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女性频道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生孩子无需男人,为了娃法国女人冒险DIY“造人”!马克龙给她们的承诺快来了
送交者: 男人魅力[♂★★★★重归宁静★★★★♂] 于 2020-07-28 15:21 已读 541 次 1 赞  

男人魅力的个人频道



6park.com




法国7月27日疫情数据

法国未公布7月26日、27日当天疫情数据,以下为7月25日疫情数据:

新增死亡10例,累计死亡30192例;

新增确诊1130例,累计确诊221254例;

住院治疗5720例,较前日净减少237例;

重症病例410例,较前日净减少26例;

治愈出院80815例。



今年1月,法国参议院表决通过了新版生物伦理法案中,向所有单身及同性恋适龄女性开放医学辅助生育措施(PMA)的条款,但对PMA手术的报销做了限制,只允许疾病保险机构报销“医疗”性质的手术费用。今天(27日),国民议会开始二审,就新的修正案进行辩论。向所有女性开放医学辅助生育的话题又进入公众视野。
“无父”生育的时代真的要来了吗?







法国PMA现行政策
▲ 医学辅助生育(PMA)是利用现代医学手段代替人类自然生殖过程中的某一步骤或全部步骤,其中包括两项技术:一是人工授精,即将精液人工注入女性体内,使其妊娠;二是体外人工受精(IVF),即将卵子与精子取出,在人为操作下进行体外受精,并培养成胚胎,再将胚胎植回母体内。



▲ 目前在法国,医学辅助手段生育仅对经医学证明无法怀孕的异性恋夫妻合法开放。



▲  目前,单身女性或女同性恋寻求医学辅助手段生育在法国属于违法。









法国同性恋女性冒险“DIY”生娃

虽然目前单身或女同性恋人工授精是违法的,不少法国女性为了要孩子只能冒险自己在家“DIY”人工授精。法媒也匿名采访了几位同性伴侣,了解她们如何“自己动手”生娃养娃的。




▲ 网上“DIY”人工授精的教学视频。(Youtube网站截图)



“从药房买一个滴管就行”

“我没有生育能力的问题。[所以],当我们想要孩子时,我不觉得有必要让医生介入。”今年33岁的艾莉丝(Elise)和配偶奥黛丽(Audrey)有一个2岁的女儿。
在要孩子这件事上,她们没有等国民议会关于生物伦理法案的相关辩论结束,就算相关法案通过,精子捐赠者也必须匿名。
在她们看来,精子捐赠者的身份对她们影响很大。因此,她们宁愿“自力更生”DIY人工授精,并自行寻找捐助者。此外,如果她们的女儿将来愿意的话,还能见一见生父。
事实上,像艾莉丝和奥黛丽这样做的女性还真不少:寻到一名捐精者后,然后再用“在药店就能买到的滴管”在家中进行授精。







"DIY" 孩子面临法律风险
▲ 目前,法国尚没有任何法律框架保护此种做法,父母也不享受任何法律保护。事实上,法律将捐献的精子和卵母细胞的管理权交给了成立于1973年的人类卵子和精子研究与保护中心(Cecos)。在医疗辅助生殖中心(AMP)之外 ,任何人工授精都是被禁止的。



▲  同性伴侣中、并非孩子生母的那一方,只能通过收养的方式成为新生儿的母亲。她需要与孩子一起生活六个月,并得到出生母亲的同意后才能收养。



▲  此外,孩子的生父有权在任何时候认自己的孩子,对同性夫妇来说,她们可能不得不忍受一些甩不开的联系。









寻找理想的捐精者
2017年,艾丽斯开始在法国寻找捐精者。她和配偶在两个专门负责“自然捐赠”的论坛上注册,在这个过程中,她们还需要剔除很多以捐精之名、意欲“约炮”的男士。 

妇妇俩终于在巴黎选定了一个可考虑的捐精者,事实上她们的主要考虑是确保这个潜在捐助者的意图是否符合她们的养育计划:“他以前帮助过其他人,看起来很可靠。他比较担心的是,我们是否真的想要孩子,否则他可能就要冒养孩子的风险。”
具体的DIY过程如何呢?
几个月后,她们和他约好在旅馆碰头:他给她们一个装有精液的小瓶,接着进行第一次授精;几周后,进行第二次授精。然后,艾丽斯怀孕了:“我们很幸运……他在怀孕期间也没有打扰,只是要了婴儿的照片。”
为何要冒险“DIY”生娃?

法国邻国比利时和西班牙允许单身和同性恋女性进行医学辅助生育(PMA),且距离也不远(仅几个小时车程),那么为何法国女性还要在家自行“手工” PMA呢?
据当事人表示,主要出于两种考虑:首先,国外医疗辅助生殖也需要承担一定费用(比利时做一次人工授精约1000欧元,西班牙约3500欧元一次)。







PMA的禁与不禁
▲在欧盟,允许女同性恋伴侣或单身女性通过医疗手段助孕的国家有:荷兰、芬兰、瑞典、丹麦、比利时、英国、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和克罗地亚。



▲允许单身女性通过医疗手段助孕的国家有:匈牙利、波兰、保加利亚、希腊、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塞浦路斯。



▲ 目前禁止对女同性恋伴侣或单身女性助孕的欧洲国家除了法国还有德国、意大利、奥地利、捷克、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卢森堡和立陶宛。





但最最重要的是,这种“自给自足”的做法意味着,她们与捐助者能有直接接触。
艾丽斯透露:“国外医疗辅助生育主要困扰我的是捐赠的匿名性。我们女儿肯定不会等到18岁时才去好奇自己的爸爸是谁。”




▲ 扩大PMA范围是马克龙竞选承诺之一。据民调所IFOP最新调查显示,68%的受访者认为单身女性有权获得医学辅助受孕,64%的受访者认为同性恋女性有权获得医学辅助受孕。







“DIY”生娃的健康风险
▲ 从健康角度来看,这种“家庭作坊”仍存在风险。专门从事PMA的妇科医生Mikaël Agopiantz解释道:“这种做法只能靠双方的责任感了。相比之下,医疗机构介入的辅助生育可获取细菌学样本和血清学样本以检查是否有感染情况,尤其是性感染(如HIV或梅毒)。最后,医疗机构还可以评估精子质量,并防止可能的遗传疾病。”



▲ 虽说私下辅助生育,女方通常会要求捐献者进行血液检查,但也不排除检测结果可能会被伪造。








因为孩子,她们分手了……
上文提到,因为目前“DIY”生娃不受法律保护,因此孩子家长需承担许多不确定因素。

现年36岁的麦琪(Maggy)是一名4岁女孩的亲生母亲,她和女友正是因为养孩子相关法律问题而分手。
当时,她们与捐赠者达成了一项共同父母契约(3个人共同抚养一个孩子)。但当矛盾和紧张关系产生时,法律规定的合法父母却只有麦琪和孩子的生父,没有别的法律解决方案。
最终,麦琪和女友分手了,目前她与捐赠者一起轮流照顾女儿。




▲ 一些反对PMA范围扩大化的人认为在医学辅助生育措施(PMA)背后隐藏着代孕(GPA)合法化等更多后续意图。(法新社图)





“捐精者匿名”规定很难被打破

根据社会学家泰利(Irène Théry)的说法,法国辅助生育系统一向是建立在匿名制的基础上, “自己私下找人捐助”的做法并不符合“法国模式”。
律师德纳诺(Aude Denarnaud)也感到遗憾的是,匿名制基本上现在是不会被撼动的:“捐精者必须接受有朝一日,自己的身份会被透露给他的孩子,如果后者有此意愿的话。但是,捐赠行为本身将保持匿名:不能选捐助者,捐助者也不能选择捐给谁。”



喜欢男人魅力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男人魅力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女性频道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