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博论天下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中、俄、伊、朝联盟?
送交者: 国华P[♂☆★声望品衔8★☆♂] 于 2024-05-13 15:50 已读 3019 次 1 赞  

国华P的个人频道

国家间的联盟策略,就像动物界的狼群战术一样,在国际势力征战中是屡试不爽的致胜法宝(下图 TYCOONSTORY)。德国历史上有名的“铁血宰相”奥托·冯·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 下图 amazon)纵横捭阖,在十九世纪的欧洲列强间巧妙地玩起了联盟游戏,不但让小小的普鲁士统一了德国,而且帮助德国确立了在欧洲的霸权。上世纪初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国、英国、俄罗斯、意大利和美国组成的协议国,战胜同盟国,取得了国际话语权。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华盛顿建立和领导着一个广泛、持久和有效的和平时期联盟体系,在世界上形成了有利于美国及其盟国的力量平衡。不过,由美国制定和领导的国际秩序现在面临着挑战。

6park.com

在欧亚大陆上,华盛顿的敌人正在联手。中国大陆和俄罗斯之间有着“上不封顶”的战略伙伴关系;伊朗和俄罗斯正在加强军事关系。莫斯科和平壤、北京和德黑兰之间的友谊正在蓬勃发展。对美国来说,这是对“整个世界”的“深刻威胁”。美国人忧虑,这些环环相扣的关系最终会成为反美联盟。对于莫斯科和平壤、北京和德黑兰是否会发展成为一个反美联盟,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对联盟的种类和内含却不陌生。

以美国与伙伴国建立的联盟为例,这是一种国家之间的正式、高度制度化的关系。这种联盟通过具有约束力的安全保障以及真正的友谊和信任联系在一起。此外,一些联盟只是不侵犯条约,或曰互不侵犯条约 – 缔约国不攻击彼此。还有一些联盟是军事技术伙伴关系 -- 各国在其中建立和分享打破现状所需的能力。更有一些最具破坏性的联盟,它只是联盟各方攻击现有秩序的粗略协议。简言之,联盟是有共同目标的国家的结合。

有了对不同联盟的认知,就能理解当今美国所面对的敌对势力之间关系 -- 他们可能没有正式的防御保障;但它们可增强这些国家所能召集的军事力量,并减少了这些国家的战略孤立。通过成员同时在多条战线上与美国斗,这些国家会加大对现存国际体系的压力。通过分享更先进的国防技术或在危机或冲突中进行更广泛的合作,这些国家可能会破坏全球平衡。

美国的特殊联盟

美国的联盟 -- 北约(下图 IGES)和印太联盟 -- 是深度制度化的:它们具有非凡的合作和互操作性,是通过几十年的团队作战训练发展起来的。美国的联盟也是民主的;他们之所以能够存活这么久,是因为他们最重要的成员在维护一个自由主义安全的世界方面有着共同的、持久的利害关系。最后,美国及盟国对结盟条款一诺千金 -- 华盛顿承诺在盟友受到攻击时提供援助的承诺弥足珍贵且历久弥坚。这些特点使美国的联盟具有极大的吸引力、有效性和稳定性 -- 这就是为什么欧洲和东亚自二战以来一直维持着和平,也是为什么潜在成员积极争取加入美国领导的联盟的原因。


中、俄、伊、朝专制联盟

不断扩大的中俄伙伴关系使欧亚大陆两个最大、最雄心勃勃的国家团结在一起。在俄罗斯与平壤和德黑兰的关系中,援助和影响力现在是双向流动。中国大陆与伊朗越走越近,并继续维持其与朝鲜长达数十年的盟友关系。平壤和德黑兰之间也一直在合作制造导弹。由此,中、俄、伊朗和朝鲜正发展成为一个复杂的专制国之间的关系网,旨在改变地区及世界秩序(下图 YouTube)。


这些国家间邻近的地理距离,使得他们的合作更容易 -- 俄、中、朝有共同的陆地边界;伊朗可以通过内海到达俄罗斯。不过,位于欧亚大陆的这些“盟国”中,只有中国大陆和朝鲜有正式的国防条约。中俄,中伊,俄伊,俄朝,以及伊朝间并无任何国防条约或结盟条约,虽然四国间的军事合作正在扩大。因此,这些伙伴关系在互操作性或制度化合作方面都无法与北约匹敌。尽管如此,俄、中、伊、朝合作正取得成果。

以中俄合作推动颠覆性军事创新为例。自1989年以来,中国大陆便一直处于西方武器禁运之下。正是在这种封锁禁运下,北京实现了军事现代化 – 通过购买俄罗斯飞机、导弹和防空系统。如今,中俄正联合开发直升机、常规攻击潜艇、导弹和导弹发射预警系统。他们的合作已从转让能力,发展至越来越多地合作生产和技术共享。如果有一天美国与中国大陆开战,面对的将是一个在莫斯科帮助下大大增强了其能力的敌人(下图 The Telegraph)。


与此同时,俄罗斯与伊朗和朝鲜的国防技术关系也在蓬勃发展。伊朗向俄罗斯出售了在乌克兰使用的导弹和无人机,甚至帮助其建造生产设施,以现代战争所需的规模生产无人机。作为交换,俄罗斯承诺向伊朗提供先进的防空系统、战斗机和其他能力,这可能会改变一直存在争议的中东地区的平衡。同样地,朝鲜向俄罗斯提供炮弹和其它俄罗斯急需的弹药,俄罗斯则帮助朝鲜改进其导弹卫星技术。现实就是,修正主义国家正相互帮助,建立他们打破现状所需的军事力量。

修正主义专制联盟抱团取暖使这些国家避免战略孤立,降低它们侵略的成本。尽管受到西方制裁和巨大战场损失,俄罗斯仍继续在乌克兰的战争,因为她得到了德黑兰和平壤的弹药支持 -- 无人机、炮弹和导弹。同时,中国大陆购买了大部分俄罗斯出口商品,并向莫斯科提供微芯片和其他军民两用产品,帮助普京维持其战时经济。修正主义联盟正培养和壮大其网络 -- 连接伊朗和俄罗斯的国际南北运输走廊,北京正在建设的欧亚商业和金融集团 – 任其发展,这些国家的经济运转就能摆脱华盛顿的控制。

修正主义联盟国通过最大限度地减少相互边境的不稳定风险,最大限度地增加了他们与非修正主义联盟国边境的冲突风险。中俄边境曾经是世界上军事化程度最高的地区。然而,两国的一项实际意义上的互不侵犯协议使普京可以向乌克兰投入几乎全部俄罗斯军队。中国大陆也因为身后那个友好的俄罗斯,没有后顾之忧地更加强硬地对抗美国在亚洲海洋的主导地位。当北京和莫斯科背靠背地对抗自由世界时,他们不需要像华盛顿与盟友那样并肩作战 – 他们以自身的力量就可独当一面地与任何世界强国抗衡(下图 Newsweek/rfa)。



危机使修正主义专制国家空前团结 -- 朝鲜半岛危机令朝鲜与中国大陆结盟,限制了华盛顿对朝鲜挑衅的回应余地。俄乌战争让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愈发有恃无恐地更加好战,因为背后有普京的坚定支持。伊朗对最终实现其核计划也多半会更为决绝,因为德黑兰与莫斯科蓬勃发展的军事伙伴关系使伊朗在关键时刻可以指望俄罗斯强大的外交支持,供应更好的武器。中国大陆和俄罗斯从波罗的海到西太平洋的联合军事演习可能意味着,修正主义大国不会在华盛顿试图修理另一个国家时袖手旁观。

实际上,修正主义联盟国家正同时从几个方向削弱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 -- 伊朗及其代理人在中东地区制造暴力骚乱,俄罗斯在乌克兰领土上杀戮,朝鲜正推进导弹和核计划,中国大陆在太平洋地区行事越来越咄咄逼人。全球秩序正在受到侵蚀,华盛顿面对困难的决择:乌克兰与台湾,正在发生的战争与预期将爆发的战争。上世纪30年代的局势在重演,欧亚大陆的专制政权正结成专制联盟以图压倒自由民主的国际秩序。

新专制联盟带来的麻烦

美国分析人士有时仍将美国对手之间的关系称为“方便联盟”,认为西方可通过巧妙的外交分化“方便联盟”国。但欧亚修正主义联盟国家因其专制和对美国的敌意而团结在一起,日益加剧的国际紧张局势给了“方便联盟”各国更加相互支持的理由。事实上,受到西方严厉制裁的俄罗斯别无选择,只能与中国大陆、伊朗和朝鲜建立伙伴关系。美国或许能减缓俄中伊朝结成日愈紧密的“方便联盟”进程 – 警告中国大陆,如果向俄罗斯提供致命援助,将对其实施严厉制裁 -- 但美国可能无法扭转这一趋势。今天中俄朝伊尚未发展成为一个全面的反西方欧亚联盟,这种关系却可能正以更坏的方式演变,美国的力量将更疲于应付,更加捉襟见肘(下图 YouTube)。


严峻的现实是,俄罗斯技术将出现在中国大陆的下一代攻击潜艇中。如果有一天莫斯科向北京提供最先进的静音技术,华盛顿在该领域领先北京的优势将会大大削弱。同样,俄罗斯可能对朝鲜太空、核和导弹项目施以援手,让韩国寝食难安。随着军事合作从简单的买卖成品武器演变为合作生产或技术转让,监控将变得更加困难,合作方军武能力跃升的机会将大大增加。如果俄罗斯在美中关系高度紧张时在中国东海部署海军部队,或者如果莫斯科和北京在伊朗与西方对抗期间向波斯湾派遣船只,这些行动都会增加修正主义国家与美国及盟友开战的风险。更为严峻的是,修正主义势力甚至可以在战争中相互提供有效的援助。

例如,一旦美中发生冲突,俄罗斯可能会对美国的物流和基础设施进行网络行动,放慢乃至阻碍华盛顿动员和投射力量。当一个修正主义专制国家的关键弹药不足时,同为修正主义的另一个大国可以填补关键的能力缺口,为朋友提供补给,或者像北京在俄乌战争中所做的那样,向莫斯科提供非“致命”的重要零组件。或者这个修正主义大国以另一种威胁的方式向朋友提供支持 -- 部署部队。譬如,当美中开战时,俄罗斯只需要向东欧派遣一支威胁性的部队,就可让华盛顿三思而行了 – 美国需要掂量在两条战线上同时与两个大国发生冲突的代价(下图 OCCUPY)。


欧亚专制国家关键时刻愿意为伙伴国出头并非出于大公无私地为朋友两肋插刀。而是因为他们明白彼此唇亡齿寒的关系,如果美国以压倒性优势战胜一个国家,下一个轮到的很可能就是自己 –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因此,可以预期这些修正主义国家会在必要时相互支持,就像中俄伊朝正在做的那样。如果他们不直接出兵、公开地投入战斗,也会通过间接的方式秘密支援“朋友”。

美国需要前瞻性思维

欧亚修正主义国家之间的关系虽非美国人理解的那种联盟,却实际上发挥着许多类似联盟的作用。辩证地看这对华盛顿并非完全坏事:美国的对手相互关系越紧密,一国的恶行就会连带玷污其专制盟国 –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例如,自2022年以来,中国大陆在欧洲的形象就受到了影响,因为北京不仅未谴责普京的侵乌战争,而且还与莫斯科保持“上不封顶”的紧密关系。这实际上为华盛顿提供了绝佳机会,可借此加速自己的联盟建设努力,诱导欧洲团结一致对中国大陆“去风险”。美国应让盟国看到,修正主义国家正因抱团取暖而获得更强的能力,和随心所欲的行动自由。面对修正主义国家竞争对手越来越严峻的挑战,美国和欧洲盟国必须团结一致地共同迎战(下图 WORLD ECONOMIC FORUM)。


美国可能需要修改对其对手取得关键军事技术时间进度的评估,因为竞争对手从朋友那里获得到了帮助。华盛顿还必须考虑在危机或冲突时与对手的竞争可能促进冲突的某种全球化,这意味着美国及西方盟国可能在世界各地与竞争对手进行多重、环环相扣的斗争,虽然有时双方会在某些方面有微妙的合作。

最后,美国官员应该考虑这些竞争对手的伙伴关系发展前景。中俄战略关系已经发展了几十年,莫斯科与平壤和德黑兰的关系在乌克兰战争期间也已相当成熟。未来台湾危机爆发后美国将对中国大陆实施严厉制裁,届时北京与莫斯科进一步结盟的成本效益如何?或者,一个彻底崩坏的地区秩序将如何诱使修正主义势力加强在其他地区的运动?

国际关系中的许多演进已经超出了美国的预期,并继续以令人不安的方式发展。在未来几年里,美国领导的西方将面对欧亚修正主义专制国家联盟更加严峻挑战。对此,美国必须未雨绸缪。

* 本文主要内容源于《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刊登的“The New Autocratic Alliances”一文。文章作者布兰德(Hal Brands)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亨利·A·基辛格全球事务杰出教授(Henry A. Kissinger Distinguished Professor of Global Affairs)和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

参考资料

Brands, H. (2024). The New Autocratic Alliances. FOREIGN AFFAIRS. 链接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united-states/new-autocratic-alliances?utm_medium=newsletters&utm_source=twofa&utm_campaign=The%20Trouble%20With%20%E2%80%9Cthe%20Global%20South%E2%80%9D&utm_content=20240405&utm_term=FA%20This%20Week%20-%20112017

评分完成:已经给 国华P 加上 200 银元!

喜欢国华P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国华P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博论天下首页]
国华P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