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革命路上的野史 - 下 -
送交者: 苏小洋[♂☆★★★~优秀人才~★★★☆♂] 于 2021-02-08 11:03 已读 12460 次 12 赞  

苏小洋的个人频道

3.饲养
6park.com

赵来喜光着屁股归来这事 在铁道兵部队不胫而走。 我叔伯格日勒他们连 简直是中了头彩,上级来的问询电话接二连三。 尴尬的调察组首长们目瞪口呆的,说不出个一二三。 唯独那条随车来的家犬,客串军犬的生意算泡汤了,被拴在营门口整天打瞌睡。 6park.com

赵来喜吃完面条,被送到医务那边清理伤口。 “丫身上的伤口不少,大部分在腿脚上......蛋子都晃荡的肿了....” 6park.com

我正吸溜着油茶,假装同情的眼神,瞟过滔滔不绝的老灯格日勒。 6park.com

兴安岭的林子,路上是有刺的灌木。鄂伦春人不下马就是因为怕扎脚。 而赵来喜没有了鞋子,又走了几个山梁,尽管一开始,他鸡贼的在脚上包了皮子,但是很快就扎漏了。 最后被磨烂的皮子掉了。                                            调查组的火力完全集中在赵来喜的经历上。 格日勒描述说:“那时候,以阶级斗争为主,个人的思想更是大事,不容你偏离一点点。” 两个有家室的首长在医疗室里反复盘问了赵来喜有没有背叛革命的细节。 我问:“啥是背叛革命?难不成鄂伦春人是敌人?” 格日勒咳嗽一下,把声音和情绪调整好,正色道:“和人家妇女发生了关系,就是背叛革命。” 6park.com

我差点笑出来,但在他的感染下,硬生生的憋回去了。 6park.com

据赵来喜捧着红宝书发誓,绝没和对方妇女发生那种事,连长和指导员才放下心。 调查组也是如释重负,准备下结论。 忽然,岗哨那边哨子吹了起来,紧接着轰的一声枪响。 6park.com

大家的反应极快,呼啦的冲了出去。 连长一边跑一边告诉指导员和格日勒:赶紧下发武器!机枪上房!! 多年后,格日勒不禁对连长的布置由衷的赞叹。 他说,“那时候,营地已经被几十个鄂伦春猎人围住了,洋炮,大筒子,明晃晃的在火把下,对着俺们连。” 6park.com

一班长还是合格的,全连他第一个在制高点架起了班机枪,封住了门岗。 第二挺机枪是三个战士搭成人梯 架在营房上的,封住了营区后面木墙外。 营房因为是临时搭建的,上不去太多人,剩下的一挺机枪锁在库房里,还上着枪油,来不及拿出来。 毕竟他们是铁道兵执行非作战任务,两挺机枪很难得了。 6park.com

连长看着外面的阵仗,有点火大,喊一班,沉住气,千万别走火。 原来,鄂伦春猎们人来营地要人了,队伍里有那对妇女。 6park.com

格日勒说,第一晚,主要是大家互相喊话,谁也听不懂鄂伦春人的意思,就是轮流喊,嗓门大的显着占理。 我问:“第一晚?那就是说,他们围了你们连很久?” “嗯,围了四天四夜。” 6park.com

指导员没参与喊话,他陪同调查组的首长一起和上级研究形势,决定:用唯一的一辆大卡车把赵来喜藏起来拉去了营部, 36计走为上。 6park.com

是天蒙蒙亮的时候,也是最冷的时候,格日勒和连长把赵来喜包的严实,塞进了车的后斗.... 他还补充描述:赵来喜哭了,尿泥一样.... 6park.com

我问格日勒,“赵来喜是不是真的碰了人家鄂伦春女的,人家才排出这麽大场面?” 这老灯,寻思了片刻,很坚决地说:“是没有的....” 我有点不安的继续问,“那你们连队和鄂伦春人就结下仇恨了?” 他往篝火里扔了草,一下子,蓝烟带着草原的香气把周围朦胧起来。 他坐回来才说道:“鄂伦春人有点脾气的,但是也有规矩,始终没和我们连接火,到后来我们才明白他们的意思....“ 6park.com

                                                     ~~~~~~~~~~~~~ by 我光脚也怕扎的苏察哈尔小吉吉洋
6park.com

赵来喜在帐篷里的瞬间眩晕,是无效的。对方两个人并没有理睬,只有那条大土狗,坚决看守着他。 只要他移动一下,那狗就呜呜的龇着牙..... 6park.com

帐篷里铺着一大块皮子,轻微的尿骚味就是那块皮子发出来的。 天色都黑下来的时候,那个女的走进帐篷给赵来喜端来一块肉干。 没有灯的帐篷里显得很阴森,赵来喜没敢吃,借外面闪烁的火光,轻声问句:“你们要干啥?” 6park.com

那女的没说话,似乎差不多是笑了,转身出去。 带出的风,赵来喜闻道的还是那股子尿骚味。 6park.com

夜里除了狗,就没人搭理他了。 很冷。 他索性卷了那块皮子睡了过去。也不知几时,一声唿哨把他惊醒了,那男女似乎在忙着什么。 赵来喜想撒尿,围着那块皮子起来,看清了帐篷里的物件: 帐篷尖顶处挂着一些肉干,中间是一个木床,上面只有呆坐的他和一块皮子,对面帐篷出口是睡着的狗.... 惨了! 6park.com

他要撒尿的喊声让大胡子把他扯到了帐篷外面。 他趁机看了几眼周围,只有这两个鄂伦春人,而且,不是夫妻,是父女。 那个女的显然是年轻人,着装野兽派又皮肤粗糙,一开始他没看出女的具体年岁。 此刻,一瞄之下...忽然,他明白了什么,这怕是找我做女婿啊! 不禁一阵紧张,汗都出来了。 6park.com

在关外,东北的满族人和鄂伦春人或者锡伯人,有个相亲习俗:女方经过男方身边的时候,会扔下一个信物。 男方要是有意,就捡起来,若是没看中,必须立刻转身就走。 捡起来的,最好乖乖的跟着女方回家,谈婚论嫁准备彩礼。 捡起来的,转身就回自己家的,那就等着被人家逮住抓走丢面子吧。 6park.com

可惜,那时的赵来喜是一点也不懂这个,完全蒙圈的。 6park.com

唉 孽障啊! 到了第二晚,那女的再来送肉给他。 赵来喜已经被饿得七荤八素口渴难耐,于是抓过碗 连吞带啃,吃了个半饱。 那女的这次安静的看他吃完,才把剩下的骨头丢给狗,出去了。 他喊要水喝,人家没理他。
4. 归途 赵来喜被这个鄂伦春女人的饲养风格震慑到了。 开始每天一顿,他只得到一小块尤里 (野猪肉),但在第四个晚上又得到了半碗怪味的阿哈客(酒).... 6park.com

我打断了格日勒的话,问:“赵来喜不是挨饿回来了么?还吃了一锅面条....” 格日勒这次没有生气,收好了小刀,悠悠地说: “你问的很好,指导员和我也是顺着这个思路询问他的... 党组比较担心赵来喜犯错误,怕他不讲实情,那时候部队要是动了地方妇女,事情会大的没救.....连同党组全体。” 6park.com

我知道,向来解放军部队的作风就硬气,男女之事在那个年代更是雷池.... 格日勒忽然大笑了说了句:“军犬没事....军犬犯了错误没事的....” ?? 我一哆嗦 感觉这老灯要卖坏..... 检查组带来的那条狗失踪了,连里也没人敢去营外找。看绳子完好的状态,大概是狗自己挣脱跑出去了。 后来,格日勒说那条狗回来了,还带着一条母狗,在营外要吃的。 炊事班还真拿了不少的剩饭给它们吃。 其时,检查组正要出发回军区,立刻把狗带走了。 6park.com

再后来,那条母狗也偶尔来营地要点吃的,慢慢也就不来了。 我听完,很伤感的砸吧下嘴,想念起了各种人间的爱情,黯然销魂,如那条狗.... 别问我公的还是母的, 神烦.... ~~~~~~~~~~~~~~~~~~~~~~~~by 被格日勒忽悠的一会儿一米七 一会儿一米八的小吉吉洋 6park.com

赵来喜被幽禁的时光里,思考了一下自己的人生。 他没有抛弃没有放弃,因为,那条凶狠的狗,吃了他嚼剩下的骨头...这是个非常好的突破口! 6park.com

于是乎, 赵来喜每晚都在那个女人进来监督他吃肉的一刻,狠盯着女人的眼睛,使她有点难为情,早早的退了出去。 他再趁机把塞进嘴里的肉吐出来,藏在皮子下面。 待那对父女睡觉时候,他拿出肉来喂狗..... 不消几天,那狗,竟然对赵来喜,产生了友谊:白天赵来喜出帐篷撒尿的时候,那狗也不吠了。 6park.com

大概是第九天的夜里,赵来喜决定提前逃走。 为什么是提前?  白天,父女二人开始打扫整个帐篷,准备了好多的肉干,那女的还不时的看向他笑。 赵来喜心里越发毛毛的感觉要废。 6park.com

傍晚时候,女的照例来送肉食,这次的肉干略微多了一点点,两小块。 最要命的是那女的说了很多话,赵来喜不是很懂,但是看动作,是要他顺从。 那个父亲也进来了,对着赵来喜喊了些什么,就和女儿出去了。 6park.com

喂完狗,赵来喜只睡了半个朦胧觉。 他在这几天白天,利用父女骑马外出时间,详细的观察了一下周围地形,晚上利用星宿,找到了方向。 此刻,他赌的就是部队营地的位置。 根据以往自己巡逻的记忆,这个小营地溪水流淌的反方向就是第一道岗子,站在高处再找部队吧。 6park.com

打定主意,他偷偷用一小节树叉锯下两块皮子,又用藏好的荆棘条把脚绑好,算是有了鞋子。 天亮不久,那对父女一声唿哨出发了。 赵来喜一下子坐起来,壮着胆子不顾狗的眼神,来到了坡下的溪边。 在溪边,他逡巡了几圈,观察到那条狗懒洋洋的又睡了。 6park.com

更待何时! 赵来喜,撒丫子就跑,按计划上了小岗子。 在岗子上,他迎着兴安岭的秋风努力的辨别着路....但何其容易! 周围的山峦几乎一模一样,植被茂密的遮盖了所有的小路。 不过,赵来喜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掰下一根粗木叉,一头扎进了西南方向的林子。 目标,归队。

6park.com

在赵来喜后来的描述里,只能说,他的运气非常好。 当地人都知道,兴安岭的秋天是最危险的。 入冬前,各种猛兽都要抓紧时间储备吃的,人熊,野狗,豺狼....哪个遇上了也是完。 赵来喜走的方向,正好是一个逆风的方向,把他的气味吹向了身后。 而鄂伦春人所建的营地是在山里的下风口。 我们铁道兵建立的营地无需考虑这个问题,就建立在了所需要的显眼位置。 根据山脉的起伏,赵来喜判断自己连队的营地就在前面两道山梁之后。 6park.com

林子里的小路看着简单,进去了就难。林海林海 真就像进了大海。 好在,赵来喜的身体素质过硬,精神意志顽强,疲惫,饥饿,刺痛,都挡不住他。 天黑之前,他真的回到了连里:两眼血红,浑身一丝不挂被刺破无数处,狂奔把蛋子磨肿肿的,毛乎乎遮不住.... .......... .................... 在这场风花雪月失败的往事的结尾,多亏了县城里赶过来的一个鄂伦春老猎户周旋, 按照山里的规矩,帮铁道兵和当地的猎人讲和,送去了不少的物资,把这件事摆平。 铁道部队得以按计划进行工作。 6park.com

赵来喜被调到营部以后,安排在了宣传部门,后来调进了机关的报社,修成了正果。 直道后来铁道兵集体转业,编制散了,再没了消息。 6park.com

格日勒最后总结说,部队上对待知识分子一直很好,也没给啥处分。 鄂伦春人是比较生猛的,对峙的那几天,朝天开了无数枪。亏是连里上下也是对天鸣枪,火力占优。 6park.com

连长和格日勒陪着一班的战士们几天几夜没好好休息,守着机枪冻了个半死。 按说,怎么滴也得处分调皮的赵来喜。 可是,少数民族群众事件,大事化小硬是压了下来。 6park.com

我问,后来有那个父女的消息么? 格日勒摇了头,只说句:那时,真不敢问啊。 6park.com

夜晚的草原是骚气的,因为牛粪烧的太多,香草也被格日勒烧没了,我陪这个老灯把酒也喝没了。 当然,都是他一个人在喝。 我是晚辈,没敢造次。 后来他唱了什么歌曲,我没听懂,只觉这人,很闹。 6park.com

2011年 ,我的叔伯格日勒 去了长生天,排队等着轮回,带走了他在人间的所有,包括那把粗陋的桦树柄小刀。


贴主:苏小洋于2021_02_08 12:46:14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苏小洋 加上 1000 银元!

喜欢苏小洋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苏小洋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苏小洋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