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墨脱军人 | 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金珠拉山,我尝到了高原反应的滋味
送交者: wwwyu[♂★★★★声望勋衔18★★★★♂] 于 2022-12-06 0:18 已读 977 次  

wwwyu的个人频道


6park.com

⊙口述/向平儒

⊙整理/郑绍梅 黄川伟 6park.com

6park.com

1963年夏,我从四川遂宁县应征入伍。在新津经过新兵集中短训后,于当年9月乘车进藏来到林芝。

9月17日清晨,我们补入墨脱县格当的5名新兵(杨永喜、何光胜、刘登信、潘恩全、向平儒)跟随5名归队老兵,从林芝军分区驻地乘车出发,翻越色季拉山,经通麦天险到波密县扎木镇一公路处下车后,老兵开始带领我们从达兴向格通方向行走。

此段道路地势相对平缓,森林茂密,过了帕隆藏布江我们沿河谷上行,进入一片原始森林无人区。只见遮天蔽日的密林古道布满乱石,清澈的溪水在河谷里四处流淌。 6park.com

6park.com

迂回几个小时山路后,到格通巳是下午13时。格通是一个高山草甸,也是翻越金珠拉山的“驿站”,因路途太远,人们通常在此要住宿一个晚上,以恢复体力为次日翻山做准备。

由于封山临近,老兵担心山上气候变化莫测,随时可能突降暴风雪,于是决定带领我们当日下午硬闯金珠拉,到金珠拉南麓一个叫提琴的牧场露营夜宿。

下午14时,在金珠拉北山脚野炊后,天上飘起细雨,我们整理行装后就步履匆匆地踏上了征程。金珠拉山位于横断山脉末端,西与喜马拉雅山脉的南迦巴瓦峰隔空相望。 6park.com

6park.com

金珠拉山口海拔5030米,是东、西两线进入墨脱的第六条古道之一。这条线路俗称金珠古驿道,它是通往墨脱的东后门。

金珠拉山势雄奇险峻,巍峨的连环山峰像一把把玉剑直插苍穹。遍山怪石嶙峋形似犬牙,此起彼落的山峦划出了一道道弧线,连接着一山又一山。

山顶冰雪终年不化,路途到处都是陡切的残岩悬崖和深谷,常有雪崩、泥石流、滑坡等自然灾害发生,是一个地震多发区。 6park.com

6park.com

古道路边的泡雪覆盖在悬崖旁的荆棘上,似道非道,看似无危险,但下面却隐藏着不知多少个天坑地缝,可以说是危机四伏。如果猎奇踏上去,人就会掉下悬涯,难以自救,因此有人说翻金珠拉山比登天还难!

在布满矮小植被和裸露岩石的山谷中我们攀爬了两个小时,走到金珠拉半山,举目远望群山叠垒,白雪皑皑的万峰锁在一片烟雨中,足下弯弯曲曲的古道隐藏在山坳里,不知支向何方。头上突兀的风化悬崖仿佛就要坍塌下来,一个个沟壑像吃人的虎口,面目十分狰狞。

金珠拉古道是格当与外界联系最为捷径的通道,也是最危险的古道,翻越金珠拉没有胆量和体力是过不了雪山的。当地有“人过五十不出门”的禁忌,外岀以物易物都是青壮年在开山期间用生命担当重任,背运物资过山的,由此可见年龄也是翻越金珠拉山的要素。 6park.com

6park.com

为规避金珠拉风险,进出墨脱的人大多选择从米林县的派区翻越多雄拉山。多雄拉山口海拔4221米,这条线路俗称“西线”。因多雄拉山口比金珠拉山口海拔约低800多米,所以封山期相对晚一点。但西线对地处偏僻的格当来说,却要徒步7天,因此从金珠拉山进出格当便成了人们的首选。

行走于盘旋在悬崖陡峭的山路上,因坡度太陡,所以脚步只能横行慢走,若重心不稳失滑,惯力就会使人在六、七十度的陡坡上刹不住“车”,那样人就会滚入百丈悬崖或坠入冰坑雪缝中,不是粉身碎骨就是葬身冰窖成为冰雕,救援极为困难,生还的希望几乎不可能。

从扎木兵站到金珠拉山再到格当,或者说从格当翻过金珠拉山再到扎木兵站,单边徒步行程夜出昼行正常情况下需要3~4天。途中随时可能与雪崩、滑坡、飞石、泥石流、暴风雪等自然灾害不期而遇,甚至可能与狗熊、孟加拉虎等大型动物谋面。 6park.com

6park.com

老兵说格当的兵叫铁脚板兵,是神行太保,人人都练就了一双好脚板,否则不配为格当兵。老兵们都随身携带一把砍刀,用途很广,防身砍路障。

下午16时临近雪线,为防雪盲,老兵叫我们戴上了防风墨镜。山下小雨,山上却是鹅毛大雪,漫天飞舞的雪花打在脸上十分寒冷。进入雪线时老兵为保护新兵,3名老兵在前,两名老兵殿后把我们夹在中间,叫我们踩着前面的脚印走,并叮嘱我们不准大声讲话,说是声波震动可能诱发雪崩。

我们背着沉重的行囊,一步一脚顺着老兵的脚印老老实实地跟着走,前后老兵不时提醒我们不要偏离路径,以防掉入泡雪下面的深沟。初到高原第一次翻雪山,我们这些新兵既兴奋又紧张,雪原寂静无声,除了自身感觉心脏“呯呯”跳动外,只听得见鞋子与泡雪发出的“吱嘎”声。 6park.com

6park.com

队伍越走越慢,最初泡雪只有小腿深,走一段路后泡雪就淹过了膝盖,抬腿落脚十分吃力。此时狂风呼啸不时卷起千堆雪,天空到处抛洒着乱雪。

9月中旬正是内地酷暑难耐的时候,但在西藏金珠拉山上却是冰天雪国,我们每走一步,道路上的积雪就越深,走到齐腰深的积雪堆时,我们只得手牵手地慢慢行走,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体力。

由于山上积雪太厚,到了黄昏时我们仍未突破近在咫尺的山口。此时雪花依然纷飞不停,像闪烁的银片在雪地里漫天劲舞。随着海拔升高,空气越来越稀薄,我开始感觉头晕目眩和耳鸣,每走一步我们都要停下来张着大嘴不停地呼吸,吐岀一串白雾,这是我进藏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高原反应。 6park.com

6park.com

走到子夜时分雪停了,不久半个弯月爬了出来,像一个银色的破灯笼,透出一线惨淡的月光泄在雪原上,雪峰被白雪映照清晰可辨。走着走着不知什么时候雪道突然变成了一道齐肩的高墙,人困在雪墙里顿时使人不可名状地感觉到此行恐怕凶多吉少,插翅难飞了。

大家停下脚步,面对险隘,新兵不知所措,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兵说:“现在距山口约3公里,但我们不能硬闯了,必须马上撤下山,否则高寒缺氧大家必冻死无疑。”于是老兵开始带领我们往回撤。

下撤时,有两个老兵为省力气,把随身携带的一部分东西放在山上,说上山时再取回来。此时我们困在金珠拉雪山上已超过10个小时,大家又冷又饿,一位老兵从挎包里取岀一把干辣椒,叫大家分食以御寒冷。 6park.com

6park.com

这墨脱产的辣椒真不是一般的辣,吃在口里却辣得脸上都冒出了汗珠,于是我赶紧抓把泡雪含进口中。也许是金珠拉山神给我们留了一条生路,午夜时分风也静默了,于是我们借着残月继续下撤,但棉裤却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原来体温巳把沾满雪水的棉裤凝冻成了一块块冰渣。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冰雪覆盖的下山路最难走,因为金珠拉山南缓北陡,北坡格外陡峭,加之夜晚行军光线不好,所以有不少战友因重心不稳跌入雪坎下,半天爬不起来,幸亏有战友照应,相互拉扯才爬了起来,万幸没有人掉进悬崖和深坑。

走到弯月西沉的凌晨4时,大家巳是筋疲力尽,为节省体力,熟悉道路的老兵就带领我们有选择性地一段一段向下滑雪。到金珠拉山脚时,大家的棉裤已被磨破成了一个个大洞小洞,屁股后面露出了衬裤。大家九死一生回到银装素裹的山脚时,个个都累得脸青面黑不想说一句话。 6park.com

6park.com

我们忍着饥饿和寒冷,默默打开背包,把毡子和褥子铺在一棵大松树下,两个战友合用一床被子,外盖一件皮大衣就抱团取暖,挤在一起入睡了。这一觉睡到下午才醒来,只见皮大衣上覆盖着一层白雪,雪花仍在密林里像恶魔一样地乱舞,地下积累着众多的小雪堆,山上白雾茫茫。

看来继续翻山不可能,大家只好拾柴取暖煮饭,准备等到雪停后再翻山。众人挤住在大松树下,第三天上午(9月19日),两位老兵上山探察路况,两个小时后他们折返回来说山上雪大,积雪已齐脖子深,根本无法通行,丢在路上的东西也没法取回来。

当时沒有通讯条件,无法与上级取得联系,林芝军分区机关和首长及格当边防站的领导都不知我们受阻情况,现在翻山不能,退走扎木又太远,我们只能在山脚下等雪停。 6park.com

6park.com

眼见所带粮食不多,且又不知在山脚下还要等待何时,于是老兵决定每天只吃一顿饭,十人每天只用一漱口缸米煮一顿稀饭吃。就这样我们在山下坚持到第6天(9月22日),山上的雪停了,久违的太阳挂在了金珠拉山上,阳光像是给群山披上了一件斑斓的外衣,湛蓝的天空飘岀朵朵白云,景色分外妖娆。

老兵们高兴地说:这是好天气,明天我们可以翻山了。中午吃完稀饭,老兵正在商议晚上把剩余的粮食煮完,以补充能量为次日一早翻山做准备。这时从扎木方向走来3位军人,看到我们后他们露出很惊喜的样子。

其中一位军人说:“我们是扎木大站的,受首长之托来找你们,并给你们带来了一些主副食。”第二句话说:“你们还活着,我们感到太高兴了!”原来军分区机关电询格当边防站,才知我们没有在预定时间内到达格当站。于是分区首长很着急,对我们在金珠拉山遇到什么情况、是死是活也一无所知,因此他们请求最近的友邻部队增援寻找。 6park.com

6park.com

扎木大站一位领队告诉我们:“西藏人民广播电台说,从今天起金珠拉山的天气有短暂好转,不下雪,这是翻山的最后时期,你们明天就可以翻越金珠拉山,格当站将派人到提琴接应你们。现在我们要赶回大站汇报情况。”于是我们向他们表示谢意并互致军礼后,他们就返回扎木兵站了。

9月24日凌晨1时,雪山隐隐,天地苍茫。大家饭后开始翻山,虽深夜时分,但雪山小径在雪光映照下仍可辨析。经过6天6夜下雪,山上的泡雪在极地高寒下巳凝结成冰,我们一步一趋跟在老兵后面,遇有陡坡冰面,这时老兵的砍刀就发挥作用了。

他们用砍刀在冰坡上砍出一串串半个脚掌大的坑,这样人踩在坑上只要保持重心就不易失滑,大家连拖带拉踩在冰面上继续攀行。过悬崖路段时,老兵就会反复叮嘱我们手攀岩体走里侧,因为路段很滑,外侧就是深不见底的沟壑,所以老兵带我们走这段路时就像过鬼门关一样,步履十分谨慎和缓慢,我们也小心翼翼,依样画葫芦不敢乱踏半步。 6park.com

6park.com

路途的夜空不时传来冰雪坍塌发出的巨响,有的就在不远处卷起一阵阵白浪,随后弥散岀一团白雾迎面扑来,使人胆颤心惊,不寒而栗。老兵记忆惊人,他们熟悉金珠拉山的旯旯旮旮。虽然途中寒光闪闪,足下万丈悬崖,但老兵们十分沉着勇敢,他们领着我们在形如五指的山峦上,走过了一坡又一坡,片刻不停朝山口奔去。

越往山口行走道路积雪愈厚,好在积雪巳成泡冰,所以我们用不着刨雪,而是脚踏冰面手拉手跳起了溜冰圆舞曲。不知走了多少时辰,我感觉自己浑身无力了,脑袋犯晕,每迈一步都非常吃力,走上几米就要停下来大口喘气,好似自己的脚踩在棉花上,走路踉踉跄跄。老兵不停地鼓励我:“坚持!坚持!到了山口就是胜利!”

23日早上8时,红彤彤的太阳从东方升起,挂在高高的天空上,雪地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为防雪盲老兵叫我们戴上了防风墨镜。可是长时间戴镜,加上高山反应,使我的视觉极不适应,感觉景物恍惚。为保持头脑清醒,老兵叫我们眼睛不适时可适时取下风镜,但风镜取下后不要直视雪原,以避免强光刺激患上雪盲。 6park.com

6park.com

上午10时,我们终于站在了金珠拉山口。举目远眺,云雾缭绕的山麓右边,重叠着一座座冰清玉洁的山峰,它像一个个巨大的、晶莹剔透的蓝宝石,在阳光下闪烁出华贵的色彩,让人十分震撼,其壮美之景使人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老兵说那是万年不化的金珠古冰川,冰川乏蓝是因为冰体沉积久远,阻隔了空气才呈蓝色,非古冰川的冰体是不会乏蓝的。一揽众山美景后我们顺山下行2小时,抵达金珠拉山峰脚下一个稍为平缓的地方,老兵说这就是牧场。这个牧场的地名很有意思,像一件乐器名,叫“提琴”。到达提琴已是中午时分,这时格当站副站长李良德带着3名战士身着民警服正装,帽佩国徽,早已在老百姓的羊圈里迎候我们。

提琴是一个高山牧场,牧场不大,位于金珠拉山南坡。这里没有村庄,只有一个用乱石垒砌的羊圈,放牧时一般都住有3~5个年老的牧民,牧民多是从查云卡、江别塘赶牧过来的康巴藏族。看到格当站战友热情相迎,我们心中感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6park.com

6park.com

两位放牧的老人很友善,他们一边手摇转经筒,一边为我们烧水煮饭。虽然语言不通,但我们坐在火堆旁通过一比一划的手语,却让我感受到了边疆同胞的温暖。面对炽热的火光,我不停地揉着眼,泪流不止,眼睛开始灼痛。李副站长安慰我说:“不要紧,这是轻微的雪盲症,到站休息一两天就能恢复正常。”

在提琴牧场休息一宿后,次日早饭后我们告别两位放牧老人,经查云卡、江别塘、兴凯,共走了10个小时路程,于24日黄昏到达格当边防站,受到全站官兵热烈欢迎。

从9月17日翻越金珠拉山,到24日抵达格当站,因大雪阻挡,我们共经历了8天时间。到站休息两天后,我的眼睛恢复了正常。少壮不言苦,回想8天8夜历程,我们新兵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翻山很苦、很累,殊不知我们在金珠拉山上差点把命搭上,在大雪纷飞的雪山上没被冻死、摔死,这简直就是一个人间奇迹,这仿佛是阎王爷给我们开了一个大玩笑,让我们在阎王殿上遛达了一圈,使我们体验到了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

我们翻过金珠拉山没几天,金珠拉山上就天寒地冻,风雪肆虐了,封山意味着我们隔断了与外界的联系。这一封,就是9个月呀! 6park.com

6park.com

∥@读走西藏​∥


6park.com

6park.com

喜欢wwwyu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wwwyu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史海钩沉首页]
帖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