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一九四一:晋察冀大扫荡(三)
送交者: 红朝笑笑生[♂首辅宰相★★★★★♂] 于 2018-08-01 10:32 已读 14835 次 37 赞  

红朝笑笑生的个人频道

狼牙山的四万军民疏散得救了。但对一分区来说,这只是严峻考验的刚刚开始。




扫荡一分区的三支部队里,易县警备团和一一零联队走了,但北面还有混成二旅的七百多人。这些人是穿越平西根据地过来的,肖克的挺进军五六月份刚刚被扫荡过,实在无力拦阻这么多鬼子,七百日军除掉沿途警戒和运输的兵力,还有三四百人用于扫荡。三四百鬼子,本来不足对一分区构成威胁,无奈此时狼牙山已经空虚一片,他们顿时成了横行无阻的恶魔。九月二十六号,这股敌人在山北扫荡时,抓住了正在隐蔽的军分区政治部。




政治部、战线剧社这些单位的人属于文职,战斗力和体力比较差。二十五号,大队人马从狼牙山撤下来后,他们走了一整夜的山路,终于在双峰村精疲力尽,再也走不动了。带队的机关总支书记朱利(此时已经被调为卫生部政委,因为反扫荡没有就任,解放后改回原名骆斐然)只好下令,把人分散到周围村子里,恢复一下体力再前进。




双峰村本来就有一批政治部的干部,此刻见到首长,都是十分兴奋。他们介绍说,这里很安全,鬼子没有来过。既然没有来过,那就应该比较安全,朱利带着大家停了下来。团长邱蔚却很紧张,他告诉朱利,这里离脱险的地方太近,汉奸一定会给鬼子报信的,一定要接着转移。




邱蔚负责的是团部,所以他带着一团团部走了,但是朱利带的人实在累坏了,只好在村子里停一下。而混成二旅的鬼子突然袭击的时间,就是九月二十六日白天。




这一天,日军突然包围了双峰村,政治部、战线剧社顿时大乱,一齐向外冲。其中运气好、腿脚快的人逃了出去,慢一步的就被杀害了,一分区机关遭到严重的损失。朱利带着剩下的人,狂奔到五峰寨,这才躲过了大扫荡。




就在一分区政治部被鬼子发现的时候,杨成武的司令部,也面临着艰难的选择。




二十四日夜里,杨成武安排完解围战斗,立刻离开张家庄,前往冷泉,去一个叫大新开沟的地方。




大队人马紧张出发了。其中最为焦燥不安的,是负责安全的参谋长,黄寿发。




本来按战前部署,军分区机关分为司令部、政治部,都进行了精简隐蔽。直接指挥作战的司令部不过三十余人,全是军事干部,在杨成武的领导下进可攻退可守,十分有利作战。结果杨司令同意老乡们跟随逃难,不仅队伍臃肿不堪,还差点因为奸细被鬼子抓住。这次从蝙蝠岭回来,到处是鬼子搜山藏不住的干部,碰到杨成武纷纷来投奔,希望能得到保护。




依着黄寿发的意思,大队在周庄就该重新精简,把非战斗人员疏散出去。没想到杨成武却宣布说,既然聚上了,就不要走开,大家生在一起生,死在一起死!




杨司令的豪言壮语一出,顿时欢声雷动,所有人都整好背包,跟随司令部行动。只有黄寿发哭笑不得:敢情保卫工作不是你负责,这么重的担子随口就压我肩上了啊!




没办法,司令动动嘴,参谋跑断腿。黄寿发只能郁闷地接下任务,一路不停地派人前后探查,生怕出现一点意外。就在赶往大新开沟的路上,前锋部队突然遇敌了。




杨成武的前锋部队,是警卫连长吴炎,此时正带着两个排探路。




在管头、松山村发现大股八路主力后,鬼子除了派汉奸四处打听外,也出动大批侦察部队搜索,加上漫山遍野的难民,整个根据地混乱不堪。吴炎行军的时候,突然发现前方有一股鬼子,奇怪的是他们正在跟另一批人马激烈交战,从枪声上判断,他们很可能快要消灭对方了。




三团和二十团都不在这一带,哪来的野战部队跟鬼子交火?吴炎不明白。但他的反应极快,立刻下令集中机枪排所有火力,向日军背后开火,然后发起突击。鬼子显然没有料到背后杀的一刀。在机枪火网扫射下,他们毫不恋战,迅速脱离了战场。吴炎赶紧派人跟对面联系,突然听到大伙都欢呼起来,有的还紧紧抱到了一起。




一九三九年初,由于晋察冀第三军分区实力薄弱,全军分区只有十、十一、十二三个游击大队,经常被鬼子扫荡突破。聂荣臻下令,让杨成武把实力较强的第二团(两千余人)调给三分区,作为回报,三分区把第十大队“送”给杨成武,大队长就是后来的二十团代理团长陈宗坤。




很明显,这是一个不对等的交易,但杨成武没说什么,十分大度地送走了自己的部队。成为三分区顶梁柱的二团,传承了很多杨成武的管理痕迹,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保留红军连的编制,绝不打散。




所谓红军连,是指由抗战爆发前的红军战士组成的连队。晋察冀根据地起家的时候,只有杨成武的独立团一千七百人,以及聂荣臻的总部五百人,总兵力不超过两千二百;所以杨成武的独立团最阔绰,有条件把红军战士单编连队,其他晋察冀八路军部队都不具备这种条件。




调去三分区的二团,就有两个红军连。第三军分区高度重视这两个连队,从来都把他们当成重点单位使用,反扫荡时则作为警卫部队,直接掩护指挥机关。
红军连这样受欢迎,绝不单纯是因为出身好。事实上,红军连是当年最可靠的部队,不管条件如何困难,都不会被打散,而是拼死抵抗,直到最后一个人。一分区警卫连长吴炎无意中解救的,就是三分区副司令詹才芳带的机关大队,而负责掩护机关的,正是二团的一个红军连。他们同一分区很多人都是老相识,此刻在战场上相遇,大家都是分外激动。




很快,杨成武同詹才芳也碰了头,两个人立刻商量,下一步如何行动。




形势已经危急到了极点。三分区空虚一片,虽然调去一分区六团支援,但部队经过一个半月作战,早已疲劳到极点,尤其是弹药消耗殆尽,几乎无力应对日伪军的进击。詹才芳带着军分区机关大队四处转移,实在找不到安全的地方,这才到一分区避避风头,没想到迎头碰上一一零联队,要不是吴连长出手果断,整个机关大队就要报销在这里了。




听完詹才芳的战情介绍,杨成武沉默了。自己的一分区都不安全,哪里才安全呢?




詹才芳的意思,是沿着一分区继续北上,穿过易涞公路后,到肖克的平西挺进军避难。




对詹副司令的想法,杨成武很不以为然。混成二旅刚在境内大扫荡,二十团就是吃了他们的大亏才过来的,肖克的平西挺进军又自顾不暇,跑到那边去,多半凶多吉少。




杨成武的想法,是去三分区唐县的花塔山。虽然三分区已经残破不堪,但花塔山地势险要,适合藏人,不少后勤机关都隐蔽在那里。更关键的是,花塔山位置十分偏僻,抗战四年来鬼子从没去过那个地方;三九年打死阿部规秀,杨成武也是在花塔山上躲过的扫荡报复。所以杨成武认为,应该南下花塔山,避过一一零联队的锋芒。




一个要北上,一个要南下,谁都无法说服谁。要命的是,由于无法预知鬼子的下一步动向,加上同晋察冀军区的联络中断,杨成武和詹才芳,此刻都象在黑夜中漫步,无法得到精准的情报。




时间不等人。在大新开沟遭遇到绵密机枪火力后,鬼子迅速反应过来,此地一定有八路军的重要目标,正在调集兵力扫荡,黄寿发不断得到电话飞线通报敌情,只得催促大伙迅速转移。最后,大家决定分头行动,詹才芳带着三分区的人北上平西,杨成武南下花塔山。




杨成武和詹才芳的决定,很难说有多少错误。因为,他们这样行动,无论谁估错了敌情,至少另一个人是对的。现在的问题,是华北方面军乙兵团司令司令津田美武少将,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很明显,鬼子在进攻詹才芳机关大队的时候,至少弄到了相关文件甚至俘虏。因为他们非常清楚,自己曾经在一分区地盘里,同三分区的部队打过仗,还留下了确切的文字记录:




乙兵团,以其一部在久能山(易县西北约40公里)附近紧追第一军分区杨成武部,同时将攻击目标指向第三军分区黄永胜部,并与第二十六师团以及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的一部协作,对聚集于该地区内的共军进行围攻。




一一零联队收到消息后,赶往大新开沟扫荡却扑了个空,所以津田美武也很想知道,下一步该去哪里找杨成武。




津田美武、杨成武、詹才芳都在迷雾中探索。但是除了他们,还有一个人也在焦虑不已,那就是晋察冀的总司令聂荣臻。




大扫荡刚开始的时候,聂荣臻发现鬼子会侦测电台,立刻叫停了发报业务,鬼子趁机大肆宣传,说自己消灭了晋察冀军区,一度让延安都信以为真了,还派出电台主任带着密码,去晋察冀寻找军区电台部门,务必恢复联系。好不容易转移到安全地带,杨成武又听不到消息了。




本来联络中断这种事情,是不值得大惊小怪的,如果鬼子真的打死或抓到军分区司令级别的人物,早就在报纸广播里吹上天了。问题是,杨成武固然没有消息,一分区核心地带被扫荡的消息也传了过来。不需要参谋解释,聂荣臻也明白种事意味着什么。所以在联络中断的情况下,他没有被动等消息,而是赶紧派一团回援,务必解救杨成武脱险。




一团又开始了紧张而艰苦的急行军。他们只有两条腿,不管怎样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点,直到二十六日夜晚才回到一分区。



九月二十六日,是一个悲惨的日子。这一天的白天,政治部刚在双峰村遭到包围,动作慢一点的人都被屠杀;而杨成武则同詹才芳分道扬镳,踏上了南下花塔山的路。仅仅半天工夫,就有很多人失去了生命,还有很多人的命运从此改变,再也无法挽回。




一团不知道杨成武的去向,杨成武也不知道一团已经返回,两拨人相互错过。一团和三团、二十团在防区各自为战,寻找突然消失的司令部;而杨成武则带着三个连,艰难走在山道上,前往唐县的花塔山。




杨成武不知道,作为晋察冀军区卫生部、冀中军区卫生部、供给部所在地,也作为一分区的毗邻地区,唐县在这次大扫荡中,同样是日本华北派遣军进攻的重点。当杨成武一行七百余人(五百多警卫,一百多机关干部),星夜向唐县方向赶路的时候,鬼子已将唐县全境占领。唐县境内仅剩下一个军区骑兵团,此刻正在马耳山、双峰峪一带苦苦作战,为齐家佐西北的晋察冀后方机关转移争取时间。




换句话说,除掉随行的三个连,杨成武等人再也不能指望任何增援了,相反,他们还要收容沿途加入的落单干部和难民,保障他们的安全。




从大新开沟出发后,他们用了整整十天时间,走山沟过三岔口,翻过玉皇庵,到达一个叫石家庄子的小村(不是现在的城市石家庄),这里已经是花塔山北山脚了。




石家庄子是晋察冀军区卫生部的一个后方医院,当年白求恩大夫就在那里工作过,不远的葛公村,就是晋察冀军区的白求恩卫生学校所在地。由于扫荡频繁,卫校师生只能分成两队,在山林中躲避鬼子的搜索。杨成武穿过唐县、走进完县时,除了落单的八路军、逃难的老百姓外,白求恩卫校师生的第二队也跟随加入,整个队伍已经从几百人变成了三四千,绝大部分没有战斗能力,行军时拖家带口,臃肿不堪。所有人都疲惫不堪,但心里还有一点希望:只要到了花塔山,就可以甩开鬼子,好好休息一下了。




这一天已经是十月五日,天色渐渐暗下来,也不敢点火,杨成武赶到山脚后,马上带着三个连及机关人员共七百多人,在月光照映下手脚并用,悄无声息地先行爬山。经过一番辛苦,终于来到山顶,此时的情景让杨成武等人目瞪口呆:山下一片篝火,都是正在宿营的鬼子!




杨成武不知道,从四零年底开始,鬼子就在筹划这次大扫荡,一直到八月份才正式行动,绝不是没有理由的。这八个月里,他们除了集结兵力、囤积物资之外,还系统地派出特务,高价收买八路军叛变人员,详细研究了整个根据地的地形地图,细致分析以往扫荡失败的原因,并调查了八路军的各个落脚点,大力填补以往没有顾及的盲区。




花塔山,就是鬼子最后填补的盲区。




一一零联队在迷雾中转了半天,终于猜对了答案;而杨成武,则等于是主动踏进了包围圈。




大伙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不远处又传来了新的动静,原来有其他地方的人陆续到达,包括冀察冀军区卫生部、冀中军区供给部的同志等,都被鬼子赶到了山上。暗夜相逢,大家没有任何兴奋,心中都充满了穷途末路的绝望:对方从哪个方向过来,就说明那个方向被鬼子堵死了!




这是一个恐怖而沉默的夜晚。所有人长途行军爬山,都是又累又饿,只能抓紧时间整理鞋子、绑腿,相互分吃干粮补充体力;杨成武顾不上吃饭,同几个干部聚在一起,又一次紧急研究突围的方向,山下则是鬼子的篝火,一到天亮就准备搜山。谁也没想到,如此诡异的气氛里,副司令高鹏依然饭量不减,他不仅大口大口地吃掉了自己的饭,还盯上了杨成武的饭盒:杨司令忙着开会没空,高鹏就顺口偷吃了他的干粮。






 

注:这是一分区司令部的路线图,双粗线代表来到黄塔山的路。杨成武等人从图右的中间部行军,经过大新开沟、玉皇庵到石家庄子,在那里碰上后方医院的伤员,随后大家一齐爬上花塔山的北山,在山顶发现全体陷入重围,而且不断还有其他单位的同志加入(图中的圆圈处)。




在绝望的山顶上,所有人都默不作声。杨成武下令,大家必须隐蔽待命、恢复体力,不许发出一点声响,随时准备突围。




时间过得很慢,也过得很快。不久后,天色放亮了,杨成武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判断,率领五百名官兵和一千多机关同志、三千多群众,突出重围。五千人命,系于一身,尤其是三千多老百姓,都相信跟着杨司令更安全,这才跟着跳进包围圈的。他当然有责任把大伙带出险地。




杨成武从来没有这样沉重过。




鬼子已经封锁了进出的所有道路,但是一个老百姓报告说,西北角还有一条山谷,或许能从那里突出去。绝境中的那条山谷,叫梯子沟。




梯子沟在完县(现今改名顺平县,理由是为了吉利)北面,是一条绵延十多里的山沟,沟口两山夹峙,山势步步升高,象一座天梯,形势十分险要。让人讨厌的是,由于地势低,沟里积满了齐腰深的水,脚下坑坑洼洼,随时可能摔下山崖,一旦鬼子发现目标、堵住两边口子,沟里的人就会被围歼,谁也跑不出去。




正常情况下,鬼都不会走这条沟,现在鬼子封路,就只能从这里出去了。杨成武让黄寿发等人警戒吃饭,自己跟着老乡和干部去看地形。




十月六日中午十一点,所有人都来到了花塔山北面的崖坡。就在准备突围的时候,杨成武从望远镜里看到,有队鬼子开向了石家庄子方向。




鬼子没有走向自己方向,说明没有暴露,这是一件好事。问题是,石家庄子是军区的后方医院,还有很多伤员没有转移。




石家庄子里的伤员,不少都是重患,行动不便需要抬扶,如果要救助伤员,必须派人去协助转移。但是杨成武也明白,自己手头上这三个连不能随便出动,他们已经行军很多天,刚刚得到一点休息,是同鬼子厮杀的最后一支生力军,必须保存体力备战;否则日军追踪过来,三千群众在内的大队伍都要全军覆没。




战士不能动,就只能指望卫校的护士了。杨成武咬着牙做了决定,自己带着侦察班、警卫班在前面探路,吴炎率领警卫连跟在后面;胡尚义的侦察连和一团三连抢占梯子沟进口两侧,死也要顶住玉皇庵扑过来的鬼子;完县三区队同卫校的护士火速前往石家庄子,带上所有伤员返回梯子沟,然后在掩护下突围;参谋长黄寿发亲自殿后,只要没有撤退命令、或者卫校的护士们还没走完,这两个连就必须打到最后一个人,而打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则轮到黄寿发把自己填进去,总而言之,必须保证沟里人的安全!




拜一些没品影视剧所赐,很多人都以为,指挥官或名将一定武力值超高,至少也得到鬼子县城里去,跟宪兵队大战三百回合,才算有本事的体现。其实,真正的名将都懂得保护指挥机关,绝不会抢小兵的工作;杨成武平时在根据地,身边都有红军出身的警卫战士护卫,一旦作战,侦察连、警卫连立刻把司令部紧紧围住,不让任何闲杂人员靠近。




现在,终于到了图穷匕见的最后关头。曾经飞夺泸定桥、强袭腊子口的杨成武,再次抛下了所有的规矩,提着手枪冲到最前面,要为五千军民闯出一条逃生的路。而在他身后,是监督部队修工事、守沟口的黄寿发。每次遇险,黄寿发都一马当先,顶在最需要的地方;每一次接受任务,也都象生离死别般壮烈,因为真的随时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巨大的压力使得黄参谋长极度暴燥,经常粗着脖子跟人吵架,把参谋们指挥得团团转。但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接受了他的坏脾气。




老黄,全看你的了!




就在黄寿发红着眼睛的时候,石家庄子的医院已经一片混乱,所有人都知道鬼子要来了,全部忙着匆匆转移。有的伤员正在输血,还有的知道事情不好,直接往自己头上开了一枪,省得拖累别人。一番忙碌之下,大伙连抬带扶,抢在鬼子前面把伤员带出了庄子,直奔梯子沟。




杨成武的运气还算好。梯子沟十分险要,如果鬼子在两侧设伏,冲在前面的他肯定在劫难逃;但一路探下来,直到出口都没有敌人,很明显,鬼子不知道有这样一条“路”。在他的身后,是拖家带口的老百姓,接着卫校学生和伤员一批批赶到,全部挤进狭小的沟口,然后在齐腰深的污水里跌跌撞撞地行军。梯子沟十分难走。本来地势就险要,黑洞洞看不到底,脚下又湿滑一片,大家只能相互拉扯,在齐腰深的水里一点点趟路,不断有人没抓住,直接掉下了山崖。




山脚的日军虽然没有发现目标,但已经开始了包抄搜索。他们在花塔山没有找到人,却发现了宿营的痕迹,石家庄子医院扑空的鬼子也追了过来,此时大队人马象疯了一样,在山上搜来搜去,最后终于找到了沟口,同杨成武的两个连大打出手。参谋长黄寿发黑着脸盯在阵地上,不许任何人后退一步。




有黄寿发坐镇,掩护工作果然出色,一个鬼子也没有放进来。杨成武看到大队人马顺利走出沟口,又碰到了冀中军区的一个兵工厂,有一百多人也来会合,他终于缓了一口气,让作战科通知后卫的两个连,不要恋战,火速归队。




黄寿发很快回来了。两个殿后的连队打得十分顽强,各有四五十人伤亡,才上任的代理侦察连长胡尚义也身中十余弹,当场战死;但是鬼子并没有穷追,竟然放弃追击退了回去。黄寿发十分从容地统计了伤亡情况,甚至背回了一些牺牲战士的遗体。




鬼子的举动让杨成武十分迷惑。所谓反常即妖,他虽然不明白对手的用意,但本能地预感到,这个地方并不安全。就地掩埋牺牲战士之后,他决定所有人不要休息,立刻转移到易县的大平地,重新回狼牙山区。




杨成武的战场直觉,可以说是十分灵敏。在此扫荡的鬼子,正是从狼牙山调去的一一零联队,跟他们几乎是前后脚赶到花塔山;而既然一一零联队来了,那狼牙山的日军肯定空虚,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立刻跳出包围圈,赶回一分区。




杨成武是一分区司令员,所以对一分区的人,可以令行禁止;但是白求恩卫校和冀中军区的人不是他的属下,他只能建议,却没有命令的权限。听说一分区要回狼牙山,完县的三区队觉得路途不熟,决定向南转移;其他人则没有行动,继续留在了原地。




卫校不肯行动,是有原因的。学校里大部分是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本来就不强壮,而且还要背抬大量伤员,长途跋涉已然耗尽了体力。杨成武既带不走她们,又不能陪着一块休息,只好反复叮嘱:你们千万不要在这里拖延,稍缓过来,马上起身离开!




杨成武走了,卫校的师生们缓了一会,也带着伤员出发。当他们走到白银坨的时候,再次耗尽了体力,饥疲交加的队伍不得不停下来,煮点小米饭补充能量,这时远处山头上出现了鬼子兵:刚才鬼子没有追击,是打算绕过山头再进攻!




很明显,鬼子扫荡之前,详细测绘过这一带的地形。居高临下的鬼子用机枪扫、刺刀挑,开始了疯狂的屠杀,卫校的学员没有枪,大多数人只能用石头砸,或者用脚踢;伤员们则成批惨死在敌人刺刀下,形同人间地狱。



注:白求恩医校的历史老照片。梯子沟一战极为惨烈,二队学员们几乎全军覆没。




虽然在很多报道中,梯子沟的伤亡语焉不详,好象只有一百多护士学员牺牲。但在事实上,绝不是这么回事,梯子沟的伤亡,极其惨重。除了一百多护校师生外,当时顺着梯子沟突围的,有五百多医院转移的伤员,冀中军区的后勤部门也在里面,包括工厂、剧团、制药厂、休养所等。所有牺牲的烈士加起来,大概有一千多人,基本上没有战斗能力,全都在鬼子的重重搜捕下牺牲。血顺着石头缝流到下面的白银湖,晚上老百姓用湖水做饭,有的忍不住嚎啕大哭,因为水里全是一个个凝成的血块!




在杨成武的戎马生涯中,这是最为纠结的一幕。无数人事后指责说,杨司令带着三个连的部队提前跑了,任凭卫校和后勤机关陷入重围,要为他们的遇难负责云云;然而我们必须明白,当时的杨成武并没有能力打退一整个联队的鬼子,能把三千老乡带出花塔山的包围圈,已经是尽力了。




晚年的杨成武一直被这件事困扰。他很苦恼,因为他明明交待得很清楚,此地并不安全,必须尽快尽早撤离,但是对方没有动身。饱受指责的他不明白,难道要带着几百疲兵一道陷入重围并且战死,才算履行了职责?




同样的责难也用到了狼牙山幸存的两名壮士身上。不少人指责他们说,为什么别人牺牲了,你却活着,你为什么能被树枝挂住?




在我们身边、甚至就是普通群体里,从来也不缺某种小人,严于律人、宽于律已,没什么本事却擅长指摘别人,靠贬低别人抬高自己。对付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人,有时说理是行不通的,直接塞它一嘴马粪,才是最好的选择。




空口指责很容易,空着手同强敌对阵却很艰难;无论如何,杨成武尽了他的所有力量,还掩护了大量跟随的老百姓生还。在这场大扫荡里,他超常发挥了多次,可是战争已经残酷到令人窒息的地步,不允许任何人侥幸一步。






 

注: 2006年,梯子沟突围的幸存者在电脑上画了这个地图。鬼子已经从几个方向包围了花塔山,可以看出,梯子沟的突围只是暂时脱险,杨成武从大平地一直走回狼牙山,才算撤出了包围圈。






 

注:日军110联队分布及活动地图。这张手绘地图不是很准确,红圈里就是白校学生和伤病员被屠杀的地方。




梯子沟惨案发生的那天下午,杨成武没有停留,也不知道身后的情况。他带着一分区人马继续行军,一气来到易县大平地,这里已经是一分区的地盘了,有隐蔽的情报站,可以找到电话机接上飞线,同各单位保持联系。很快,杨成武就弄明白了一分区的情况,同时也听说了狼牙山五壮士的壮举。他立刻下令,一团不要在狼牙山与敌人纠缠,要打到外线去,袭击平汉线铁路,调走在狼牙山地区的敌人。




杨成武的指挥极有水平。既然鬼子的物资都耗得差不多了,机动兵力又在狼牙山和花塔山,那平汉路一线肯定空虚。果然在随后几天里,一团前出涿县、徐水等几个地方,大肆袭击铁路,日军立刻从狼牙山撤走,全力护卫平汉线的安全。就在其他军分区还陷于苦战的时候,狼牙山地区的鬼子已经纷纷离去,局势开始平静下来。




电话里指挥完一团,杨成武没有休息,他又派出刚上任的宣传科长钱丹辉,命令他直接返回狼牙山,找邱蔚了解情况。钱科长身强力壮,办事效率极高,先去狼牙山找了邱蔚,再去桑岗的卫生部医院,在那里采访了两名幸存者葛振林、宋学义,然后边打腹稿边走路,准备回来向杨成武汇报成果。




忙完一系列公事,杨成武终于放松下来,感到一阵深入肠胃的饥饿,这才想到自己始终在强行军,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然而警卫员却十分为难,支支吾吾地告诉他:你饭盒里的饭,昨晚被高副司令偷吃了,我没敢拦...




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弄得哭笑不得。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参谋长黄寿发,当场指着高鹏骂出了声:“你就知道吃,就知道吃!你看我们一分区都是瘦子,就你一个胖子!...”




黄寿发没有骂完,因为杨成武拦住了他,不让继续说下去。




此时所有的人身上都没有能吃的干粮,杨成武只得叫人帮忙,灌壶凉水过来。有人身上还有一点日本的“味之素”(从前的味精),赶紧给杨司令倒进水壶里,杨成武就这样忍着揪心的饿,喝了一壶味精水充饥。喝完水,杨成武直觉感到大平地也不安全,鬼子肯定还在搜索他的下落,于是再次下令:全体出发行军,不得埋锅造饭,务必甩开敌人!




几千人的大队重新集合,再次走在崎岖的山路上,所有人都累到极点,尤其是体力弱的文职干部。终于体型偏胖的副司令高鹏再也走不动了,嘴里泛着白沫,只好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杨成武,希望能停下来休息一会。




早在大扫荡之前,杨成武就专门派杨浩跟在高鹏身边,要他好好“照顾”高副司令;黄寿发则说得更加清楚,要杨浩务必紧跟高副司令,活要带人、死要背尸,不许把他扔给鬼子。虽然事后杨浩反复澄清,但高鹏还是瞬间明白了这个安排的用意:如果自己跟不上队伍,杨浩有权立刻清理门户,绝不能让知晓一分区内情的副司令落到鬼子手里!




高鹏很明白,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无论如何是走不动了,可普通人掉队后可以单独求生,自己却没有选择的权力,必须跟司令部走在一起。杨成武不忍心直接回答,只好看一眼黄寿发,黄寿发马上给杨浩使了个眼色。在高鹏身后,身高力壮的杨浩应声向前,架起胖萌的高副司令,拖着他大步往前走。




这一天天气很好,秋高气爽,只有淡淡的白云。一分区机关大队同三个连六百多人,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跟随的老百姓看到远离了鬼子兵的威胁,都渐渐散去。天空虽然还有飞机,但大家防空经验丰富,没有被发现,大家一直走到晚上,才在一个叫旺家台的山村停了下来,杨成武下令休息两小时,就地煮粥补充体力。



注:干河净乡旺家台村。杨成武从梯子沟脱险后,经过南大平地,在这里第一次停下来,烧火做饭,每人分了一碗粥喝。喝完粥,他们继续行进七十里地,最后绕九莲山,落脚东西水村。







杨成武实在饿极了,因为高鹏偷吃了他的饭,整整一天,他只能空着肚子行军。喝完粥,大军继续前进,走过七八十里山路后,终于到了狼牙山北的九莲山;此时狼牙山的鬼子已经撤走,算下来,他们已经走了一百五十多里山路。




杨成武终于有了一个安全的落脚点。在一个叫东西水的小村里,他同各单位重新恢复了联系,这时才详细知道了几天来发生的一切,包括白求恩卫校的惨案、二十团的损失;同时跟采访完五壮士的钱丹辉碰上了头。 



注:狼牙山南的东西水村,隶属于现在的狼牙山镇,从山南方向出入狼牙山,东西水村是必经之地。1939年7月底,连下十几天大雨,洪水围困了东西水村。日本鬼子乘着橡皮艇,向八路军进攻,三团冒着大雨,在东西水村奋力抵抗日军的进攻;而在东西水背后的狼牙山上,一团也在拚死抵敌,共同挡住了鬼子,不让他们祸害村民。1941年秋,从梯子沟突围出来的一分区机关,也是在东西水村停住了脚步。




东西水村的人,对杨成武绝对是有感情的。文革中,杨成武被关押,当时的北京空军卫生处长李英武回到家乡东西水村,东西水的老乡们听说杨司令在北京遭了难,全都愤愤不平,让他转告毛主席中央一句大逆不道的话:你们不要杨司令的话,我们要!我们全村人来养活他!



 

注意图中的柿子。这是当年山区的高级干粮,当年缺粮的时候,杨司令和大伙都是吃霉黑豆、棒子核、不去皮的干柿子加极少数粮食磨成的糊糊,熬过了艰难岁月。一个八路军一天的菜金,刚够在集市买两个柿子,如果去老乡家里直接采购的话,能买三个。

评分完成:已经给 红朝笑笑生 加上 300 银元!

喜欢红朝笑笑生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红朝笑笑生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