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我的家國情懷---一個紅烈的兒時記憶
送交者: 無知者無畏[♂★龍頂協統★♂] 于 2021-01-19 4:38 已读 6432 次 16 赞  

無知者無畏的个人频道

引子 6park.com

最近讀到留園作者mingxiaot(不知真名,暫且稱為小明兄)的《父親的革命》第二部七章四節,文中描述到陳叫驢(陳錫聯)探母,特別是老紅軍回鄉探親的細節,再加上青年時期見過老紅軍王定國(是我一個高中同學的姑婆,謝覺哉夫人,後面還會提到)回家探親的深刻印象,這些事情就像發生在昨天一樣,勾起了我的兒時回憶。 6park.com

從年齡來看,作者小明兄可能比我大幾歲(本人65年出生),但是應屬於同齡人。本人的生長環境是川北的一個小城鎮(新店鎮),這裏(出生地)經歷過紅四方面軍紅九軍和川軍(川軍20軍,楊森部)的營渠戰役。 6park.com

一. 大伯公參加紅九軍 6park.com

我家大伯公(姓名隱去)是在1933年底的那場「營渠戰役」以後,紅九軍擴紅的時候加入紅軍的。紅九軍在這次擴紅中,兵力增加了接近兩個團(接近3000人),兵員主要來自營山,渠縣,儀隴和篷安等地。跟我大伯公同期參加紅九軍的,有後來的謝覺哉夫人王定國和開國少將李布德等人,同期還有一個姓苟的老紅軍,曾經當過朱總司令的衛士將近15年,我讀高中的時候,他來過我的中學做報告,他說,跟他同期在這次擴紅中加入紅軍的人,到解放後,只剩下不到50人(非常遺憾,當時自己還是孩子,不懂事,否則,我應該跟他問問我大伯公的情況)。 6park.com

可見土地革命,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勝利,不是開玩笑,真是若干先烈用命換來的。 6park.com

二. 我奶奶親見的紅軍作戰 6park.com

我家是開米麵坊的,不算特別富有,但是算比較會經營的耕讀家庭。 6park.com

大伯公和我爺爺都讀過新式小學(爺爺排行第二),算是有文化的人,還有兩個叔公在讀書,那時候太祖公和太祖婆還在,叔公他們並沒有分家。 6park.com

米麵坊由我大伯公和大伯婆經營,我爺爺則在鎮上經營一個裁縫鋪;鄉下有70多挑(挑,又稱擔,是水田的面積度量單位,大概四挑等於一畝)田和若干畝地,我家田地離鎮子大致兩公里,米麵坊在一個叫住叫花岩附近的磨子灣(就是因為我家的米麵坊而得名)的地方。 6park.com

紅軍來的時候,紅九軍政治部就設在我家的裁縫鋪隔壁(此建築是當地一個比較大的地主公館,這個地方後來變成了區(鎮)公署,這個地方現在是「紅九軍政治部」紀念館),我家的裁縫鋪是前店後住,有住所和廚房。紅九軍的許世友和政治部主任王新亭在營渠戰役期間,在我家的裁縫鋪住過。 6park.com

我奶奶嫁入我家的時候還很小(童養媳-應該是6-7歲),她家裡非常窮,嫁過來的時候,餓暈了,是我大伯婆煮了拇指這麼大一把麵條給她吃,算是救了她一命(所以我奶奶跟大伯婆關係非常好),紅軍來的時候,我奶奶也才9歲。 6park.com

我奶奶說,當時我家的米麵坊被紅九軍徵用,米麵坊實際上是一個大棚子,磨子和碾子各有四副,小的,用人力推,大的要用驢子拉,當然,還有風車和篩房,篩房有牆(需要擋風,否則麵粉飛得到處都是)。紅軍徵用我家的米麵坊(碾米磨面)加工給養,營渠戰役的時候,前後忙了接近半個月,晝夜不停,6-7匹驢子輪流上。現代人肯能很難想像,一個戰鬥團1000多號人,用人力加工米面,多辛苦呀?那時候,就是這樣,只有做這些事情的人才知道。我小時候那個地方還沒有通電,都用過這些東西。 6park.com

所謂米麵坊生意,實際上就是服務當地人的一種小生意,如果當地人來加工,自己帶驢子拉或者是自己推,通常會留下一戳子麵粉或者是米做為租金,如果他們沒有時間,需要用我家的人力或者驢子推,則適當多收一些而已。當然,紅軍徵用,是給現大洋,具體收了多少,我奶奶說她不知道,也可能完全就沒有收,因為我大伯公後來跟紅軍走了。 6park.com

紅軍在我家附近打仗,是營渠戰役的後期(紅軍處於防禦階段),川軍沿著公路進攻紅九軍政治部所在地(新店鎮),紅軍在一個必經之路的制高點(鳳凰寨)佈防,鳳凰寨主戰場離我家大院不到一公里,我奶奶爬上桑樹看熱鬧,第一次紅軍打贏了。 6park.com

上個世界70年代後期,紅軍挖的那些工事都還在,我們小時候攆兔子都會跑到那些工事裡面去,不過我奶奶不讓去,說那裡有死人,我在那些地方找到過子彈頭。很遺憾,後來那些工事在「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運動中,全部被填掉了。 6park.com

我奶奶說,紅軍對百姓真的很好。他們很會做飯,他們用大鐵鍋做米飯,飯快好的時候,順著鍋邊往下淋一圈菜油,做出來的飯的鍋巴特別香。紅軍開飯的時候,總有一群孩子圍著,紅軍也會給孩子們一人一塊鍋巴。(小孩子都好吃,哪裡有吃的,就會圍著,我估計到處都是這樣吧!),但是川軍就不行,紀律很差,走到哪裡,搶到哪裡,百姓也都躲著他們。 6park.com

我奶奶做鍋巴這一招,就是跟紅軍學的,我們小時候也吃了不少。紅軍在營渠當地擴紅以前,大部分的戰士和軍官都是湖北人居多,所以他們做米飯,肯定是有一套,陳再道就是這一支人馬。 6park.com

紅軍在我們那裡最後一仗打輸了,川軍從另外一個方向也圍了過來,來的部隊還是楊森的部隊,他們對外號稱「邊防軍」(我到現在都不明白,又沒有邊,防什麼防?),我奶奶說,她親眼看見紅軍的一個號兵,年齡很小,只是比我奶奶稍微大一些,在最後一場仗中,睪丸被打掉了,躺在擔架上呻吟,很可憐。 6park.com

紅九軍後來往儀隴方向撤退,我大伯公也就消失在人流中了。 6park.com

川軍楊森部來了以後,對當地的一般紅軍家屬的清算不算嚴重,但是當地的蘇維埃地方幹部如果不是跟四方面軍撤離,就會隱藏起來,她沒有見過川軍殺紅軍家屬。 6park.com

我家後來收到大伯公陣亡的信(是紅軍的指揮官寫給陣亡紅軍家屬的,我父親說,他見過),他陣亡於川西的百丈關戰役,後來(解放後)在當地武裝部也有這個紀錄,但是我沒有見過。 6park.com

注: 都是TMD張國燾「打下成都吃大米」惹的禍,他張國燾根本就不了解巴蜀的民情/政情,他以為他在川北的川陝一帶鬧騰,鄧錫侯這幫川軍首領沒有怎麼理會他,他就可以到成都去鬧騰?那是他完全不懂地緣政治,民國時期,川北一帶是貧窮苦寒之地,不是川軍首領們的核心利益所在,但是成都平原,則是他們的核心利益,你在邊遠地區鬧騰一下,他們不會花大力氣來對付你,但是你到成都平原,那就要了他們的老命,所以所有的川軍力量都會來跟你拼命。毛老大明白這一點,所以毛老大繞著走。也只有張國燾這個二逼才會去打成都平原的主意。可見,沒有政治智慧和遠見,真是害死人,以四方面軍接近10萬之眾,被張國燾折集八騰到剩下不到3萬人到達陝北,這個狗娘養的。 6park.com

三. 奶奶和大伯婆的趣事 6park.com

我奶奶嫁入我家的時候,不識字,還在纏小腳,不過是剛剛纏不久,後來紅軍來了,當然,小腳肯定就放開了,所以我奶奶的腳比一般那個時代的女人要小,但是比小腳女人要大。 6park.com

我大伯公加入紅軍的時候,已經婚配,但是還沒有來得及生育,大伯婆是一個小腳女人,但能認識字,所以打理生意,記帳都可以,大伯公陣亡以後,她一直未改嫁,孤苦伶仃一輩子,大伯婆跟我奶奶關係很好(謝謝那把麵條救我奶奶一命),我們小時候,大伯婆沒少照顧我們,後來是我父親給我大伯婆送終。 6park.com

紅軍走了以後沒幾年,就開始抗日戰爭了,我三叔公加入鄧錫侯的部隊出川抗日,一去杳無音信,三叔公不是首批出川的部隊(估計在中原戰場陣亡),沒幾年,我四叔公當時還在讀書,又被楊森部拉壯丁拉走,四叔公倒是有死訊,陣亡在湘北戰場。 6park.com

從此我爺爺(老二)一家四兄弟就剩下我爺爺一個人,他要承擔起一大家人的重任。 6park.com

四. 烈屬牌子 6park.com

自從我大伯公走了以後,因為我爺爺不會種地,他長期在鎮上經營裁縫鋪子,家裡人手不足,米麵坊生意也就逐步放棄了(由當地的人自助使用,不再收租),家裡的重任就落到了我奶奶和小腳女人大伯婆身上,外加兩個短工,其實短工也都是姑婆那邊的親戚,這些米麵坊一直用到70年代後期大量使用電動機碾米磨面才逐步退役。 6park.com

解放以後,我家一直有一塊「紅軍烈屬」的牌子掛在門框上(我一直對這塊牌子有一種莫名其妙的驕傲感)。因為原來有四兄弟,家裡的土地比較多,三個戰死以後,所有的土地都在我爺爺名下,所以爺爺根據土地面積劃為“地主”。後來的「鬥地主」和歷次運動,因為有一塊「烈屬」的牌子,加之我大伯婆的保護,我家的人受到的衝擊不大。 6park.com

我爺爺文革前一年去世了(我那時候不到一歲),文革中期,我已經能記事了,那時候還在「鬥地主」,不過我奶奶只是參加陪鬥,大伯婆活到文革中期去世。 6park.com

五. 遺訓 6park.com

我家的確滿門忠烈,一個紅軍加兩個抗日,雖然虧待了自己,但是對得起國家,對得起民族,對得起祖宗。 6park.com

我家中的長輩遺訓有兩部分: 6park.com

1. 爺爺的遺訓,我爺爺去世的時候,特別交代我父親,說:“我們為國家付出了太大的代價,以後子孫,如果不多過三兄弟,不准參軍。” 6park.com

到了我這一代,有四弟兄,但是又不符合參軍條件了(因為是地主子弟),所以無人參軍。 6park.com

到了我們的下一代,我三弟弟又把兒子(獨子)送進了軍隊(原38軍,駐保定),我弟弟說:“這麼大一個國家,總得有人來管,大家都不當兵,國家怎麼辦?” 6park.com

這或許就是我們的家國情懷吧! 6park.com

2.  父親的遺訓,我前些年回國的時候,我父親一直在念叨大伯公,說他救了我們一家人的命(因為烈屬這塊牌子,否則可能早就因為「鬥地主」給鬥死掉了)。讓我們有機會一定要去找找,看看他葬在哪裡?給他燒把紙,最好是能接回來下葬(歸列祖列宗)。 我父親前年底走了,我從澳洲趕回去,因為簽證原因,沒趕上。 6park.com

據我弟弟說,父親臨終前,一直在念我大伯公的事情。 6park.com

我上網查了一下,應該可以在川北巴中南崁山的「川陝根據地博物館」查到他的紀錄(那裡有四方面軍8萬多人的紀錄),並且已經約好同學,等疫情過了以後,去川西的雅安名山百丈關,看看當時的戰場情況,說不定可以找到更多資料。 6park.com

最近這些年,因為崇美的公知們把持國家很多重要部門,他們肆意歪曲那些為國捨命的英烈,如果我們作為後人都不管不顧,還能指望誰? 6park.com

我們就是要告訴他們:歷史不容歪曲,先烈不容忘記!很多人的後人還在!


贴主:無知者無畏于2021_01_20 5:02:26编辑
喜欢無知者無畏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無知者無畏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無知者無畏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