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刺杀张敬尧
送交者: Michaelliu888[♂☆★★铁面钟馗★★☆♂] 于 2021-03-03 11:27 已读 2469 次 3 赞  

Michaelliu888的个人频道

1933年五月初的古都北平(北京)春意盎然,绿荫掩盖下的韩家潭白天显得静谧,然而一到晚上,这里却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常,因为这里是北平的八大胡同之一,也是青楼扎堆的地方。




而在这些青楼中,又以莳花馆最为著名,因为莳花馆为青楼之首。当时北平的青楼别院依装饰的高雅程度和女子的才艺及素质,可分为四个等级。

第一个等级为清吟小班,这里的烟花女子擅长琴棋书画,吟诗作对,其秋波明媚,颦笑情深之态,往往令名流士绅、权贵富商趋之若鹜。

清吟小班的烟花女子有一部分是大学毕业的,还有一部分是大学生兼职的,其素质要比普通女子高得多。

第二个等级为茶室。这是仅次于小班的二等风尘聚所,茶室亦属于较为高尚的风化场所,室内的装饰、雕花艳染颇为讲究。

茶室的烟花女子也擅长绘画及精唱之艺,虽然不及小班艺女素质之高,但仍不乏年轻貌美、识文尚艺之质。一些顶级的茶室甚至不输于低级的小班。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要拿到清吟小班的营业执照不容易,所以一些青楼退而求其次拿茶室的牌照。

第三个等级为下处,这种层次则无前两者楼院之美,室内装饰简单,烟花女子相对年龄较高,貌质一般。

第四个等级为窑子,这种房屋极为简陋,室内更没有清吟小班或茶室里内室中常有的条案、八仙桌和各式筒瓶画器,一般仅有简桌铺炕,但是费用也不高,而来者多为脚夫,车工和苦力之流。

当时北平的青楼出名的有20多个,比如环采阁、金美楼、满春院、金凤楼、燕春楼、美仙院、庆元春等等,而在这些青楼中,又以莳花馆最为著名,当然费用也非常不菲,出入者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比如政府的头头脑脑,各使馆人员、大商人等等。

正因如此,高档青楼是一个获取情报的好地方,尤其是莳花馆,当时的国民党军统北平站站长陈恭澍为了获取情报,经常出入莳花馆,并且包了个雅间作为秘密的活动场所。

这个雅间的名字叫春光阁,他们经常到此风流快活,当上面有人到北平时,他们也经常用这个雅间招待上面的人,比如戴笠、毛人凤、郑介民等等。

1933年5月1日晚间,军统三大干将王天木、陈恭澍和白世维正在莳花馆嬉笑快活。当时王天木是军统天津站站长,因为天津的青楼比北平差得多,而王天木和陈恭澍的关系比较好,所以经常抽空到北平来潇洒快活。




王天木上午刚到北平,晚上陈恭澍便以工作为名将王天木领到了莳花馆,同时叫上了自己的得力干将白世维陪同,这也是陈恭澍拉拢白世维的一种手段。

正在三人风流快活的时候,陈恭澍的司机老萧忽然找到陈恭澍:

“郑老板马上来了,让你们立即到春光阁。”

郑老板是指郑介民,当时郑介民任复兴社华北区区长,陈恭澍为北平站站长。

见老萧慌慌张张的样子,陈恭澍预感到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当即问道:

“没说什么事吗”

“老板什么也没有说。”

陈恭澍叫王天木、白世维赶忙到春光阁,他自己则到莳光馆的门口迎接。不大一会儿,陈恭澍就领着郑介民到了春光阁。

“你们三人倒是好兴致,到处找不到你们,估计你们是在这儿!”郑介民说道。

郑介民这么一说,三人觉得不太好意思,陈恭澍连忙道:“先生这么着急找我们,不知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郑介民脸色一怔:“下午5点多钟,北平最高军政当局召我前去,当面交付一项任务,其重要性,关系到整个华北地区的安危,我代表我们的组织,承担下来了。”

陈恭澍望了王天木、白世维二人没有说话,但他知道肯定是一项重要的任务。

郑介民接着说道:“这是一件行动工作,制裁的对象是前湖南督军张敬尧,限期是从今日起计一个星期,也就是七天。目前我们所能掌握的信息是张敬尧现已潜入北平东交民巷,正从事叛乱活动。再进一步的细节,需要我们自己侦察。”

郑介民口里的张敬尧曾是北洋皖系军阀骨干,于1881年出生,安徽省霍邱县人,1896年投身行伍,曾入北洋新军随营学堂,1906年入保定军官学校第一期,毕业后在北洋军中任职。

张敬尧极端反动,在北洋军中一路高升,1915年他鼓吹拥护袁世凯称帝,镇压护国运动。1917年任苏皖鲁豫四省交界督办,旋调任察哈尔都统。

1918年3月至1920年6月任湖南省督军,因贪婪残暴,遭到湖南人民的强烈反对被迫辞职,其弟张敬汤被杀。此后,张敬尧先后在张作霖、吴佩孚、张宗昌部下任司令、军长等职。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在控制东北后图谋控制华北,日军为实施以华制华的策略,积极拉拢一些反动官僚出任伪政府官员,其中张敬尧就是被拉拢的对象之一。很多反动官僚虽然反动,但并不愿意做卖国贼,但是张敬尧却甘愿做卖国贼。

1932年,张敬尧与板垣征四郎勾结,愿意参加伪满洲国政府,拟任伪平津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并密谋在北平进行暴动,策应日本关东军进占平津。

张敬尧的这一卖国行动立即被国民党所获悉,并命令国民党驻北平的特务机关立即实施制裁行动,因为戴笠的特务机关在天津建立较早,而且有行动队,而北平站只有情报机关,没有行动队,所以华北区区长郑介民决定让平津的特务机关配合行动。




见郑介民说完任务,三人点了点头。

郑介民接着说道:“正好天木兄也在,这一件工作,我决定交由天津、北平两单位集中力量合作执行,其任务分配,请天木、恭澍二兄自行斟酌,本人立即将此事电告戴先生报备。”

此时的陈恭澍刚就任北平站站长,意气风发,正想好好干一番事业,在戴笠面前表现一把,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他当然不会放过,立即接口道:

“我们定当鼎力合作完成任务,决不辜负校长和戴老板的栽培。”

陈恭澍原籍河北省宁河,1907年出生,黄埔五期生。1931年由蒋介石亲自选中到中央军校特别研究班受训。后成为力行社外围组织“革命军人同志会”的成员,与戴笠有了接触。

后来他受戴之命,联络了三十余名黄埔同学到参谋本部特务警员训练班学习。因在学习期间监视同学兼做情报有成绩,受到戴笠欣赏,毕业后即去北平当站长,进入戴笠的干部圈。

郑介民满意地点了点头:“各位兄弟,这是一个为国家除祸害、为团体争光荣的大好机会,成功了可以稳定华北的局势,想见其作用之大,我们应该不惜任何代价全力以赴,戴老板和校长都在期待你们建功立业,预祝你们成功。”

郑介民走后,三人立即便在春光阁里商量起来,他们首先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便是摸清张敬尧在东交民巷的具体位置,他们分析在东交民巷有两个地方可能是张敬尧的藏身之处,一处是日本使馆,一处是六国饭店。

那么到底在哪儿呢?陈恭澍灵机一动,对白世维说道:你去把灵春叫来。

不一会儿,灵春就来到了春光阁,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姑娘,当时莳光馆里的窑姐分为两种,一种只在莳光馆里接客,一种是上门服务。因为上门服务的价格高,要求也高,而灵春就经常上门服务。

而且灵春非常机灵,所以取名灵春,陈恭澍非常喜欢她,将她发展成为直属情报员,这种情报员不发固定工资,而是按照完成任务的情况发给适当的奖励,不过灵春也愿意这样,这样她有个靠山,也感觉踏实得多。

灵春到来后,陈恭澍问道:

“你这两天可有去过日本使馆和六国饭店?有没有什么异常?”

“陈哥,这几天没有去过日本使馆,昨晚去了六国饭店,见三楼有几个便衣,其他倒没什么?”灵春回答道。

“哦,你有没有听到他们说话,能听出是什么地方口音么?”

灵春想了会儿说道:“我昨天服务客人时,有个人过来敲门,客人出去了一会,好像说了一句:“把督办的两套西服要快点做出来,听口音是南方口音。”

陈恭澍眼睛一亮,不禁看了王天木一眼,王天木也非常兴奋,陈恭澍又问了几句,没有什么其他有用的信息,便让灵春离开了。

见灵春离开,白世维说道:“灵春所说的督办会不会就是张敬尧?”

陈恭澍没有直接回答,他说道:“张敬尧很大可能就在六国饭店,接下来我们去六国饭店一探究竟,另一方面找六国饭店附近那个做西服的应老板问问,应该就能探出门道。

当下三人又商议了一会儿便离开了莳花馆。

第二天,军统兵分两路,一路由王天木带上军统干将王世维前去六国饭店查探虚实,一路由陈恭澍带上军统干将戚南谱去查看六国饭店周边环境,并找应老板探听情况。

陈恭澍下午在六国饭店周边转悠,并牢记周边地形的时候,忽然前面一个稍微发福的中年人,胳膊下夹着一个蓝布小包袱,此人正是西服店的应掌柜。陈恭澍打招呼道:

“应老板,你这急急忙忙干嘛呢?”

“六国饭店有一个大官要我做两套西服,叫我今天来量尺寸,并把样式给他看,这不刚量完尺寸出来就碰到您了。”

“那大官长啥样呢?”陈恭澍问道。

“脸型消瘦,下巴上有一撮毛,架子倒挺大!我不和您聊了,我得回去赶衣服。”应老板略有不满地回答道。

第二天下午,陈恭澍又到西服店里和应老板东拉西扯的闲聊,最终确定张敬尧住在六国饭店三楼,因为张敬尧最明显的标志就是下巴上有一撮毛。

不过令陈恭澍没有想到的是,除了张敬尧本人外,还有他的参谋长和副官等数人,他们包了三个房间,号头是231到235,而且不时会有日本人前去拜访。

而王天木那边也有进展,为了更加熟悉环境,他们在六国饭店的三楼的靠里位置也订了一个房间,陈恭澍、王天木、白世维三人不时前去房间,实际上了熟悉环境,找到刺杀张敬尧的机会。

1933年5月6日中午,郑介民告诉陈恭澍,张敬尧5月8日将离开北平,要他们必须立即动手,否则等张敬尧离开后他们将功亏一篑。

接到郑介民的通知,陈恭澍、王天木、白世维三个人商量后提出了两个行动办法:

一是行动前王天木直接上三楼去敲他们房间233的门,如果是赵参谋长开门,就说是找副官,如果是副官开门,就说是找赵参谋长,如果是张敬尧开门,仍然说是找赵参谋长,这样就能确定张敬尧在不在房间,完成复查工作。

确定张敬尧在房间后,王天木立即给信号,在三楼房间里的陈恭澍带上白世维立即冲进他们房间迅速击毙张敬尧后撤退。

二是应掌柜说两套衣服已经完成,明天送到六国饭店给张敬尧试穿,陈恭澍带上白世维尾随应掌柜上楼,看到目标后立即动手击毙,然后快速撤退。

三人最后确定采取第一种方法,因为第一种方法主动权在自己手上,行动的时间定在中午,因为中午人的睡意正浓,也是防范最松的时候。

当天晚上,三人将手枪又擦拭了一遍,当时军统使用的是勃朗宁M1911A手枪,这种手枪比较小巧,但是威力较大,口径为11.43毫米,但射程较短,只有50米。

据陈恭澍回忆:他和白世维是第一次执行这样重大的任务,既紧张又兴奋。

1933年5月7日中午,陈恭澍、王天木、白世维、戚南谱四人走进了六国饭店,其中戚南谱留在一楼放风。




王天木走在最前面,中间是白世维,后面是陈恭澍,当然三人前后有几米的距离。

三人走上三楼时,走在最前面的王天木竟然意外地发现233的房门竟然半开着,而且这间房子的窗子也半开着,透过半掩的房门,王天木看见一个人,侧身坐在床沿上,仰着头,对着窗子,手里正在摆弄一个看不清楚的小物件。

在王天木路过房门时,那人看了门外一眼,随即又玩弄他手上的小物件,但就是这一眼,使王天木看清了这个人的长相。

这个人,长方脸,脸型消瘦,鼻端高翘,两腮瘦削,留着两撇小胡子,下巴颊底下还有一撮长毛。

在那人回头的一瞬间,王天木眼睛一亮,好像是打了一个闪,这人不正是张敬尧么,这意外之得令王天木大喜过望,立即对白世维做了一个手势。

白世维见王天木忽然做了行动的手势不禁一怔,王天木又对房间里面指了指,这下白世维反应了过来,他急上前几步,在此过程中,他撩起夹袍,抽出枪来,冲进房间后,对准房里那个刚刚站起半个身子人的胸部,砰、砰、砰,一连开了三枪。

枪声响后,张敬尧便砰然倒地。

当时正值中午,饭店人员没多少人走动,白世维见一击得手,便退出房间,做了一个手势后,王天木和陈恭澍会意,几人立即下楼从六国饭店撤离。

整个行动过程出奇的顺利,前后不超过5分钟。

枪声打破了六国饭店的宁静,但是当人们反应过来时,四人早已不见踪影。

到了晚上,郑介民通过北平军分会得到了确的定消息:“张敬尧己于下午3时伤重毙命于德国医院。”

1933年5月8日北平各大报纸报道:“巨商常石谷,在东交民巷六国饭店内,遇刺损命,凶手逃逸无踪。”

当时的新闻报纸类之所以不提张敬尧,是因为根本不了解真相。而国民党当局既不想公布也不敢公布这件事,因为国民党怕日本方面无理取闹,甚至借机挑衅。

而日本方面也选择了沉默,因为不管他们说什么都会暴露他们的阴谋,等于不打自招。

当张敬尧被制裁的消息上报给戴笠后,戴笠非常高兴,并立即将情况上报给蒋介石,建议给陈恭澍奖励八根金条,蒋介石也非常满意,立即批准了这一报告。

因为陈恭澍当时是北平站的负责人,而实际上这起行动是他们几人协力合作的成果。陈恭澍将四根金条分给其他人员,即陈恭澍、王天木、白世维、戚南谱每人两根。

其实这都是戴笠的伎俩,一方面拉拢陈恭澍,另一方面让陈恭澍拉拢其他人员。

陈恭澍、王天木后来成为军统四大杀手,另外两名为赵理君和沈醉。在这四大杀手中,陈恭澍被称为军统第一杀手、军统头号杀手等称号。

军统第一杀手陈恭澍,用窑姐获得情报刺杀汉奸,蒋介石奖八根金条。这是真实的历史,这只是军统对日伪特工战的一个片断,后来他们又实施了很多刺杀行动。

喜欢Michaelliu888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Michaelliu888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