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我的家國情懷---『撿嬸』和王書記著草回歸
送交者: 無知者無畏[♂☆★龍頂協統★☆♂] 于 2021-01-30 23:16 已读 7859 次 9 赞  

無知者無畏的个人频道

本集是加更,上一集有網友回覆中提到各地在文革中有不同烈度,有的地方鬥爭得很厲害,有的地方比較溫和。我覺得有必要再把這個事情說一說。

重點介紹我們當時當地的一些背景資料,以免誤傳。

媳婦是撿的

我讀書的那個所謂小學,實際上就是『鎮屬完全小學』(簡稱『完小』,民國時期的『高小』解放以後逐步消失,被『完小』取代)的一個村派教學點,一個老師,一間教室,一個廁所(實際上就是一個屎坑加一個尿桶中間連一個隔板都沒有),駐村老師帶著家屬,住在一個當地百姓奉獻出來的居所裡面(是不是跟現在的駐村幹部差不多?)。這樣的教學點在我們當地村莊有3-4個,主要是方便孩子們就近上學。按理我家實際上離鎮屬完全小學更近(不到一公里,但是要過一條比較寬的河),應該到這裡上學才對,可是實際上不見得,那時候的招生是按照年齡段分春秋兩季招生,我的生日是在開學季(8月底為界)以後,所以就劃歸春季招生,入讀這個教學點。

如果學校有大型活動(慶典/開會什麼的),分佈在各地的教學點的老師和學生就會被集中在完全小學(有時候也叫著『中心小學』),所以我們經常出現在這個小學的大禮堂中(很大,能容納近千人),有時也會在這裡放電影。

這個學校有一個張姓的教導主任,他是民國時期的師範生,此人比較有意思,他娶了一個KMT逃跑時,遺留下來的姨太太做老婆,這個女人是鄰縣的一個望族家庭,小腳。學校的一個教工跟我關係不錯,跟我講過這個女人的故事。

我們當地縣城解放的時候是49年深秋(11月底,細雨連綿,道路泥濘),望風而逃的國軍(應是孫震所部)沿著當年紅軍西撤的路線,往儀隴方向敗退,沿途丟下很多家當。

在一個叫著「倒魚灘」的石橋上(很窄,沒有欄杆,有大致50米長,但可以通行汽車,我們小時候經常去這裡游水),有一個富麗華貴的小腳女人挎這一個包袱被人遺棄在這裡(實在是走不動了),呆呆地坐在石橋上,隨時準備投河自盡。我們那個學校的張姓老師(後來當了完小的教導主任),當時路過這裡回學校上班,把她給救了,帶回家交給他媽(據說這個女人是川軍羅廣文部的一個旅長的三姨太,逃亡的時候,車裏實在是擠不下,被大老婆和二姨太給推下來了)。

張老師後來帶著這個女人回去了鄰縣的娘家,不久就把她娶過門來了,他們後來一家人就住在學校的員工宿舍裡面,大家都把她叫著“撿嬸”(意思是張老師撿來的),她是一個很樂觀的女人,整天嘻嘻呵呵,對學校的老師和學生都非常好(這符合巴人特性:豁達,樂觀,不記仇,圖安逸,不怎麼上進)。

撿嬸和張老師的兒子與60年代後參加了解放軍,她的一個孫子(名字叫安心)比我小三歲,小時候喜歡跟著我玩,他小子經常把家裡的東西偷出來給我們吃,撿嬸其實知道這事,但是從來沒打過他。

74-75年前後,局勢很不穩定,以前『陪鬥』的時候從來沒見過撿嬸,但是這時候,她也經常跟我奶奶一起參加陪鬥,有人數落她的罪狀,說她是KMT的姨太太,也要『老老實實,不許亂說亂動』。撿嬸經常跟我奶奶站在一起,我和她孫子也就站在附近。他們家也沒有遇到更大的衝擊,但是張主任肯定是被免去了教導主任職務,當回普通老師。我讀中學以後,撿嬸和張老師一家調去了另外一個中學。

實際上共軍在取得政權以後,成立人民政府,在『為人民』這事上那還真不是蓋的,他們施政中的很多事情都可以看出,決策中的絕大部分都有當地群眾的參與和提供意見,否則不可能把小學的教學點下方到一個村莊就有3-4個,(當地村莊居民比較分散,最大的一個所謂大院也不過5-6戶人家)來方便孩子們就近上學。

留園這裡絕大部分朋友都在海外,是不是經常到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手機就沒有信號了?而在中國,絕大部分行政村一級的小路上都有4G信號覆蓋。這實際上也說明這一點,老共他們真的負責任地看管著國家的每一寸土地和上面的每一個居民。

6park.com

王書記著草太蓬山

「川陝根據地」的四方面軍戰略西移以後,當地很多蘇維埃幹部並未隨軍西移,不少人都留守下來了。當然,當地的「蘇維埃政府」在明面上肯定是不存在了,但是這些人並沒有憑空消失,絕大部分以各種身分轉入地下(這就是川北/東一帶地下黨和游擊隊的源頭),很多人甚至通過舊川軍的關係在國府系統內部服務,這些人為後來劉鄧順利進軍西南乃至解放重慶,立下汗馬功勞。不信你查查,看看川東/川北一帶解放初有多少幹部有川陝根據地背景。

以劉湘,鄧錫侯,楊森,潘文華,劉文輝等巴蜀人為主的國軍隊伍收復川陝根據地以後,也從未像「鄂豫皖」和「江西中央蘇區」一樣被大規模地清洗,所以當地紅屬和前蘇維埃人員,只要你不明著鬧事,其實大家都睜隻眼閉隻眼,當著沒有看見,後來的重慶紅岩村/渣滓洞/白公館的屠共事件,絕大部分都不是川軍所為,是其他地方入川勢力(軍統的周養浩和徐遠舉等人,都是江浙係的,心狠手辣)干的。

這也符合巴蜀人特點,他們經常講,“針過得,線過得”就行了,並不想把誰給趕盡殺絕,不信,你看看那部川軍混戰史,就明白我在說什麼。

這裡有一個很特殊的人物不得不說,此人在當地歷史上可謂是政壇不倒翁,他擔任我們所在的縣城的縣委書記(縣長)接近40年(一直到我參加工作以後都還在位),名為王某平。

川陝蘇區時,他就一直是蘇區幹部,打土豪分田地,擴紅,沒少幹(很多老紅軍,他都認識)。四方面軍西移以後,他帶著隨從和一支盒子炮,消失在離開縣城東北方向60公里左右的太蓬山中。

太蓬山是當地一個佛/道教聖地,既有佛寺,也有道觀,還有遠近聞名的觀世音和臥佛石刻。

國軍對該地區反覆清剿,卻從未繳清過,國軍來了,他們走了,當地民眾也是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有這麼一夥人,反而是他們對國軍的出入知之甚詳(原來是有前蘇維埃人員就在當地國軍的戰鬥序列裡面,這人解放後也一直在當地地方政府服務)。

他們在這裏一鬧,就是十幾年,一直到劉鄧大軍接近重慶,二野三兵團11軍32師94團進軍南充以前。他們就帶領從太蓬山下來的接近400人的游擊隊控制了從大廟,新店一線的地方,清除了縣城的外圍,這僅僅是趕上了孫震部撤退到一個尾巴。

這個縣城跟北方的縣城不一樣,並沒有城牆,孫震部一看,放棄了縣城,主力向篷安和南充方向撤退,餘部往儀隴方向走。

王某平此人對這個他以生命相搏的縣城和人民有情懷,他一直不願離離開這個地方,傳言好幾次上面要上調他到川北行署(南充)或者是成都就職,他就提前給你來點小錯誤(總之,大錯不犯,小錯不斷)。他的那隻盒子炮,據說是一直在他辦公室掛著。

此人文革中也遭到衝擊,但是造反派(當地人)也拿他沒有辦法,他樹大根深,他就跟你嘻嘻呵呵,老不正經,你數落他什麼,他都認,至於改?門都沒有!甚至有人想要收繳的盒子炮,他說,勞資怎麼說也是軍分區副政委,槍,不但我得有,勞資警衛員也有,你們就別打這個主意了。

衝擊歸衝擊,他始終都在縣委書記這個位置上呆著,亂是有點亂,但是這個縣城始終沒有出什麼大事,也算他造福一方百姓。

不管是對「地富反壞右」還是後面加的「封資修」再加「臭老九」,也就是給你帶個帽子,鬥一鬥,很少出極端情況,幾乎不欠人命。

文革結束以後,鄧黑貓一夥人上台,管制放鬆了,上級又曾經多次想調他走,但是這時候,老百姓又都不願意讓他走了。

此人有一個特點,哪怕是最困難的58至75年這段時間,老百姓餓肚子,他哥們都能給你吃得個白白胖胖,民間都管他叫“老佛爺”,說他是菩薩(按照現在的說法,是說此人很「佛性」,對吧?)。可奇怪的是,他在位接近40年,幾乎沒有什麼大功,當然也無大錯,只是在辦教育方面一直幹得很不錯,他說這方面是當年跟徐帥學的,我們是不太相信,就算他是川陝蘇區的地方幹部,也未必能見上徐向前幾面,但是也沒有證據顯示是假的。

此人還有一個特點,傳說他跟一個中學女老師關係曖昧幾十年(兒時學伴),上級還專門派人來調查這事,但是他始終不承認有這事,那個女的當然也不承認,而且比較不合常理的是,那個女教師並沒有因為跟他好就獲得額外收益,也從未被提拔當官,因此對其他人的影響幾乎是零,所以坊間也就是當成風流韻事,飯後茶餘的談資處理。

注:「著草」是廣東話,上山為匪,或是藏起來躲避追殺的意思。

6park.com

贴主:無知者無畏于2021_01_30 23:20:41编辑 6park.com

贴主:無知者無畏于2021_01_30 23:23:02编辑 6park.com

贴主:無知者無畏于2021_01_30 23:25:46编辑
贴主:無知者無畏于2021_01_30 23:27:08编辑
喜欢無知者無畏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無知者無畏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無知者無畏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