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北平城内白人少女惨遭碎尸,养父追凶二十年真相可悲可叹
送交者: pchome[♂★★★★★有声有色★★★★★♂] 于 2019-08-12 19:45 已读 2587 次  

pchome的个人频道

如果穿越回民国的北平,你想看见什么?

长衫大褂?柔美的旗袍?各种百年老字号?说着纯正京腔的大爷?

如果穿越回1937年的北平,你会看见什么?

古老的紫禁城的破败与绝望?还是早已被战争和贫穷折磨到麻木的黄色面孔?

如果我说,1937年的北平,有破碎白人少女的尸体、饥饿的野狗、丑陋的洋人、年迈的前外交官、奢靡冷漠的使馆区、无能为力的中国警官和外国警探……你是不是觉得仿佛在拍一部恐怖电影?

但是这一切都是真的。1937年1月,一位妙龄白人少女的遗体在东便门角楼下被发现,遗体残破不全,肋骨悉数折断,胸腔被掏空,面部毁坏。 6park.com

旧北京城的东南角——东便门角楼,是当年发现遗体的地方 6park.com

东便门角楼现如今高架桥围绕,草木繁茂 6park.com

死去的白人少女只有19岁,她是退休英国外交官、著名汉学家爱德华·西奥多·查尔默斯·维尔纳收养的养女。至于她的亲生父母,至今没有定论,不过从她破碎尸体上灰色的瞳孔可以推断,也许是流亡的俄国人后代。

自打帕梅拉的养母,也就是维尔纳的妻子去世后,维尔纳将全部时间都投入在了帕梅拉身上。作为一位年迈的父亲,维尔纳的行为是矛盾的,他一方面经常一个人外出考察中国的历史文化,将帕梅拉和保姆独自留在家中,丝毫不在意帕梅拉的日常行为教育;另一方面又对帕梅拉过度保护和溺爱,他曾经拿着手杖抽打一位在家门口向帕梅拉献殷勤的中国青年,而事实上这位青年只是帕梅拉的普通朋友而已。

在条件优越的“放养”下,儿时帕梅拉已经可以流利地说中文,并且经常跟随着父亲在国内四处转悠,善于和所有人打成一片,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北京胡同孩子”。

由于疏于管教,青春期的帕梅拉性子越来越野,也越来越难以约束,维尔纳想把帕梅拉送回英国,遭到了帕梅拉本人的反对。几经周折,维尔纳只能将其送往天津的贵族学校,希望女儿能够学会如何做一名真正的淑女。 6park.com

帕梅拉性格前卫大胆,她生前拍摄的这张颇有成熟风韵的写真轰动一时 6park.com

个性鲜明的帕梅拉在新学校也是令人瞩目,很快就谈了一位高大英俊的男朋友,帕梅拉热情的邀请男友假期可以来自己盔甲厂胡同的家中玩耍。

盔甲厂胡同,就在北京东城区,离东便门角楼不远处,骑车大概一分钟就能到。是当年帕梅拉的居住地,如今已经是北京千百条普通胡同里的其中一条。与帕梅拉做邻居的,是大名鼎鼎的埃德加·斯诺夫妇。当年帕梅拉被杀害后,斯诺的妻子以为是针对自己的暗杀,害怕不已。斯诺在自己传记中也提到过此事。 6park.com

盔甲厂胡同,帕梅拉曾经的居住地,《西行漫记》作者斯诺也曾在此居住 6park.com

然而她男朋友万万没想到自己来帕梅拉的家时,竟然是在她死后。1937年1月7日,那是帕梅拉生命的最后一天,她早早去看了牙医,之后回到家中休息。下午3点,女佣出门买菜,照惯例问帕梅拉需不需要买糖果。帕梅拉说不需要,因为她马上就要出门了,但是她一定会在晚上7:30前回家吃晚饭。

当女佣买菜回家的时候,帕梅拉已经离开了家,门卫说她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走了。

胡同里长大的帕梅拉经常骑车外出,这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次帕梅拉先去找了几位俄罗斯后裔的朋友。喝过下午茶后,女孩子们决定去附近的溜冰场滑冰。

晚上7:30,在即将分手道别时候,朋友担心落单的帕梅拉,问她一个人有没有问题。

面对朋友的担心,帕梅拉回应的话显得莫名其妙:“在北京没有人会对我怎样,我这一辈子都很孤单。”

说完她便骑着车,消失在了寒冬茫茫夜色中。

第二天的凌晨,帕梅拉破碎的遗体在东便门角楼被发现,离她的家只有一分钟的自行车程。

尸检结果第一时间并未对外公布。当时接收此案的除了北平警察局的警长韩世清以外,英方派出了天津租界长官理查德·丹尼斯作为本案的英方特使参与侦破。

政府这么安排也是有原因的:帕梅拉尸体在北平警察管辖范围内被发现的,但死者又常驻于租界内,这个区域的很多住户都有着外交豁免权,警方碍于各方压力,无法直接出面调查,所以找了个“体制外”的外国人参与其中,以免调查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有损英方形象,却无处甩锅。

英国退休外交官千金惨遭分尸,在当时震惊了整个北平,韩世清和丹尼斯紧张的逐步排查线索,而另一边,帕梅拉的老父亲维尔纳拿出了几乎所有积蓄,悬赏提供重要线索者。

根据帕梅拉的尸检报告,东便门并不是案发第一现场,而是在其他地方杀害以后将尸体运来进行破坏;尸体虽然破碎不堪,但是值钱的东西一件没少,说明凶手不是谋财害命,尤其是随身的一块机械表,指针停留在了凌晨两点,说明她被害的时间是夜里……随着“特派探长”丹尼斯越来越深入的调查,他发现了一些看起来明朗又很快消失的线索,比如案发次日有一个黄包车夫在清洗车上的血迹;在船板胡同27号发现了可疑人物……但是最终警方又确认,车夫声称清洗的是自己的血迹(毕竟那时没有DNA鉴定),船板胡同27号只不过是一家肮脏不堪的下等卖春酒吧,外交官的女儿是不可能会来这种场所……丹尼斯甚至还调查出了哭笑不得的事情:一位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牙医温特沃斯·普伦蒂斯,居然是北平租界露天裸体宴会的组织者之一……

调查到这,丹尼斯的工作突然被叫停。局势在1937年的北平日趋动荡,案件侦破也受到了重重阻力。最终在“七七事变”发生前夕,主审法官宣布“帕梅拉·维尔纳之死”一案调查正式结束:凶手有可能为一人或者多人,很大可能为中国人——因为破坏尸体挖空内脏可能是出于中国民间的某些巫术和邪教。

这种结果对于官方和其他人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毕竟当年义和团的事件在洋人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仇洋、巫术、迷信、神秘的东方力量……让中国人背锅,这是洋人们最好的自我安慰。

但是帕梅拉的父亲维尔纳不相信这个结论。在政府和大使馆都无所作为的情况下,年近古稀的维尔纳倾其所有家产,雇佣私人侦探,开始了漫长的调查,他收集了大量案发前后的证据,所有的证据都是在收集到之后又莫名的中断,仿佛有人在暗中破坏,尽管调查过程曲折又漫长,维尔纳依然查到了一些关键的信息,所有的信息都指向了那位曾经被怀疑但是又被释放的牙医——温特沃斯·普伦蒂斯。

温特沃斯·普伦蒂斯作为牙医,在北平租界里小有名气,不少洋人都是他诊所的客人。当时因为查出他为洋官们组织露天裸体宴会而被传讯,可是当时他向警方表示,自己根本不认识帕梅拉。

这个细节令维尔纳大为惊讶。

因为温特沃斯就是帕梅拉的牙医。

警方完全采信了温特沃斯的供词,并且没有向被害者的父亲求证过这件事情,这令维尔纳感到愤怒,他决定更深入的追查下去。

然而越接近真相,就越残酷。维尔纳很快又调查出,当时号称是自己受伤血染黄包车的车夫,承认了自己车上的鲜血是一位外国少女的。少女被两个男人架着上了他的车,他看不清少女的脸,也不知道她的死活,直到自己的车停在了东便门下,三人下车之后他又快速的逃离了现场。这位车夫还说,三人出来的酒吧不是船板胡同27号,而是28号。 6park.com

船板胡同28号,传说是第一案发现场,不知道此28号是不是彼28号 6park.com

已经面目全非的船板胡同。初夏午后的安宁,很难想到八十年前这里挤满了肮脏不堪的洋人酒馆和妓院,以及背后 6park.com

经过维尔纳的调查,船板胡同28号,这家污秽肮脏的妓院,居然是温特沃斯和朋友诱奸少女的大本营!!!他们将天真少女欺骗到此处进行轮奸,胁迫少女在此处卖淫为他们服务,给他们捞金。

车夫一脸无辜:“为什么还要来找我?这些话我已经对韩世清警官说过了啊?!”

此时的维尔纳感到自己像个傻子,原来真正被蒙在鼓里的,只有他自己而已。韩世清为什么要欺骗他呢?

还没有等维尔纳采取行动,他微弱的呐喊很快就被随即而来的日军侵略的炮火声掩盖。

1937年7月,日军正式进入北平后,“帕梅拉之死”彻底不了了之,成为一宗悬案。韩世清被高层警告不许再过问此案,并最终被日方清理出了北平警察系统,不知所踪;回到天津的丹尼斯也因莫须有的罪名被日军关押在狭窄牢狱受尽折磨,最终被瑞士领事馆搭救,颠沛流离之后开了一家酒吧,据丹尼斯的女儿说,晚年的父亲经常一个人站在酒吧门前发呆,或许是在回忆自己前半生的光辉岁月,不知道他的回忆中,有没有闪过帕梅拉的身影?

失去唯一亲人的维尔纳也因为立场原因,被日军长期关押,甚至与牙医温特沃斯羁押在一起生活,他经常会在监狱里朝温特沃斯扑过去,大声喊道:“你这个杀人犯!!”,然而很快就会被周围的人拽走,而温特沃斯在监狱里一直沉默寡言,甚至还信起了宗教。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温特沃斯在监狱没呆很久就因病去世了,而维尔纳一直活到了新中国成立后,出狱以后的他,将帕梅拉之死的调查报告一次又一次的寄到英国大使馆,却石沉大海。最终精神失常的他回到了英国,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到去世都没有明白,看起来正直热心的韩世清,为什么一直对他隐瞒真相。

恐怕谁也等不到韩警官的解释了。

按照维尔纳的推理,我们可以假设还原一下当天的案件过程:

性格开朗爱交朋友的帕梅拉,和风度翩翩的牙医相处很好,牙医动了邪念,伙同其他人将帕梅拉骗到船板胡同28号试图犯罪,遭到了帕梅拉的抵抗,情急之下将帕梅拉杀死,并将其尸体运到东便门下进行碎尸,因为害怕被调查出凶手,所以将帕梅拉的尸体破坏殆尽,转移视线,使人联想到义和团等仇恨洋人宗教组织……

这一切都是推断,我们永远也等不到真相了。

东便门角楼、盔甲厂胡同、东郊民巷、船板胡同……这些如今说出来习以为常的地名背后,隐藏着这段北平鲜为人知的一面:不仅是全世界侵略者觊觎的地盘、被当时统治者遗弃的古都,还有着特权下充斥着丑恶和污秽的堕落乐园。

这桩案件本身其实并不复杂,放在1937年山雨欲来的北平,它只是一个小小的浪花,泛起以后很快就消失了。如果说单独讲述一桩凶杀案,除了满足猎奇心,并没有更多地想象余地。

然而仔细看来,这场神秘的谋杀仅仅是一层面纱,揭开它往里看,能看到近代中国中被忽视的角落。这桩案件的背后,有1937年波谲云诡的北平,还有当时在悬崖边挣扎苟延残喘的中国。

站在后人的角度来看待这桩案件,更多的是对个体在历史洪流中身不由己随波逐流的感慨。而无论是达官贵人、平头百姓,甚至是凶手,都无法抗衡那个颠沛流离动荡不安的年代,他们的命运如浮萍,如无根野草,起起落落,飘飘荡荡,最终全部淹没在了无尽的历史长河中。 6park.com

熙熙攘攘的二环,掩埋了多少历史的秘密? 6park.com

为了能更深刻感受案件,我专门骑着自行车,重新走了一遍当年帕梅拉被害前走过的道路,想起了当年会为了书里一句话跑很远的路,查很多资料的自己。

没有什么目的性,就是单纯觉得这种经历很有意义,虽然是一次不足为道的小插曲,但是值得用文字记录下来。

人生不就是由无数小插曲组成的吗?

如今繁华现代的二环里,车水马龙,没有人会停留太久。帕梅拉静静的躺在二环地底深处,与她长眠在英国的父亲隔海相望。时间如水般淌过了八十年,她像那个寒冬夜晚自己曾经宣称的那样,总是孤独一人。

喜欢pchome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pchome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