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梦里河山:朝野衣冠多禽兽
送交者: 红朝笑笑生[♂首辅宰相★★★★★♂] 于 2018-07-28 23:19 已读 14684 次 19 赞  

红朝笑笑生的个人频道

注:本短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昨天夜里做梦,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古时候,也不知是哪个朝代。定睛一看,堂上坐着满脸肃正的青天大老爷,脑门上还有个月亮,依稀象是包青天,只是脸色却不是黑的,而是闪着金光,金灿灿地煞是富贵。旁边是两个中年侍卫,级别似乎很高,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脸色盯着我,身前各有一个牌子,写着“王朝”和“马汉”。 

这里莫不是大宋?我迷迷糊糊地想着,便想站起来打量一下。身后两个衙役马上把我的手反剪揪紧,同时堂上一拍惊堂木:“大胆刁民,你可知罪么?” 

知罪?知什么罪?我是一脑袋浆糊。只见金气逼人的包大人冷哼一声,旁边的中年侍卫立刻开了口:“前几天你女儿在京城告状,说是有恶少猥亵了她,可有此事?!” 

恍然想起来,好象在梦境中,我是有几个女儿,在京城读书的读书,打工的打工。只是女儿遇到坏人已经是不幸,怎么还会有罪? 

看到我满脸惶惑的神情,旁边衙役立刻搬来一本律令,封面写着大大的“潜”字。衙役熟练翻到八千八百八十八页,上面明明白白写着:下等人被上等人相中玩弄,敢抵抗不从者,罚金若干;若报官闹事,株连全家不饶。 

定神想了想,株连罪是一九零五年晚清才废止的,大宋年间还是万恶的封建社会,确实适用这个罪名,于是没话了,只得抬头看主审官。只见包大人大喝道:“京城的这位大人,不光是贱民父母官,还要负责每年天子与民共乐的年戏,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肩负着宏扬大宋正能量的重任。你女儿行政级别都没有,敢在他动手动脚时强行反抗,拿胸口不停地打人家手掌,实在是不识抬举!大人不跟她一般见识,已经是宽宏大量,她竟然要报官,说自己受了猥亵,这不是谋逆又是什么?!” 

包金天,不对,是包青天的声音实在太大,震得我耳朵嗡嗡响,脑子里一团乱。堂上的包大人也不理会,拿起酒杯,自顾自地喝鸿运茅台酒,听凭我张皇失措。隔得一会,一个高帽衙役端了一个案几,从柱子后面闪出来,依稀看得到柱子上写着“为... 服雾”几个模糊的大字。 

高帽衙役把案几放到我面前,上面是一条白练、一支长生疫苗,还有一副纸笔。他的态度倒挺好,满脸和气地说:“包大人忙,没空理会你这等贱民,开恩饶你家一回。只要写个认罪书,保证不再提这事、寻衅扰乱社会治安,就可以交罚金走人了。你要不服也行,六扇门的兄弟们积德,给你和你家闺女备好了两条绝路,都是全尸。” 

看到几个满脸横肉的差役要取白练,我吓得一哆嗦,只得拿起纸笔,写认罪书。刚在姓名栏填下一个“赵”字,那高帽衙役低喝一声:“你写你姓什么?” 

姓什么?我实在有点不明白,好象梦里的我是姓赵啊,怎么还写错了?赶紧拿大宋官员随身证明身份的“鱼袋”对了一下,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姓赵。 

高帽衙役见我不上道,劈手夺过鱼袋,满脸嫌弃地说:“你也配姓赵!你这级别的人也配在公堂上姓赵!不看这个赵字是小十八号字体印的吗?!” 

哦,恍忽间我明白过来了。梦里的这个大宋里面,好象是有这么条规矩,赵为国姓,官员有姓赵的,要按等级分不同字体,印在鱼袋上。我这种级别的,也就在地方衙门能称赵,面对中央来的衙役,一律不得称姓,只配画一个叉了事。 

填完姓名年月,高帽衙役从袖口掏出一张纸上,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小字,这回不用他解释了,赶紧照着抄认罪书。纸上的字十分奇怪,别的地方都看得清楚,唯有猥亵女儿的那位大官人,名字一片模糊,只有一团血也似的红色,怎么看也看不清。高帽衙役见我又不上道,十分不耐烦地解释了一下:“事关大宋社会正能量,大人的名讳自然不能提,你只要说是那位最新敏感词就可以了!” 

小心翼翼抄完这份认罪书,承诺约束好女儿、不得影响敏感词大官人名声及社会正能量之类后,衙役把文件递了上去。包大人冷冷地指示道:“好好规劝你的逆女,要懂得识时务!” 

两个衙役把我架起来,押到衙门口,只见下面阴森森一片,黑得看不到底,间或传来凄厉的哭声,也不知是谁家儿女在哭。衙役们扬手一推,我便从门口直跌下深渊去,却见这深渊两壁都是孩子密密麻麻堆起来的,有的胳膊上还挂着针头,一个老女人依稀姓高,正带着一群豺狼,都穿着官衣官帽,趴在上面拚命啃吃他们的身体,间或相互客气一下,谦让一条胳膊或人腿。 

大概是签过认罪书的缘故,正能量积得多了,整个人并没有跌得太狠,却象鹅毛一样晃晃悠悠地飘落到地面。见到豺狼吃小孩,也不觉得害怕,摸摸鱼袋还在身上,内心反而有点欣羡,希望自己也能跟去,啃上两口肥肉正在胡思乱想间,旁边两个人一躬身:“大人这边请,您的牌坊立好了!” 

我一愣神,才发现什么深渊之类都不见了,要看腰间的鱼袋,才发现变成了牙牌,竟然是穿越到了大明王朝。原来因为自己道德优异,朝廷赐下旌婊,正在出席牌坊的落成式,旁边都是凑热闹的人。仔细看那牌坊,上面密密麻麻不光是字,还有不少图画,都刻得惟妙惟肖,第一副便是我卡着一个女子的脖子,拚命扯她衣服,一望而知是强暴。 

虽然是封建朝代,却也要讲脸面,牌坊上公然刻这种丑事,实在有碍观瞻。还没等我出声,旁边的司仪便大声介绍:“这是章大人的第一件道德功绩。据章大人自己说,这个女人结交有妇之夫,生活作风十分混乱,因此大人不辞劳苦替天行道,毅然将她推倒,行不可描述之事,以维护道德天理!” 

这么离谱的表彰,还是第一次听到。没等我说什么,周围就围过来一群人,似乎都是自己的朋友,帽子上写着“公益”或“关爱”等字样,有的还穿着官服,纷纷向自己道辛苦。有的说“章兄终于跟我们一样了”,也有的说“我认识哪个妞,明天叫你一齐上”之类,还有一个人十分激动,握住我的手不住恭喜:“但凡美貌女子,肯定作风不正,我们都树了道德牌坊,每天琢磨着替天行道,只剩章兄没有转正。如今朝廷有恩典,终于立下了这座道德旌婊,实在是可喜可贺”。 

这位道德同仁态度十分诚恳,只是热情得有点过头,满嘴油腻酸臭夹着唾沫星子直扑过来,让人忍不住想吐。我被他的道德气熏得吃不消,于是掉过头去,看后面几副画,却是不同酒局上,一个男人正半弯着腰,去摸不同女人的大腿,被摸的女子脸色或惊或怒,周围一圈人却都是哈哈大笑,仿佛围观猪圈里的公猪发情一般。 

司仪果然懂得看脸色,马上大声向大家宣传道:“这是章大人的第二件道德功劳!据他自己说,被摸的这些女人,道德作风都不正,有的交过好多男朋友,还有的离过婚,因此酒后合影例行天摸,希望她们迷途知返,走上道德正途!” 

看图已经十分不堪,又听司仪这样介绍,我感觉脸上火辣辣地,十分难堪。旁边的人却不以为然,纷纷围着图片评头论足:“你看章兄这手,摸得十分自然,比种猪站的公猪文雅多了,正是我们圈子里,道德斯文的楷模啊!”“还有这腿,生得如此大长细白,不是想诱人去摸又是什么,太罪恶了啧啧啧”“ 鄢兄劳驾擦一下口水,这是小弟新买的衣服…” 

好象按理说,这些应该是坏事,但一群社会名流都说是好事,而且个个都有道德旌婊,我也就飘飘然起来,似乎自己真的有道德光环的加成一样。围观的一个少年却不识相,翻起眼睛问了一句司仪:“据这位章大人说,这些女人都是非贱即荡,那他自己天天围着她们转,岂不是说,他更不是好人吗?” 

这话问得实在有点伤人。我正不知如何回答时,旁边那个流口水的老头子却生气了,擦净口水便挺起腰来,大喝一声道:“我大明体制,文官服绣禽,武将袍绘兽,穿了这身袍服,便是衣冠禽兽,怎么能当人看呢!” 

这话讲得浩然正气,隔着几米都能感到冲天的正能量,周围一圈朋友更是赞赏有加,纷纷伸出大拇指打call点赞。眼见大家把鞭炮挂起来点上,噼噼啪啪十分热闹,突然一个女子挤开人群,站在我面前,脸色出奇地平静:“章大人,占过的便宜可以忘,挨过的打总忘不了吧!” 

我一愣神,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脑门一痛,原来那女子竟然不识官体,拿水瓶砸到了头上。顿时两眼一睁,清醒过来,原来刚才的一切,都不过是南柯一梦,尚未历经沧桑,便被惊醒了。  谨以此文献给禽兽当道的万恶封建旧社会。

评分完成:已经给 红朝笑笑生 加上 150 银元!

版主:红朝笑笑生于2018_07_29 10:53:19编辑

喜欢红朝笑笑生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