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一九四一晋察冀大扫荡: (六)
送交者: 红朝笑笑生[♂首辅宰相★★★★★♂] 于 2018-08-21 12:36 已读 12303 次 57 赞  

红朝笑笑生的个人频道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四日,开国上将杨成武逝世,狼牙山上的传说,到此告一段落。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日本冈山县冈山市的现任市长,在市政府网站中宣布,冈山市“改名”为桃太郎市。虽说是搞笑,但扩大了桃太郎这个神话人物的知名度。

这是两条时间跨度很大、看上去完全不相干的消息。之所以放在一起讲,是因为当年制造各类惨案、差一点杀死杨成武的,就是冈山人组成的一一零联队。

网上的旅游攻略可以查到,如果去冈山旅游的话,从已经成立了数百家中国企业的大阪出发,在JR车站售票处买JR-WEST RAIL PASS车票,乘坐西日本JR线路。上车后,搭乘新干线45分钟,就可以到达风景秀丽、人口也不很多的冈山市。从JR西日本冈山车站(岡山駅)出来,可以看见站前广场的桃太郎雕像:桃太郎是冈山市的市标。


图注: 桃太郎和它的动物伙伴

冈山市区并不大,往北区走与津山县铁路为邻,就是著名的冈山大学。在冈山大学教育学部体育馆不远的地方,霍然伫立着“軍人敕諭御下賜五十周年記念碑”,这是在提醒大家,日本曾有过一段军人执政的军国主义历史;正是在这个军国主义统治时期,发生了侵华战争。

如果顺着冈山大学往南走,过冈山大学的津岛住宅之后,就来到了被称作“冈山运动公园”的那个地方,也是日本军国主义时期的冈山练兵场旧址。这是一处综合体育设施的聚集地,中国人口过千万的几座大城市,包括北京、上海、深圳在内,似乎没有多少类似的群众性体育设施能与之相比。而冈山市有多少人口呢?不过七十多万。

中国跟日本的差距就在这里。 



图注: 岡山市北区国体町。在保定地区同一分区八路军作战多年的冈山110联队,就诞生在这里面,一座叫作“将校俱乐部”的小楼房。其中联队本部设在今日综合运动公园(战前为练兵场)内偕行社(将校俱乐部),此建筑至今仍保存完好;第三大隊本部设立在田町(现在的中央邮局附近),第九中队本部在下石井附近。

在冈山大学的北面,有一座旧陆军墓地,陆军中将广濑寿助题写的“满洲事变忠死者之碑”也建在这里。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军人墓地,要远长久于北京的八宝山革命公墓,也是冈山步兵的前辈军人安葬所在。很难想象得到,这个几十万人小城组建的一个步兵联队,相当于三千人的团,竟然可以在一分区根据地横冲直撞多年。

当时晋察冀八路军实力最强的第一军分区,控制着易、涞、满、定、徐、蔚六个县的部分地区,鼎盛时杨成武手下近两万兵力,却无法与这个冈山步兵组成的三千人联队当面抗衡。从一一零师团三八年建立后,到四四年撤离这一地区,八路军始终未能对这个联队进行有力的战术打击,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

这就是当时中日之间血淋淋的实力差距。很多人都认为,落后不一定挨打,这句话偶尔是正确的;但是落后就意味着,如果对手要打你的话,人家只要伸出一只手,就能把你打得头破血流,甚至奄奄一息;即使你手里有枪,即使你有战死沙场的勇气,也只能被追得满山跑,甚至眼睁睁看着战友身陷绝地,自己却无能为力。

把国家安全和百姓生命寄托在对手的“仁慈”或“文明”身上,能行吗?一九三七年的南京,已经给出了答案,几十年后还要装糊涂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今天,在冈山市遇到的日本人,文化素质、道德修养几乎都高出中国普通市民一截,这是有些伤感情却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很难把这些有良好教养的大小桃太郎,同四一年在狼牙山、唐县-完县后方医院大肆屠杀、没有丝毫人性的鬼子兵联系起来。



图注:一一零联队在花塔山的部署,联队长水上源藏大佐,红色为卫校血案大致发生地。日军一六三联队在唐县军城一带、110联队以南,不在杀人现场的范围之内,凶手只可能是一一零联队。

战争结束之后,一一零联队的幸存者同其他鬼子一道,回到了日本,没有人清算他们的罪行。此时的冈山,其实已经化为一片废墟,可以看当时的照片:



图注:这是空袭后的冈山市街。



图注:这是冈山城周边的情景。

虽然说,战后的日本满目疮痍,反战情绪浓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回到日本的鬼子们,不会因为执政轮替或政治运动,受到攻击或迫害。日本政府不管更迭如何,对战争参加者——不分党派、不分军衔高低和军职大小,对惠及所有人的抚恤、救济、退休、养老,以及政府之外的天皇“恩给”,一直都不间断发放,直到今天还在继续。由于这些扶助救济,许多战争老兵的家庭得以延续,许多战争老兵本人免于饥寒交迫之中。

对比日本,作为战胜国的中国,真的应该汗颜。

国民政府在抗战胜利后,并没有认真抚恤自己的官兵,甚至连著名的“四行仓库八百壮士”幸存者,战后也得不到补助;导致有的人生活无告,不得不铤而走险谋财害命,最终被枪毙的惨剧。

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政府,是从满清灭亡后的军阀混战中脱胎而来,带着相当多的封建习气,抚恤军人这种事情,自然也不能例外。而在另一方面,晋察冀根据地的抗日军民,却还经历了另一层劫难,它的名字叫土改。

这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然而已经过去半个世纪的东西,应该不存在禁区,可以正大光明地拿出来讨论。

聂荣臻的军事才能不够出色,这一点很多人心中都有数,但当他的下属,其实还是很舒心的。聂司令性格宽厚平和,经常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而且很少记仇,算得上老好人。客观地说,聂荣臻最擅长的不是军事,而是民政。在他的领导下,晋察冀根据地的社会秩序一直非常稳定,极少主动折腾老百姓,军民关系如鱼似水,考虑到当年高度紧张的战争条件,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抗战胜利后,晋察冀根据地主动搞起了土地改革,实现“耕者有其田”的目标,普遍做得很认真,尽量不激化社会矛盾,同时对军属、抗属或烈属进行一定的照顾,效果非常好。聂荣臻打仗可能不太行,但政治能力还是很到位的,地主觉悟也没有后来宣传得那么低。事实上在当年,地主家庭往往教育程度更高,拚了命跟八路军走的大有人在,支持聂荣臻搞土改的也不是少数。不流血不死人,老百姓照样可以翻身致富,即使是在内战失利、八路军败退张家口的最低谷,仍然有三四万农民加入八路军,成为野战纵队的新鲜血液。

一切平静,都在四七年戛然而止,因为刘少奇和彭真来了。

此时的毛泽东刚从延安撤出,正在山沟里跟胡宗南周旋,能保持军事指挥已经很不容易,无法面面俱到。身为党内的第二号人物,刘少奇在晋察冀可以说是万人之上、一言九鼎,直接代表中央发号施令,领导聂荣臻的工作。

彭真也是位值得一提的人物。他在延安整风时就是刘少奇的副手,本来要去东北开拓局面,无奈林彪做事比他更有霸气,根本不让他有发挥空间,最后只能以开土改会议为名,回晋察冀找刘少奇。这两个人一上任,晋察冀的领导们马上感觉到了不妙。

第一个不妙的信号,是刘少奇认为,晋察冀的土改搞得不好,应该学习晋冀鲁豫根据地先进的“太行经验”,搞“彻底的”革命行动。

所谓太行经验,就是把地主的财产抢得干干净净,还要让他“要饭七天、挑粪三担”,从人格上折磨到底,等他以为活不成了后,再把该分的土地给他一份,这样他就不敢反抗了,只会感激涕零地老实驯服。对那些政策上值得照顾的地主家庭(军属、烈属等),也不妨让人去斗,让群众“自愿”照顾被斗的人,反正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肯定能分清好人坏人。

刘少奇给晋察冀的指示,就是推广这个无比荒唐的经验。先前已经土改的地方都要复查,各地成立所谓农会,所有事情交给农会解决,凡是农民不同意的就不能通过,甚至可以随意罢免县长。不管什么意见,只要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同意,就可以通过执行,所有政策都可以随便修改,没有任何人的权益能受保障。

当然在这一切的背后,刘少奇还是有底线的,他认为,运动不能超过一个限度,否则就是过火。这个限度是指:第一,对地主不留最后生活,不留一亩地,通通杀掉;二,侵犯中农利益导致中农反对,只有贫农雇农同意,使群众分裂;第三,侵犯富农到消灭富农经济的地步。

事实证明,靠所谓的群众运动去执法,肯定是规定一套执行一套,办事的人无法无天,被办的人求告无门,碰到弱势群体需要保障权益的时候,只剩下写在纸面上的几句空话,根本不会认真落实。很快,各地开始了对地主的疯狂迫害,随处打杀地主富农,甚至连中农的财产也被抢得干干净净,真正做到了比鬼子还凶残。

从表面上讲,刘少奇的说法好象没有错。把权力都交给群众,由群众决定别人的生死和财产归属,就是实现了普遍民主,跟革命的最终目标走到了一起。但是,无情的事实证明,根本没这么回事。单纯从宣传上看,贫农应该是个很正义的概念。他们勤劳善良,靠自己的双手吃饭,拥有朴实的阶级感情,而且受到地主的残酷压榨,个个觉悟超高,拥有朴素的阶级感情,只要稍加教育引导,立刻就能对革命事业无比支持。

然而事实上,贫农只代表一个农民财产的多少,绝不是道德觉悟的评判标准。最简单的事实是,八路军里面贫农子弟固然很多,伪军汉奸出身贫农的也有不少,甚至当年一分区反扫荡时,跟踪杨成武司令部的奸细论起成分来,也是贫农。

穷不穷,绝对不是人品的标准,在这个问题上,马克思老爷子是明白人,因为他还有一个名词,叫做流氓无产阶级。而在当年的根据地,敢在共产党统治下作威作福、把农民往死里逼的地主几乎不存在,最穷的都是些游手好闲的流氓,他们从不踏踏实实干活,只知道吃喝嫖赌,把一点家产败得干干净净,四处欺负老实人占便宜。抗日战争中,这些好吃懒做的闲人大都参加了伪军,日本投降后他们见风转舵地交枪,回家继续做流氓。老实巴交的农民们虽然不懂马列,却十分形象地给他们起了个外号,叫“胎里坏”。

平时没有事情,大家都努力种田,这些流氓闲汉没有市场,全都处在社会边缘。现在搞土改复查,要发动积极分子组织农会,这些有闲而穷得叮铛响的流氓、伪军、地痞们立刻闻风而动,第一时间跳出来投机,成为光荣的“贫下中农”领头代表。

相对有家有口的普通农民,流氓们显然具备运动的先天优势,他们敢想敢干,又没有良心上的负担,只要有好处,把亲妈卖了都不难过。而在刘少奇的纵容下,所谓运动界限很快就成了没有界限,那些人可以没收别人的财产,可以凭喜好关押刑讯,可以把女人当成胜利果实随意分配享用,任何干部军人敢提反对意见,都能绑起来随意处死,不用负任何责任!

经济学规律告诉我们,如果一个市场没有约束,劣币会很快把良币驱逐出去。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地方没有法制或规范,马上会兴起无数流氓集团,最后胜出的,一定是最恶、最没有底线的那批人。在刘少奇领导的“中央工委”亲自过问下,晋察冀的土改运动,很多基层农村的政权都被控制在“胎里坏”们手里,爆发了一幕又一幕惨剧。

刘少奇是四七年四月到晋察冀的,下车伊始就对土地改革进行了批评。五月六号,他要求冀东贯彻“太行经验”,整个晋察冀开始复查。七月份,中央工委召开了全国土地会议,刘少奇痛骂晋察冀土改不力,把原因归结为“党内不纯”,并当着所有人的面大骂聂荣臻“占着茅坑不拉屎”,把聂老总憋得满脸通红,连笔记都记不下去。



注:1947年7月17日至9月13日,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召开了全国土地会议

毛泽东仍在山沟里跟胡宗南打转,此时距离他发现问题要求纠正,还有将近半年,在这段时间里,晋察冀和晋绥根据地都变成了一片地狱。为了多吃多占、侵吞财产,农会里的“积极分子”们已经到了穷凶极恶的地步,随意对任何人凌辱行刑,甚至斩尽杀绝,而且不分军属烈属,甚至连干部也敢乱打滥杀,无人能管。

刘少奇的本意,是借农民运动巩固基层政权,但实际效果,却是基层政权发生了严重的动摇。

晋察冀土改很快变成了一场杀人为乐的闹剧。哪个村不打死几个地主,上级就会说农会没有战斗力,不算劳动农民翻身做主人,要求加大运动力度。在这种暴虐的鼓励下,不少地方都把地主绑在马后,再挂一串鞭炮在尾巴上点燃,马受惊跑出去,人也拖死了,充分起到音响和视觉的双重效果。每次碰到这类场景,部队领导只能让官兵躲起来,不让看这种惨景,因为不少人家里也被斗,看了会影响军心。

四七年八路军从张家口败退后,四旅旅长、当年的一分区司令肖应棠,曾经同政委龙道权、部下姚雪森等人,回到易县和满城公干。他们亲眼见到土改运动暴虐杀人,而且还骇然发现,当年在狼牙山冒着生命危险掩护八路军的村长、干部,竟然大部分都消逝不见,原来是被杀掉或逼跑了,欺负他们的那帮流氓,很多都是从前的伪军!

如果说村长有钱、所以打死活该的话,没有钱的农民也倍受欺凌,却是他们想不到的事。杨成武亲自表彰过的劳动模范崔洛唐,明明是贫农,只因为照顾八路军伤员有功,政府奖励了一头骡子,竟然被强行划成富农,倍受打击;甚至连狼牙山五壮士中的宋学义,腰伤复员在南管头村,贫农团也要刁难,叫他回河南老家开“成分证明”,否则不给分地,要断他的生活来源! 



注:曾经在抗战最困难、最黑暗时,无私支援八路军的农民兄弟崔洛唐。当年崔大哥四处讨饭,养活八路军寄养的伤员,自己独自挨饿,却因为杨成武奖励模范有他,土改运动时被斗得极惨。

别人碰到麻烦还说得过去,狼牙山五壮士都不能幸免,顿时让所有人目瞪口呆:当年要他们打鬼子的时候,从来不要求什么成分证明,难道抗战胜利用不着人家了,就能这么作践吗?!

从易县一路走,肖应棠等人一路看,相关暴行惊得他们合不拢嘴,不断有人找到他们诉苦。最离谱的是,当年在狼牙山脚的蚕姑陀有座庙庵,里面的道姑一直支援抗战,为保满支队做了大量情报、后勤工作,为此曾遭到日伪军严厉报复,有的被杀、有的受辱或拷打致残。好不容易熬到抗战胜利,政府没有一点抚恤,反而成立了所谓贫农团,为了侵占庙产把她们都打成地主分子,反复侮辱批斗,再度往伤口上撒了一大把盐!

蚕姑陀的道姑们能把冤情记下来,是因为随行的姚雪森沿途记下了见闻,没有搞舆论导向之类;随行的军医更是义愤填膺,对那帮杀人无度的暴徒流氓,进行了严厉谴责。

别人得罪贫农团,立刻就有杀身之祸,军医痛骂他们,却啥事也没有。因为这位医生身份特殊:她是肖应棠的夫人,又是长征过来的干部,在当地享有崇高的威望,谁吃错了药跟她过不去,那是自寻死路。贫农团都是帮欺软怕硬的家伙,不少人当年还在鬼子手下混过,天天想的除了害人为乐,不过是多贪一点吃喝财物,哪敢跟这位女中英豪正面相对。

光谴责是没有用的,那帮流氓甚至前伪军压根就不懂要脸。不少人找肖应棠,是希望他能出面干涉,或至少帮一点忙。

比起奔走无告的穷人,肖应棠应该算个大官,然而他也没有办法,因为军区给军队下过死命令,不得以任何理由干预地方土改。他只能告诉这些人:我只是个旅长,没有多大权力,还是去冀中找杨司令想办法吧。

从易县跑到冀中去告状,显然不大实际。政委龙道权心细如发,马上跟肖应棠商量:我们不能干预土改,可不代表说,我们不保护抗战积极分子啊。

肖应棠是个聪明人,立刻明白了这句话的含意。于是很快地,四旅宣布,在蚕姑庙观设立伤病员休养所、在满城县设后方留守处,利用军队的便利条件,安置了一大批土改受害人。

其实在当年,还真有跑到冀中找杨成武诉苦的,包括从前的一分区卫生部副部长卢星文。卢家在易县也是旺族,一直无私支援抗战,却在土改时被整得死去活来,整个家族几乎灰飞烟灭。身为冀中军区司令,杨成武的权力就大多了,他不仅把“贫农团”要害的人留在军队里,妥善保护,还利用自己的影响,同曾任专署专员的李耕涛等人联名发出公函,严肃要求易县县委、县政府,对一分区留下的伤病残老兵、军人眷属在土改中予以关照。

已经到了冀中,还去管从前一分区的旧事,尤其是插手土改运动这种政治禁区,杨成武这样做,是要冒很大风险的。但是,如果没有他“顶风作案”干涉土改,很多人根本活不到建国。

几年后,这次暴民土改被平反,受害者纷纷控诉,甚至有被断掉一条腿的村民悲愤不已,在墙上写下“比法西斯还残忍的三十六种刑法”字样;而对成为残疾的那些人来说,能否活过十七年后的文革,还是更严酷的考验。直到土改运动六十多年后的今天,总算能讲一些大实话了,终于能在过来人的回忆里,看到当年土改愚昧、残忍的一面,以及所谓贫农团的贪暴本质。

但是,这一切对刘少奇和他的副手彭真,没有触动。

不管是八路军,还是后来的解放军,基层政权都是命根子,如果不及时纠正,将面临灭顶之灾。问题是,有关部门打着“依靠群众”“相信民主”之类口号,推行极端恐怖的愚昧政策,已经把小农思维的狭隘发挥到了极致,谁给土改提意见,随时可能被扣上“跟群众作对”之类罪名,连性命都不保。大伙要么愤而反水,要么噤若寒蝉,听凭大船向礁石驶去,没有人敢多说一声。

一九四八年五月,傅作义主力直指河北、意图南下,晋察冀野战部队立刻出动七个旅,北上进攻热河西、冀东地区。打到冀东后,野战军奇怪地发现,周围的村子情况十分诡异,接二连三燃起连天大火。派侦察员去察看,只见一群群男女都是疯疯癫癫,有哭闹的、有惨叫的、还有敲锣的,各自手持菜刀、杀猪刀、柳叶刀、棍棒等物,见面就互相大声喝问:“在,不在?” 

如果说“在”,就跟着他们的人群走,进村里随便拿东西、随便吃喝、随便找姑娘玩女人,随便杀人烧房子,没有人能管。而如果说“不在”,立刻就是乱刀齐下。

按工委的土改理论,这些是百分之九十的群众都支持的运动,也是最大的民主,地方部门及军队都不该、也不能干涉。事实上这伙疯子也无人敢管,有解放军战士前去阻挡,被他们当场砍死,大家都是惊骇莫名。

先前只在周边闹闹事,军队可以假装看不见。但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很快消息传过来,有支两千人的农民大队,正向部队驻地进发,眼看着就要冲着四旅十二团一营的村子来了!

中央工委有命令,军队不得干涉土改,必须大力支持群众运动。偏偏“翻身做主”的革命群众不给面子,竟然疯疯颠颠地杀来了,大家都是面面相觑:开枪肯定不好,逃跑也不叫事,到底该怎么办呀?

找刘少奇咨询对策,自然来不及,大家只能向团长、县委书记请示,毕竟当地最高军政首长联合做的决定,出了什么差错也有人担着。

很明显,军政首长们对这群混蛋都是痛恨之极,给出的命令十分简单:开枪!

不需要多说什么,一营立刻架起了四挺重机枪、十二挺轻机枪,开始对空射击,步枪手就没那么客气了,直接瞄准人群中的凶汉打。这伙疯子自然是如鸟兽散,部队虽然没有张扬,还是悄悄统计了一下“战果”:一共俘虏三百多人,大部分是老人和妇女;打死二十多人,男女都有;打伤七十多人,男人居多,也有妇女和小孩。

看着一地鸡毛的积极群众,营长又好气又好笑,当场下了命令:各连卫生员带药箱,抢救受伤的小孩、女人和老人(似乎没叫抢救男人)。 

如此丢人的事情,实在不好说是政府领导,四旅政治部只得宣布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调查结果:这场冲突的主要原因,是有国民党北宁铁路交警总队在背后唆使,加上还乡团、反动道会门等联手。

不久后,四旅打掉了这个交警总队,作为对群众路线的拥护和支持。

四旅政治部的说法,显然有点站不住脚。事实上,几乎整个冀热察地区都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中,四八年五月的冀东,更是运动疯狂化的重灾区,很多地方的土改运动,已经发展出了类似邪教的征兆。在这段时间里,冀东很多干部家庭被镇压、本人被批斗,都是在那一时期投奔了国民党;还有许多当地老百姓无法自保,只能舍弃家园一走了之。老百姓走了,仅剩的村干部和“积极分子”没法单独留下来,只好也走人,于是村子成了无人村。

这一次的“无人村”,不是日本鬼子的暴行,而是刘少奇的土改运动造成的。

尽管在朱德的努力改革和指挥下,晋察冀野战部队在军事上由衰转盛,并且对冀东局势产生了积极影响;但政治上因为疯狂土改丧失民心,根据地仍然逐步走向衰落,一九四八年初达到了顶点。当时的冀热察地区冀东行署主任张明远有过精辟的总结:“树敌过多,把自己陷于孤立的地位,群众武装起义(如遵化、平谷、迁安)。”“(土改)错误严重性有些被胜利所掩盖,造成的恶果被胜利抵消些。(如)冀东地区的战争再延长三、四年,冀东解放区会不会变质,是很难说的。”

张明远努力修饰,甚至把暴动说成群众对根据地政府“武装起义”,实在是煞费苦心。不过仍然有一件事说不过去:群众如果搞的是武装起义,那国民党交警支队就该是支持群众起义了,为什么四纵要打他们呢? 

晋察冀的土改运动,最后还是被叫停了,原因是太过极端愚昧。随着东北野战军的入关,华北迅速宣告解放,一切仿佛都淹没在浪潮中。但是,它的影响,却不是可以随意抹消的。

随便拉出个小学生,也知道区分起码的好坏。然而在各种政治口号下,竟然让复员的汉奸伪军横行胡来,对抗日有功的军民大加迫害,甚至狼牙山五壮士也不放过,这种事情,就是把马克思老爷子从地底下请出来,他也绝不会认可的。

多少年来的事实证明,凡是人为制造出来的政治冤案,绝不是什么路线一时偏离,肯定有坏人和极度愚昧的人搅在里面,从中作梗。这些冤案,都是他们合伙炮制出来的。

我们千万不要以为,出现这样的现象,只是几十年前的偶然历史。事实上,这些事情的影响,可以一直算到今天,只要看看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案的诉讼过程中,几个老人为了烈士声誉四处奔走,各级官员们纷纷摆出一幅势利冷漠的嘴脸,就该明白根子烂在什么地方了。

--很难想象,一个人要下作到什么地步,才会挖空心思地诬蔑抗日英雄炒作自己;而事情发生之后,整个社会不是冷眼看笑话,就是当成所谓“历史真相”大肆张扬,本身就是危险的兆头。

一个人做汉奸败类,几乎不需要成本,还能获得社会资源的优先供应,先是成家立业,然后掌握生杀予夺的大权;如果誓死抵抗侵略者,不是死是鬼子的刺刀下,就是死在摇身一变的流氓手里。类似晋察冀土改的政治运动,危害绝不是伤几个好人那么简单,它只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政治生态从根源上出了问题,变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景象,最终权力将集中到那种极度虚伪、毫无底线的流氓暴徒手中,他们呵护和培养出来的,往往是下一批更自私、更无底线的暴民。

而在历次政治运动之后,还能够得到抚恤的军人、军属有多少,就实在不好说了。

杨成武开创一分区的时候,他的独立团有一千七百人,除掉一千五百老红军外,还有两百陕甘新兵,能活到战争结束的,大约占七分之一。而在一分区鼎盛时期,正规军加上民兵、游击队,一分区自称“八路”的,怕不下两万人,这里面相当一部分人,都在惨烈的战争中牺牲了,大部分没有留下姓名。

十四年抗战里,牺牲的中国军人数百万计,很少能够留下姓名来。更多的时候,他们只是一个数字,或者当成战争的消耗品,消逝在茫茫大地中,能有自己记录的,几乎微乎其微。



图注:这张照片里阵亡的中国士兵,已经不可能查清姓名了,唯一知道的,是日军在山东战线作战时,在彰德拍下了这张照片。--中国人啊,什么时候都要有点骨气,你就是战死了,你的对手也会敬重你,永远不要为了一已私利,跑去做汉奸。

日本比起中国的长处,是自明治维新以后,它建立了完善的户籍和兵役制度,对每一个参军者是活、伤、还是死,都有清晰的踪迹可查;无论在战场上死亡或失踪,总有一个通知书送到家中,做一个交待。以后这个家庭凭一纸通知书,就能办理抚恤和天皇的“恩给”手续。比起那些至死都未能留下姓名的牺牲和死难者来说,是一个不敢想象的完美制度。



图注:日军有明确规定,战殁者遗骸要尽量由战友保管、携带归乡,家属享有相关抚恤。

相对而言,战争年代的中国军队如一本糊涂账,直到1949年全国解放,在已经大致掌握了每个干部战士的姓名籍贯之后,仍然有大批牺牲者的死亡通知书被随意丢弃。最明显的事例,是东北剿匪牺牲的英雄杨子荣,他在东北立功牺牲,他在山东的亲属竟然从不知道他的下落,土改和历次政治运动中被当作“匪属”,受尽屈辱。英雄模范尚且如此,其余普通小兵就更不用说了。

长达数千年时间里,中国都处在封建统治之下,底层民众的死活没有当权者放在心上。基层干部战士的死亡通知书被随意丢弃、甚至在旧货市场上贩卖,就是这种思维的残余体现。杨子荣烈士在解放后几十年间,竟然没有任何军队的公职部门去寻找过他的家属,更没有人想过如何抚恤,这是几乎不可想象的冷漠和麻木。

在当年的抗战地区,询问一些村庄参加过八路军牺牲的家庭时,几乎回答都是一致的:“绝户了。”很多人在为极度贫困的国民党抗战老兵叫屈同时,并不知道那些处在底层的八路军老兵家庭,很多同样在历史的车轮下碾得粉粹,不复存在。

同样地,在解放后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狼牙山五壮士的英雄事迹,从没有被军史部门认真研究,更没有费神去搞清楚相关战史经过、以及对阵的敌人番号,连展览陈列室里的内容都有问题。直到最近几年,围绕着狼牙山五壮士的谣言不断,军史部门才不得不介入进来。而时隔几十年,仍有家庭在四处寻找,抗战时期参加军队的家族长辈;或者四处凑钱,让流落他乡的老兵回家看一眼。

几十年后,侥幸余生的中国军人,不少仍然生活在困顿中。他们中间幸运的,能得到志愿者的捐赠和供养,更多的人等不到姗姗来迟的认可,已经提前回归了大地。





图注:志愿者关爱抗战老兵时,拍下的老兵住所照片。为了尊重隐私,没有放老兵的相片,如果把它们同冈山市图片放在一起看,将分外刺痛。

我一直认为,应该让地方官员都去这些地方住几年,同老兵们换一下位置,比什么廉政教育、组织栽培都管用。如果这都不能提高觉悟,那就该学杨成武的做法,把官员们埋到蝙蝠岭--对国家民族绝对不会有坏处,您说呢?

真实看过这些家庭的惨剧,对比各级官员的冷漠与不作为,大概才能理解,为什么现今社会里,频繁产出那种无底线的精日分子。一个社会,把优异的资源倾给这种流氓,培养出各种精奇的败类,却让卫国战争老兵贫寒无告,本身就说明,这个社会开始烂根了。

我们可以看到,那位倍经呵护、大骂自己祖国“恶臭你支”的优秀党员洁洁良: 



在发表“恶臭你支”等言论后,这位精日的“支豚”(注:引用其本人语)仿佛受到了严密保护,除掉罚酒三杯式的处分之外,听不到下一步消息。唯一的传闻,是下面这条没有确认、也无人出来澄清的传闻:



对这样的事情,似乎也没有必要惊奇,因为主管教育的高校,不少都变成了官本位的机关,校长除了威胁学生家长的英武本领外,连汉字都不一定能认齐。他们满脑子做的学问,多半还停留在这一类上面:



一个洁洁良暴露了,千百个洁洁良还在继续,只是把话藏在心底而已。看过这些人的表演,再看看这几张照片,是不是很眼熟?





在古往今来的历史中,汉奸流氓横行,从来都不是好事,或者预示着社会秩序的崩坏,或者是对善良平民的残酷压制。

公元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杨成武的夫人赵志珍逝世。

作为老革命,赵志珍一直享有崇高的声望。杨成武逝世后,她就是一分区老伙伴们团聚的核心,不少回忆文字就是在她关照下,才得以留下来的。随着她的离去,多少传奇消逝在时光中。

黄沙百战,多的是黄山埋的功名,流水逝的悲歌,而后人能看到的,不过是经过修改后,千篇一律脸谱化的宣传文。从某种程度上讲,那种套话联篇的八股宣传,起到的效果有时跟抹黑差不多。

在研究狼牙山和一分区历史上,有一本重要的书不能不提,那就是日本一一零联队老兵们,编纂的冈山步兵一一零联队史:



冈村宁次上任前后,华北方面军已经开始建起战俘营,关押八路军战俘。被俘的八路军战士虽然会受到拷打折磨,甚至卖到东北做苦工,但是大部分人还是活到了抗战胜利。其中一一零师团在石家庄设的战俘营,关押的大都是冀中冀西俘获的八路,一分区官兵极少。原因并不是一分区没有战俘,而是他们对誓死抵抗、顽强制造“麻烦”的一分区十分残酷,大部分被俘官兵都在现场被杀害了。 

在一一零联队的记录里,没有日军对八路军女学员和伤病员屠杀的记载,也没有屠杀俘虏的记载,一个字都没有。不管在过去还是现在,一一零联队的老鬼子们,对女学员、对八路军伤病员、对战俘平民的屠杀,从来都是只字不提的。 

但他们对一一零联队行动的记载,已经清楚揭示了一九四一年大屠杀发生的时候,到底是哪一支部队活动在屠杀现场。 



图注:右下第一人,就是狼牙山作战记录的执笔者;上述这些日军老兵,当时应该都在屠杀现场:杀人凶手是110联队这三个大队之一,或者三个大队同时都是,这是毫无疑义的。

不敢承认历史,罪行就不存在吗,怎么可能呢?你自己不写,会有中国人把你记得牢牢的呢!

我不止一次,仔细凝视这个矛盾的民族:在历史上,他们是我的敌人,必须要进行历史的清算;在历史和现实中,他们也是我的朋友和老师,我从他们的身上学到了许多宝贵的知识,以及中国人缺乏的民族精神。

作为同时是加害者和受惩罚者,日本对美国惩罚它的历史喋喋不休,而对它加害于中国大陆的历史却装聋作哑。所以至今半个多世纪过去,日军在华北同晋察冀军民相持的这段历史,几乎不见有日本老军人出来忏悔。你越是闭口不谈这段历史,中国人就越是往深处挖掘,反复审视这段历史——看谁耗得过谁?!

谨以此文记念那些曾经为国奋战的勇士!!!

评分完成:已经给 红朝笑笑生 加上 300 银元!

喜欢红朝笑笑生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红朝笑笑生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