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日本垄断媒体搞奴化宣传,但东北人早看穿一切,用实际行动爱中国
送交者: 狂心中[♂☆★★★★如狂★★★★☆♂] 于 2020-08-06 12:25 已读 456 次  

狂心中的个人频道


李香兰

1938年,日本导演坪井与拍摄的《壮志烛天》在伪满洲国统治区域上映。《壮志烛天》作为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成立后拍摄的第一部“国策片”,可不是当局好心为东北人民提供的娱乐产品。电影讲述了农村青年刘德功因不堪东北抗日武装的暴行投奔伪满洲国“国军”,在担任伍长后英勇作战,最终风光还乡的故事。该片将抗日义勇军污蔑为“土匪”,还无耻地通过“国防妇人会”对主角的关照等片段,妄图营造出伪满洲国已然成为“王道乐土”的假象。在伪满时期,这样的虚假宣传,只是日伪方面的常规操作,不只发生在电影领域。

一、控制前的准备:政策与机构双管齐下

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仅用不到2年就攻占了东北地区的吉林、辽宁、热河、黑龙江四省。为了配合军事占领,关东军制定了《满洲国指导方针纲要》,提出伪满洲国应处于日方的绝对控制下,弘扬“官制文化”来完成对东北思想上的占领迫在眉睫。

日方首先在法律层面上赋予自己在宣传口的垄断地位。1932 年,伪满政府先后颁布了《治安警察法》和《出版法》,前者使得伪满警察可以随时封禁违法出版社,而后者则对何为非法做了定义,即“变革国家;煽动对国家犯罪、惑乱民心;泄露外交及军事机密等内容”。

除此之外,还有1937的《映画法》和1941年的《满洲国通讯社法》、《记者法》等,对日本在东北的宣传垄断进行法律加持。这些恶法对反满抗日爱国宣传组织造成了巨大的打击。《东三省民报》、《亲所晚报》等报纸遭受日军恐吓。长春的《大东报》因发表有关“九一八”事变的内容,力陈日军侵略事实,而惨遭警察封禁。


影视剧中日本人要求查封报社

其次日方在伪满洲国不遗余力地扶持自己的监察和宣传机构。如1937 年成立的弘报处,主要负责新闻监督和整理情报。随着战事的变化,1941 年,该机构又增加了对各种文化产品出版的审查权和对文艺、音乐、戏剧的管理权。

而宣传机构中最著名的就是1937 年 8 月21 日成立的“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满映被日本人寄予厚望,前后投资高达500万日元,一共拥有14个摄影棚,拍摄设备也多是从西方国家进口,日本人称其为远东最大的电影制片厂。“满映”成立后凭借强大的资本与后台,垄断了伪满的电影制作、发行和放映权,从 1937 到1945年8年间,总共拍摄放映了 108 部故事片。


满映厂址

二、奴化宣传全面覆盖东北人民的生活

在日方有关宣传方面的政策和机构投入运作后,东北人民的日常生活开始被各种虚假信息包围。

当你打开《盛京时报》,就能看到颠倒黑白的政治版块,如1937年7月9日第二版头条对“七七”事变的起因所作的不实报道,题目为《对操演中之日本军 华兵横加射击》,将事变爆发的责任完全甩锅给中国。1937年7月17日打开《盛京时报》,又能看到花式跪舔皇军,将杀害中国军队的日本官兵夸得神勇无比。


看过了头条你还能看到后面各类无良广告。如为电影《国色天香》刊登的广告词为“娇滴滴、艳腻腻、甜蜜蜜、热烘烘”,以此来吸引青年观众。还有为日本保健品做宣传的,两版面的广告中几乎 2/3 的内容都是药物广告。他们知道东北民众普遍缺乏科学知识,于是大肆吹嘘药物保健和疗养功效。

打开最新出的“电电型”廉价收音机,你还能收听由满洲电电公司制作的广播节目,通常早上 7:20 准时放送时长25分钟的“中等日本语讲座”,随后还有“满洲国国歌”、“国乐”等“国策”歌曲的播放。如果你“运气好”,兴许还能听到李香兰(即山口淑子)倾情献唱的《苏州夜曲》 。


李香兰

在众多娱乐项目里,电影绝对是当时的翘楚。伪满洲国刚成立之时,出品的主要是纪录片,如《满蒙破邪行》、《辽西扫匪》等。满映成立后,大量娱乐片问世,这些多由日本人导演或编剧出来的影片,在内容上喜欢表现日本人对东北人民的“教育”和“开化”,中国人被塑造成愚昧无知、贪婪虚荣的人物形象。这类电影里展现出的价值观和伦理观也令人匪夷所思。在《烟鬼》中,缉烟警察枪杀了自己的父亲,上司怕其难过前来安慰,可该警察竟然淡定地说:“没事,我只是打死了一名国家公敌。”这种“带孝子”行为显然跟中国传统文化大相径庭。《支那之夜》的内容更加离谱,一个因战争失去双亲而对日本恨之入骨的中国姑娘被日本船只救起后屡屡闹事,日本船长直接给了这姑娘一耳刮子,中国姑娘竟因此爱上了船长。


满映电影厂女演员

三、日方宣传战略成果不尽人意

日本政府和伪满洲国对东北地区的殖民宣传多管齐下,声势浩大,投入了不少人力物力财力,但是由于中日文化差异,加上不少民众早已看穿日本人险恶的殖民企图,所以其宣传作品的效果并没有达到日方的预期。


伪满洲国皇宫,现在是博物馆

如今我们口中的烂片伪满也拍了不少。用汉语拍摄的宣传片《我们的全联》《满洲帝国国兵法》,全片只有几个场景变化,结构僵硬,内容枯燥。发行的报纸更是垃圾,印刷质量犹如厕纸。一份报纸在版面有限的情况下竟然要用中文、满文、日文三语混合表达,且内容只是长篇赘述日本的殖民政策或是赞扬日军的英勇作战,很少有读者喜闻乐见的小说、八卦环节。文宣作品的差劲就连日本人自己都受不了。弘报处的一名长官吐槽:“最近的帝国宣传战已然凄惨万分,可我们还在晏然自如的苟且偷安。”


与日本人的惨淡宣传相比,负责抗日宣传工作的民间爱国人士仍坚持在日方的暴力封锁下创作作品。1933年,金剑啸、罗烽疏通关系,在伪满机关报《大同报》上创办了文艺副刊《夜哨》,连续刊登抗日题材的作品。中共在东北的党组织也常常发表文章,怒斥日本的残暴统治。此外还有《救国时报》、《哈尔滨晨报》等良心报刊,持续为中国发声。这些刊物内容生动有力,振聋发聩,与日方报刊中常常不知所云的表述形成了鲜明对比。

文史君说 6park.com

[iframe][/iframe]

日本人对伪满洲国的奴化宣传和教育并非完全没有作用,如今仍然有诸如季子越之流犯了历史虚无主义的错误,公然在网络上为日本帝国主义叫魂。甚至常人嗤之以鼻的“东亚共荣”口号,竟然也有挺不起脊梁的中国人跪舔。他们拿着漏洞百出的数据夸赞伪满洲国时期东北人口如何增加,经济建设如何发展,全然不顾当时被殖民同胞的苦难、血泪和挣扎。因此,在如今和平与冲突并存的时代,我们要铭记历史,时刻保持警惕,带着审慎辩证的眼光浏览和接收外国媒体传播的信息,让过往的惨痛历史在波谲云诡的形势中透进一道光,照亮你我不迷路。

参考文献

陈本善:《日本侵略中国东北史》,吉林大学出版社1989年出版。

朱丽:《东北沦陷时期日本的殖民宣传研究》,辽宁大学硕士论文,2012 年。

李职纯:《伪满时期日本政府对东北地区的舆论控制研究》,西南大学硕士论文,2017年。

(作者:浩然文史·河南师大春秋学社)

喜欢狂心中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狂心中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