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新开岭战斗,韩先楚露锋芒
送交者: 失去三更[中书令★★★] 于 2017-05-14 3:49 已读 5500 次 1 赞  

失去三更的个人频道

新开岭战斗,韩先楚露锋芒*********

 

为实现驱逐南满共军计划,10月19日,杜聿明部署下三路大军,以扫荡姿态分击各共军据点。

东北局得知杜聿明“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方针后,也在时刻考虑着南满的安危。巧的是,就在杜聿明发布作战命令的同一日,东北局也向南满共军发出战略指导,电报称:

……

二, 如敌集中较大兵力向安东进攻,则我军应主动的作放弃安东的准备,不可打被动的挨打的仗,仍应集中兵力找分散的小敌人一个一个的歼灭。今后东北的胜利主要就靠这种作战的方式和彻底的坚持农村游击战于群众工作。

如敌集中较大兵力进攻某处,在那情况下我打也会失掉那个地方,如四平、本溪、清源不打也会失掉的,仍打的结果则加上把军队碰坏了。在那种情况下不打只失掉了一项,即城市;打则失掉两项,城市加军队。这是一条根本的道理,必须从这条道理来处理在各种情况下打与不打的问题。只有在力量上有把握胜利时,才应坚决进行迎击或防御敌人的战斗,在这种情况下则既能达到保持地方,而又能取得胜利的目的。这一条望你们作为今后大小战役下决心的根本原则。对于各个目标该不该进攻,亦应本此原则决定。

 

望你们详细研究毛主席革命战争战略问题的第五章,接受那宝贵的教训,防止分兵把口消极防御的挨打战术(挨了一顿打之后仍然抛弃了这个地方)。必须集中兵力,选择有利目标各个歼灭敌人,这才是胜利的根本道路。

 

从这封电报,可以清楚的看到,林彪的战略思想。

国民党反面在杜聿明亲自指挥下,兵分三路:

北面一路,由新1军的30师、52军的195师、及71军的91师组成,分成两个箭头,出沈阳向东,作战目标分表是通化和桓仁。

中间一路,也分两个箭头,一个箭头由52军的第2师和第25师的75团组成,箭射安东市(今丹东市)。另一个箭头由第52师(欠第75团)附装甲车5辆、汽车20余辆从本溪向赛马集和宽甸进攻。

 

南面一路,由新6军的14师和22师、60184师(新组建的)组成,分成三个箭头,向辽东半岛的普兰店、庄河、岫岩攻击前进。

 

各路国军奋勇向前,一路上果然是攻城拔寨,得了不少共军的地方。

1025号,国军第25师前进到宽甸以西35公里的新开岭一带山区,当天攻占赛马集。25师师长李正谊让74团团长梁济民带两个营守赛马集,自己带一个团加一营。继续向宽甸前进。

26号,李正谊刚离开赛马集一天,当天下晚饭后,梁济民的求援电就不断打来,声称共军大部队攻击赛马集甚急。由于正是夜里,李正谊不敢回师增援,只是向军长赵公武汇报情况,不敢行动。晚上11点与梁济民74团的联系中段。急得李正谊用明语用无线电话向赵公武报告,并说自己只有一个团加一个营的兵力,不敢回援,请让75团归建。

赵公武先骂李正谊不该用明语通话,泄露军机。接着说,已让75团抄近路直接到赛马集归建。让李正谊赶紧行动,不要犹豫,否则被断了后路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正谊只得领兵回攻赛马集,共军也给面子,看到25师师部领兵回防,不与交战,主动撤离。

李正谊路上碰到了梁济民,一问才知道,梁济民率部突围了,损失并不大。

两人唏嘘了一番。赵公武告诉李正谊,长官部已派当地方保安团来接赛马集防务,25师应于29日晨经灌水向宽甸攻击前进。

 

实际上李正谊也得到侦察部队的多次报告:前方发现大批共军。有老百姓说:有六匹骡子拉的大炮,还有八匹骡子拉的大炮。

25师的副师长黄建墉说:老百姓都被赤化了。他们的话不可信。从这几次的战斗看,共军的战斗力不强。

另一位副师长段培德不同意黄建墉的看法,他说:共军的真实情况我们一直没搞清楚,我的意见是暂驻扎赛马集。一旦有事,后方增援两天可以赶到。再往前面山区走,一旦有事后方增援就来不及了。

 

“你说能有什么危险”黄建墉笑着说:“难道共军能吃掉我们一个整师?”

这就是国军失败的又一根源,总是盲目地轻敌

参谋长董魁武也说:共军没那么大实力,前天晚上他们连两个营都吃不掉,他们想吃掉我们一个师恐怕没那么容易。

悲剧往往就在这些轻敌的论调中发生。

李正谊不去评判对错,只是以军座命令的名义强调必须前进。

25师分成两路纵队攻击前进,师部带两个团为左路,75团为右路,两下约好了会合地点。

行进中,75团先遇阻击,经战斗,共军后撤,75团紧追不舍。结果不知不觉就跑到了会合地点,进到了一叫王家寨的地方。这时才自己处的地形很不利,四周高山,自己正好在谷底。而共军都在山顶上运动着。(这种情况,就如同诸葛亮火烧博望轻敌冒进,在历史上屡屡发生

75团赶紧呼叫师主力增援。李正谊赶到一看,还真是一个伏击的好地方,自己处于不利地形。但他并没慌张,当杜聿明打电报问他需要增援时,他竟说:“只要粮弹,不要援兵!”真狂的可以。李正谊将师部设在王家寨,开始指挥进攻。25师的确有战斗力,竟从共军手中夺得赖以支承共军信心的姥爷山。

 

这时倒轮到胡奇才犹豫了。11师虽然在新开岭谷一带山峰阻击了25师,并且占有制高点姥爷山阵地,此处有日军修的工事。但毕竟只是一个师啊,如果真打起来,怕是打不过,也违反几个打一个的原则。四纵司令胡奇才决定边打边撤,让过25师。命令刚下达,韩先楚就赶到了纵队司令部(这之前韩先楚带着十师配合三纵作战)。

韩先楚进门就说:“这么好的战机,听说你准备放弃?”

胡奇才没有正面回答是,还是不是,只是强调,对面的25师已不是原先的两个团,而是三个团,有9000余人。(其实这里面有句未说出的话,就是沙岭战斗的阴影还笼罩在心头。)而四纵现在的情况是,12师撒出去了,说是去迂回25师背后,但现在没有消息,主力十师还在几十里之外。

韩先楚说:你不用担心十师,十师一定会赶到。这次战机你抓的好,我的意见是打,干掉25师。(25师碰到韩先楚,算倒了霉,非死不可。

胡奇才不无担心的说:25师是国军主力,干掉25师恐怕不那么容易。但韩先楚不吃那一套,谁让你现在撞到我的手里呢!

 

不过从前面的叙述你也应该看到,国军一个团,甚至两个营就敢成为一个独立单位,占领一方。还是轻敌啊!

韩先楚分析道:我也认为应该集中四倍或五倍于敌人的兵力,可是南满的情况是,我们只有两个纵队,敌人有好几个师。讲集中兵力打歼灭战,也要从实际出发。要因时、因地、因情而变,不能过于教条。再说敌人是三个团,而我们是八个团,加一个炮团也算三倍于敌了。我看可以打。

一番议论说服了司令胡奇才和政委彭嘉庆。他们向11师收回成命,改为——坚决打!

 

31号拂晓,四纵第十师赶到新开岭战区,立刻投入战斗。韩先楚提出由他到前线组成前线指挥部,靠前指挥,获得胡奇才和彭嘉庆的赞同。

围歼战斗打的并不顺利,10师疲劳以赴,伤亡不小,战果不大。进攻姥爷山的第28团,几乎被打散了架。干部们伤亡殆尽,战士们爬在离雕堡不远的山坡上被火力压制动弹不了。

而这时,扫荡南满的多支国军正在靠过来,战区四周的城镇、要道都为国军所占,新6军第22师已离的不远。情况的确很危急。

胡奇才有点坐不住了,召韩先楚回纵队部开紧急会议。会上有人提出,仗不能再打下去了,部队已经死伤惨重,如果拿不下姥爷山,不但打不胜还有可能被围上来的国军吃掉的危险。所以必须马上撤出战斗。

韩先楚坚定的反对撤出战斗,他说:现在撤必然遭到25师的追击,部队可能会被打散。我们必须下定决心打下去,拿下姥爷山,全歼25师,否则走不脱。

胡奇才说:关键是要拿下姥爷山。

参谋长李福泽说:集中所有的炮火,明天拂晓猛攻姥爷山。

彭嘉庆说,我们的口号是:打下姥爷山,全歼25师,活捉李大麻子!

韩先楚连夜赶回前线,找到炮团团长王一萍,要求他将所有的炮位推进到离姥爷山雕堡500米至1000米的地方,直瞄射击。给冲锋的步兵当手榴弹用。而后方也正好运来了40胶轮马车的炮弹,真是雪中送碳。

112号拂晓,先是炮火对姥爷山主峰急袭,然后是步兵冲锋。10师作战科副科长段然,刚好送命令到山顶,看到28少干部,拔出手枪挥舞着,高喊口号,带领28团残部,冲向雕堡。姥爷山终于被28团攻占,段然的功劳不小。

其他两路进攻部队也攻上了姥爷山,共军占据姥爷山后,将火力从姥爷山向下打,四周矮山头上的国军顶不住从天而降的炮弹和机枪子弹,纷纷溃逃,25师残部被撵到了王家寨里躲避。李正谊下令将汽车等重装备围在王家寨四周,泼上汽油点上火,以阻挡共军的进攻。但这个办法不行,共军用大炮轰击,将火圈炸飞,国军精神崩溃,全部被俘,共约6000余人。

评分完成:已经给 失去三更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失去三更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失去三更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手机扫描进入,浏览分享更畅快!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