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太平洋战争中美国人搞到的第一架零式,来自赤城号航母的AI-154
送交者: 狂心中[♂☆★★★★如狂★★★★☆♂] 于 2020-06-01 9:10 已读 744 次  

狂心中的个人频道

珍珠港事件当天,共有29架日本飞机没能返航,其中9架是零式战斗机。只有一部分飞机被当场击落并且残骸被很快找到,大多数飞机只是拖着烟飞向大海的方向,最终下落不明。

对于美国人来说走运的是,日本人第一攻击波的一架零式战斗机直接摔在了美国陆军卡迈哈梅哈堡炮兵基地修械厂门口。当时时间是8时10分左右,距离渊田美津雄发出“虎!虎!虎!”的信号只过了不到20分钟。也就是说几乎战争刚刚开始,美国人就搞到了一架零式。

这架零式二一型编号为AI-154,是赤城号航空母舰战斗机第二中队第一小队的二号机,驾驶员是平野崟一飞曹。该小队长机就是第一攻击波战斗机队指挥官板谷茂少佐,三号机是岩间品次一飞曹。


美军得到的第一架零战赤城号平野崟机

这位平野崟属于开局就送之人,根本找不到他的个人资料。不过他的十几分钟战争生涯倒是创造了好几个第一,也不算白来世上一次。

进攻信号发出后不久,日本机群分散开来奔向各自的目标。板谷茂率领9架来自赤城号的零式战斗机沿库拉山脉西侧飞行,掩护右下方26架来自翔鹤号的九九式俯冲轰炸机前往福特岛海军航空站。


板谷机(近)与平野机(远)

当这群日本飞机飞过努瓦努帕里(Nu?uanu Pali)山口的时候,云层上方出现了两架派佩J-3小熊教练机,这是民间飞行学校正在进行训练。板谷茂的三机组立刻投入攻击,板谷本人错过了目标,但平野和岩间合力击落一架,此即美国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被击落的第一架飞机。

无武装的初级教练机在零式机面前毫无还手之力,J-3的整个发动机连同基座都被弹雨从机体上撕扯下来。这架飞机的学员是潜艇支援舰阿尔贡(USS Argonne)的水手马库斯·波斯顿,侥幸跳伞生还。当他拖着降落伞在路上拦车的时候,引起了当地居民的恐慌,一个市民给警察局打电话,报称日本伞兵已经着陆,特征是穿着带红色徽记的蓝色工装裤。这个消息很快在瓦胡岛风传开来,当局不得不下令水手更换制服达数月之久。


太平洋航空博物馆展出的事件当天民用J-3教练机场景

板谷的战斗机队与俯冲轰炸机分开,单独向南飞过檀香山。确认没有美国战斗机的踪迹后,他们转而向北,扫射约翰·罗杰斯机场。一架满载乘客的DC-3客机在地面被击中起火,却奇迹般的没有出现人员伤亡,最后一个灭火器被子弹打爆,于是火也灭了。

22岁的女飞行员科妮莉亚·福特正带着学员驾驶一架S-1A洲际学员教练机练习起降,在最后一次着陆前,她及时发现有军用机从海上向她们冲来。科妮莉亚·福特立刻接手操作,拼命将飞机拉起到进攻者上方,零式机打了个空。她们着陆后又遭到了一次扫射,虽然周围弹如雨下,但科妮莉亚·福特和她的学员还是成功逃脱了。


临危不乱的科妮莉亚·福特


修复的科妮莉亚·福特座机与零式机进行的场景还原

接下来板谷机群发现了一些大型运输机正在飞行,他们立刻前往攻击。这些飞机其实是当天前往希凯姆基地的B-17轰炸机。

这些B-17从加利福尼亚州汉密尔顿基地远道而来,已经连续飞行了15个小时,他们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闯入了战场。上午8时,第38侦察中队雷蒙德·斯文森中尉驾驶的40-2074号B-17C发现地面有自动炮在连续对空射击,但只是觉得有人“不小心”而已。当他们放下起落架的时候,副驾驶欧内斯特·雷德中尉看见珍珠港方向有浓重的黑烟,机长解释说土著们正在烧甘蔗,他上次来时见识过这件事。

飞机最后一次转向后,跑道上六架熊熊燃烧的飞机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下一切都清楚了,B-17边收起落架边把油门开到最大试图爬升逃进云中。

这时板谷机队已经从后面追上来了。平野和岩间首先从左右两侧发动进攻,但没有打中,因为速度太快一下子就冲到前面去了。板谷本人的速度与B-17相当,在100英尺距离上用机枪猛烈开火。子弹“如瀑布一般”顺着B-17的机翼倾斜而下,然后在机舱中弹跳。储存在机身中部的信号弹被引燃了,浓烟和火焰在机舱内蔓延。B-17别无选择,只能降落,刚收到一半的起落架又被放下,好歹在触地前锁定了。

B-17C在跑道上弹跳了一次,两名驾驶员拼命控制住飞机,就在这时飞机从机身中部燃烧的地方弯曲坍塌,这倒使他们很快停了下来,不久飞机就被烧断成了两截。事后板谷茂将其计为自己的战果,并坚持认为这是一架“大型运输机”。


40-2074号B-17C在降落时烧毁

日本战斗机从他们头上飞过,向东飞越卡迈哈梅哈堡一直飞到海上,然后再转回来扫射。在转向过程中,驱逐舰赫尔姆号(USS Helm DD-388)和扫雷舰博博林克号(USS Bobolink AM-20)以及地面的高射炮手向他们猛烈开火。平野崟的AI-154号可能在这时被击中了,很多炮手亲眼看到这架飞机向希凯姆机场方向急剧转向,最后消失在树林后面。


本图表现平野的飞机在转向中被高射火力打中

霍尔姆号的高射炮组和第55海岸炮兵连的高射炮组都因击落这架飞机获得嘉奖,此外还有四个高射机枪射手也声称这是他们的战果。比较近的研究认为平野其实是被希凯姆机场上停放的几架A-20攻击机的后座机枪打下来的。

但以机场跑道上的人的视角来看,平野的飞机即使受了伤应该也没到致命的程度,他明显是和其他日本战斗机一起转回来扫射的。这时翔鹤号的俯冲轰炸机群也来到希凯姆机场上空,不断有炸弹爆炸,地面乱成一团。

那架迫降坠毁的B-17C上的人居然还没出来,出于长期训练形成的习惯,正副驾驶还在逐一关闭驾驶舱内的开关。当他们干完一切善后工作跳出半截飞机的时候,刚好又被转回来扫射的零式逮个正着。军医威廉·希克中尉在板谷的第一次进攻中被打伤了腿,无法快速逃跑,于是又被打中一发。据说他还能坚持走到医生那里,但最后还是没救回来。此外还有一名飞行学员的腿被击中,其他人都安全逃跑了。


烧断为两截的B-17C

平野崟就是此时坠机的,希凯姆基地的指挥官威廉·法兴上校是级别最高的目击者。法兴当时站在停机坪上,看到平野的飞机紧随板谷茂而来,追射正在奔跑的威廉·希克中尉,然后撞到地上。“没有停下来,撞到了地上。压碎了腹部的副油箱,毁了他飞机的引擎。我离它很近,能看到它的数字,后来那架飞机被运回机场。”法兴上校完全没有提到平野的飞机有被炮火打中的迹象。

在附近飞行的零式第二小队长机指宿正信大尉宣称目睹了平野坠落的过程。战后在历史学家沃尔特·洛德的访谈中,指宿称“(平野)明显退出太晚了,他的螺旋桨在跑道上刮得一塌糊涂。由于没法继续飞行了,他猛力向上拉起,然后就掉了下去。”

另一个目击证人是美国海军VP-22中队的卡塔琳娜水上飞机驾驶员哈维·N·霍普少尉。他当时刚跟陆军第15海岸炮兵团准尉亚瑟·王尔德的女儿米里亚姆结婚,两口子和岳父母一起住在卡迈哈梅哈堡的军官宿舍里,就在希凯姆机场的栅栏旁边。这两口子可能是最后见到活的平野的人。

“当我和米里亚姆看到这令人难以置信的景象时,我正穿上制服,因为我知道必须立刻去中队报到。”

“突然一架日本飞机被击中。当它返回大海时,我们可以看到戴着护目镜的飞行员疯狂地试图重新启动发动机。我们知道他必然完蛋,米里亚姆对我尖叫,‘去杀了他!去杀了他!’。后来我们得知,日本飞机撞上了一个街区外的一座建筑,杀死了几名正在观看行动的士兵。当飞机向他们压过来时,他们惊呆了,一动不动。”

霍普的大舅子,陆军飞行员查尔斯·A·王尔德则回忆道:“一些扫射希凯姆机场的飞机实际上只有几百英尺高,所以他们可以看到驾驶舱里的驾驶员。哈维说,其中一架日本飞机的引擎摇摇欲坠,飞得离他们站的地方非常近,他可以看到飞行员疯狂地转动手摇泵,试图恢复他故障发动机的供油。他在离他们站的地方几百码的地方坠毁了。米里亚姆说,在狭窄的街道上,每一个在两个宿舍之间奔跑的人都在喊‘杀了他!杀了他!’。日本飞行员在飞机撞上一座补给楼时当场死亡,两名站在楼梯外观看的美国士兵也因此丧生。”他的故事明显是从妹妹和妹夫那里听来的。


1941年10月希凯姆机场航拍照片

图解:

①努瓦努帕里山口,日机来袭方向。

②约翰·罗杰斯机场,DC-3客机和科妮莉亚·福特在此被攻击。

③希凯姆机场主跑道,平野崟在此追杀威廉·希克中尉导致飞机触地。

④卡迈哈梅哈堡炮兵基地,平野在此坠机,哈维·霍普和米里亚姆所在的军官宿舍在数字左下方。

⑤主航道和珍珠港入口。

⑥福特岛油罐区。

平野崟的生命现在已经进入读秒阶段了。零式飞机的螺旋桨在希凯姆机场的跑道上抽打得扭曲不堪,变形的螺旋桨使发动机强烈震动并损坏了发动机支架。AI-154号借着惯性升高,顺着西风飘向西南方向的卡迈哈梅哈堡。

零式战斗机穿过卡迈哈梅哈堡的街道,掠过了一排军官宿舍,在修械库门口撞上了两棵椰子树。 来自第41海岸炮兵团C炮兵连的一群士兵正聚集在修械库的门口和坡道上等着领取轻武器和弹药。

平野崟和他的飞机先是撞上了第一棵椰子树,引擎和前机身向一侧旋转,接着撞上第二棵。在这个过程中第一棵树的树干连同一大堆椰树叶一起埋进了前机身和驾驶舱里,平野当场就挂了。零式继续前进,撞在装载坡道上,发动机脱离机体,机身折断成两半,彼此成90度角。




折成两半的机体

螺旋桨像大刀一样砍进人群,还有很多人被机身和机翼击中,或者被碎片钉在墙上。四名士兵当场死亡,其中两人被斩首。据说有个士兵在撞击前的刹那间跳下坡道,飞机就擦着他头顶过去了,这个人真是走运。

附近宿舍里冲出的喊打喊杀的人群很快赶到现场,他们一心想着揪出日本飞行员饱以老拳,谁料看到的却是一幕惊悚场景,断肢残体遍地,血流成河。

港口防御部助理作战官格伦·P·埃利奥特中尉当时正在哈斯布鲁克炮台指挥所当值,接到电话后立刻赶到现场。由于他是在场军衔最高的军官,所以必须亲自动手把日本飞行员拽出来并且进行检查。埃利奥特回忆说,平野的安全带断了,人整个撞进了仪表板,当他拉起平野的头辨认时,发现除了眼睛外其他部分都撞了个粉碎。

埃利奥特搜出了平野的钱包,里面有一些日本和美国钞票,还有英日双语写的姓名。他在驾驶舱里面还发现了一张地图,上面显示的是从西北方向延伸到距卡埃纳角50英里处的一条连线,还有很多日文单词。埃利奥特意识到这可能是表示日本航空母舰的位置,立刻匆匆带着地图和钱包赶回指挥所。


出厂标志后来被好事者割走

埃利奥特走后,收集纪念品的人群蜂拥而至。带着日文的铭牌和标签被从飞机各处撬下来,很快便不知所踪,这给后来的分析造成了很多困难。虽然曾发布严令要求交回,但最终收效甚微。

平野崟的尸体被送到沙弗特堡的停尸房,12月9日以“不明日本飞行员”的名义在斯科菲尔德兵营公墓下葬。

当天稍晚些时候AI-154的残骸被平板拖车拉回希凯姆基地,美军技术人员连夜对残骸进行拼合。


起吊AI-154

埃利奥特的战利品首先被送往檀香山市中心的陆军反情报办公室,日文翻译还没赶到,就接到电话要求送往沙弗特堡G-2(情报)办公室总部并“立即交由那里的日文翻译审阅”。然而情报送到后却发现G-2办公室也没有日文翻译,沃尔特·肖特将军的情报主管肯德尔·菲尔德中校知道希凯姆基地打算发起报复性攻击,于是指示将情报送回希凯姆。就这样,这张地图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坠机地点紧挨着的地方。

希凯姆机场不需要什么日语翻译,这张地图来得刚刚好,此前他们已派出了4架A-20展开搜索。“夏威夷空军”司令弗雷德里克·L·马丁少将回忆道:“这张地图在瓦胡岛西北的一个点上标记了10条航线,这表明要么他们从那里离开航空母舰,要么就是会返回那里的航空母舰。”

三架B-17立刻起飞沿西北方向搜索日本舰队。第一架飞机起飞时拿了大顶,4个螺旋桨全部损坏,另外两架飞机徒劳无功地搜索了八个小时。对美国人来说不走运的是那个点并非是航母位置,而是日本飞机的集合点。但是地图上的两个X标记却暗示了日本航母可能的位置,不过想到这点时已经太晚了,南云已经带着舰队跑远了。

日本人已走,追之不及,下面能做到就只有检查和评估掉下来的零式了。AI-154被放置在机库里,拼装碎片的工作一直持续了两天。



拼合检查的AI-154

利用陆军基本野战手册30-38,即1941年7月版的《军事情报:日本飞机的识别》,美军技术人员很快核对出这是一架“一〇〇型战斗机”,这些数据来自于此前中国战场检查坠毁飞机得到的样例。他们还在飞机残骸中找到了第二张地图,这张图与在珍珠港搁浅的日本小型潜艇(甲标的)里面发现的地图一模一样。

但在其他检查项目上,美军技术人员则流露出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以及先入为主的种族主义的自高自大。他们粗率判断零式所用的发动机要么出自普惠公司,要么就是仿制的普惠1535发动机,功率大概是650马力。他们重点关注了飞机上使用的美国航空部件或仿制品,详细记录了刻度盘、控制器和开关的位置读数。事实上零式是美国飞机的仿制品一说就是从他们的报告开始的,报告中直接写道“北美公司的人可能能给出这样的设计”。

他们也注意到零式完全没有装甲板和油箱防护,“这表明日本设计师对飞行员的关心甚少”;同时他们又发现零式机身里有水面迫降时帮助漂浮的气囊,“这表明设计师事实上关心飞行员的生存”。

初步报告递交后,希凯姆的情报负责人雷利上校很不客气地回函:“请注意,据说发动机的功率约为650马力,我认为这是错误的。另请注意,备忘录中几乎肯定没有提到飞机上的拦阻装置。我从个人检查得知,这架飞机装有一个拦阻钩。”

“提交这一信息的形式无关紧要,事实上,我希望在获得信息后尽快得到它。不过我想确定,收到的每一项信息都是某人进行实地检查的结果,建议进行检查的人在文件上签字。”

接下来就是在纪念品收集者手中回收铭牌,因为这些铭牌上刻着出厂数据。在以军事审判相威胁后,一些铭牌被找了回来。

珍珠港事件大约1周后,最终报告开始递交上来,这些报告虽然更加详细,但仍然充满了偏见。

仪表部分的报告称:飞机的仪表可能是日本造的,但“类似于美国仪表公司(U.S.Gauge Co.)或先锋仪表公司(Pioneer instrument Co.)等美国型号”。至于皮托管,可能是英国或德国的。

通讯部分的报告指出,无线电罗盘、表盘和环路控制以及罗盘发电机都是美国制造的,而发射机和接收机则是德日两国制造的,只有几个美国部件。


恢复的座舱部分


座舱左视


座舱右视

液压部分同样与美国产品比较:与M600燃油泵相似的燃油泵……滤油器显然是全自动的,因为没有手动旋转附件,但与CUNO滤油器12547型相似。

动力部分更是集偏见之大成,处处暗示着日本人窃取他人设计:发动机是中岛公司的产品,功率850到900马力,14缸,5吋缸径,类似于莱特R-975 7缸发动机,也许是仿制的普惠14缸发动机;机鼻部分要么是法曼的,要么是莱特或者仿莱特的;螺旋桨是仿制通用电气的;风机是抄的莱特旋风14型;气门机构也是抄的普惠的设计;化油器要么是没设计好,要么就是抄了斯特隆伯格的旧型号;手摇启动器完美复制了罗梅克F-4型。

这样的报告当然很难推导出公正的结论。所以虽然一开始美国人就得到了一架大部分完整的零式战斗机,但却几乎没有从中分析出多少有价值的信息。他们对零式战斗机的特点仍然几乎一无所知,当然也就无法给予前线飞行员多少有用的建议了。


零式二一型结构图

测试完毕后AI-154被装箱运到俄亥俄州的代顿,刚好赶上1942年4月5日的陆军日阅兵游行。其后它在赖特菲尔德实验室工程材料中心接受金属性能检测,大块的机身和机翼被扔在露天废料堆里,后来就不知所踪了。

最后这架飞机只剩下几个小碎片存世。


残片之一

这就是美国人得到的第一架零式战斗机的故事。要真正破解零式的秘密,还要等到几个月后龙骧号航空母舰的古贺忠义一飞曹在阿留申群岛荷兰港附近摔断脖子才行。


阿留申的零式,古贺一飞曹就扣在下面

喜欢狂心中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狂心中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