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曾国藩押送两个犯人到刑部 为何刑部拒绝接收
送交者: 狂心中[♂★★★★★如狂★★★★★♂] 于 2019-05-15 10:50 已读 1643 次  

狂心中的个人频道

1870年夏天,直隶总督曾国藩派人押送两名犯人来到北京,送到刑部听候审讯。可是,在刑部尚书郑敦谨的授意下,刑部直隶司郎中拒绝接收这两名犯人。

这是唱的哪出戏呢?

原因是,这两名犯人不简单。他们一个是天津府知府张光藻,一个是天津县知县刘杰。曾国藩为什么要将他们押送到刑部呢?他们犯了什么法?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就在这一年的初夏,天津发生了一场影响深远的教案。法国驻天津领事丰大业,在与天津民众发生冲突之际,首先开枪打伤了天津县知县的远房侄子刘七,引发了众怒。愤怒的天津民众打死了丰大业和他的秘书西门,杀死了10名修女、2名神父、2名法国领事馆人员、2名法国侨民、3名俄国侨民,又放火焚烧了望海楼天主堂、仁慈堂和法国领事馆。

这就是著名的天津教案。


天津教案发生后,直隶总督曾国藩奉命前往天津办理此案。7月23日,法国驻华公使罗叔亚来见曾国藩,提出处决天津道员、知府、知县3名地方官员,为丰大业抵命,并以战争相威胁。曾国藩义正辞严地拒绝了罗叔亚的无理要求。

曾国藩随即奏报朝廷,称:“本案凶犯已拿获九名,惟罗叔亚意欲三员议抵,断难允求。府、县本无大过,送交刑部已属情轻法重。”

当然,曾国藩也知道,不处理一两个地方官员,显然无法在法国方面作一个交代。于是,他不得不免除了天津道周家勋的职务,将天津府知府张光藻、天津县知县刘杰送到刑部,听候发落。


对曾国藩而言,这是无奈之举。对于张光藻、刘杰两人来说,他们也很冤枉。

一方面,他们两人在任期间,兢兢业业,非常称职,官声很好;另一方面,他们在天津教案里,并没有犯错,反而敢于坚决维护津民利益,据理力争,秉公办事。

曾国藩将张光藻、刘杰撤去职务,解交刑部治罪,受到朝廷内外的一致指责。如果刑部真的将他们两人治罪,岂不是正好将自己变成靶子,引得清议攻击?刑部尚书郑敦谨是一个历经道光、咸丰、同治3朝的元老,做了几十年官,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利害呢?所以,在郑敦谨的授意下,刑部直隶司郎中直接拒绝接收张光藻、刘杰。


紧接着,军机承旨发了一道上谕:“罗叔亚无理要挟,所请府县抵偿一节,万无允准之理。传谕钱鼎铭将张光藻等解赴天津,并令曾国藩等,取具该府县等亲供,以期迅速了结。”张光藻、刘杰又被送回了天津。

这样是不是很尴尬?

曾国藩当然很清楚,这是刑部在推卸责任。可是,他不但没有什么不快,反而觉得很欣慰——因为他一直对处理张光藻、刘杰两人心怀愧疚,认为“二人俱无大过,张守(张光藻)尤洽民望”。张光藻、刘杰也是聪明人,他们见朝廷和曾国藩都无严惩自己的意思,便提出请病假。曾国藩自然照准。


于是,张光藻、刘杰离开了天津,到外县“避风头”去了。

不过,法国驻华公使罗叔亚对张光藻、刘杰的“失踪”很生气,一定要找曾国藩的麻烦。在各方压力下,曾国藩不得不将张光藻、刘杰召回来。经刑部审理,双双流放黑龙江。两年后,他们才被放回来。

其实,天津教案对曾国藩的打击最大。他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吾此举内负疚于神明,外得罪于清议,远近皆将唾骂,而大局仍未必能曲全,日内当再有波澜。”“余才衰思枯,心力不劲,心胆俱裂,不料老年竟无善策,惟临难不苟免,此则虽耄不改耳。”

一年多后,曾国藩黯然辞世。 6park.com

喜欢狂心中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