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1955年,四川一农民因“拍照”暴露身份,扭送公审后被判枪决
送交者: oldogzhao[♂★★★声望勋衔13★★★♂] 于 2021-07-21 6:54 已读 4774 次 5 赞  

oldogzhao的个人频道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随之展开了大规模的国民党特务清查活动,几千余名潜藏、逃散的特务相继被捕。但在这众多落入法网的特务中,却独独没有发现杀害杨虎城、罗世文、车耀先、黄显声等革命英烈的凶手杨进兴。

杨进兴,浙江宣平人,出生于1917年,23岁时进入国民党军统,曾担任戴笠的副官和渣滓洞行动组组员。因其残暴成性,大肆屠杀革命者“立功”,杨进兴后被提拔为白公馆监狱的看守长。

在担任看守长期间,杨进兴为了讨好上级,杀人如麻,且惯用辣椒水、老虎凳等残酷手段,臭名昭著,堪称渣滓洞“四大元凶”之中的首恶,他的双手沾满了仁人志士的鲜血。

1946年,杨进兴在歌乐山松林坡杀害了中共地下党书记罗世文和省军委书记车耀先,并浇上汽油烧尸灭迹;1947年 10月,他在白公馆杨家山用高压电线杀害了民主人士尚永文等三人;1949 年 9月,杨进兴用匕首杀害了杨虎城将军及其子女、秘书宋绮云夫妇和小萝卜头……

在“11·27大屠杀”中,杨进兴以换地点“到南京安排工作”为由,把黄显声将军和张学良的副官李英毅骗到步云桥后开枪射杀,并剥下黄将军手上的金表占为己有。据统计,那些被杨进兴俘后杀害,有名有姓且有时间、地点记录的革命志士,多达三百余人。而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恶魔,竟在解放后如人间蒸发一般地消失了。 6park.com

6park.com

01

1949年12月12日,四川省南充西山坡垭口上,一个身披黄呢大衣的中年男人正在与抬滑竿的农民滕明忠、滕明清说价,议定将同行的女人和小女孩以半个银元的价钱抬到南充东南 20里外的永安场。

可到了永安街上,这里到处都是国民党的散兵游勇,老百姓们纷纷关门闭户,大街上半点食物都买不着。无奈之下,中年男人提出用一个银元到滕家买顿饭吃。饭桌上,这个男人不住地打听当地山水和风土人情,并向滕明清做了自我介绍。

中年男人称自己叫杨大发,祖籍四川广安县。妻子叫田德俊,是重庆江北县人。自6岁父母双亡后,杨大发便跟随做生意的叔父流落到芜湖当了放牛娃。10 岁的时候他靠卖饼度日,12岁便独自乘船到浙江金华贩香烟、卖水果。1943年,杨大发在与妻子田德俊成婚两年后,决定同去成都做生意,却赶上了兵荒马乱。杨大发原打算带老婆娃儿回老家暂避,不想却在蓬溪县附近遇上了国民党逃兵,行李、银钱被洗劫一空。

说到伤心之处,杨大发簌簌流下了泪水。他表示自己离家20年,老家已没有亲人,又不便携妻女上路,希望能付五升米钱做房租,在滕家暂住几日。滕明清是老实巴交的忠厚农民,他见杨大发说得动情可怜,二话不说便应承下来了。 6park.com

6park.com

次日,杨大发出钱请滕家替他置了一桌子酒席,宴请了村里的保长、甲长和邻居滕明忠等八人。席间,杨大发又讲述了他自童年来的坎坷遭际,说到动情处更是涕泗横流。在座的人也无不见者伤心,闻者流泪,纷纷劝他暂居此地谋生。

自此,杨大发改头换面。他脱下了昂贵的黄呢大衣,将完好的长衫也扯掉了半截,穿得褴褛而落魄,跟着滕氏兄弟等人抬滑竿度日。半年后,杨大发花20个银元押金佃了滕明华的两亩土地耕种。土改期间,他被划为“贫农”,一家人分到了八挑田,一亩地,一间半房屋,此后便在这座山脚下扎了根。

在青居乡里,村民们无不称赞杨大发思想上进,是个好贫农。土改运动中他在诉苦会上积极发言,全村分胜利果实,他将分得的四斗粮食交了一半给村农会。村里开会时,无论刮风下雨,他从不迟到。村里修公路时,杨大发总是抢着干重活、累活,抬滑竿时他总是抬后头,拉板车也忙着拉中杠,挑土运石时几次把筐绳担断。村上办夜校也是他夫妇俩带头报名参加。因此,成立互助组时杨大发被推选为互助组长。在粮食统购统销时,杨大发组因为首先完成任务,受到了全乡的表扬。

从杨大发的种种生活轨迹看来,他是一个老实善良、朴实无华的农民,但很多事情仔细一推敲就会发现,杨大发这个“外来户”其实疑点重重。 6park.com

6park.com

02

1953年8月,在全国第一次人口普查中,在南充青居区蜗居一隅的杨大发还是露出了马脚。在村里,杨大发一直自称祖籍在四川广安县代市场,但是普查办却很快发现原籍地却查无此人。这一条线索立即引起了南充公安局的高度重视。为了不打草惊蛇,南充公安局出动了两名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决定先到青居乡三村,以普查办工作人员的身份深入群众,展开调查。

时隔多年,当年与杨大发最早接触的滕明清也细细察觉出了杨大发此人的“端倪”。滕明清回忆说,杨大发初到烟山之时,手腕上戴着的是17钻的手表,出手也非常阔绰。时隔多年细细想来,杨大发当年穿的那件黄呢子大衣其实很像旧军队的军装。而杨大发的老婆田德俊在进村时虽落魄,但留着的却是烫过的披肩长发,很是时髦,直到后来村里有个妇女骂她是“披毛鬼”,田德俊才把头发改梳成乡下妇人常见的“饼饼头”。

青居乡本就民风淳朴,加之杨大发最初声称自己是走南闯北的生意人,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自己的不幸,村民们当时还没有对穿着奢华的两人产生过怀疑。后来,与杨大发一起抬滑竿的汪大才等人反映:1952年12月,杨大发曾拿了一个金戒指到南充市卖了16万元,不久又把他女人的红呢子大衣拿到南充卖了4万元(旧币)。 6park.com

6park.com

邻屋而居的滕明忠回忆道,1950年2月21日,杨大发曾约他去华蓥山烧香,然而走到岳池县新场,杨大发却变卦说自己可以独自去。当时华蓥山上土匪众多,滕明忠还为杨大发捏了一把汗,回家后当即把自己的担忧告诉杨妻田德俊。谁知田德俊却一脸轻松地对滕明忠说:“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华蓥山上他(杨大发)有朋友。”杨大发此去一个星期,果真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还有一次,滕明忠和杨大发出去买卖马灯罩子,投宿在南部县老鸦岩的一家栈房里,当时因为身上没有现钱,两人受到店老板的冷遇,不曾想杨大发竟一跳三尺高,怒气冲冲地呵斥道:“要不是解放了,我让你连栈房都开不成!”这让滕明忠十分意外,而意外发现杨大发暴躁自大那面的,不单单是滕明忠一人。

杨大发的邻居胡德清也反映自己曾听见他对堂客说:“依我过去的脾气,早他妈的杀掉几个。等着吧!将来还是我们的天下。”语气间的狂妄与嚣张,与素日淳朴老实的形象判若两人。

除此之外,许多村干部和群众也反映说,杨大发声称自己不识字,但是记性却相当好。夜校的老师教一个字,他就能马上记住一个,还讲得出该字的含义。除此之外,无论是村上会议发言还是大家的日常摆谈,杨大发讲话总是知书知礼、头头是道,一点也不像个文盲。 6park.com

6park.com

03

调查组成员在看似随意的拉家常中,从村民的口中得知了不少杨大发夫妇令人疑惑的言行,已经开始初步怀疑杨大发就是当年国民党在逃军统特务的漏网之鱼。

不久后,侦察员在又发现了川北党校学员滕志远对杨大发的检举信。同时,南充公安那头还接到了永安乡邮政代办员罗克卿的反映:到1952年年底为止,杨大发还曾寄信给身在江北县老家的丈母娘,杨大发在信中称自己目前已经在南充县青居乡安家,并分到了田地。

于是,调查组成员顺藤摸瓜,立即赶到田俊德的老家江北县洛碛镇进行调查。侦查员通过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查随即寻获了田德俊的姑姑兼养母田映贞的地址。在田家,调查人员通过帮工雷开云之口得知,田俊德继第一任丈夫胡金之后,最后嫁的男人在重庆卫戍司令部做事。雷开云回忆田俊德的丈夫时说:“他内穿西装外套长衫,别手枪、拿手铐到处捉人。”

听到这里,调查组成员基本上已经确定,杨大发就是一个隐藏的国民党特务。为了进一步确认杨大发的身份,南充县公安局决定智取杨大发的照片,再通过在押特务识别。

很快,两名侦察员以宣传青林社的先进事迹为由,身背照相机,数次前往青居乡拍摄了社里壮硕的耕牛、新制的农具及茁壮的禾苗,又照了不少社员的人头像。在重重不经意的掩护之下,一名社员喊杨大发夫妇也去照相。 6park.com

6park.com

但夫妇二人对照相一事始终十分谨慎,多次都以“满身都是泥,头没梳脸没洗”、“今天你们先照,等几天我们再照”之类的理由拒绝拍照,直到后来村社干部声称青林社评上了全区先进合作社,需要照一张全体像参加县上的劳模大会,社员都不能缺席,杨大发夫妇推脱不掉,才极不情愿地参与了合照。

在集体照相过程中,杨大发眼神闪烁,姿态忸怩,这一细节当场就被化装成照相师的公安人员捕捉到了。

1955 年2月9日,南充县公安局侦察员带着杨大发夫妇的照片和调查材料来到重庆市公安局汇报情况。局里“追残组”的老陈看着杨大发的照片,并找出了特务组织机构中保存的杨进兴的军装照进行比对后告诉侦查员:“此人极有可能就是白公馆监狱看守长杨进兴。”

为了进一步辨认,杨大发的这张照片随即便送到了杨进兴的原上司、同事,即被关押在石板坡看守所的徐远举、周养浩和马国江那里,又送到了原“中美合作所”公产管理组韩斌臣和童家桥军统管制分子赵儒明那里。这些人看过照片后都直言不认识,但他们脸上犹疑的表情却躲不过公安调查组成员的眼睛。

当照片被送到原“中美合作社”老炊事员陈紫荣夫妇、警卫顾有德和杨进兴昔日在重庆磁器口的一众邻居手中时,他们都肯定地告诉调查组成员,“他就是杨进兴”。于是,一张抓捕的大网悄然散开。 6park.com

6park.com

04

为了防止杨进兴化装潜逃,公安局的“追残组”定下了一则巧妙的抓捕方案,并悄悄派人通知村长到区上接受了这个任务。

1955年6月14日晚,村长来到杨进兴的家里问:“杨大发,村上给你分配一个任务,你愿不愿去完成?”杨进兴显得有些迟疑,村长解释道:“这个必须是表现好的积极分子去完成,我们想来想去,想到你还比较积极。”

杨进兴听了后乐不可支,忙问是什么任务,村长说:“明天早上你到银行还贷款条子,顺便把村里几把椅子带到区公所去。”杨进兴爽快地接了这个任务。

次日上午 9点 20 分,杨进兴在经历了3公里的跋涉之后已是大汗淋漓。当他气喘吁吁地挑着椅子走进区公所后,打扮成区干部模样的公安侦察员为了消除他的疑虑,热情地招呼他坐下商量互助组事宜。而就在杨大发要落座的那一刻,身后冒出的侦查员径直从后将其掀了个四脚朝天,火速制住了他。

杨进兴还想做最后的挣扎,他极力掩盖着惊慌失措,狡辩道:“你们凭……凭什么抓我?”公安侦查员反问道:“杨进兴,黄显声将军的游泳表呢?”

“我,我卖了!不,我不是……我是杨大发。”慌不择乱的杨大发此时已是前言不搭后语。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个在逃5年之久的国民党特务至此终于落网。 6park.com

6park.com

原来自重庆解放前夕,杨进兴在白公馆奉命杀害了艾仲伦、黄细亚等32名地下党后,便匆匆逃到了成都。稍作停顿后,杨进兴在当时的“成都大饭店”接受了徐远举布置下来的“游击”任务。在领了 165 块银元的活动经费后,杨进兴等一行18人便怀揣“成都警备司令部通行证”与特务接头的介绍信,乘车朝川北华蓥山方向窜去。

行进途中,杨进兴一伙特务得知华蓥山已被解放军解放,于是不敢乘车招摇进山,只好分散行动。杨进兴带着老婆和女儿一路东躲西藏,一直到在南充偶遇了抬滑竿的腾明清等三位农民。

在滕明清家里,杨进兴权衡利弊,想到拖儿带女上山打游击实属不便,万一被抓住了还要落个全家杀头的下场,当即决定佯装成落魄商贩,以求在青居乡暂避。为了取得村民们的信任,杨进兴编出了一套坎坷身世,又上演了一出“苦情剧”。

为了掩饰自己的过去,杨进兴不仅隐姓埋名,还彻底改变了过往的行事作风,极力让自己看上去像一个勤劳本分的农民。就在杨进兴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以为所有针对他的调查正在随时间流逝而被人淡忘时,警方却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也不会缺席。

1958 年 5 月 16 日,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劳动人民文化宫召开宣判大会,这个被押上厉害审判台的“首恶”终于受到法律的制裁。随着一声正义的枪响,这个杀人无数的刽子手终于倒地,告慰了无数英烈的在天之灵。

喜欢oldogzha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oldogzhao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