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志愿军副师长被埋塌洞中38个小时,喝泥水坚持等援!如今还健在
送交者: 牛员外[♂★★★★湖边健走★★★★♂] 于 2021-10-12 6:40 已读 1493 次  

牛员外的个人频道

1952年8月2日早上9点,志愿军第39军115师副师长王扶之和作战科副科长苏盛斌一起,正在作战室里研究168.0高地的战斗。

就在不久前,驻防在115师对面的南朝鲜第1师,不断地发起了对168.0高地的进攻。尽管敌人的每次进攻都被志愿军打了下去,但敌人拿下这个高地的决心很大。

到了9点半的时候,敌人的几架飞机突然来袭。刚听敌机的声音,一连串的炸弹从空中呼啸着冲了下来,正好落在作战室的洞子上。

作战室被炸塌了,洞顶上的那颗大栗树也被连根炸翻了个。

里面的人,包括王扶之、苏盛斌以及正在写稿子的新华社记者刘鸣和几个参谋人员,全部都被埋在了洞里。 6park.com


很快洞子外面吵闹了起来,大家纷纷扛着铁锹镐头跑来,从作战室洞子露出的窗户处开始掏土救人。天还在下着细雨,几十把铁锹不停地挥动着。

师政委沈铁兵带着不可抑制的悲痛,向军部报告了这个不幸的消息,他说人还有一线希望,但也仅仅只是一线希望。

军部立即做出指示:一定要把王扶之副师长以及其他同志都救出来。

战事还在继续,王扶之和沈铁兵住的洞子,立刻成了新的作战室,电话员们赶紧拉线安机子。沈铁兵不得不马上担任起作战指挥工作,将营救老战友的任务交给了其他人。

工作的间隙时间,沈铁兵就去掏洞子的战士们那看看炸塌的洞子。当第三次从洞子那回来后,沈铁兵深深地叹了口气,他认为那一线希望也没有了,因为整个洞子塌到底了。

于是,他给师政治部主任打了个电话,让他起草一个电报,向上级报告损失。

最近,敌机已来这里轰炸过三次,有时候夜间炸,有时候白天炸,每次都顺着一样的方向,丢一连串的炸弹,而且都是千磅以上的大弹。

到了晚上的时候,洞子还没掏开,大家还在努力地挖着土!然而,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心里的希望都已破灭。塌实的洞子里,没有氧气,埋在里面的人基本可以断定为牺牲。

沈铁兵考虑再三,最后便下了决心,给王扶之的妻子曾毅写了一封信,告诉她王扶之同志已经牺牲,希望她明天能来这里一趟。

曾毅在115师后勤工作,就住在临津江东北,离此大约有25里路。

沈铁兵在信上让曾毅来的时候不要哭,并说,要哭的时候他俩找个时间一块儿哭。信写得很短,也写得很慢,写信时,沈铁兵眼里滚动着泪花。

夜已经深了,沈铁兵派人把信送到后勤去,并叫他们赶快做几副棺材,王扶之等人的遗体挖出来后,要用汽车送回国内去。

这一夜,沈铁兵坐在自己的行军床上,望着旁边老战友的空床,泪水止不住地滑落。 6park.com


早饭过后,王扶之的妻子曾毅来了。她的裤脚是挽起来的,腿上糊满了血和泥水。

一头短发的她,来的时候强忍着悲痛。沈铁兵从洞外走了进来,沉痛地说:“我给你的信收到了吗?”

“没有。”

“你一个人来的?”

“还有个通信员跟我来。”

“扶之同志的消息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所长一早叫我去,叫我来前面一下,说与我有关的事,我就明白了!”

说着,曾毅不断用帽子擦眼睛,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沈铁兵继续说:“昨天早饭后,扶之去办公室处理情况,敌机来后,碰巧有一颗炸弹把洞子炸塌了。”

他指了指身边的行军床说:“他就在这个床上,白天在那办公,晚上在这里睡觉。”

曾毅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看到爱人的床,看到床上她所熟悉的东西,忍不住淌出热泪。沈铁兵转身从枕头下面掏出一块手帕,见曾毅没有哭下去,便把手帕放在了床角。

过了一个钟头,曾毅起身要走,沈铁兵陪他同去凭吊王扶之殉难的那个地方。

几十个战士聚拢在半壁山包下,挥动着铁锹镐头,正在忙着掏土。从昨天在窗户上掏开的通气孔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挂在墙板上的军用地图。

但是,一天一夜过去了,里面的木料被炸碎了,大而深的土坑里啥也没有。看来,连烈士的遗体都很难找到了。

曾毅朝贴地的窗户看了一眼,身子马上打颤,两脚不能站稳。

“回吧!”沈铁兵沙哑地说道。 6park.com


曾毅摇晃着进了洞子,扑倒在王扶之的床上,呜呜地哭了起来。沈铁兵把手帕递给了她,自己坐在了一旁,用静默来分担她的痛苦。

之前,大家都往好处想,都说洞子深,积土厚,不会全塌。可是现在,都挖了一天一夜了,连烈士的遗体也不敢相信会存在。

王扶之的警卫员把他的遗物拿到了曾毅面前。曾毅打开皮袋,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地拿了出来,不管本子大小,她都要一页一页地翻看。

一边看,一边抹眼泪。

并把她之前写给王扶之的信件,在蜡烛上点燃,在脚下烧成了一堆灰,洞里满是烟气。她看了半天,哭了半天。

曾毅从满床的本子和纸张堆里,拣出了一叠照片和两三个日记本,放在一起,双手捏得很紧。其他东西,都放在了一边。

她看着双手向沈铁兵说:“这是他的日记和照片,这些东西我带走,别的本子上都有部队的情况,我不带了。”

沈铁兵见她这样懂事,便说:“好吧,我们以后整理一下扶之的东西,再派人送给你。”

午饭后,曾毅离开前线回了后勤所在地。尽管沈铁兵安排人给她做了油炸果子和稀饭,但她一口也没动。

和向送她的人一 一握手后,曾毅昂头大步地沿着山路走了,通信员赶紧快步跟了上去。她不能在大家面前哭,只能把泪水流给自己。

晚饭后,曾毅回到了师后勤的休养连,她给沈铁兵打来电话说,王扶之的遗体挖出来后,一定要通知她,她还要来。

掏土营救的工作一直就没有停止过。 6park.com


晚饭后,挖洞子的战士看见小土缝里飞出了几只苍蝇,一排顶木也露出了一截木头来,大家心里又燃起了希望,既然苍蝇能飞出来,说明是通气的。

于是,大家赶紧顺着那里往深挖下去。

终于,好消息来了。掏土的战士从地层里面听到了说话的声音。他们隔着土木缝,跟里面打招呼,有一个人说话了,大家听出来了是陈志茂参谋。

陈志茂说苏盛斌副科长、王扶之副师长都还在里面,人并没有牺牲。

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不幸中的万幸。沈铁兵得到报告后,着急火燎地赶了过来。作战室给军里和各处都报了喜讯。

战士们也都围了上来,挖土的,抬土的,越发加快了速度。

被埋在下面的几个人是如何幸存下来的呢?

2号上午,正在研究作战的王扶之等人,只感觉一声猛烈的震动,然后人就都被震昏了过去。

10点钟以后,王扶之醒了过来,看了看手表上的荧光,知道还是白天。可是他的全身不能自由活动,从胸脯到脚尖,都叫木板土块给压住了,呼吸都很困难。

王扶之伸手摸了摸,摸到了苏盛斌和陈志茂的手,但他们也被压住了,动弹不得。

感觉活命无望的王扶之拉住两人的手,正准备喊“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突然,他想起自己的裤兜里还有个打火机,便慢慢掏出来打着。

借着打火机的微弱光亮,看见在他的身后还有空隙,10多根顶木没有断,从墙地斜着搭了起来。这下,三人心中充满了生的希望,开始在土木中挣扎,与埋在身上的万钧重压搏斗。 6park.com


王扶之从身边找到一根木棍,贴着胸脯插下去,一直插到裤裆,两手再用力一推,微微推开个缝,呼吸开始顺畅了,可是胸部以下还是不能动。

王扶之身下是一层棉被,因为洞子塌的时候,他被气浪震起来,跌到一只床上,床垮后他也跟着被压下来。

王扶之叫苏盛斌帮他用点力,拉一拉棉被,可苏盛斌实在没力气了,只能用脚力使劲地蹬。王扶之身下的棉被被蹬了出来,他的身子开始自由了,就剩小腿以下部分还不能动。

又过了好些时间,王扶之好不容易把两只脚也抽了出来,全身摆脱了重压。随即,王扶之帮助苏盛斌和陈志茂从土里挣扎了出来。

除了他们三人在洞里还活着,其余四人都已经牺牲。

脱困后的三个人,开始喊叫外面的人,一个喊累了再换另一个。但是,由于被土层和木板压得太厚,外面救援的人一直没有听到。

后来,累得实在喊不出声了,也渴坏了。他们就用罐头盒挖开泥土,舀泥水喝。幸运的是,前几天一直有下雨,而他们呆的那块地方刚好有漏雨。

喝了一点水后,三人开始轮流敲打罐头盒,呼喊外面。

里面很黑,王扶之身上有打火机,他们还在里面摸到了一根蜡烛。本想点灯,又怕空气不足。正好有手电筒和电话机。

他们就把电灯泡接上机子的电池,里面也一直是亮的。但是,因为他们所处的空间在一个角落里,因而外面的人看不到这点微弱的亮光。

被埋在里面的三人,一直坚定外面就是自己的战友,他们时刻保持着精神的高度集中。渴了,就舀泥水喝;有一段时间空气进不去,几人喘气都很困难。 6park.com


但是,他们坚持下来了!整整坚持了38个小时!

这漫长的38个小时里,被埋在里面的三人没有缺氧窒息,主要还是刚开始拼命掏洞的时候,掏出的那个通气孔起了至为关键的作用。

在大家的协力挖掘下,终于看到了被埋在里面的三人,他们就趴在那个顶木靠着洞墙撘起的小棚下面。

他们要水,外面的人赶紧拿来水壶,绑在长杆子上,顺着木缝探进去。医生也赶来了,大家又用杆子从土木缝给他们探进兴奋剂药片去。

虽然已经看见了几人,但要腾出木块和土石,把他们安全地救出来,还需要一番功夫。

一直奋战到了晚上12点过些,战士们用锯子锯断小棚口上的木头,终于把洞打通了。马上派人进去,帮助里面的人逐一爬了出来。

所有人围着数丈高的半壁欢呼鼓掌。

陈志茂是第一个爬出来的,大家赶紧上去背他,问这问那,他的精神很好,也没有受伤。

第二个出来的是苏盛斌,他除了感觉腹部有点疼外,其他都好,也不让人背他。

最后出来的是王扶之。王扶之个子大,警卫员爬了进去,把他从里面运了出来,几个战士又把他抬到住的洞里。

警卫员早已经为他铺好了刚洗的褥单,医生也早预备了血浆、葡萄糖等药品。

当晚,万分高兴的沈志兵急忙给曾毅打了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经过周身检查后,王扶之除了腿上有几处小伤外,再无大碍。

主要是长时间没有进食,再加上精神一直在高度紧张中,所以人很疲惫。 6park.com


4号早上的时候,王扶之恢复了不少,但还是浑身发木,头发闷,小便也发红,这是上火严重的症状。

军部指示,立刻把王扶之送到军部休养,因为那里的条件比之前线要好上许多。

王扶之是39军赫赫有名的战将。

1950年10月入朝时,他担任115师343团团长职务。39军首战云山,王扶之率领343团在云山以南的南龙成洞至龙头洞一带,阻击从博川方向赶来增援的美骑1师第5团。

这场阻击战,343团打得异常艰苦。美军一个团的火力装备比志愿军一个军还要强,再加上敌人飞机的空中支援,战斗更加惨烈

343团在王扶之的指挥下,顶着巨大的压力,死死挡住了美军第5团前进的脚步,为云山之战的胜利立下了大功。

在之后的四次战役中,343团均打得极为出色。

第五次战役结束后,敌我双方在三八线上进入了对峙状态,王扶之因功升为志愿军第39军115师副师长,后来又升为师长。

1955年,王扶之被授予了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将,成为新中国的开国将军。

1923年出生的王扶之老将军,是现今还健在的开国将军之一,已是98岁的高龄。

衷心祝愿王老将军身体健康,寿比南山!

喜欢牛员外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牛员外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