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女性频道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日本婚姻危机与女性社会问题:来自日本妻子们的独白
送交者: pchome[♂★★★★金币钱庄★★★★♂] 于 2020-03-19 11:55 已读 999 次  

pchome的个人频道

作者丨[日]斋藤茂男

“我和我丈夫,就像坐了两个不同的升降电梯,他一直向上,而我一直向下,就这样错开了……”看似光鲜的幸福家庭背后,却是无尽的寂寞和空虚。这些日本都市中产阶级家庭的平凡主妇,她们将全身心奉献给家庭,让作为“企业战士”的丈夫没有后顾之忧,全速奔跑,支撑起了日本经济的飞速发展,却没有人看到她们的痛苦,这痛苦里有无尽的等待、无助的寂寞,还有无能为力的忍受。不想在临终时为“我这一辈子都在干吗?”而懊恼,试图活出自己的妻子们,她们的“革命”是否能成功呢?

斋藤茂男

(1928—1999)

,是日本著名记者。1952年进入共同通信社,历任社会部记者、次长、编委,1988年退休。1958年获第一届日本记者会议奖。1974年因系列报道“啊,繁荣”再次获奖。1983年,因长年的新闻报道活动和作为新闻记者的高声望,获得日本记者俱乐部奖。1984年“日本的幸福”系列获日本新闻协会奖。他一生关心弱势群体,敢于暴露社会黑暗面。

1982年春夏之际,斋藤茂男在日本全国38家与共同通信社有合作关系的纸媒上连载了系列报道 《日本的幸福》 第一部

(“妻子们的思秋期”)

和第二部

(“妻子抛弃丈夫的时刻”)

。这些报道,不仅描写了夫妻家庭生活和企业社会问题,还引入了心理咨询师的精神分析,从原生家庭的角度分析了几位采访对象婚姻危机的成因,包括婆媳关系、亲子关系等问题的心理根源。

这些女性的共通点是都受过较好的教育,也有过职业生涯,但结婚后都辞去工作成为专业的家庭主妇。她们的丈夫都是职场精英,也就是泡沫经济时期被称为“企业战士”的工薪群体。她们一方面物质上衣食无忧,拥有他人所羡慕的社会地位,另一方面家庭生活却空洞寂寞、危机四伏,濒临崩溃。其中一部分人通过酗酒麻醉自己,暂时逃避精神的空虚,另一部分人则直面这一危机,以坚定的决断走出自立的一步。

这些女性,正是日本普通人真实生活的缩影,发生在她们身上的悲喜剧也是社会新旧生活观念冲突的一个写照。在传统的日本家庭中,“男主外、女主内”的观念根深蒂固,许多男性只把妻子当作家政和生育工具使用,不懂得将对方视为平等的人,而经济高速发展期下高强度的企业工作也大量吞没了他们的私生活空间,留给家庭情感交流余地极为有限。

另一方面,妻子们被剥夺了社会活动的空间,完全献身给家庭,以便让丈夫们能全身心投入工作。正是这样的组合创造了日本经济奇迹。在传统观念中,妻子只需要跟随丈夫的背影,默默支持他们工作,并将他们的成就当成自己价值的达成。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和观念的进步,许多女性一方面对家庭生活中情感交流无法得到满足而绝望,另一方面为无法独立获得社会认可,只能作为丈夫的附属品被承认而感到愤懑。

随着斋藤茂男对“妻子们”的采访不断深入,他听到了女性的诉求,这诉求里包含着她们逐渐苏醒的独立意识,诉求的内核也不仅仅只与女性自身利益有关,也可以说对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根本问题:人的一生到底怎样活着?让人活得有尊严的社会应该是什么样子?换言之,这件事不完全是女人的问题,也是男人的问题。

下文节选的主题是“妻子抛弃丈夫的时刻”,主角是四位正值中年的妻子,她们主动向身处企业管理层、地位稳定的丈夫提出离婚,选择离开。在外人看来,她们财务自由,有着幸福的家庭,为什么要主动放弃这一切呢?我试图描绘出她们一边挣扎一边寻找新生的内在精神世界的状态。

“日本世相”系列之《妻子们的思秋期》,[日]斋藤茂男,浙江人民出版社2020年1月版。

结婚的条件是男女独立

蓝子、敏枝、亚纪子、美纱子……在妻子们内心独白的展开中,她们抛弃丈夫的系列即将谢幕。这四位妻子,坦诚地向我吐露了她们的私密世界,诚恳之中,也夹杂着些许羞涩。但我忍不住怀疑自己,能把她们的内心描写到哪一步。很可能,她们心里还有很多难过的情绪,难以诉说,也一言难尽。或者说,妻子们的独白,我们又该如何解读?她们承受的过往可以给世人何种启发?我们仍旧邀请了智囊顾问X先生

(多人代称)

一同探讨。

“这些案例可能看起来有些极端,但确确实实是当下日本夫妻真实状况的缩影,绝不算特殊。我相信不少读者都感同身受。”X先生从这个感受出发,引出了一个普遍共识,就是,如果对“婚姻是什么”心存过多幻想,通常就会是悲剧的开端……

“离婚案例里最常见的情况是,没有深入了解对方,单方面抱有天真期待就步入了婚姻殿堂。这四位妻子也是如此,对对方的真实模样一无所知,却用自己的期待描绘了对方的理想模样,还不切实际地加入了很多额外幻想,试图通过婚姻实现所有美梦……”

现实如此残酷,期待如雪花一般,很快支离破碎,当她们明白梦终究是梦的时候,“期待落空”的感觉,又让她们产生了想要离婚的冲动……

“本质上来说,很多女性对家庭有感情上或情绪上的期待,但男性不同,他们实现自我的地方不只是家里,所以根本无法理解女性想要的生活方式和感受,由此产生分歧也就不足为奇。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正是因为女性为家庭付出了太多,对丈夫那种‘期待落空’的定义范围,也就无端扩大了。”期待与现实之间的鸿沟如此之宽,妻子们绝望了,不知道该选择离婚,还是为了孩子而自我沦陷。

对于婚姻,究竟该如何看待呢?X 先生说:“结婚,其实就是两个人绑在一起生活,而这两个人本来就应有极强的主体性,即使各自独立生活,也完全没问题。两个人在一起后,共同经历喜怒哀乐,难过的时候相互安慰,相互鼓励,共享生活的乐趣,要比一个人的时候过得好。所以结婚的前提是,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一个人也能生存’。但实际上很多结合都是想依赖对方,想利用对方承受生活的负重,自己不用吃苦……”

如果结婚的基础是自己先独立,那就不能把幻想寄托在对方身上,自己还佯装不知。

“从这个角度来说,结婚其实是辛苦的事情,尤其是按日本的传统观念,认为女人应该像结婚时穿的白无垢礼服一样,将自己保持得像一张白纸般嫁到夫家,由对方的家族涂上色彩。事实上,即便是现代社会,温顺又没有自己主见的女生仍旧最受欢迎。主流价值观如此,要逆流而行、坚持做自己真的很难,但如果没有自己的主见,什么都依靠丈夫,最后又会梦碎……”

确实,具体到各个男女的生存方式和思维方式,有很多需要批判的地方。X先生紧接着抛出了另一个极具冲击力的观点。

“男人只需对女人说一句‘这个家交给你了’,就可以转身去公司上班,被委以重任的女人,却要为这个家付出自己的全部……其实,正因为如此,男人才能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奉献给公司。也正是一个个这样的家庭,才构成了现在的日本社会。从这个思路来看,对丈夫心怀期待的妻子们,被家庭束缚着,却也是支撑社会基础的牺牲者。”

斋藤茂男

她们支撑着繁荣的社会

“话说,这些丈夫也是典型的二分之一人……”

慎次与蓝子、胜彦和敏枝……细看这个系列里出场的主人公日常,X先生发出这样的感慨。但“二分之一人”是什么意思呢?

“丈夫在工作上独当一面,可在生活上完全不能独立。反过来妻子在生活上包揽一切,却在工作上一无所有。两个人凑在一起,才是一个完整的人……这些丈夫,每个人在公司里都是能力很强的精英,也是企业里的中坚力量,但在家不理家事,对孩子也不上心,不管不问。他们固执地认为,只要做好工作,就能在世间立足。这难道不是二分之一人吗?”

X先生说,这些二分之一人,试图通过婚姻找到“专属保姆”,这个“保姆”也是他们的“工具”,可以帮助他们继续投身于工作和为社会奉献,这是个固定模式。但这个二分之一人,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养成的。最根本的问题在于日本的社会构造,每个人从小就在这样的教育里长大,无论男女。X先生继续说:“在日本,孩子从出生就被灌输男女有别的思想,不论是玩的玩具、孩子们的游戏,还是看的戏剧、电视节目,都在润物细无声地影响着他们。日本人进入青春期后,都用既定观念看待异性,而不是想着大家都是人,想着以互助互爱的人性去理解对方。”

说起来,那种仅凭分数来划分“好孩子”、“坏孩子”、“一般孩子”的现代教育制度也是罪孽深重吧。“如果真想做‘好孩子’,就应该做些‘和分数完全无关的学习’,比如和朋友一起坐车的时候叽叽喳喳说话,一起听好听的音乐,一起参加合唱,甚至有时候吵架……通过这些体验,才能与别人产生情感共鸣,才会为对方考虑。如果缺少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培养,到了青年期,很自然地就会想‘年龄到了,该去相亲了……’而不是把异性当作独立的存在,这个人今后可要一起共度余生呢。”

这样看来,我们国家在培养孩子如何做人,如何与异性相处这一点上,完全处于未脱贫阶段,而且在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正是在这种传统背景下,才有了人格不健全的人,就像故事里的丈夫们,成了二分之一的男人,结了婚之后心安理得地把妻子当工具对待,伤害对方,最后自己也落得个凄凉的人生结局。

而且,问题还不止于此。X先生提出了另一个不容忽视的观点。

“被这样教育长大的人,根深蒂固地认为‘男主外,女主内’、‘工作是男人的生存意义,带孩子是女人的幸福’这样的观念天经地义,他们不仅习惯性别分工的价值观,也不曾质疑自己做的事情,连句抱怨都没有,只是高效地、勤奋地工作。这些‘效率至上的人’,带来了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也使自己获得了社会强者的地位——不就是这么回事吗?在全世界领先的日本生产力,就是在这个框架下诞生的。然而,繁荣的社会,是适合生活的社会吗?无论对男人,还是女人——这才是最致命的问题。”

X先生提出的这一问题,也让我想到这个系列里“抛弃丈夫的妻子们”。

“关于是否是适合生活的社会这个问题,大概女性最有发言权。她们全身心地像一张石蕊试纸一样被放到社会里,敏感地做出反应——正因为她们被当作‘工具’使用、被深深刺痛,才在无意识之中最早、最尖锐地提出了批判。每一对分手的夫妇背后,都暗藏一千种早已注定好的原因,妻子们认为‘是丈夫不对’,这无可厚非,但从更广的视角来看,整个社会的现实状况是,无论丈夫还是妻子,都没能充分活出自己。只有意识到这一点,不单单埋怨是‘丈夫的错’、‘妻子的错’,离婚才有意义,才会实现自我的跨越。”

想活出自己的心声

“住在养老院的老年夫妇,都是各睡各的房间。丈夫希望有人来照顾他,也有性需求,想和妻子住一起,但妻子却不想入住夫妻房。这样的情况很多……”X先生说起这样的逸事,聊起了夫妻婚姻结局的话题。这些各自是二分之一人的男女,将会走向多么悲惨的余生呢?

老年后所剩无几的珍贵时光,妻子们并不想和丈夫们一起度过。年轻时丈夫只知道埋头工作,在家里连倒了的酱油瓶都不扶,只把妻子当工具使用。漫长的岁月里,妻子们累积了多少怨念,从她们的心声就能听到。我们想起了一起“殉情”事件。

有一位男性,到了退休年龄,没了工作活动,成了家里的“大型垃圾”,而负责照顾丈夫的妻子却没有退休年龄,只要活着,就得一直工作。突然有一天,衰老的妻子病倒了,半身不遂,这对丈夫来说是沉重打击,因为他在生活上一无所长,现在不仅要做一日三餐,还要洗衣服,负责所有生活日常活动。结果,照顾了妻子三年后,他居然勒死了自己的妻子,然后自己也上吊自杀了……

“这位可怜的老人死得太惨了,但这也是二分之一人的典型结局。在日本,大家普遍认为,照顾老年人是家人的事……不过接下来这样的惨案很可能还会继续发生。”日本的丈夫们只知道工作,独自一人就感受不到生存价值,也无法获取满足。可能在他们听来,X先生的话非常逆耳。但X先生还有更令人心有余悸的预言。他说,今后在发生这样的惨案之前,作为二分之一人的丈夫们很可能早就被妻子们抛弃了……

“以前,大家会担心分开后要如何生存,太难了,哪怕心里很想分开,但还是流着眼泪忍下来。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大家的生活变得宽裕,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解放。可那些自以为是的男人们,还没觉察到,心想‘她怎么可能离得开我’,继续这样想的话,似乎就危险了。”当然,日本社会保障女性经济独立的条件还没有十分健全,但也在步步趋于成熟。另一点不容忽视的是,妻子们的独立意识在逐渐苏醒。

“虽然不少女性追求所谓的课长夫人、部长夫人这样的头衔,但近年来,丈夫在公司能力如何、有没有爬上高位,对很多女性来说,不是非常重要的衡量标准了。比起这些,她们更在乎男性是否温柔,有没有人性的善良。人的寿命相比从前有了大幅增长,越来越多的人想在中年以后,全力活出真正的自己,重过一次人生……”

把这些不同观点融合在一起可以发现,“丈夫被妻子抛弃”,不只是有可能,而是概率很大。即便没有走到离婚那一步,两个人失去心与心的羁绊,夫妻关系名存实亡的家庭,也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多。

一如既往地,我们在办公室里收到了很多读者的电话和来信。“您真是辛苦了。我每天都像读自己的故事一样看您的连载。在PTA的聚会上,和朋友的聚会上,都会聊起。还有人哭着说,写得太真实了,道出了女人的心声……绝大多数的主妇们,既是妻子,又是母亲,非常辛苦,却没有几个人能得到丈夫的平等对待。但很多男人对此不理解,认为这是‘女人的矫情’,真希望他们早点意识到自己的天真,不要延续这种自杀行为。也请您继续努力吧。”

这位署名“一位平凡主妇”的读者的呼声,也是很多人的迫切希望吧。她们不要外人看起来安稳平静的表象,而是希望生活在家庭里的人,都能活出自己!我相信这股浪潮即将席卷而来。

【读者来函】

站在厨房望着街灯

“妻子抛弃丈夫的时刻”这部分连载在报纸上登出后,我们收到了来自读者的热烈反馈。有来信,有电话,临近尾声时,竟有超过一百份的感想文。“我和故事主人公的心理感受一模一样,以至于常常有种错觉,以为是在说我的事情……”“看到如此真实的报道,我才猛然意识到,原来有这么多女性和我一样迷茫,也松了口气。对结尾处那句‘活出自己!’最有感触,反反复复读了好多遍,一想起自己的过去,就忍不住流下眼泪……”

每一份感想都让我们深知读者看得很认真,而且产生了强烈共鸣。我们把其中一部分来函,结合智囊顾问X先生

(多人代称)

的意见,公开于此。

来函里最吸引我们关注的是妻子们的心声,她们真切地吐露了自己的烦恼。有位四十多岁的主妇,苦恼于丈夫的浪费习性,甚至曾经跑回过娘家,后来为了孩子又重新与丈夫复合。她说:“……有天夜里,我拒绝了和他亲热,竟然被他又打又踢。他完全不考虑我的身体,太自私了,我一到夜里就害怕。现在我们分房睡,他睡着之前我都装在看电视,然后悄悄钻进被窝。我这二十四年积攒的愤怒,他很难感受到吧?他妈妈生他晚,又是独生子,被溺爱着长大,哪怕现在五十岁了,内心还是浑小子。以前是喜欢浪费东西,现在又在外面有了女人,这次,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她说以前考虑到孩子而一直委屈着自己,但现在连女儿都鼓励她:“你不用为了我们受罪,人生苦短,你去过自己的生活吧!”

我们也收到了不少有离婚经历的读者来函。其中一位五十二岁的主妇说自己有一个嫉妒心异常强烈的丈夫,仅仅是怀疑就说“我要找到你出轨的证据”,把整个衣柜翻了个底朝天。她深受其苦,三十岁的时候甚至试图自杀,后来被抢救过来,终究因放心不下孩子,咬牙忍受着生不如死的日子,熬到了现在。

“……结婚二十一年,我只在祖母和父亲去世的时候,回过两次娘家。所以当他说‘你给我滚’的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很幸福。四十二岁那年,我拖着风湿病和胃溃疡的身体,离开了这个家。可能很多人会问,为什么忍了二十一年……因为每次吵完架,他都会道歉,说下次绝不会这样了,求我原谅他,说他爱我。于是一次次地,不了了之。现在想想,真的是无聊的一生,净是些无聊的小事,还闹得鸡犬不宁。我现在只庆幸,还好没有为了这个男人去死……”

一位六十五岁的妻子说,当她想重新来过人生的时候,却发现为时已晚……她为此无比懊恼。

“……我太要面子了,一直忍耐,体重从五十五公斤掉到四十二公斤,再这样下去,只怕我会被他欺负到死了。我丈夫差不多也把我当成工具,什么都鸡蛋里挑骨头,饭菜、味噌的味道、怎么腌渍泡菜、怎么做梅干,事事不放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不过是他的下酒菜罢了。我每天都在想,这种男人是不是天下无双的奇葩,越想越懊恼。他经常说,你是我妻子,你要考虑怎么做才合适,你必须听我的,因为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每次我反驳说我不是奴隶,都只换来他的大声谩骂和殴打。我无力反抗了,放弃了,对他死心了,自己咬牙忍着,不知道哪天就死了。”

她在结尾说:“如果你们有什么好的智慧,还请书面教我……这是我的救命稻草。”还附了一首短歌:走出神经质丈夫在的客厅,站在厨房望着街灯,怒火中烧悲从心来,却不得不忍耐到现在。

根深蒂固的贤妻崇拜

把读者来函按内容分门别类,其中占比最多的是对登场妻子的立场表示理解、产生共鸣的人,占到了总数的38.4%。这一人群无一例外都是女性,有人如前文所提,有过离婚经历,有人和丈夫关系不好,正在慎重考虑离婚,也有人为了孩子暂时无法离婚,仍在迷茫之中。

与此相对,令人意外的是,也有不少女性对主人公提出了苛刻批判,认为她们做得不够,应该对丈夫更上心,这类人群占到了27.7%。比如,有位主妇

(五十三岁)

在信里写道:“妻子抛弃丈夫的时刻”这个标题的表述就是错的。抛弃,有轻蔑的意味,应该改成妻子离开丈夫的时候……

还有一位四十四岁的家庭主妇,署名“过着安稳无事的生活”。她说:“

(那些离婚的女性)

有没有反思自己呢?因为对丈夫不满,硬生生让孩子离开了父亲身边。我奶奶常教导我,‘要记住,对自己有五分不满,才会对对方也有五分不满’,我到现在都记得这句话。所以批评别人前要先想想自己有没有错,否则,不满堆积如山,还怎么活下去?”

“在这个世界上,哪怕是自己的丈夫、孩子都不可能变成自己想要的模样,只有明白了这一点,才能淡定地应对所有事情。与其对丈夫不满,不如变成他喜欢的妻子,自己也从中获得快乐。去努力成为对方希望的样子,才是真正的爱吧。妻子们经常被说依靠丈夫,是家庭的牺牲者,可当主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成为丈夫的贤内助,这不是牺牲,而是快乐才对呀。做不到这一点的人,才会走到离婚那一步吧。看到连载里的主人公,总是以自我为中心,真的是怒其不争。我觉得,我们主妇不要总想着独立,要想着如何与丈夫更好地一起生活,才会离幸福更近。”一位四十一岁的主妇,针对连载的内容写了这么一番话,署名“完全反对”。看得出,她觉得对丈夫“依赖”,其实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丈夫和我都四十多岁了,我们打算把孩子抚养成人后,出去旅游,在家养花弄草,相亲相爱,相互扶持到老。我结婚后就没出去工作了,但我觉得,比起在外面学一些世故之事,或许这样更好。我完全依赖丈夫,别人是‘深闺大小姐’,我是‘深闺老阿姨’。所以,我也想老了之后照顾好他,在他后面离开。这也是我能做到的对他的报恩了。”

可能是出场人物的婚后生活过于凄惨,反而有不少人意识到“原来我这么幸福”,对自己的生活方式也有了新的认识,但X先生读完这些“幸福的主妇们”的感想后,对女性之间缺少“宽容”这一点格外关注:“这些人被逼到无路可走的窘境,最后做出无奈的选择,试图逃脱,但很多人没有这样的经历,还要居高临下地指责。没有经历过别人的痛苦,怕是很难理解别人吧?”

不过X先生事先声明,这句话适用于任何事情,并不是在责备来函的读者……做了这个铺垫后,他又继续说:“日本的家庭主妇们生活在资讯如此发达的社会,却仍然把自己束缚在封闭的世界里,所以她们只能理解自己生活范围内的事情。加上从小就被灌输了很多规范意识,‘女人应该怎样怎样’,她们看不到这个框架之外的世界,能选择的生活方式自然极其有限。对于选择和自己生活方式不一样的人,她们显得没那么宽容。我想这不是出于冷漠,只是陈旧观念作祟而已。”

拓展生命的深度与广度

现在五十多岁的这代人,在战争年代度过了自己的青春期,连恋爱都被抹涂上了灰暗的色彩。给我们来函的读者中,包括这代人往上的高龄世代,表示难以赞同主人公们做出的离婚选择,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但另一方面,我们也感觉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摘下有色眼镜看待离婚,倾向于将其视为活出自己的另一种生存方式。有位在家被当作保姆一样使唤的四十七岁的女性在信里写道:“从前的日本社会是男性主导,分手后女性根本无法生活,也觉得离婚很丢人,但现在大家的意识转变了,很多人不想一辈子都做男人的仆人。我也是这样想的。但现在要抚养孩子,只能拼命控制自己的情绪,尽量不对他抱有期待,但孩子长大后,如果他还是没有长进,我就会威胁他说,到时候我可不会照顾你了。以后还是要看他的表现和态度,就算分开了我也想活出自己的人生。”

也有女性认为,主人公们面临的婚姻破裂结局,不能仅仅归结于她们平时没有为自己做打算,而应该重新寻找个人的生存方式,甚至放在社会问题这一更大的视角来思考。有一位四十五岁的母亲,她是药剂师,针对故事里的丈夫们这样说:“……如今这个时代,这样的男人太多了,这也是教育体制的问题。什么都用分数来划分人的等级,不让接触和考试成绩无关的学习,只需要朝标准的精英之路迈进就行了。结果男人们连婚姻生活都当作是实现目标的工具,无视女人们的人格尊严,只在乎自己能不能达到目标,自私自利,认为妻子们为自己付出、牺牲理所当然。虽说这样的体制支撑了日本的经济发展,但这种没有人性的成长,绝不是好事。”

在末尾处她总结说:“女人在婚后才知道男人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也不要完全怪对方,要让自己成为一个精神独立的人,愿意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另一位署名“抱着孩子执笔写信”的读者,有十三年职场经历,她这样说:“……丈夫一开始非常支持我出去工作,后面我越来越忙,他态度就变了,希望我辞职待在家里。我很喜欢我的工作,也为之骄傲,所以被这么要求时有些沮丧,男人心里果然都是这样想的……我们女性工作不单单为了赚钱,但是说企业不好,说社会不好,这些呼声太微弱了,根本无法传递给社会上更多的人,而向丈夫抱怨,又只会招来不愉快。”

X先生说,女性也希望和男性一样为社会做出贡献,同时培养家庭里的爱,拓展生命的深度和广度……这种殷切的希望不仅来自写来反馈的读者们,也很可能会是社会大趋势,像星星之火一样,即将燎原。

“给我冲击最大的是战前那一代的女性,她们一直忍受着对丈夫的怨恨。那首短歌写得太形象了,真的是很可怜……女性决定离婚,好像是从地狱一样的生活里解脱出来,但社会上的冷眼依然存在,还有更多的辛苦在等待她们。可即便如此,还是有越来越多的女性认为,离婚更好……这一点正说明了日本社会变得多样化,也正在朝更人性的方向发展。”

和上一代忍气吞声不敢“抛弃”丈夫的女性相比,当代女性的“生存条件”变得更丰富,但,想完完全全活出自己,依然缺少足够多的社会活动空间。无法阻挡的老龄化社会即将到来,对像看护老人这样的志愿者工作的需求也逐渐增多,这些都需要陌生人之间的相互帮助和关爱,“发自真心的体恤”成了社会必需品。女性要尽早意识到这样的状况,思考一下更人性化的生活方式,成就自己,也成就别人,为将来做好充分的准备……X先生的肺腑之言,意味深长。

本文摘选自浙江人民出版社“日本世相”系列之《妻子们的思秋期》,标题为编者所加。已获得出版社授权刊发。

评分完成:已经给 pchome 加上 50 银元!

喜欢pchome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pchome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女性频道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