、安东尼?克罗斯兰在内的思想家对社群的传统社会民主主义概念。本章第三个任务是解释新工党的社群主义社会哲学。将探讨阿米塔伊?埃齐奥尼(Amitai Etzioni)的美国社群主义和社群的基督教社会主义观念,即「联谊」(fellowship),并认为这两个因素对理解新工党的社群价值是有用的。本章第四个任务是讨论在新工党社群框架内扩大民主的问题。将考虑围绕新工党权力分散项目的含义;将探讨权力下放如何影响社会民主主义对平等的看法,特别是对国家各服务的平等状况的看法;还会评论新工党对誌愿者部门(voluntary sector)的态度。本章开始将讨论新右派思想家对于社群价值的态度。 6park.com

  新右派反对社群的思想和观点 6park.com

  约翰?金德姆(John Kingdom)认为社群原则引起了新自由主义者的反感:「社群的、互相支持的生活本能这一思想是与新右派自由主义者所预想的自然状态截然对立的,这种状态中的社群作为具有规则和联系的集体,只是由允许更为自然的联合体一一市场来运行的契约建立起的人造物。对于亚当?斯密而言,物物交易植根于人性,与此相似的是,诺齐克(Nozick)认为市场活动是第一位的,带领国家悄悄地接近人们,甚至连概念上的契约都不需要。赚钱的买卖永远都比友谊的本能重要。」那么哈耶克关于这种政治价值是怎么说的?简言之,哈耶克的政治思想中并没有对社群的价值进行彻底的讨论。哈耶克不攻击社群也不就方法论提出反对它的观点,因为这在他的哲学中并不明确体现。作为新自由主义者,哈耶克关註的是反对社会正义的概念,反对中央国家的所谓权力増长,反对限定或限製个人自主权的任何运动或政策。他所敌视的是集中于社会主义的集体主义倾向以及他认为这些倾向会对国家权力产生的影响。因此,这就意味着哈耶克会反对国家层面的社群行动而不反对地方层面的社群行动。当然,这要视个人理解「社群行动」的意思而定。在这种情况下我想提出社群行动的定义不只是社会(gesellschaft)的思想,即契约性关系且仅仅是实用性联合体,而能被更充分地理解为共同体(gemeinschaft)的概念或基于共同价值和信念的联谊共同体。这一观点表示,作为古典自由主义者的哈耶克会反对允许国家即中央政府及其机构提出基于社群价值、规范、信念的有利于其公民的概念,换言之是社群主义者所提倡的一种共同体。哈耶克的意思并非反对围绕地方层面的社群,因为这不会直接引起他对国家权力提升的警觉,而他认为国家权力侵犯个人自由。在这种意义上,哈耶克是坚定的哲学上的自由主义者(liberal),而不是自由论者(libertarian)。因此,作为自由主义者,他认为个人的权利先于社群所推崇的有益的生活,并且回避任何社群主义的思潮,不管它是方法论的或规范性的。以哈耶克看来,社群主义对国家层面的公民权的构想会将政治推向极权主义的陡坡。另外,哈耶克在分类上反对,基于对超越防止贫穷的基本社会供应的兄弟情谊或伙伴关系的理解,从社群对贫困公民的义务或从对社群其他成员负责的方面来表达任何社会正义的概念。 6park.com

  总而言之,社群政治价值的集体主义倾向不管是作为对某种形式的社会主义分配性正义的支持、解释,或是作为对国家层面公民权的描述,还是作为提倡善的某种概念的原因,都将违反构成哈耶克新自由主义哲学大部分的个人主义和消极自由主义。 6park.com

  在实际的政治中,撒切尔和梅杰领导的英国新右派政府对社群思想鲜有评论。在总结新右派主导的政治世界的时代精神时,撒切尔有很着名的一句简短的话,其中说道:「……没有社会这回事;只有个人和家庭……」这一声明被理解为不只是新右派对于社群概念、社会责任、「兄弟情谊」的矛盾心理,还可以理解为所有保守主义思想流派的公理。这是不正确的,因为保守党的政治思想中长期以来就包含有对社群和社会责任的描述。也许从迪斯累裏(Disraeli)时期,但必然是受到由伦道夫?丘吉尔(Lord Randolph Churchill)在「托利式民主」(Tory Democracy)旗帜下领导的第四党(the Fourth Party)的影响,保守党人认为社会责任的对象是社群的绝大多数,尤其是社会的贫困人群,他们以此作为其政治任务的声明。尽管人数少,但丘吉尔和他的同盟者为约瑟夫?张伯伦(Joseph Chamberlain)留下了一份政治遗产,并转而到了其子即未来的首相内维尔?张伯伦(Neville Chamberlain)手中,这份遗产的影响一直延伸至二十世纪。格林利夫(Greenleaf)准确地描述了 「托利式民主」对十九世纪晚期保守党的影响:「当然,托利式民主的思想有很多并没有在保守党圈子裏引起广泛的支持。而且,在索尔兹伯裏(Lord Salisbury)怀疑主义的支持下也许不能期望什么,因为他的态度类似于苍白的、消极的迪斯累利主义……然而在伦道夫离开以后,激进的精神依然很强烈,正如托利党改革联盟(Tory Reform League)等组织的活动。」约瑟夫?张伯伦以他的社群主义政治理念而言,可以说是他那一代中最激进的保守党政治家。他在自由党支持的新自由主义发展壮大之前原本是激进的自由主义者。格林利夫指出,张伯伦「……正视一个新的有先进纲领的激进政党形成,取代旧的自由主义,这个政党有能力处理工业化和民主发展引起的社会问题」。 6park.com

  尽管如此,张伯伦由于不同意格拉德斯通(Gladstone)关于爱尔兰地方自治(Irish HomeRule)的立场,转而支持对方,他成为保守党席位中贊成社会改革的强有力的代表人物。格林利夫进一步说明,张伯伦的政治观点要求他站在以国家为中心的立场对待社会问题,政府代表整个社群工作。格林利夫指出,张伯伦的激进的关于公共义务与社会企业的托利式理念集中关註改善贫困人群的生活,这与古典自由主义对国家的态度形成鲜明的对比。本章提出,「社群主义的保守主义」这个词很适合描述某种家长式保守主义,强调社群责任与社会义务,而且这很明确是保守主义内的一个思潮,自20世纪中期以来15,尤其是70年代之后就黯然失色了。 6park.com

  社会民主主义的社群概念 6park.com

  R. H.托尼在工党运动历史上被视作伦理社会主义的灵魂人物。工党内对立派系的很多成员也会承认他对其政治思想发展具有指导性影响力。在工党运动中,托尼的着述是认同社群价值的,或用他常用的词「联谊」(fellowship),但乍一看托尼关于政治思想的着述似乎充斥了不平等问题和由贫穷导致的自由缺失。正因此,有时很难发现对社群所做的明显、确切的讨论。尽管这样,一旦读者研宄过他的主要作品,包括他的《札记》(Commonp/ace Soo女),那么很清楚的是托尼的社会主义是他基督教联谊的理想。他认为所有人是平等的,因为造物主上帝在道德价值上使他们平等,并以此为目的本身,他的这种态度贯彻于他的作品中。 6park.com

  以下格林利夫的评论揭示出他的社会主义的神学秩序:「……托尼对社会主义的看法绝不可能从根本上强调效率,或是完美社会机器的对称,或者甚至是充裕。毋宁说其强调的不可避免必然是精神或伦理上的,强调基于人类联谊的社会关系的正确秩序。」这段引文很恰切地揭示出托尼对社会主义的基督式的理解以及因此而产生的社群或基督联谊的理想。平等或者更大的物质和社会平等在某个方面是托尼追求的价值,尽管事实上他的社会主义目标是更大的个人自由和更社群式的社会。格林利夫将托尼给予个人更大自由与鼓励建设更为博爱的社会这一目标视为,社群鼓励并授权个人发挥他们的潜力,在更为平等主义和道德的社群中成为积极的公民:「他的理想是,在比他所批判的环境更为富足、特权更少的社会环境中的联谊、参与性的公民权以及个人自我发展的渐进过程。他所关註的不是建立规整的社会製度,而是基于真正的道德原则在社会关系的适当联系中释放人们的能量和潜力。」与新工党相似,托尼将降低物质与社会不平等视作使社会同时更加自由、更加社群的最有效的方式,而且托尼认为能够实现他的目标的主要媒介即是新工党社会民主主义者所提倡的社会媒介,也就是教育。格林利夫着重提出了支撑托尼强调学习的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学校教育及其质量在维持托尼所强烈批判的阶级差距中起着实质性的作用。另一个原因是,如果社会以托尼所希望的方式转变,那么将涉及从根本上改变社群中所有组成部分的看法,涉及贪婪性、竞争性的态度转变成以联谊、合作、互相理解为特征的态度,从而权利的维护将与责任的实现相适应。而就每一点考虑来说,教育是至关重要的。」本章还认为,托尼意识到并提倡这样的观点,诸如更大的个人自由和更为社群式的社会等,他的这些目标只有在英国社会降低或结束作为其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特征的贪婪性和自私的个人主义之后才能实现。作为联谊的社会主义这一潜臺词蕴含在托尼的一本饱受贊誉的着作《平等》此//ty)第一章的这一段话中:「所有这些思想家所着重强调其合适性的平等不是能力或学识的平等,而是环境、体製和生活方式的平等。他们所谴责的不平等不是个人禀赋的不平等,而是社会和经济环境的不平等。他们关註的不是生物现象,而是一种精神关系以及基于此的行为。简言之,他们的看法是,因为人类是人类,所以社会机构一一财产权、工业组织,以及公共卫生和教育製度应当被计划得尽可能强调、加强使他们联合的共同人性,而不是使他们分开的阶级区别。」 然而,如果R. H.托尼有原则地信奉社群作为他的核心政治价值理解为信奉基督联谊最为准确,那么与他同时代的、工党第一任首相拉姆齐?麦克唐纳则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理解他有原则地信奉社群。富特指出,拉姆齐?麦克唐纳的社会主义是基于社群的概念,是准科学的、进化的:「麦克唐纳将社会主义的有机共同体对立于现存的事态,即根据总体的利益进行协调、管理不同的功能。在这样的共同体中,真正的个体性会繁荣起来,因为每个人都会融入先进的整体,会为这个整体而工作。正如在生物学中,个体的细胞通过整体具备功能与个体的存在,因而在社会中,不同的阶级和人会在整体中具有社会功能和要扮演的个体角色。」 23麦克唐纳的社群主义社会主义较少地基于传统的基督教价值,更多的是基于达尔文进化论的理念。他认为,社会主义的中心是关于作为整体的社群,而非代表某个特定阶级或利益团体(例如工会)所做的长期斗争。麦克唐纳想要工党的社会主义将工人阶级提升至社群中完全意义的公民。大卫?马昆德在他所着麦克唐纳的传记中引用了麦克唐纳1903年所写的一篇文章,其中明确提出:「如果新的工党运动只是工会主义者用他们的政治权力为了纯粹的部分目的进行的一次尝试……那将威胁作为公共生活荣誉标誌的所有品质……政治中的工会主义对自身的认同必须比工会的产业需求更高更广。它必须将这些需求建立为一套国民福祉的体系;雇佣劳动者必须成为公民;工会必须成为经济正义的守护者。」以上的引文只是给出了一个印象,一个简略的关于麦克唐纳如何看待社群价值的印象。 6park.com

  这确实意味着麦克唐纳从伦理而非基督教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得出的是一个被积极遵循的原则。麦克唐纳和托尼是爱德华时期(Edwardian era译者註:爱德华七世在位时期,即1901至1910年)工党的重要人物,然而我们能看出他们对社群原则的概念化有何区别。在某些方面二十世纪前半叶可以被看作英国工党运动中社群主义社会主义的全盛时期或顶峰,据此可以认为二十世纪后半叶,社会民主主义思想基于社群主义没有什么进展,直到新工党出现。现在我们将转而讨论世纪中叶的英国社会民主主义思想家。 6park.com

  在安东尼?克罗斯兰开创性的社会民主主义着作《社会主义的未来》一书全部二十五章中,没有任何一章是关于社群原则的。本章想论证,二十世纪中叶社会民主主义的典范思想家选择在他的着作中忽略社会民主主义的传统价值之一,主要有三个原因。 6park.com

  第一,克罗斯兰的作品专註于创建基于对更大的经济和社会平等的社会主义模式。在第三章中详细探讨了,克罗斯兰是盖茨克尔派的修正主义者,而在20世纪50年代,在工党中盖茨克尔派被卷入与比万派的「大论战」,辩论工党应当采取什么方向和何种哲学途径。克罗斯兰和修正主义者一样,认为社会主义不是关于任何具体的政策行为,如国有化,而是关于政治价值,以及他认为最重要的是结果的更大平等,这个价值比其他任何价值都能团结社会主义者。25因此,克罗斯兰的任务是写一部修正主义社会主义思想的教科书,而这本书的中心是更大的平等这一政治价值。这是克罗斯兰的着作首要关註平等而对社群价值不做任何评论的第一个原因。 6park.com

  第二,大卫?利普西(David Lipsey)认为,克罗斯兰不是一个非常重视社群价值的社会民主主义者,因为他看不出此价值与当代有何相关。下列加着重号的文字强调了这些观点: 6park.com

  「关于博爱,克罗斯兰持不可知论:『不是因为我认为其内容不重要,而只是因为我发现不可能就其与当代状况的相关性得出确定的结论。」 「他早前对收入政策的怀疑一一最初与工党中左派相联系的政策一一转为对之富有激情的支持,作为使过多的个人要求从属于整体的社群要求。然而这个转变仅限于此,.因为克罗斯兰从未停止关註,以免社群精神的过度会对隐私和个人自由造成无谓的靑。」第三,也是最后一点,克罗斯兰的时代是自由主义的时代,尤其是一个在法律、社会、个人生活领域内自由化的时代。20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发生的社会和道德变化即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的几年裏也是不可思议的。如推论所得出的那样,社群概念的缺失部分是因为这是个人权利的时代,工党内的进步左派认为这需要进入社会议事日程,因为英国社会是特别保守的,根据阶级、性别、单一道德传统进行分层。与克罗斯兰着作中缺失社群有关的另一个因素是,他的自然倾向是自由主义而非社群主义。他的社会民主主义尽管有时会在他的着作中被混淆,但它是关于通过更大的物质和社会平等给予个人更大的自由。一些社会民主主义者既想要更大的个人自由和更大的博爱,但这裏可以看出克罗斯兰只是一个自由主义的社会民主主义者,因而对社群概念抱有怀疑态度,甚至有时是直接质疑它的。克罗斯兰对社群的观点与托尼?赖特(Tony Wright)在当代对社群价值的社会民主主义观点形成鲜明的对比。对于他来说,社会民主主义意味着:「……我们共同身处其中,社会不会只被理解为(不论是道德上还是经验上)彼此割裂开的个人组成的大漩涡,而是理解为植根于社会关系和义务的紧密结构并能製定共同目标的道德共同体(moral community)。关于这个没有什么统一单调、压製不同或是引人怀念过去的地方。」带着这种当代的社会民主主义社群概念,我们继续讨论其在新工党的政治哲学中的重要性和作用。 6park.com

  新工党的社群概念 6park.com

  雷蒙德?普兰特、哈裏?莱塞(Harry Lesser)、彼得?泰勒-顾柏(Peter Taylor-Gooby)认为,「社群」的概念在其意义上存在大量含煳不清之处。30 「社群」 一词可供使用的大量描述都充分地佐证了这一点:「按照传统,这个词是用来指地区(locality);利益群体;团结一致的系统;对彼此具有重要性的群体;以道德认同感、共同信念、共同权威或种族完整性为特征的群体;以历史延续性和共同传统为标誌的群体;其成员以某种整体的方式(与作为特定角色、功能或职业团体相反)聚集的群体;以及最后,职业、功能或部分的共同体。」因此,对于普兰特和泰勒-顾柏,问题的关键在于阐明对「社群」一词的理解。安德鲁?梅森尝试这个任务,他认为「社群」最好被理解为两个不同的概念:「普通概念」(ordinaryconcept)和「道德概念」(moralized concept)。普通概念是人的联合(an association of people)以区别于人的共同体(a community of people)。梅森认为组成普通概念的是:「……这样的人的群体,他们共有一系列价值、生活方式,认同于该群体及其实践活动,并彼此认知为该群体的成员。」梅森将群体(group)定义为个人的集合,这些个人行动或合作以实现其目标,或者有共同利益。他承认他对「普通概念」的描述并未概括出确定群体有资格成为社群的必要和充分条件。3「道德概念」涵盖了 「普通概念」的特征,但还包括两个额外的组成部分:「第一,其成员间必须团结。『团结』是个有多重意义、含煳不明的概念,但在我所指的意义上是相互关心:从最低程度上而言,这意味着成员间必须在实际理性思考中些许以非工具性的角度重视彼此的利益。第二,决不能有製度性的剥削与非正义。」从对社群的两个概念的简要区分,我们可以说,梅森的「普通概念」是社群的「单薄」概念,与此相反,「道德」概念则是社群的「厚实」概念。换言之,「普通概念」是具体描述性的,而「道德概念」则是内在规范性的。「普通概念」尝试解释一种类似以群体形式存在的个人联合的社群。解释是基于经验的断言,更低程度上是基于规范性的断言,并且借由「道德概念」这解释主要是(尽管不完全是)基于规范性的断言,并且包括了对团结的说明,这意味着成员间更为紧密的伦理关系。 6park.com

  社群是定义新工党的主要哲学价值之一,并指示其现代化的社会民主主义。本章认为,新工党的社群概念可按照梅森所描述的「普通」与「道德概念」理解;有时既是「单薄」的也是「厚实」的社群概念。工党使用「普通概念」时是在谈论地方层面和地区层面的社群以及提出向地区分权(包括下放权力)能够使有共同目标、属于国家特定地理区域的人群能够更大程度上决定他们自己地区的政治。「道德概念」则与新工党所提倡在国家层面推行的社群主义公民权相一致。它想让所有公民受到其平等权利和对彼此所负责任激发促进。这意味着由社群作为「联谊」的基督教社会主义理念衍生出的互惠互利与互相关心的休戚与共的道德规范。例如,工党的新「第四条」想要创造一个具有「团结、宽容、尊重」的社会。这不只是个人的联合或共有一些价值观念或为了某些利益为合作的人,它承载着新工党的社会民主主义想在所有公民身上培养的伦理规范。 6park.com

  如普兰特、莱塞、泰勒-顾柏所指出的,社群是个含煳不清的概念,能存在于不同层面。 6park.com

  譬如,新工党所信奉的社群价值大多是对于国家层面的社群的承诺。这既涉及公民权的社群主义概念,强调对社群的责任,也涉及社群内的个人权利。社群的另一个层面是区域性社群。 6park.com

  新工党对特定区域内的问题表现出兴趣,成立区域发展署(Regional Development Agencies)即是明证。另外,特别是副首相约翰?普雷斯科特对地区议会(regional assembly)所做的讨论突出强调,英国的区域是文化、社会、经济共同体(社群),能够得益于更大的权力下放以及区域性地关註解决问题与公共服务管理。社群的更深层面是地方层面的社群。新工党通过其财政分权项目「社群新政」(New Deal for Communities)推行其地方层面上的社群概念。据阿维内裏(Avineri)与德夏裏特(de-Shalit)的观点,社群主义的社会哲学可以从两个分开的领域理解。第一,可以从哲学的层面理解、诠释、提倡,利用其对自由主义在方法论上的批判;第二,从伦理层面批判纯粹自由主义社会的规范性结果。如此,社群主义就同社群的价值一样似乎难以定义而含煳不清。例如,鲁特?莱维塔(Ruth Levita)指出,社群主义作为一种社会哲学,可被赋予不同的形态变化。本章认为,社群主义的一种有助于理解新工党对社群所做诠释的形式是当代的美国社群主义。 6park.com

  一些评论者认为,当代美国社群主义思想对新工党,尤其是对首相的政治思想有所影响。2阿米塔伊?埃齐奥尼可以说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当代美国社群主义运动的主要人物。埃齐奥尼在承认前辈社群主义政治理论家如查尔斯?泰勒(Charles Taylor) 、迈克尔?桑德尔(Michael Sandel) 、迈克尔?沃尔泽(Michael Walzer) 等人(尤其是在整个80年代)的影响的同时,认为他们有别于「新社群主义者」,后者是与《有效社群:权利与责任》期刊相联系,并且主要是有关:「……个人权利与社会责任之间、自治与共同利益之间的平衡问题……」埃齐奥尼推行的社群主义类型是民主运动式的社群主义,寻求就美国社会中权力与责任失衡发表言论。它不否认国家和市场作为社会两个首要部分的作用,但它仅仅推崇社群的作用,不管是家庭、社区、誌愿者和宗教组织还是更为宽泛的任何因共同的价值而联结在一起的群体。这与新工党对聚合性社群的强调相似。例如,托尼?布莱尔在他的费边社小册子《第三条道路:新世纪的新政治学》中概括了他所信奉的社会中社群的价值。他认为:「强大的社群依赖于共同的价值与对公民权利与义务的认可一一不只是纳税与服从法律的义务,而是有义务将孩子养育成为合格、负责任的公民,并支持国家所雇用受此任务的人(如教师)。过去,我们倾向于将这些义务视为理所当然。但在它们被忽视的地方我们应当毫不犹豫地鼓励履行这些义务乃至强製实施它们,如我们正在寻求主动实行学校与家长之间的『家庭-学校合同』(home-school contracts)」此外,埃齐奥尼没有天真地认为所有社群在道德上都是等价的或良善的:「社群并非自动地或必然是有道德的地方。许多同类的传统社群如果不是大一统的,都是独裁且压迫的。而且一个社群会锁定在一套你会认为令人厌恶的价值体系中,比如在南非白人的村落中私刑绞死是合法的。」这种形式的美国社群主义的立场是介于分隔社会保守主义者与自由论者的道德与哲学分水岭之间。埃齐奥尼认为,社会保守主义者在道德上优先考虑社会秩序,类似于自由论者在道德上优先考虑自治。53他断言,社群主义者与社会保守主义者之间的区别是,社会保守主乂者:「……更关註秩序,而较少将自治作为首要的道德予以关註,他们有更为普遍且一元化的规范性议事日程,相较于依靠道德意见(moral voice)倡议价值的最终实行,他们更倾向于依靠国家。」至于自由论者或者个人主义者,埃齐奥尼认为,他们声称自治是西方社会的核心道德,因而不能以任何方式受到某种社群的或社会的「利益」结构否定或者侵犯。55这类似于撒切尔与梅杰政府的新自由主义哲学对社群、社会合作及集体行动的沉默态度。新自由主义哲学在政治上和道德上将个人置于优先地位,对于个人的社会责任刻意沉默。德赖弗与马特尔人文社群主义政治思想为新工党提供了除新自由主义外可供选择的社会哲学。 6park.com

  埃齐奥尼概括出自由论者为其自治观辩护所采用的典型参照标准:「主要参照的是法定权利与不受政府干预的自由。并赋予个人生命获得保护以及控製、使用其财产的权利特别的重要性。」在英国,因工党运动与大多数工党议员的社群主义本能己经消失,新工党意欲重新塑造与社群主义左派方式相一致的社会政策规划。在工党中,一种强调个人权利而非财产权利的自由主义成为社会理论处理方式中的主导,因而个人和社群的责任被降级了,如果还未完全摒除,个人权利受到了青睐。新工党的社群主义政策包括,针对年轻违法者的严厉量刑,但带有教育与改造工作,还包括充斥暴力的社区的青少年宵禁,但带有政府资助的青年项目。 6park.com

  另外,还有给予个人获得一定时期的国家福利金的福利工作项目,并期望个人通过数个选择中的一个来为他或她的未来承担责任,这选择包括再培训或再教育、誌愿者工作、环保项目或有组织的工作安置。 6park.com

  此外,埃齐奥尼认为当代的社群主义者意识到,需要一幅更新的哲学地图了,因为诸如左与右、保守与自由这类术语经常在当代的讨论中得不到恰当的使用:「在这一端我们看到极端的独裁主义者(如道德多数派(Moral Majority)与独立之钟(Liberty Bell))。他们强烈要求,通过从学校祷告到强迫妇女待在厨房等措施将他们所信仰的道德立场强加给所有人。在另一端我们看到激进个人主义者(如卡托研宄所(Cato Institute)中的自由论知识分子;公民自由论者,尤其是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以及自由放任保守主义者),他们认为如果个人全由自己追求其选择、权利、自身利益,那么将皆大欢喜。我们认为自由的个人需要社群,这能支持他们抵抗国家的侵犯,并通过亲朋邻裏及其他社群成员温和的敦促维护道德,而不是以政府控製或对权威的恐惧为基础。」埃齐奥尼说,他的社群主义模式既不是保守主义,也不是独裁主义,因为他信奉性别平等与非强製性的社会控製方式。例如,埃齐奥尼提议的改革中有一些包括了増加无偿工作,如抚养儿童和养护老人65,还包括「同阶婚姻」(peer marriage),从而夫妻具有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并且在分工由个人因素决定66的情况下,公司须提供带薪探亲假,并为父母中的一方保留额外两年的工作岗位。67此外,一系列公共和社会服务分散至由誌愿非盈利组织运营的社群作为第三部门,这往往能以有效且相当合适的方式满足特定社区的需要,同时节省开支。这些提议是许多社会民主主义者都会欢迎的想法,大公司承担更大社会责任与国家对无偿养护的资助相结合,以及提升女性权利与儿童保育结合,必然是当代社会民主主义者的活动议题。美国社群主义的批评者,如莱维塔,不公正地将埃齐奥尼归为保守主义者一类,因为他提出,理想情况下双亲家庭较单亲家庭更利于抚养子女,因而应当提倡婚姻。埃齐奥尼并未将任何有关婚姻的宗教立场置于道德的首位,但他认为己婚父母的子女遭受教育和社会问题的几率小于未婚或离婚父母或继父继母的子女。70在这个讨论中,埃齐奥尼的观点可被定性为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因为他认为双亲能够共同承受抚养子女的负担。因此,将他的社群主义模式归为保守主义一类站在莱维塔的立场上明显是极其错误的判断。尽管如此,莱维塔公允地表示,要求遵从社群价值而产生的社会和道德压力一定程度上是强製性的,并且确实有其社会后果。这些后果包括否定以至排斥,试图惩罚违反者,以威慑和预防未来有可能发生的违反行为。埃齐奥尼应当承认,他的社群主义模式确实使各种形式的强製合法化了:「论证这种社会压力,包括排斥,不是强製性的,这事实上动摇了埃齐奥尼自己的观点。如果社群要依靠道德压力来维持社会秩序,那只有针对潜在异议者产生某种强製性的影响,这才有可能。于是出现了 『谁有权力施行他们的标准』这样的问题,也出现了通过非正式机製确保执行过程公正、公平、可问责过程中的困难。」然而,这种方式在道德上有何不对?埃齐奥尼否认这种类型的强製固然不对,但莱维塔将其等同于专製主义也不正确。社会的否定乃至温和的排斥在各个社会形态的社会生活中每个阶段都会发生。从粗暴的小霸王不被邀请参加儿童聚会,到酗酒的父亲在家人面前喝醉,与所有人都争吵,得不到邻裏、同事、朋友的尊重,这些做法都可用作社会强製的形式,但正是「强製」(coercion)这个词,带有政治色彩,吓坏了一些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半点「强製性」的人。 6park.com

  本章认为,新工党重新发现了社群的传统社会民主主义价值,一部分可以根据社群的基督教社会主义原则理解为「联谊」,这为资深新工党政治家(包括布莱尔、斯特劳、布朗、布伦基特)所提倡72, 一部分可以根据当代美国社群主义运动对其进行理解。乔西?哈裏斯(Jos6 Harris)评论认为,新工党关于社群价值的思想类似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工党的思想,那些类似「博爱」的概念与联谊在二十世纪中叶的社会民主主义中丢失了。她说:「爱德华时代对『责任与公民权』的关註被世纪中叶的技术官僚文化排斥在一边,通过许多新工党的文件引起共鸣,正如爱德华时代关于福利与工作、惩罚与欺骗之间相互关系的理念。尽管关于道德由什么组成的理念己然面目全非,但早期的工党派必定会贊同新工党的观点,即政策应当是『道德的』,公民应当是『良善』的。」这个观点重要是因为它支持了本章早先概括的论点,亦即,尽管社群的价值在二十世纪前半叶是英国社会民主主义的关键组成部分,尤其是在爱德华时代源起于麦克唐纳和托尼等人,但它在二十世纪后半叶却在很大程度上被遗忘了。这是因为社会民主主义思想由个人的和社会的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思潮主导。另外,社会民主主义者在经济方面主要关註 6park.com

  的是个体工人的位置问题,他们遭受的不平等,以及降低这种工资不平等的补救方案。社会领域内的个体思潮,与之相关的是,改善女性在工作场所的权利状况,保护残障者与少数族裔的权利,消除对同性恋生活方式强加的罪名和汙蔑,同时改变反对同性恋行为的法律。所有这些问题,常被归类为滑向「纵容社会」(permissive society)的趋势的一部分,是与英国的左派,工党有关的,是与倾向自由主义的而非社群主义的社会哲学有关的。对20世纪50到70年代间克罗斯兰派的修正主义者来说,社群的哲学价值在社会民主主义思想的整个范围内鲜有提及。更大平等的价值占据了舞臺中央,并耗费着围绕社会民主主义原则的哲学讨论,直到新工党社会民主主义者重新将其与他们在社群主义框架内对现代社会民主主义的观点联系起来,这一状况才得以改变。 6park.com

  民主与公民权 6park.com

  如上所述,新工党对公民权的社群主义解释包括了地方、地区、国家层面的理念。通过从政治中心分散权力,更大的民主化成为新工党对地区层面上公民权的议程中的关键思想。 6park.com

  这包括,抱着最终形成地区议会的理念,为需要的地区建立区域发展署,将权力分散至英格兰的各地区。这还包括了权力下放至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以及伦敦。因此,新工党的章程现代化,尤其是将权力下放至地区层级,被一些工党评论家看作近两个世纪来最为激进的改革,并不稀奇。其他人认为,这是新工党执政期间最为重要的改革。75新工党继承了约翰?史密斯领导的党章改革项目,而将其视作仅仅为了赢得选票的实用策略是不准确的,尤其是在1997年威尔士公民投票中只有51%的选民选择支持设立威尔士地方议会(WelshAssembly),因而这不能被认为是为了拉选票,因为其并未明显赢得选票。这样,承诺权力分散,尤其是权力下放的政策存在于布莱尔政府。 6park.com

  权力分散的目的是,要求中央政府向地区开放,以威尔士的情况而言,也就是公国(principality),还要求提升政治决策过程的民主化程度。民主化是公民能够对政策有更大的发言权,这些政策通过自治市和城市议会选举在地区以及地方层面上影响他们的生活,通过大选在国家层面上影响他们的生活。因此,从哲学上讲,权力分散背后的动机对于提倡这一方式的人来说是双重的。从个人的立场看,其意在通过给予公民个体投票权或对地区层级的政府就更为广泛的问题提出抗议的权利,从而提高个人自由。从集体的立场看,能使有一些共同目标、同为国内某个地理区域内的公民群体能以与他们共同目标一致的方式决定他们地区的政治。根据梅森的定义,权力分散的这种集体方面的原因是社群「普通概念」的范例。 6park.com

  对于工党的权力分散方式有可能存在的一种批判是,它并没有一以贯之的国家哲学。 6park.com

  我们最多认为,新工党的社群主义社会哲学认为社群无论是有共同文化利益和价值的个人所聚集的地区或是城市,它都有权利尽实际可能行使其民主意誌。与此观点相关的观念是,不同的社群需要不同的立法方式解决特定的问题,这正是政府遇到困难的地方,因为某些原则(如全国服务平等原则)的普遍应用造成需求的多样性根本无法计数。大卫?布伦基特为信奉平等概念的社会民主主义者强调了对民族国家内权力分散的这一传统批判:「是否对社群授权与向地方的民众下放权力将导致不平等:导致结果的差别,势必违背我们的面向所有人的社会平等这一核心原则。换言之,不同的社群,其做事情的方式也会不同。」布伦基特认为,社会民主主义者需要将他们对社群与权力分散的价值信念与社会正义联系起来。他认为,当分散了的权力得以成立,社群起到重要作用时,社会正义就会得到改善,但他指出一些不平等,诸如生活机会、社群资产的不公正分配与犯罪和反社会行为的高发,这些都是不能允许的。80尽管如此,在考察权力下放如何影响社会民主主义对平等(尤其是全国的服务平等)的关註的过程中,我们必须提出一点,新工党没有出现来落实任何防止此类不平等现象发生的应对措施。例如,小学和中学教育以及医疗服务没有受到权力下放的显着影响,苏格兰议会和威尔士议会己经取消大学生学费,然而英格兰的大学生仍在缴费。 6park.com

  这是在大学部门对英格兰学生的一种形式的服务不平等。再例如,对于所有威尔士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威尔士议会颁发免费公交通行证,然而英格兰的领取退休金人员则没有这种权益。 6park.com

  同样,这也是对于特定公民群体在公共交通服务中平等的差异。因此,新工党对权力分散的态度,尤其是对权力下放的态度,影响着其对服务与权益平等的承诺,也许相比全国范围内有关威尔士领取退休金人员免费公交通行证以及苏格兰学生的免费高等教育等方面的不平等,他们更关心其他实质性福利权益和公共服务。 6park.com

  权力下放和分散过程中的另一个问题是多样化的选举製度由不同的选举机构落实到位。 6park.com

  在苏格兰议会、威尔士议会、伦敦议会(Greater London Assembly)选举中使用联立投票製(Additional Member System)。在北爱尔兰议会选举中使用单记可让渡投票製(SingleTransferable Vote)欧洲议会选举使用当前由政党组织的地区名单(Regional Lists)伦敦市长选举使用非正比増补性投票製(non-proportional Supplementary Vote system)。投票製度的这种多样化意味着给予公民个体与地区社群更大的政治决策自治权。不管结果的性质是政治的、选举的还是经济的,多种结果都是权力分散的总结果的一部分。 6park.com

  新工党对社群主义公民权的表达也包括了誌愿部门的作用。在全国誌愿组织委员会(TheNational Council for Voluntary Organisations, NCVO) 2000 年年会上,戈登?布朗将誌愿者行为与社群价值联系起来:「你们的努力体现了运转中的社会、行动中的同情心、处于最好状态的社群一一正如某人曾说的,使得『邻居』一词成为不只是地理意义上的词,而且也是伦理意义上的。」由慈善机构和非营利性组织组成的誌愿部门是公民社会的中坚支柱,可以理解为社会三大部门中除国家和市场之外的第三大部门。誌愿部门在目的和手段上多种多样,但可以列举五个具体的特征来定性誌愿部门的作用。第一个是,很多慈善机构通常在建立之后都基于社群的法案得以延续。国家以普遍供应服务为主要考虑,私有部门存在的理由(raison d'etre)是营利,与此两者不同,誌愿部门是关註社群的。与这种方式相关联,对了解地方情况带来了优势,所提供的服务是特别为满足特定社群的需要而定製的。国家作为中央分配的中心,经常在建构服务以满足地方需求的时候不够细致成熟。因而,誌愿部门是基于社群的,并且很了解地方的情况,所以它必然表现出更强大的创新能力,因为人们有不同的需要,而这些需要是会改变的。由于态度和生活方式的变化,国家也处于这种状况,但誌愿部门往往显得对社群生活的特色反应更为强烈,因为它们由当地公民领导,而他们是理解其他公民变化着的需要的。在市场中,私营公司通常由于竞争的压力和失去顾客的风险而具有创新性,顾客需要多种多样的产品和服务。誌愿部门的另一个特征是,其名誉相比于寻求支持的政治家以及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商人,誌愿部门获有更大程度的信任。最后,誌愿部门更少地受生产者利益主导,因其劳动的中坚力量是誌愿性的。个人并不关心使他们的薪酬或工作条件或养老金额度最大化。因此,其所提供的服务是免于那些「专业」问题的。人们誌愿因为许多不同的原因工作,但主要是出于一种「社群精神」的意识或者对邻裏和社群成员的利他主义。 6park.com

  似乎新工党知道誌愿部门的特征,同样也知道政府与市场在提供某些地方的、基于社群的服务时的缺点,这些服务持续变化着,且需要高水平的信任和回应。在同一篇讲话中,布朗认为,「旧工党」与新工党与誌愿部门的关系都是不对的,但新工党更为充分地理解国家、市场与誌愿部门之间需要的关系标准:「过去,誌愿组织被夹在不必要的政治斗争中间。左派中的部分人将誌愿部门视为对政府应该做的事情的威胁……就右派来说,用誌愿部门为政府分担其适当的责任。新右派试图用慈善行动代替国家。民主选举出的政府确实有责任确保公共利益得到促进,确保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得到支持,在人们民主投票认为服务必须提供的地方作出这一保证。但是政府必须意识到它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它必须与人中的极少数(thegrain of people)合作,公共利益的推进不总是需要公共控製……向前的方式是政府和慈善机构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以伙伴关系合作,基于认识到誌愿部门不是法定条文外的廉价备选,也不是躲避家庭责任的方式,这家庭包括延伸的家庭或社会。」然而,新工党与誌愿部门的关系,以及它想允许慈善与非营利性组织来运营某些服务,因为他们觉得比由国家来做更完备,这引起了一些问题。第一,誌愿部门是公民社会的一部分,通常被视作自治而独立于政府的。而其与政府关系越近,那么其独立、由公民领导的声誉,乃至其有效性都会受到质疑。第二,一些慈善机构在范围上逐渐国际化,这有时候意味着它们在公共领域与政府竞争。达伦多夫(Dahrendorf)提出:「在根本意义上,所有慈善事业都是地方性的。誌愿给出的时间和金钱大部分是为特定地方特定的人而做事。尽管如此,如果地方法案是成功的,那么它们就有増长的趋势……一些慈善团体确实很大,如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ren)或乐施会(Oxfam),更不必说红十字会。它们规模之大,即推动它们进入公共领域成为某些方面可与政府匹敌的重要角色。他们变得类似于半政府机构(Quagos, quasi-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s)。」达伦多夫指出,需要起草调节国家与誌愿组织之间关系的规则,并提到这己经以《英格兰政府与誌愿和社群部门关系协约》的形式完成。另外,财政部对誌愿部门在执行公共服务中的作用的跨领域检讨试图阐明政府与誌愿部门及其目标与规则之间的关系性质。84然而,誌愿部门的代表参与了跨领域检讨一些问题,诸如誌愿部门面临的财政风险、要以不反映完全成本的价格提供服务造成的压力,以及资金关系缺乏稳定性会造成组织机构在财政上变得脆弱,这些都是仍需解决的重要问题。 6park.com

  对新工党的社群主义的最好理解是,人们作为个人具有权利,因为他们是公民,他们的公民权确保他们有具体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法定权利。尽管如此,因为公民权是在社群之内,所以公民必须履行个人责任。例如,社群主义左派的解释也许认为,人们作为公民对国家有守法的责任,对家庭和社群有致力于改善其所生活地方的生活质量的责任。例如,可以通过对犯罪与反社会行为积极地保持警惕来完成,也可以通过互助与针对在其社群内需要帮助的人的誌愿主义来完成。布莱尔和其他新工党社群主义的领头人物认为,工党作为全民自由权利的政党太久了,而没有期待和表达个人作为公民具有的责任。 6park.com

  许多工党议员也许会将自己描述为自由主义者,而不是社群主义者,但论争并不只是自由主义社会民主主义者与社群主义社会民主主义者之间这么简单,因为大多数人信奉自由主义的权利与社群主义的责任。事实上,并不是彼此冲突的二分性(dichotomous)关系,但这作为区分个人、政治团体、政治派别的社会哲学的方式是有用的。也许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许多工党议员视自己为自由主义者甚于社群主义者,乃至于视自己为「自由主义的社群主义者」或「社群主义的自由主义者」而非单一将自己定为自由主义者或社群主义者。 6park.com

  有人也许会说,设定一道不可调和的社会鸿沟的辩论是谬误的,因为没有自由主义者会忽视社群的重要性,没有社群主义者会忽视个人的重要性。这样的评价至少有些许正确之处,然而,这个讨论是关于侧重点的,它确实体现了社会理论中的一个明确的区别,而这个社会和道德问题上的同一区分在工党中是能够註意到的。 6park.com

  尽管如此,围绕工党的社会思想的重心回到了社群主义的立场。我们可以说,新工党重新强调社会民主主义中的社群价值,是R.H.托尼的基督教社会主义的重现,将其他政治价值视作并非目的本身,而是作为达到更为道德更为博爱的社会的手段。新工党没有向其现代化社会民主主义中输入新的价值,而是重新发现了自爱德华时代之后就未被註意的一个传统社会民主主义价值。
喜欢反中共的左派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反中共的左派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博论天下首页]
帖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