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身处逆境却始终不忘初心,江南神探端木宏峪不在公安岗位上的岁月
送交者: wwwyu[♂★★★★声望勋衔18★★★★♂] 于 2022-09-28 23:51 已读 847 次  

wwwyu的个人频道

1966年初夏,“十年运动”波及到了上海市公安局,许多老公安都被打成“反革命”靠边站,受到无休止的审查和批斗;时任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处刑一队队长的端木宏峪因为自己曾在国民党军队服役的“黑历史”,又是已经被“靠边站”的局长黄赤波的爱将,被“造反派”强说成是刑事侦查处的“四大金刚”而被停职审查。 6park.com

黄赤波 6park.com

当“造反派”向他宣布停职审查决定的时候,端木宏峪什么都没有说,他知道,说了也没用,局长都已经“靠边站”了,他一个小小的队长又能说什么呢?反正自己无愧于一个人民警察的初心就够了。至于别的,坦然接受就好——

他甚至还苦中取乐地想,虽然被审查了,白天蹲在“牛棚”里学习“最高指示”和写“交代材料”,晚上却可以按时按点回家,还能每天见到老母亲、妻子王筠芳和三个年幼的孩子。要知道自己没被“打倒”的时候平均每年365天有超过300天不是住在局里就是住在办案地,这个家对他而言反而成了不用花钱的招待所。和他朝夕相处的是他的同事和战友,妻儿反而成了他最熟悉的陌生人,如今反而有机会陪伴一下妻子和孩子,弥补一下过去那十来年忽略妻儿的亏欠。 6park.com

婚后的端木宏峪和王筠芳夫妇 6park.com

端木宏峪夫妇和三个儿女合影 6park.com

由于被审查,端木宏峪的工资从原来的每月141元(基本工资,不含各种津贴和补助)被砍至50元的生活费,其余的待遇自然也全被取消,境遇一落千丈。加上妻子王筠芳的工资加起来也就100出头点,此外各种票据的配额也打了折扣,一家6口的生活顿时捉襟见肘。由于米不够吃,因此每顿饭只能熬稀饭,大人尚且能凑合,可是三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怎么能凑合?长时间的营养不良,导致三个孩子骨瘦如柴。端木宏峪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虽然他平时不苟言笑,除了讨论案情外话并不多,但这不等于他就是个钢铁直男,自己的骨肉吃苦怎能不心疼? 6park.com

板画:五七干校 6park.com

一家团圆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王筠芳就去了崇明的五七干校,一去就去两年,没了女主人的蔡家(端木宏峪原名蔡承彦,出于低调以及对家人的保护,端木宏峪没有让儿女随姓端木,而是姓本姓——蔡)乱了套,老母年事已高,仅能勉强干一些轻体力家务,端木宏峪只好又当爹又当妈,他破案是一把好手,但在家务方面无限接近“菜鸟”一枚,只好现学现做,以保证“饿不死”为限。

端木宏峪的大女儿蔡迪曾回忆:那段时候,只要星期天,爸爸就会蹬着从里委会里借来的“黄鱼车”带着她和两个弟弟一大早起来骑行十几里跑到北新泾(如果借不到黄鱼车就只能走路),从那里的农船上买可以吃一个星期的大白菜,因为那里农船上卖的大白菜不但新鲜,而且比市区菜场出售的大白菜每斤要便宜1分钱,用这省下来的钱给她和弟弟们买奶糖,夏天买雪糕,她和弟弟也正是在这段时间才切实感受到父爱,脑海中原本抽象而笼统的“父亲”形象一下子变得生动而具体。 6park.com

黄鱼车 6park.com

端木宏峪的大女儿蔡迪 6park.com

好在还有没有“靠边站”的老上级、老同事以及一手带出来的一帮弟子(谷在坤、张声华、裘礼亭等)的暗中接济,日子也就磕磕绊绊地过了下来。

1971年6月19日,上海市公安局实行了“军管”,在公安局大院里,包括端木宏峪在内的一大批“老公安”、“老刑侦”被军管会宣布“赶出公安战线”,被发送到市内各工矿企业“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

这个宣布对不少在公安战线干了一辈子的老战士心中不吝晴天霹雳,在场的很多人都只能默默擦掉眼角的泪水。端木宏峪要去的地方是上海橡胶厂(今上海华向橡胶制品有限公司),当橡胶厂革委会的人将他带走时,他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默默地和几个老战友握手道别,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在这个大院重聚首。 6park.com

上海市公安局旧址 6park.com

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上海市公安局民警装束,他们身穿的是66式警服 6park.com

当时的上海橡胶厂位于普陀区真南路四号桥(真南路1550号),这里远离市区,当这批“反动公检法人员”初来乍到时,厂里的“革命群众”们自然对他们没有什么好脸,这些中老年人被迫跟着小年轻们干各种重体力活,甚至还会受到偷懒的年轻工人的欺负和刁难却无法反抗,谁让他们头上戴着“反动公检法人员”的帽子。 6park.com

真南路上的上海橡胶厂旧址正门 6park.com

今日的上海橡胶厂旧址 6park.com

身材高大的端木宏峪(他有1米88)先被分配去挑水泥,干了半个多月弄得胳膊脱臼,看完医生后没有休息一刻还得接着挑;也许是看这么个中年人干这种重体力活担心闹出人命,几个月后厂革委会又被分配端木宏峪去烧锅炉,锅炉工老王师傅是个厚道人,他看端木宏峪怎么也不像是“反动公检法人员”,至少不像是个坏人,于是在工作中尽量对端木宏峪给予照顾。时间久了,端木宏峪也和锅炉房的工人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6park.com

老照片 锅炉工 6park.com

“大个子,人家都说你们是反动公检法的人,我看不像呀,至少你不反动,是个好人。”某天中午午休的时候,王师傅悄悄对端木宏峪说。

工厂的班是固定的朝九晚五,端木宏峪可以天天下班蹬着辆省吃俭用买来的“老坦克”(上海话旧自行车的意思)回家,星期天还能带孩子们出去玩,这是他干刑侦的时候从来不敢想象的时刻。

由于“十年运动”期间的纪律崩坏,橡胶厂的各种偷盗案件频发,群众意见极大,厂保卫部门疲于奔命。“造反派”热情有余,但在业务上就是一帮“菜鸡”,因此积压了一大批大小积案,焦头烂额之余猛然想到端木宏峪是市公安局刑侦处出来的,这时也不讲什么阶级成分了,厂部将端木宏峪从锅炉房调了出来,借调到了橡胶厂的上级部门上海橡胶工业公司保卫处负责清理这些积压旧案,端木宏峪在烧了一年半的锅炉后终于在1973年初又干回了“老本行”。

这些所谓的旧案积案,在老刑侦出身的端木宏峪眼里基本上都是“毛毛雨”,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将整个上海橡胶工业公司积压下来的数十起旧案积案一扫而空。查出的人员罪行严重的直接交给公安机关处理,如果仅是一般错误端木宏峪也会尽量为他们争取洗心革面的机会。

某次橡胶厂的某间厕所内发现一张被擦了屁股的报纸,好巧不巧的是报纸上被擦了“粑粑”的地方刚好是一张领导人的照片,这在当时是极为严重的政治事件,端木宏峪在调查中发现这张报纸原来属于放在厂文娱室电视机旁的报纸栏上,群众查访得知报纸在某天晚上一帮来厂里建厂房的施工队民工在文娱室看过电视后就少了一张,而在厕所里发现的这张被擦了“粑粑”的报纸就是这一张。于是端木宏峪又去民工宿舍排查,终于查明案发当晚只有18岁的民工王某拿过报纸,王某也承认他拿这张报纸上大号擦了屁股,但根本没有注意上面有领导人的照片,属于无心之失。

如果公事公办将这名年轻人交给公安处理,那起码劳教是跑不掉的,但这样一个年轻人的未来就毁了。于是端木宏峪冒着风险,让施工队自己来处理王某,施工队上下因此对端木宏峪感恩戴德(这支施工队的民工都是同乡,还是亲族),王某最后挨了施工队领导的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回头又挨了自己老爹的一顿哭爹喊娘的大棍子,在床上趴了三天,这事就算过去了。 6park.com

老照片 施工队 6park.com

虽然吃了顿“生活”(上海话“挨揍”),但皮肉之苦总比劳教强多了。

然而,忘我的工作摧残了端木宏峪的健康。1974年,在一次上海橡胶工业公司组织的体检中,端木宏峪被查出了胃癌,诊断报告出来时,端木宏峪正在江阴就某橡胶厂某造反派小头目投机倒把的罪行进行外调。临时借调端木宏峪协助调查的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立即派车到江阴,将端木宏峪接回上海直接送回家,一路上也不敢告诉端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搞得端木宏峪胡思乱想了一路。

是又要查他的“历史问题”?还是家里有谁出事了?

回家后,妻子王筠芳也不敢告诉端木宏峪“胃癌”的实情,只是说几天前体检报告出来了,查出端木宏峪有“胃阻塞”,端木宏峪当即就火了,“胃阻塞又死不了,何必这样兴师动众的!”

然而此时端木宏峪患胃癌的消息已经在橡胶厂传开,包括锅炉房工友们在内的和端木关系好的工人纷纷拎着各种慰问品来探望,端木宏峪感到奇怪,自己就一个“胃阻塞”,又不是什么大病,干嘛这么一拨一拨的来,还都一副生离死别的表情?刑警的本能让他感觉到自己的病似乎并不是胃阻塞,再三逼问妻子要到了诊断报告,这才得知自己得了胃癌。

不死心的他拿着诊断报告前往肿瘤医院复查,结果依旧是“胃癌”。端木宏峪拒绝接受如此残酷的命运,于是经人介绍去光华医院(今上海市光华中西医结合医院)进行复查,经专家会诊仔细诊断,最终确定不是胃癌,而是严重的胃溃疡,必须立即住院手术(当时的医疗条件有限,严重的胃溃疡容易误诊成胃癌,如今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这种误诊已鲜有发生)。这次端木宏峪痛快地服从了医生的吩咐高高兴兴地光速住院了,只要不是胃癌,怎样折腾他都没问题。 6park.com

70年代的上海肿瘤医院正门 6park.com

今日的光华医院门牌 6park.com

这次住院整整住了小半年,面对陪床的妻子王筠芳,端木宏峪大多数时间都是一言不发地望着她,而王筠芳也早已习惯了丈夫的沉默,都老夫老妻了。丈夫只要能这么看着自己,里面饱含着的情义她心里头明白,这就够了。

出院后,端木宏峪依旧在上海橡胶工业公司保卫处上班,但经过胃癌风波后,保卫处也再也不敢往狠里用他了,因为他们经常看到穿着白色警服的人来处里探望端木。说明端木宏峪虽然人已经不在公安局,但人脉还在,像张声华、裘礼亭、谷在坤这样的门生此时已经在公安局独当一面。这样一个门生旧部众多的老同志如果倒在工作岗位上,上海橡胶工业公司保卫处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就会被集体点了天灯,于是乎端木宏峪此时的境遇相比刚刚来到橡胶厂“战高温”的时候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直到1977年初,50岁的端木宏峪正式被平反,恢复名誉、恢复工作,回到了久别的福州路185号上海市公安局大院。此时的他不会想到,属于他的时代并未结束,他将在随后的12年时间里为上海公安缔造一个响当当的新代号——“刑警803”! 6park.com

端木宏峪和刑警803

喜欢wwwyu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wwwyu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帖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