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女性频道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她出轨却害我断了一条腿!
送交者: 一次搞大[♂★★腚能搞大★★♂] 于 2020-02-12 7:20 已读 685 次  

一次搞大的个人频道

我撮合了老同学与同事在一起,以为成就了一场天作之合,没曾想,事情的真相让我大跌眼镜!





01 



我叫张霞,1985年出生于四川省攀枝花市,是一家投资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我和丈夫宋宇翔是大学同学,2008年大学毕业后,他随我回到攀枝花,在一家建筑公司做监理。

我俩感情一直很好,女儿媛媛的出生,更是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许多欢乐,一家人相处地其乐融融,生活平静而美好。

2014年夏天,在一次同学聚会中,我与昔日的好友徐露露重逢,虽然时隔多年,相处起来却并不尴尬,很快我们就重拾了多年的友谊。

徐露露比我大一岁,家境并不好,满脸雀斑,长得也不好看,当年高考落榜后,她就四处打零工维持生计。岁月的痕迹过早地爬上了她的脸庞,看得出来,她过得并不如意。

闲聊中我得知,已经三十岁的她还没有结婚,甚至连对象都没有谈过。哥哥结婚后,她因为与嫂子不合,便从家里搬出来租房子住,每天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没有什么朋友,找对象也很困难。

我本身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听到她的遭遇之后,感慨不已,便在心里盘算起来,想给她介绍个对象。

正在这时,公司新来的同事刘俊辉,让我眼前一亮。他是广元人,但在本地买了房,长得挺斯文,都三十几岁的人了,在作自我介绍的时候,竟然还会害羞。

第一眼我就觉得他跟徐露露很般配,熟识之后,便忍不住去找他搭讪,想探探他的情况。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还是单身,情感经历出奇地跟徐露露相似,因为太过于内向,不会讨女孩欢心,所以从来没有处过对象,身边甚至连女性朋友都没有。

于是我先征求了徐露露的意见,听我说完刘俊辉的基本情况后,她比较满意,同意见见。然后我又去做了刘俊辉的思想工作,他犹豫再三,最后羞红了脸,也点头答应。

很快,在我的牵线搭桥下,两人见了面,第一印象都挺好,我便撮合他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又加上了微信。

之后的日子里,我时不时地组织一些聚会,像爬山、郊游、野炊什么的,带上女儿和宋宇翔,又把他俩也叫上,试图增进他们的感情。

那段时间为了撮合他们,我费尽了心思,一会怂恿刘俊辉给徐露露送个小礼物,一会又鼓动徐露露做些家常菜,向刘俊辉展示厨艺。

几个月相处下来,两个人熟络了许多,偶尔还能嘻嘻哈哈地开些玩笑,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暧昧”的味道。

一天,刘俊辉向公司请了假,他说他爸爸过世后,家里只有他妈妈一个人,现在生病了,他要回老家去照顾她。

我想着这是一个机会,便侧面敲击徐露露,让她主动些,去刘俊辉家好好表现一番,这样他们的好事就不远了。

于是,徐露露向刘俊辉提出想陪他回老家,说是有个女人帮衬着照顾他妈妈,会方便许多,刘俊辉答应了。

之后他们去广元发生了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偶尔跟徐露露闲聊时,听她说过几句,无非就是刘俊辉的妈妈性格不错,刘俊辉家的亲戚对她挺热情什么的。

看得出来,她对刘俊辉的家庭也挺满意,那满面的春风,一看就是谈恋爱才会拥有的容光。我打心眼里为他们高兴。

02 



2015年初春,刘俊辉向徐露露求婚了,两个孤独的灵魂终于找到了彼此的依靠,一手促成此事的我,每当向同事说起来,得意不已。

婚后的徐露露夫妇俩似乎变得忙碌了起来,几乎不参加我们的聚会了,刘俊辉在公司里也整天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

好不容易约到徐露露一次,我打趣地对她眨巴着眼睛,她却一脸无奈地告诉我,自从结婚之后,刘俊辉就每天抓着她疯狂造人,她觉得有些事情应该顺其自然,太过于心急,往往适得其反。

我宽慰她,可能是刘俊辉觉得彼此年纪不小了,同龄人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所以着急想要一个孩子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之后没过多久,刘俊辉跳槽去了另一家公司,临走的时候他送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给我,说一直想要向我表达谢意,思来想去觉得这份礼物最适合我。

推辞再三,他依然坚持,我没有理由再拒绝,便收下了电脑。

很长的时间里,我也没有再见到徐露露,偶尔跟她微信聊几句,也都是一些淡淡的家长里短。

大概七月的时候,徐露露和刘俊辉几乎是同一时间发了一模一样的朋友圈,宣布了徐露露怀孕的喜讯,两人都激动得不得了。

第二年,徐露露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取名乐乐。去看徐露露时,她小心翼翼地将乐乐捧在怀里,如获珍宝。

就在我以为他们从此要过上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幸福生活的时候,徐露露郁闷地告诉我,她出月子后,刘俊辉对她的态度竟然三百六十度大反转。

刘俊辉经常以加班、有应酬为由,每天很晚才回家,而且回家倒床就睡觉,对她不闻不问,甚至连女儿都不抱一下。

徐露露怀疑刘俊辉出轨了,非常肯定地对我说:“凭我的第六感,刘俊辉绝对是在外边有了别的女人。”

我宽慰她不要多想,我对刘俊辉的为人还是比较了解,他平时跟任何女人都保持着距离,连男性朋友都很少,我绝不相信他会做出出格的事。

可是徐露露坚持相信自己的直觉,经常约我偷偷跟踪刘俊辉。然而一个月下来,刘俊辉除了在公司加班或是应酬以外,最多的就是跟着他那个好兄弟——此前曾经在我们公司上班的前同事小黑去喝酒,两个人嘻嘻哈哈,并没有其他女人。

就在我嘲笑徐露露疑心病太重的时候,她的几条微信截图,差点让我跌破了眼镜。

03 



刘俊辉的确出轨了,确切点说应该是徐露露“被第三者”,而这个出轨对象,竟然正是那个经常跟刘俊辉谈天说地,被刘俊辉称为兄弟的小黑。

徐露露说,她趁着刘俊辉去洗澡的空当,偷看了他的手机,他的聊天通话记录都很正常。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无意间翻到了刘俊辉与小黑的聊天记录,瞬间傻了眼。

他们两个人的聊天内容暧昧又露骨,尺度大到让人难以置信,刘俊辉竟然喜欢男人!她喝了好几瓶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却怎么也无法冷静。

我问她打算怎么办,她说她的心很乱,末了她淡淡地问我一句:“老实说,你一开始知不知道?”

我再三发誓赌咒告诉她自己并不知情,她似乎因为受到的打击过大,已经失去了理智,死活不愿意相信我说的话,非要怪我故意陷害她,吵着闹着要和我没完。

没过两天,徐露露实在是忍无可忍,便和刘俊辉摊了牌,刘俊辉这才说出了实情——

他说他的确喜欢男人,跟小黑在一起也很多年了,他爸过世后,他妈更是以死相逼,死活不接受他跟小黑的关系。

认识徐露露的时候,他妈妈病了,家人亲戚都劝他赶紧娶个媳妇、生个娃,以满足老人家的心愿。

他妈也苦口婆心地劝说,甚至跪下来求刘俊辉,刘俊辉实在是没办法,才打算找个女人结婚生子。恰巧那时,我将徐露露推给了他。最后,他才下定决心跟徐露露在一起。

另一边,他跟小黑约定好,两个人分别娶妻生子,然后再以朋友的身份在一起。知道事情真相后,徐露露差点疯了。

得知为了答谢我,刘俊辉曾经还送过我一台电脑,她更是觉得我该对她这段不幸的婚姻负责。

于是,她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她家,说是我们几个人得坐在一起,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我在宋宇翔的陪伴下,去了徐露露家,刘俊辉就像犯人一般坐在沙发上,被徐露露的父母哥嫂“审讯”着。

一看见我,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更加阴沉了,一时间我竟紧张地有些不知所措。

徐露露的嫂子斜着眼睛,尖声讽刺道:“我就说嘛,徐露露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心的朋友,又出钱又出力地给她介绍对象,原来是做着不可告人的勾当啊。”

徐露露的妈妈说话更是难听:“你们两个说说吧,这场骗局,除了那台电脑,刘俊辉还给了你们多少钱?”

徐露露沉默不语,我解释道:“我和露露是多年的朋友了,如果我知道是这样,绝对不会介绍他们认识,更不会撮合他们,我可以拿我的生命来发誓,我真的不知情。”

一旁的刘俊辉也帮着我解释:“那么隐私的事情,张霞的确不知道。”

因为之前刘俊辉和小黑走得太近,让徐露露不满时,我曾劝过她,男人都会有一两个酒肉哥们,让她不要太“小气”,且小黑也是我们的前同事,性格不错。我让她放心,打包票说小黑不会把刘俊辉带坏。

因此,现在不管我说什么,徐露露始终不相信。她固执地认为我和刘俊辉是串通好的,他们的婚姻就是我一手促成的“骗局”。

徐露露的妈妈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骂着扑过来撕扯我的衣服,宋宇翔拦在中间,手臂被抓出好几道口子。

我忍无可忍地问他们到底想怎样,徐露露一家应该是早就商量好的,立马提出了解决方案:他们要求跟刘俊辉离婚,并且要乐乐的抚养权,刘俊辉除了每个月给乐乐两千块的抚养费外,房子还得归徐露露所有,并额外赔偿四十万精神损失费。

至于我,他们要求我赔偿徐露露十万块的精神损失费。

虽然我识人不清,但给徐露露介绍男友,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再说,徐露露是成年人了,没人拿枪指着她的脑袋,让她跟刘俊辉结婚啊。怎么出了事,就赖在我头上了?

我瞬间就火了,刚要跟他们理论,宋宇翔却把我拦了下来,他劝我说徐露露一家正在气头上,我们是来解决事情的,就是把房顶掀了,事情也得解决,没必要撕破脸皮。

我这才冷静了下来。

04 



这时,刘俊辉一听说要离婚,还要乐乐的抚养权,立马就慌了,竟然跪着乞求徐露露,他说只要不离婚,他愿意把房子过户到徐露露名下,往后的日子里,他不干涉徐露露的私生活,但他依然会一如往常照顾家里,抚养女儿。

徐露露的妈妈又开始咒骂起来,她的嫂子也跟着喋喋不休,屋子里乱成一团麻,我的脑袋都要爆炸了。

这一切在徐露露看来,简直就是荒谬至极,她疯了一般地尖叫起来,砸碎了家里能砸的一切物品,疯疯癫癫地一会哭一会笑。

狼狈地从徐露露家出来后,我委屈地哭了起来。

宋宇翔一只手扶着我的肩膀,另一只手紧紧握住我的手,认真地告诉我,这件事和我无关,我不过是做了介绍,其他的一系列相处,包括结婚、生女之类的事,都是他们作为成年人的自愿行为,所以我没必要负责。

很快,这件事在街坊邻居以及亲友之间传播开了,徐露露嫁了个同性恋老公的事,也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笑点。

徐露露在承受了强烈的打击之后,又经历了周围人的二次伤害。不久,徐露露的妈打电话向我控诉,说我害得她女儿得了抑郁症,几次崩溃到闹自杀,每天躲在屋子里哪也不去,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

我多次去徐露露家里,试图安慰她,却被她的家人赶了出来。他们的要求很简单,无非是要我赔钱,但我并没有做错事,凭什么要赔偿?如果我做出了赔偿,岂不是承认了与刘俊辉联手骗婚?

另一边,他们也没有与刘俊辉达成协议,刘俊辉的妈妈死活要争抢乐乐的抚养权,我也明白,刘俊辉可能再也不会有孩子了,所以乐乐是他们全家唯一的希望。

但是我也同情徐露露,因为乐乐又何尝不是她唯一的希望啊?

徐露露的家人似乎觉得钱更重要一些,完全不顾徐露露的感受,也不管她精神状态好不好,逼着她一次次找我和刘俊辉协商赔偿的事,最终却没能达成共识。

2016年7月,徐露露以“诈骗罪”的名义,一纸诉状,将我和刘俊辉告上了法庭,她状告我们联手骗婚。

根据《刑法》规定,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以婚姻为诱饵,隐瞒真实,假借结婚而骗取财物,事后携款逃跑,数额较大的,涉嫌诈骗罪。

而刘俊辉与徐露露的婚姻并不是以骗取金钱为目的,所以不构成诈骗罪,法院驳回了徐露露的诉讼。

但是他们的婚姻在法律上来看,依然是有效的婚姻,所以最终徐露露和刘俊辉只得以“感情不和”协议离婚。

后来他们又因为女儿的抚养问题,再次对簿公堂,徐露露将刘俊辉和小黑的聊天截图作为证据,以证明刘俊辉是同性恋,想以此争夺女儿的抚养权。

但是法院以“证据不足”不予为证,驳回了徐露露的请求。按理说孩子不满两岁应该优先归母亲抚养,但是刘俊辉拿出了徐露露抑郁症的医学证明,以证明徐露露的精神状态不适合抚养女儿。

法院考虑到徐露露的精神状态与生活条件,最终将女儿的抚养权判给了刘俊辉。

可能是良心上的愧疚,刘俊辉将攀枝花的房子留给了徐露露,又给了她十万元现金,然后带着乐乐回了广元老家。

05 



徐露露多次追到广元找刘俊辉,却并没有找到,据说他们一家人带着乐乐搬去了省外,投奔亲戚,从此销声匿迹了。

气急败坏的徐露露,怒火无处发泄,便将我视为仇人,整天以此找我闹。她有事没事就在同学群里,各种哭诉我的“罪行”。似乎弱者更容易引起大家的悲悯之心,生活相对美满的我,便成了众人的指责对象。

一开始我还在同学群里解释,写了申明书,试图把事情解释清楚,但是看热闹的人都不嫌事大,大家只关心八卦,谁愿意去了解真相啊?

时间久了我也懒得去争论,但是同学群里时不时对我的恶意剖析,总是在无形中刺伤我,迫于无奈,我只好退了群。

徐露露气不过,隔三差五像个游魂一般,突然出现在我家或公司门口,眼神空洞地望着我,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把我吓个半死。

这时,徐露露的嫂子也不知什么原因,也吵着闹着要跟徐露露的哥哥离婚。眼见家里一锅粥无法收拾,徐露露的妈妈更是把所有的责任,都赖到我一个人头上,最后也每天跑到我的小区大吵大闹,甚至连我父母家也不放过。

我和宋宇翔的生活受到了严重的困扰,商量过后,我俩决定拿出两万块钱作为“慰问金”,试图把这件事解决掉。

可徐露露的妈妈却嫌钱少,但两万块已经仁至义尽,我也不愿意给更多。她大概是见我松了口,竟然耍泼到底,跑到我的公司吵闹,甚至还在我公司门口张贴海报,上面的内容不堪入目,还暗示我老公宋宇翔也是同性恋。

这件事在公司里炸开了锅,大家议论纷纷,对我各种揣测。

领导名义上让我回家处理私事,实际上言外之意是在劝我辞职。事已至此,就是他不劝我,我也没办法在公司继续待下去,因为人言可畏,我迟早会被嚼舌根的口水淹死。

我辞职在家后,状态也不好。我每天都在为自己当初不仔细调查刘俊辉的情况,乱点鸳鸯谱的事自责不已,也为自己没事找事,多管闲事而追悔莫及。

我还会时刻担心徐露露那游魂一般的身影,出现在我家门口,也常常焦虑,害怕一出门就撞见徐露露那愤怒的妈妈。

神经上的那根弦就这样持续紧绷着,我接送女儿上下学时都像个小偷一般,每天活得小心翼翼。好多时候,别人跟我打招呼或是突然从背后拍我一下,都会把我吓到崩溃。

长时间高强度的压力也让宋宇翔疲惫不堪。2017年3月的一天,他下班开车回家时出了车祸,在一个十字路口撞倒了一个老太太,导致对方右腿骨折,多处软组织挫伤,赔钱不说,更是给家里增加了一份负担。

我又被迫去照顾老太太一个月之久,心情更加压抑了。

06 



2017年4月的一个清晨,我把女儿送去学校后,在家附近又遇到了徐露露的妈妈,她拽着我又像之前那样吵闹起来,我实在是忍无可忍,给了她一巴掌。她惊叫着倒在地上,大喊起来:“快来看哟,打老年人了,快来看哟……”

路人纷纷侧目,对我指指点点,还有好事者居然在拍视频,说要发到网上去。他们还说了啥,我一句都听不进去了,拼命跑回家,一心只想着要赶紧躲起来。

让我没想到的是,徐露露妈妈竟跟几个“打抱不平的”好事者,跟到了我的家门口,非要我给个说法。

我血气涌上脑门,嘴里嘶吼着:“我只是好心做了回媒人,从来没有骗过露露,你们不信,我可以从这上面跳下去!”

“吓唬谁呢!”“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听了他们的嘲讽,我的脑袋简直要爆炸了!我受够了,跑到窗户边上,纵身跳了下去……

所幸,我家住的是二楼。从医院醒来之后,宋翔宇告诉我,我因跳楼把左腿给摔断了。不仅如此,因为徐露露及其家人的纠缠,我有了抑郁轻生倾向,医生说需要做心理干预治疗。

宋翔宇愤怒地说:“你是个好心,却搞成现在这样。等你好了,我要将徐露露一家告上法庭,向他们索求身体、精神损害的双重赔偿!”

我被吓得浑身一颤,流着泪摆手央求:“别,别折腾了。我现在只想让他们远离我的生活!”

见我这样,宋宇翔紧紧抱住我,泪流满面地求我不要再做傻事,女儿也在一旁哭得撕心裂肺。

令我们意外的是,我跳楼后,徐露露全家再没来找过我的麻烦。

但是,宋宇翔为了给我换个环境,让我更快地康复,最终做了一个决定——把工作辞了,又把我们的房子卖了,带着我和女儿回了他的乐山老家。

他说,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他将女儿送到县城最好的小学,又用我们卖房的钱在郊区搞起了养殖业。

经过半年多的休养,我的身体慢慢好起来。尽管我腿里的钢板让我再也不能做剧烈运动了,但定期的心理干预,加上家人的呵护照顾,我的心情也慢慢好了起来。

如今,宋宇翔的产业已经步入正轨,女儿也融入了新的环境。宋宇翔给我开了个小花店,收入虽然不多,生命却被香气浸染着,格外惬意。

喜欢一次搞大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一次搞大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女性频道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