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血战比赞尼:第一次巴尔干战争中希腊土耳其的殊死对决
送交者: 不清不楚[♂★★★★声望勋衔17★★★★♂] 于 2020-06-30 12:08 已读 867 次  

不清不楚的个人频道

1910年代初期,由于复杂的历史、民族、文化和国际政治的因素,巴尔干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欧洲火药桶。奥斯曼帝国虽然看似仍拥有广袤的疆域和众多人口,但其衰落已持续了两个世纪,如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自然吸引了周边大量的觊觎者。希腊、塞尔维亚、保加利亚、黑山等巴尔干国家,历史上曾经是奥斯曼帝国一部分或藩属,此刻已将它视为待宰羔羊,准备争夺帝国在巴尔干的“产业”。1912年10月,上述几国联合起来对奥斯曼帝国宣战。第一次巴尔干战争爆发了。 6park.com

第一次巴尔干战争爆发前的该地区版图 6park.com

虽然奥斯曼帝国自1683年围攻维也纳惨败后,便陷入了长期而缓慢的下滑轨道,帝国内部离心力不断增加,版图日益萎缩。但在20世纪初,依然称得上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1911年意土战争失利让帝国失去了北非领地,而第一次巴尔干战争则彻底撕下了奥斯曼帝国最后的遮羞布,最终导致了1913年土耳其“突袭高门”政变和“三帕夏”掌权。

我此前已撰写过保加利亚人攻占奥斯曼帝国前首都埃迪尔内的文章:第一次巴尔干战争的终极战役:围攻奥斯曼帝国前首都埃迪尔内 新生的希腊王国在战争中的表现其实也颇为英勇,最具代表性的战役之一当属为了争夺伊庇鲁斯地区而爆发的巴占尼会战。 6park.com

巴占尼要塞遗址 6park.com

巴占尼攻防战打响

最初,希腊在第一次巴尔干战争中的主攻方向是东北方人口、面积更具重要性的马其顿地区,派往西北方攻略伊庇鲁斯地区是由萨普特扎基斯将军(Konstantinos Sapountzakis,1846-1931)统帅的一支偏师,与之对阵的则是兵力相对占优的埃萨特(Mehmet Esat Bülkat,1862-1952)帕夏麾下的约阿尼纳军团(下辖两个师,后增强至5个师)。希腊人的试探性进攻一度被土耳其人击退,但在10月21日出人意料地解放了普雷韦扎(Preveza),这给了希腊伊庇鲁斯军团巨大的信心,他们乘胜向北追击,目标变成了伊庇鲁斯首府、历史名城约阿尼纳(Ioannina)。到了12月,希腊军队占领科尔察和西马拉(两地如今属于阿尔巴尼亚)后,已经从南北两个方向对约阿尼纳形成了夹击之势,并切断了该城主要补给线。然而对于土耳其守军而言,约阿尼纳作为伊庇鲁斯最大的城市,决不能轻易放弃,他们也在调兵遣将,一场决战已势不可免了。 6park.com

今天的约阿尼纳全貌 6park.com

约阿尼纳南部区域地形特别适于防守,在德国将军吕迪格(Rüdiger von der Goltz,1865-1946,他在一战中指挥德国波罗的海师团,并成功干涉了芬兰内战)的指导下,土耳其人在此修筑了大量防御工事,构成了所谓的巴占尼要塞与卡斯特里特萨要塞。要塞按照德国设计,构筑了混凝土地堡、炮兵和机枪阵地、堑壕、铁丝网与探照灯,加上约35000人的土耳其约阿尼纳军团,被认为固若金汤。 6park.com

第一次巴尔干战争期间的希腊志愿军 6park.com

12月14日,在得到第二师及部分希腊志愿军加强后,希腊人对巴占尼防线发动了首度进攻。奥斯曼守军经过8天激战,终于击退了希腊人,但付出了惨重伤亡。此刻,马其顿战役已经结束,希腊人获得了胜利,希腊王国得以将注意力转向约阿尼纳,次要目标变成了主要目标。新一批援军抵达巴占尼前线,希腊军总数达到了4万余人,而土耳其方面也获得了一批从马其顿撤退而来的援军,希腊军人数占优,但并无决定性优势。双方持续着残酷的炮战。土耳其在火炮数量上领先,但多为87毫米口径,希腊方面部署了约80门野战炮,但其中包括12门105毫米至155毫米的重炮,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奥斯曼帝国的火炮数量优势。

随着冬季来临,两军都面临沉重的后勤压力。土耳其人出动了阿尔巴尼亚非正规军前去破袭希腊补给线,一度战果丰硕。然而约阿尼纳周边地区毕竟希腊裔人口居多,他们将希腊王国视为解放者,民心士气在希腊一方,这逐渐显现出其潜在的力量。希腊裔妇女们组成了一支特殊的“娘子军”,为巴占尼前线将士运送弹药、粮食、衣物,救助伤员,甚至直接加入了战斗。有一位名叫玛利亚·纳斯托利的女战士还因战功被授予了上尉军衔,可谓希腊的“花木兰”。

巴占尼战役中,初生的希腊空军也开始崭露头角。1912年,在巴尔干战争爆发前夕,希腊王国政府选派出6名飞行员前往法国受训,并接收了6架双翼飞机(主要是法国生产的法尔曼MF7型双翼机)。他们完成培训后,刚好赶上了巴尔干战争,并且以普雷韦扎机场为基地,支援巴占尼前线的希腊军作战。虽然那个年代的飞机所提供的轰炸威力极其有限,对敌方士气的打击更甚于实际破坏效果,但他们的侦查活动对希腊部队尤其是炮兵部队的作战,提供了巨大帮助。尽管1911年的意土战争中,意大利人首次动用了飞机,但对于巴尔干的土耳其军队而言,他们还是首次面对这种新式武器。希腊人的飞机主要在2000米上下的高度活动,大多数土耳其人的枪炮都鞭长莫及。整个会战期间,只有希腊空军的外籍飞行员(俄罗斯人)萨科夫的座驾被击中,他也成为了战争史上首个被击落的军机飞行员。所幸他本人并无大碍,稍后又重返蓝天。而希腊空军中的明星则非迪米特里奥斯·坎贝尔罗斯(Dimitrios Kamberos,1883-1942)莫属。他原为希腊炮兵军官,后成为希腊数千年历史中的首个空军飞行员,并在1912年夏天曾创下当时的飞机速度世界纪录。他在巴占尼战役中表现卓越,一战后,被提拔为希腊空军航校的首席教官。 6park.com

1912年,参加巴占尼战役的希腊空军MF7型双翼机 6park.com

不过,纵使拥有军事科技、民心士气上的优势,但巴占尼防线的确坚固,冬季恶劣气候也阻碍了攻方的脚步。1913年1月20日,萨普特扎基斯将军发动了新一次强攻,虽然取得一定进展,但部队伤亡重大,几天后不得不偃旗息鼓。巴占尼战役似乎陷入了僵持状态。

王太子一剑定乾坤

由于1月的失败,萨普特扎基斯被解除了指挥权,希腊王太子康斯坦丁(即未来的希腊国王康斯坦丁一世,1868-1923)成为了新一任指挥官。 6park.com

康斯坦丁国王戎装像 6park.com

康斯坦丁是希腊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宗德堡-格吕克斯堡王朝首位君主乔治一世与王后俄罗斯女大公奥尔嘉·康斯坦丁诺芙娜的长子,生于雅典。他被取名康斯坦丁蕴含着特殊意义——希腊国民渴望有朝一日在他的领导下,收复昔日拜占庭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尔),实现伟大复兴。

1912年第一次巴尔干战争爆发时,王太子康斯坦丁被任命为希腊陆军总司令。他并非仅仅是个挂名统帅,而是亲临前线指挥战斗,在马其顿战役中取得了辉煌胜利,夺取了塞萨洛尼基。此后他转战巴占尼防线,准备攻略希腊人心中的另一历史文化名城约阿尼纳。 6park.com

王太子康斯坦丁检视巴赞尼前线的希腊重炮 6park.com

康斯坦丁视察前线战况后,果断改变了此前萨普特扎基斯一味强攻的策略。他重整部队,从此前领导的色萨利军团中调来有生力量,尤其是增强了重炮的配置。此外,他还制定了新的作战计划,改用智取。希腊军队将从东南方对巴赞尼要塞发动佯攻,一旦土耳其军队上当,则主力从西南方总攻防线。 6park.com

康斯坦丁的军事部署 6park.com

3月4日,获得增援后的希腊炮兵发动了持续整日的火力准备,据估计平均每门火炮发射了约150发炮弹(总数超过1万5000发),土耳其军虽也拥有上百门火炮,但补给线被切断,弹药匮乏,完全遭到火力压制。

3月5日,希腊人发动了精心筹备的总攻。第4、6、8步兵师从南部作为主力进攻,在约阿尼纳北方也投入了一个旅作为牵制。攻击重点是巴赞尼要塞的西南一线。土耳其军主帅埃萨特帕夏尽管也是经验丰富的老将,但还是被康斯坦丁王子声东击西的战术所迷惑。希腊人的奇袭获得了奇效。 6park.com

巴赞尼战役总攻前,进行动员的希腊军官与教士 6park.com

当天清晨,在重炮火力掩护下,第一股希腊部队突破了巴赞尼防线。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由于守军被希腊部队多线开花虚虚实实的战术牵扯得晕头转向,此后的数小时内,防线先后有五处被攻破。土耳其军不得不向着约阿尼纳收缩防线以免遭到分割包围。为了避免全军溃散,埃萨特帕夏不得不投入了全部预备队。然而到了黄昏时分,希腊人的先头部队已经突进至约阿尼纳城郊。

随着希腊部队的快速穿插,巴占尼要塞与卡斯特里特萨要塞已经被切断了与身后约阿尼纳总部的联系,也失去了有效的指挥。部分守军开始放弃阵地向后方突围,而另一部分则勇敢地希望坚守要塞,这就给了希腊军队各个击破的良机。3月6日早上,尽管两座要塞的守军还在抵抗,但更多毗邻关键阵地已经相继丢失,土耳其军队被切割得支离破碎。埃萨特帕夏清醒地认识到大势已去,他一方面竭尽所能地指挥余部和伤员退往阿尔巴尼亚,为帝国保存有生力量;一方面拜会城内的西方领事馆,请求他们传达投降事宜。3月6日晚上11点,埃萨特帕夏同意约阿尼纳守军无条件投降,巴赞尼会战画上了句号。 6park.com

韦希卜帕夏代表土耳其向希腊投降 6park.com

这是奥斯曼帝国的一场惨败,共有2800名土耳其军人阵亡,8600人被俘,但埃萨特帕夏也成功挽救了2万多部下的生命。当他从前线返回土耳其境内时,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他的部将韦希卜帕夏作为土耳其方代表参加了耻辱的约阿尼纳投降仪式。奥斯曼帝国对该城将近500年的统治宣告终结,它重新回到了希腊人怀抱。第二天,王太子康斯坦丁举行了盛大的入城式。希腊空军的飞行员阿达米迪斯是约阿尼纳人,他冒险驾机降落在市中心广场上,受到了群众热烈的欢迎。

尾声

无论是从战略还是战术层面上看,巴赞尼会战的胜利以及随后希腊夺取约阿尼纳,都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希腊王国占有了伊庇鲁斯的核心区域,而奥斯曼帝国连战连败,除了首都伊斯坦布尔及其近郊,几乎丢失了全部欧洲领土,可谓丧权辱国。考虑到战役的难度和希腊军队表现出的素养与计谋,巴赞尼会战堪称第一次巴尔干战争中的教科书式战役,这也是康斯坦丁军事生涯的顶峰。此役带来的分赃不均和土耳其受到的屈辱,也为之后的第二次巴尔干战争,乃至第一次世界大战,埋下了伏笔。 6park.com

第一次巴尔干战争后的巴尔干版图变化 6park.com

平心而论,康斯坦丁王太子的确具备军事才能。然而,从1913年意外继承王位之后,他的好运便似乎到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与主张加入协约国的首相韦尼泽洛斯政见不合(国王立场亲德),导致国内政治的分裂与混乱,并损害了希腊的国家利益,1917年被迫退位。1920年复位后,康斯坦丁一世主导了第二次希土战争,被凯末尔击败,狼狈地再度退位。希腊的“远大理想”也因此烟消云散。

埃萨特帕夏作为败军之将,一直渴望一雪前耻。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奥斯曼帝国加入同盟国作战。在惨烈的加利波利战役中,奥斯曼帝国艰难地击败了英法联军,避免了伊斯坦布尔被协约国攻占的厄运。尽管后人往往印象深刻的是辅佐战役的德国军事顾问奥托·冯·桑德斯中将,但埃萨特帕夏作为土耳其方的主帅,同样居功至伟。而他麾下的一名得力干将,正是日后大放光彩,被誉为土耳其共和国国父的穆斯塔法·凯末尔。埃萨特帕夏一直活到了二次世界大战结束,1970年代土耳其出版了他的回忆录——《埃萨特帕夏的恰纳卡莱回忆》,书中鲜活地展现了土耳其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跌宕起伏的历史变迁。 6park.com

一战中的埃萨特帕夏(左一) 6park.com

至于代表土耳其军队投降的韦希卜帕夏,他此后的人生也充满了传奇色彩。他并不喜欢自己过去的部下凯末尔执政,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后流亡国外。1935年意大利悍然入侵埃塞俄比亚,发动第二次意大利-埃塞俄比亚战争后,这位昔日的土耳其帝国帕夏,选择和埃塞俄比亚人民站在一起,他来到非洲,作为高级军事顾问为埃塞俄比亚抵御意大利侵略出谋划策。由于巨大的实力差距和英法纵容,埃塞俄比亚在抵抗7个月后终于战败,遭到墨索里尼吞并。但韦希卜帕夏还是为自己晚年的军事生涯添上了瑰丽的一笔,他最终重返伊斯坦布尔养老,魂归故里。

巴赞尼战役并没有令希腊-土耳其数百年的恩怨划上句号。第一次世界大战和随后的第二次希土战争加深了两国的矛盾,直到今日,希腊、土耳其两国虽然均为北约成员,但常常剑拔弩张,多次擦枪走火,背后的根源,从一个世纪前的巴尔干战争中依然可以寻觅端倪。戏剧性足以载入史册的第二次巴尔干战争及第二次希土战争,有机会我将在往后的文章中,向读者述及。

喜欢不清不楚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不清不楚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