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刘善本妙用反间计控制9人,将飞机开到延安,周恩来:没少看三国
送交者: Michaelliu888[♂★★★铁面钟馗★★★♂] 于 2021-06-08 14:32 已读 2256 次 2 赞  

Michaelliu888的个人频道

1946年5月24日,一架B—24型轰炸机缓缓降落在新津机场,几个身穿国民党军装的年轻人走下飞机。




新津机场位于四川省成都市南郊岷江之滨,是当时亚洲第一大轰炸机机场,国民党最为先进的B-29、B-24轰炸机都停放在这个机场,配有先进雷达设备的 P38、P61型驱逐机(俗称黑寡妇)也驻防新津机场。

新津机场是国民党军的核心军事基地。

在这几个年轻人中,有一个人的名字叫刘善本,他刚下飞机就看到了迎面而来的的成都无线电修造厂副厂长陈泰楷,两个人非常熟悉。

因为刘善本用B-24飞机运来的器材就是交给陈泰楷,陈泰楷是来接受器材的。在器材交接的过程中,刘善本和陈泰楷聊了起来,陈泰楷表示想搭刘善本的飞机去昆明。

刘善本脑子中灵光一现,他苦苦等待的起义机会终于来了,他决心利用这个陈泰楷驾机起义,将飞机飞到延安。

刘善本到底是何人,他为什么又要驾机起义呢?

刘善本于1915年1月25日出生在山东省昌乐县高岩乡泊庄村的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1935年夏天,刘善本以优异的成绩高中毕业。

当时正值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受“航空救国”思想的影响,他决心投笔从戎,并于当年考入国民党第八期航校。1936年8月毕业后被分到洛阳国民党空军初级分校学飞行。

1937年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刘善本在学完初级教练机课后,便接受中、高级飞行训练。1938年12月,刘善本在国民党航校第八期轰炸组毕业。他被分配到成都凤凰山轰炸总队六中队。

1940年5月,国民党空军在成都太平寺机场成立第八大队。刘善本所在的六大队六中队编入八大队。他任中尉航空队员,接受苏DB轰炸机训练。

已经学好飞行技术的刘善本很想驾驶飞机和日军在战场上较量,然而令刘善本没有想到的是,蒋介石命令第八大队把飞机送到嘉峪关藏起来,后来又飞到靠近新疆的安西沙漠机场疏散,而飞行员则返回兰州机场待命。

蒋介石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保存实力,不让国民党有限的飞机被日军消灭,这种消极的做法使刘善本等人很疑惑:

蒋介石不是说全民抗战,并提出“一寸江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为何要自废武功,有飞机不用,而任凭日军飞机在中华大地肆意横行。

到了1943年,正在抗日战争的关键时候,蒋介石用租借的办法组织了一个以八大队为基础的重型轰炸机部队赴美受训。刘善本等人于10月到达美国洛杉矶三查安娜机场集中受训。

很快美国教官就发现刘善本的悟性特别强,学习也特别认真。因此刘善本中间被挑选出来进行短期的教官训练。

1945年1月,国民党以老八大队为基础组建新八大队,该队辖33、31、35三个中队和五个科室。刘善本被编在第35中队,任上尉一级飞行员(机长)。

到了4月,八大队按照美军标准完成了训练任务,参训人员都领到B—24式轰炸机的毕业证书。5月,他们驾驶从美国带回的39架B—24重型轰炸机,刚到达印度卡拉奇机场时,即收到蒋介石的命令:暂不许回国,在卡拉奇待命。

蒋介石这么做的目的是想把这支作战力量用于发动内战。

日本投降后,蒋介石命令第八大队火速回国,并驻扎在上海大场机场,航空委员会主任周至柔和政治部主任简朴到八大队训话,要求八大队做好内战准备,并说:三个月之内一定可以解决中共。

非常苦闷的刘善本不明白,全面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为何不能像美国民主党、共和党那样竞选,为何非要兵戎相见。直到他在《新民主主义论》上看到题为《中国向何处去?》的文章,他明白了一切。

刘善本对美国并没有好印象,因为美国教官很歧视他们,现在蒋介石把美国人当爷爷,看着美国人在上海横行霸道,他非常愤怒但是没有办法,他认为中国的希望在中共、在延安。刘善本对这一判断坚信不移,并决心找机会驾飞机起义到延安。

国民党对空军的掌控非常严,刘善本知道想驾驶飞机到延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数次计划起义,但是最后都因为条件不成熟而放弃,直到他在新津机场遇到了老熟人陈泰楷。

刘善本从小就喜欢看《三国演义》,对各种计谋了然于胸,他决心利用陈泰楷来施用反间计制造危机,这样可以趁机将飞机飞到延安。




1946年6月26日早晨,下了一天多的雨已经停了,但是天空还是阴沉沉的,刘善本等人坐上汽车,经过红牌楼时接上了陈泰楷,来到了新津机场,因为按计划,飞机当天要飞回昆明。

刘善本到机场后立即跑到气象台问当时的天气,工作人员告诉他没有收到任何地方天气的报告,刘善本问他们要最近的天气图,得到的回答是很久没有画天气图了。

刘善本暗暗咂舌,作为核心军事基地的新津机场,为何管理如此松散。

工作人员告诉刘善本,屋里有很多航空地图,他如果觉得有用可以拿去,刘善本觉得这些航空地图是无价之宝,当即拿了一些航空地图带走。

刘善本在机场吃完早餐后,气象员告诉他昆明的天气可以飞,刘善本漫不经心地问其他地方的天气怎么样?

刘善本是想套出西北的天气状况,气象员告诉他没有收到其他地方天气状况,刘善本判断:既然成都的雨停了,西北的坏天气应该过去了,再说机不可失,必须抓住这次机会。

6月26日上午10时许,刘善本驾驶一架B—24轰炸机起飞。机组人员共5人,分别是机长兼驾驶员刘善本、副驾驶员张受益,人称小受,脾气暴躁,机械士唐士耀,通讯士唐玉文,绰号“鬼样子的”的领航员李彭秀。

除此以外,飞机上还有5人,分别是陈泰楷,还有通讯学校毕业生李荣深、何辉庭、江焕章等4人。

刘善本决定利用陈泰楷来妙用反间计制造危机,并掌握和利用危机来控制飞机上的其他9人,以便将飞机飞到延安。

在机组人员中,领航员李彭秀和刘善本关系一般,李彭秀这个人不关心政治,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利用飞机贩卖私货多赚点钱,因为他准备结婚,其余人员和刘善本关系比较好。

而陈泰楷只和刘善本熟悉,和其他人都不熟悉。

飞机起飞时,刘善本将飞机对准昆明方向。机组人员都在驾驶舱,4名通讯学校的毕业生和陈泰楷都在后舱。

B-24轰炸机起飞后不久便穿到了云上,刘善本调整好自动驾驶仪,让飞机平稳地飞着,这时陈泰楷来到了驾驶室看刘善本飞行。

机组人员都知道陈泰楷是刘善本的好朋友,也是军人,所以大家没有阻拦,见老陈来到,刘善本站了起来,避开众人的视线,暗暗拍了一下陈泰楷的肩膀,陈泰楷便跟着刘善本出了驾驶舱,他们穿过了炸弹舱后,来到了后舱。

刘善本用极其严肃的表情对陈泰楷说道:“老陈,我们前边几个人要飞到延安去反对内战,你老站在前面,他们会怀疑你的!万一他们动手的话,我也拦不住。”

陈泰楷一听,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他有点结结巴巴地说道:“老刘,你知道,我才结婚呀!我不想去延安,求你借个降落伞,我跳下去。”

“不行!你看,我们在云上飞行,下边是山是水一点也不晓得。如果你掉到大山沟里饿死了怎么办?我保证到那后,把你送回来。”刘善本指着窗外果断地拒绝了他的想法,刘善本还要利用他来制造危机,如果他一走,计划可就泡汤了。

陈泰楷听罢,一屁股坐在二层甲板上,他的两眼发直,真没有想到搭个飞机竟然会有这样的事。

刘善本见已把陈泰楷唬住,他看了看在甲板后面横七竖八躺着的几个军校毕业生,这几个毕业生是去昆明探家的。刘善本心想几个毛孩子,正好可以用他们来壮壮声势。

刘善本把后舱门关上,又穿过炸弹室来到了驾驶舱并把舱门关好。

刘善本问通讯士唐玉文要手枪,唐玉文正在收发报,刘善本是他的领导,所以唐玉文没有说什么就把手枪给了刘善本。

“糟了,糟了!”刘善本忽然惊恐万分地说道。

刘善本这样一说,领航员、机械士和副驾驶员都围了过来:“出了什么事啦?”

只有唐玉文仍然在那儿发报,刘善本心里也很慌张,他坐上座椅,一边用脚把副驾驶员张受益放在座椅中间的手枪踢到自己的座位下,一边伸手把自动驾驶仪转弯旋钮转动,边转动边说:




“先转回成都再说,老李,把无线电罗盘调到新津导航台。”

见机长吩咐,领航员李彭秀只好把罗盘调到新津导航台,这时刘善本有点紧张地低声说道:

“后边那几个人全是共产党。刚才他们拿着手枪、手榴弹威胁我,要我们把他们送到延安去,否则,同归于尽。”

刘善本一句话石破天惊,大家一下子都懵了,随后你一言,他一语地骂了起来。刘善本把小受的手枪拿到身上,而机械士唐世耀的枪就放在刘善本身边的地图盒里。也就是说,飞机上的4支手枪全部被刘善本控制了。

大家也没说个结果,这时刘善本说道:“我的朋友也是共产党,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们看怎么办才好?”

大家互相看了看都没有说话,驾驶舱里一时沉默,这时副驾驶员张受益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我去跟他们讲理去!”

刘善本连忙拉住他,如果两人一见面就穿帮了。刘善本厉声说道:

“不能去,你这毛里毛躁的性格准坏事,你一个人惹了祸,大家都会跟着你遭殃,我们可都有父母孩子呢!”

刘善本这一番话一下子击中众人的软肋,都拉着他不让他去了。张受益坐了下来,叹了一口气说道:“管他呢,去延安就去延安,反正也不是什么外国地方,难道把我们吃了不成!”

张受益的话一下子打开了窘境,刘善本说道:“也是,延安也不是什么外国地方,我们打了8年抗战都没死,如果这样和他们硬拼死了多么冤枉,我们就送他们去延安吧!老李,你找出地图来量一量。大家都回到位置上。”

大家一听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在这些人中,刘善本最担心的就是领航员李彭秀,李彭秀这个人没什么信仰,唯利是图,他知道延安条件艰苦,在国民党这边还可以贩卖私货,所以他是坚决反对去延安的。

刘善本冷眼看着李彭秀,见他眉头紧皱,脸色阴沉,知道他在想歪点子。果然他没找几下就拍着地图囊说:“没有带西北的地图,这可没有办法啦!”

“我去告诉他们。”刘善本皱了皱眉头,他边说边往后舱去,因为他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后舱门他没有反锁,万一陈泰楷发现不对劲跑过来质问,那就全完了,李彭秀的话正好给了他借口。

刘善本来到后舱,看到坐在甲板上的陈泰楷喊道:“老陈!”

陈泰楷本能地站了起来,刘善本拍拍腰间的枪严肃说道:“你知道,我们要到延安去,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情。你可千万不要再到前边去,否则,发生了性命危险,莫怪我做朋友的没关照。你也告诉他们。”

刘善本指了指那四个躺在机尾甲板上的通讯学校的毕业生,陈泰楷点了点头。

这时刘善本发现飞机在下降,他大吃一惊,连忙回到驾驶舱,发现领航员李彭秀鼓动副驾驶员张受益把飞机降落到新津机场,刘善本回来制止了这一行动,让飞机回到原来的高度。

刘善本说道:“刚才我朋友说,他们的话既已出口,就不会改变,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他们送到延安,否则,大家同归于尽!他还说,地图有,就在你们那里。”

刘善本指了指暖水瓶后边他从气象台拣来的那一堆乱七八糟的地图说:“咱来找找看。”

领航员李彭秀只好过去翻了翻地图,刘善本怕他耍什么花样,也走过去找,其实刘善本的包里就有他准备好的西北地图,但他直接拿出来太过明显。找了一会儿,刘善本从包里拿出西北地图说道:“共产党人真有办法!你们瞧啊,他们啥时候竟敢把地图塞到了我的提包里来了!”

“准是你和他兜风的时候。”张受益说:“瞧你朋友那副神气劲,我就知道他的来头不小,老资格的地下工作者!”

这时雨越下越大,雨点打在飞机身上发出巨大的“刷刷”声。李彭秀猛地站了起来,发狠地说道:“我们在云中乱飞,把后边的共产党摔昏了,抓活的!”




李彭秀说道在理,刘善本一时竟然不好反驳,恰在这时,雨点打在飞机上的声音特别大,刘善本大声感叫起来,其实喊叫的是什么,刘善本后来回忆,他也不知道。

虽然李彭秀听不清刘善本的话,但是能够看到刘善本不同意的表情,毕竟刘善本是机长、是领导,李彭秀不敢造次。

过了一会,雨声小了,李彭秀又站起来说道:“我们干脆跳伞,把后边共党全摔死!”

刘善本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又摇摇头,表示不同意。这时刘善本开始拉高飞机以避免飞机撞山,飞机迅速向4300米的高度升去。

这时李彭秀又出鬼点子道:“机长,他们后边都没有氧气罩,飞机继续上升,爬到万米高空,把后边那几个家伙都憋死!”

见李彭秀数次挑衅自己、破坏起义,刘善本心里十分恼火,当下对着李彭秀大声喝道:

“你是跟我们大家过不去吗!你想大家陪你一起死吗!常言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中共到处都是,就算你能整死他们几个人,那你还想活吗!俗话说:‘为朋友两肋插刀’,而你却三番五次地要拖我们往死路上走啊!”

刘善本的声音很大,其目的就是要让大家都听到,让大家知道李彭秀想把大家往死路上推,果然张受益斥责道:“你别尽出鬼点子啦!”

李彭秀见众人都反对他,当下缩着脑袋不吭气了。机舱里的气氛暂时平静下来。

过了秦岭,刘善来计算再有30分钟就可以到延安了,他让飞机降低高度到2300米,他也怕飞机长期高空飞行,万一后舱几个人缺氧窒息就麻烦了,

这时雨小了,天气也亮了起来,过了一座山岭,刘善本看到3条河岔,一片开阔地展现在眼前,如果按照地形和时间推算,应该是到了延安,然而既看不见城市,也没有机场,B—24式重型轰炸机只好在半空中盘旋。

这一天延安是阴雨天,也就在这一天。蒋介石调动了30万大军发动围攻中原解放军的战争。延安处在一张紧张的战斗气氛中。

在下午3时半左右,延安军民见一架美国康沙利德工厂出产的B—24式重型轰炸机,突然低空飞临延安上空低空盘旋,然而这架飞机既不投弹,也不降落,而延安又没有什么防空武器,只能看着这架飞机干着急,他们哪里知道这架飞机是因为找不到机场而不得不盘旋。

为了起义,刘善本曾问到过延安的飞行人员,这些人告诉他延安的机场很不好,就是一块平地压了压,很难承受重型轰炸机的重量。

但是刘善本根本找不到什么空地,他心想难道飞机场种了庄稼,但即使种了庄稼,城市还应该在呀。

“看,那边有房子!”副驾驶员张受益喊了起来,他手指的方向,果然有一座青色砖瓦房子,后来他们才知道那是杨家岭的礼堂。

刘善本立即向右转弯,只见一条明显的跑道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但此时飞机离宝塔山山顶只有几十米,下面的机枪都可以打到。

飞机向外斜飞一下避开山顶绕过宝塔山,刘善本叫道:“放下起落架,全关油门,全放下襟翼。”

刘善本将机头一推,B-24重型轰炸机迅速下降,飞机稳稳降落在延安机场上,两个身穿灰色军装的士兵,两手端着枪,弯着腰向飞机走来。

看着他们有敌意的举动,刘善本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伸手将4个发动机全关了。

机舱门打开,刘善本的眼睛有点湿润,他热情地向那两位战士招手,看到刘善本友善的动作,那两名士兵快速走了过来。

就在刘善本拿着所有枪准备往下走的时候,领航员李彭秀拉住刘善本:”让后来的共党人员先下去好了。”

刘善本说道:“没关系,我先下去看一看。”




刘善本跳下飞机,跑到一位带着手枪的八路军面前,紧紧握住他的手说道:“我们是反对内战来的。”

刘善本说完把4把手枪交给了他,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有点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刘善本自导自演的。

机组中张受益、唐世耀、唐玉文等都愿意留在延安参加革命,只有领航员李彭秀死活不愿意,中共便发给他路费让他回去了。

6月29日晚上,中共中央在中央党校礼堂举行欢迎晚会。许多人在礼堂门口迎候,其中为首的一位握住刘善本的手自我介绍说:“欢迎你们到延安来。”

说话的正是主席,他并风趣地作了一首打油诗:刘善本,性本善,驾着飞机反内战。”

刘善本多年的夙愿实现了!他把千言万语凝成一句话:“主席,我终于到您这里来了!”

周恩来当时管隐蔽战线工作,他接见了刘善本,并问了具体情况,刘善本做了一一汇报,周恩来问刘善本是怎么想到这个方法的。

刘善本说他从小熟读《三国演义》,于是他就想利用反间计在机上制造危机、掌控危机、利用危机,好趁机将飞机飞到延安,直到他碰到了陈泰楷,这个计划才得以完成。

周恩来风趣地说道:看样没少看三国呀,刘善本点了点头。

刘善本后来任“东北航校”副校长,张受益任航校训练处副处长,唐世耀任航校机械科副科长,唐玉文任航校通讯教员。

1955年,刘善本被授予空军大校军衔,并荣获一级解放勋章。1964年,刘善本晋空军少将军衔。1968年3月10日去世,终年53岁。

1975年10月,空军党委作出决定,为刘善本平反,恢复名誉,并将其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




刘善本妙用反间计控制9人,趁机将飞机开到延安,这显示了刘善本超人的智慧,也说明了信仰的力量,正是刘善本具有坚强的共产主义信念,所以在整个起义过程中底气十足,这是他起义成功的根本原因。

喜欢Michaelliu888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Michaelliu888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