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女性频道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香港顶级富婆,为什么都爱跳拉丁舞?
送交者: 老孙子[♂☆★★蛋神--老人家★★☆♂] 于 2020-12-07 17:42 已读 1216 次 1 赞  

老孙子的个人频道

香港顶级富婆,为什么都爱跳拉丁舞?


點知天下 6park.com

贵妇们跳舞花钱如流水,一套跳舞衣服动辄就几万一套。

有二百多件舞衣的徐美琪,更是直言“最贵的那件要五千元美金(约四万港币)。”据说舞衣上镶满Swarovski,就算水晶随动作散落地上,也不在乎。



到年底了,各类新闻想得到想不到的都出现了,甚至任何八卦都有可能。

最近,一群爱好跳舞的香港富婆,与“跳舞群组”被放到了聚光灯下。

截至12月2日凌晨零时,“跳舞群组”累计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已近570人。

据《环球时报》报道,“跳舞群组”成为香港暴发疫情以来确诊人数最多的群组,其男女患者的年龄差成为香港社会的谈资。

在“跳舞群组”里,女患者的平均年龄是64.3岁,其中最年长患者为76岁,最年轻的是56岁。男患者平均年龄是40.8岁,当中最年轻的仅为24岁,他们大多是舞蹈老师或者是跳舞男伴。



为何这个“跳舞群组”如此让人关注?富婆、跳舞、年轻男伴,这些词语交织在一起后,总会让有些人想得更多。在这些富婆患者中,有几个可谓是纵横香港名利场几十年的超级大富婆,她们或者早早离婚,分得不菲身家;或是打拼多年,早已是不输男子的商界女大佬;当然也有与丈夫琴瑟和鸣,婚姻美满者。不过她们共同的爱好都是跳舞,因此才有了这次跳入大众眼中的谈资。而且有人发现,在富婆阔太们的爱好中,跳拉丁舞是顶顶重要的。



01



这次“跳舞群组”确诊的人里,名气最大的是谢玲玲,不过她在确诊后发声明,强调自己没有去过“跳舞群组”场所,是被去过的朋友传染。

谢玲玲,图源:社交网络





又有报道指,谢玲玲曾于病毒潜伏期间参与麻将局,令同桌牌友、包括远东发展主席兼行政总裁邱达昌的太太吴惠平,以及高盛(亚洲)私人财富管理业务董事总经理顾浩明(Helena Koo)都一起被感染。



不管谢玲玲是不是这个“跳舞群组”里的人,但是她爱跳舞也是出了名的。她甚至说,公开确诊消息就是不希望外界对“跳舞群组”有不好的印象。

▲谢玲玲参加慈善舞会

单说谢玲玲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是她的前夫是香港丽新集团现任主席林建岳,丽新集团创始人林百欣和二房太太余宝珠的长子,就是那位收购寰亚影视,让《无间道》系列大获成功的岳少,而林家更是香港传承几代数一数二的豪门。

▲谢玲玲和百亿富商林建岳

林家作为老钱豪门,做他家的媳妇是不容易的,既要孝顺公婆、顺从丈夫,还要努力开枝散叶。谢玲玲婚后为林建岳生了二子三女,但就是这样也挡不住林家二少的花花心肠。



至于导致俩人当年坚决离婚的缘由,则又会牵扯出另一位大美女,“小倩”王祖贤。



作为豪门媳妇的谢玲玲这一次没有再选择隐忍,而是在1995年与林建岳离婚,不仅拿到了五名子女的抚养权,还从林家获得了不菲赡养费。

据说因为林建岳不肯付赡养费,声称自己没钱,最后由林百欣、余宝珠拍板给了4亿港币的赡养费。这个数目,甚至超过了后一年离婚的戴安娜王妃(1700万英镑)。

前任婆婆余宝珠对她尤为喜爱,说“谢玲玲才是永远的新抱”。当年林百欣去世时,已经离婚的谢玲玲依然陪同余宝珠出现在丧礼上。



在余宝珠90大寿时,谢玲玲还下跪敬茶。



不仅和前任婆婆关系融洽,恢复单身的谢玲玲更是把从林家学到的经商之道发挥到极致。她在内地布局了一系列的投资,买商铺物业都是一整条街的买。

遵循“只租不卖”的原则,她每个月就坐收七位数人民币租金,早已是“百亿包租婆”。

苏州观前街、上海的水城南路都有她的投资。



除了做投资,单身富婆的闲暇时光真的不要太爽。

和小姐妹们全球旅行,在自家九龙塘的大宅里画画陶冶情操,以及我们这次说到的跳舞。活到她这个年龄,依然盘靓条顺,保养得意。



其实这次“跳舞群组”事件里,类似谢玲玲这样境遇的女性不在少数。这些有着传统爱好的阔太,大多数都是60多岁了,离婚居多。她们的日常里爱好就是约人吃饭喝茶打麻将和跳舞。

毕竟孩子们都不在身边,有些也没有孩子,和姐妹们抱团取暖。 

早就衣食无忧的她们年轻时也并未有太多的业余爱好,更多都是早早嫁人,围着家里转——她们骨子里大多都是传统之极的亚洲女性。

这一类阔太中很多人早年对于丈夫在外面三妻四妾只能唯唯诺诺(谢玲玲是其中的佼佼勇敢者),被离婚后也无法完全释放自我。

但是到了一定年龄后,世俗的眼光也不再成为她们的枷锁,所以对于“跳舞”这项能够在你来我往中增添更多乐趣的爱好,是这类阔太的钟爱。



02



除了谢玲玲在这次事件中比较惹眼,其他不少阔太也是身价惊人。她们不同于养尊处优的阔太,早年间或在家族事业里一番作为,或成为行业里的一方大佬,总归是早能够不顾及别人眼光活出自我的一群人。

“跳舞群组”中最早确诊75岁的大富婆是吴汪静宜,她日常出入Starlight Dance Club舞蹈教室,就这次事发的舞蹈练习室。



这位富婆不同于谢玲玲是离婚单身,她是早年丧夫。丈夫吴仲灿于1999年去世,她随之接任丈夫创办的建生国际主席。



随后便开始了自己的商业女大佬生涯,但是吴汪静宜太低调,网上资料太少,不过她的履历都可以搜到。



其实吴家一家都很低调,其大儿子吴继炜一开始更是选择独自创业,目前在管理着一支600亿的房地产投资基金,另外美国拥有一家房地产公司。不过只要说出吴继炜在内地的投资足迹,很多人都会恍然大悟。

在2018年左晖宣布150亿买下三里屯盈科中心时,已不是从李泽楷手中买走了。因为李泽楷早在2014年就把盈科中心以58亿的价格卖给了基汇基金,至于这只基金的负责人,就是吴汪静宜的儿子吴继炜。

所以吴继炜以58亿买入,4年之后就成功卖出了105亿的价格,大赚了47亿。

而被称为“旧改之王”的吴继炜以25.78亿买下的广州西城都荟,也在去年以40多亿的价格卖掉,赚了差不多一倍的价格。

看到这里真的要感叹,豪门家族的经商基因很多时候真的会遗传。

有次吴继炜被媒体采访,轻描淡写地说到自己的母亲,“母亲汪静宜亦出身富贵家庭,舅舅汪穗中是德昌电机主席。”

75岁的女大佬吴汪静宜喜欢跳舞不足为奇,当年在仓促之际接管公司,如今儿子也已能够独当一面,自家的产业已后继有人,放下一身公事,自然可以多享受半退休生活。

跳舞这项娱乐性足够强、且私密性也足够的业余活动自然成为首选。

喜欢跳舞的退休女大佬不只吴汪静宜一人。

下面说的几位虽然不在此次被感染的患者行列里,但是她们也都是对跳舞情有独钟,甚至因为舞蹈陷入官司。

早在2006年,港媒就曝出已经退休的61岁银行家、汇丰银行亚洲区私人银行服务行政总裁王以智曾花费1.2亿包下了一位舞蹈舞王Mirko Saccani,专门负责跳舞。但因拉丁舞王Mirko Saccani在公开练习时连番羞辱她,最后遭她告上法庭。



王以智曾以四百万包起舞王Mirko出赛一次,两人曾参加迈亚密、洛杉矶、纽约的师生拉丁舞公开( Pro-Am)大赛,均获冠军。据悉,她每次出征,都坐头等舱、住宿豪华酒店,动辄就要几十万元。



退休前的王以智作为汇丰私人银行的亚洲区总裁,性格绝对是强硬的,因此也能看出她“包下”这位舞王的强硬做派。但是在对簿公堂时,她也终究说出了自己对于舞蹈的情愫:学拉丁舞是为了找到“the last bit of glory in life”。

也许王以智并不是对这位“包下”的舞王有太深情谊,只是为了在这段关系里,你来我往的舞蹈中找到早年离自己远去的高光时刻。这种心绪也许年龄稍小一点的人无法有深刻感受,但是对于这些已有年纪,且不缺资产的女性来说,是让人感伤的。

还有香港南丰集团现任荣誉主席陈慧慧,去年香港福布斯排行榜位列第43位,资产18亿美元,是真正的女富豪。而她也钟情于跳舞,更是曾经在舞池里与现任男友定情。



这类富婆们,她们不用依附夫家成为某某阔太,更是可以在以男性权威为主的商业江湖里有一席之地。因此,做起事情来更不用顾及他人眼光,且能够占据主动权,同时她们更不屑于隐藏自己对于两性亲密接触的喜爱,这就是底气。



03



其实富婆们对于跳舞的钟爱,还包括着这群上流社会女人时时刻刻想要展露的野心,拉丁舞场也是她们争名夺威的另一种战场。

我最后说的这类富婆更喜欢在这种“战场”上一教高下。她们是标准的豪门阔太,养尊处优,不同于谢玲玲,她们依然要在夫家、在老公那里保留着地位,不过这亦不妨碍她们对于跳舞的热情。

合和实业主席胡应湘的妻子胡郭秀萍,其老公在今年何鸿燊葬礼上成为了八位扶灵人之一。夫家家世亦十分显赫,这次据说因与谢玲玲同桌打麻将被传染。

但是如同谢玲玲一样,随后胡郭秀萍发声明说自己不曾参与任何跳舞活动,也没有和谢玲玲打牌,果然上流社会的话术都是用的一套模板。



但是胡郭秀萍是出名的恋舞,甚至是十分疯狂。早年间在自家合和大厦下包了单位用做舞池,以便时时联系,因此与老公吵架,闹得十分厉害。



当年,胡郭秀萍曾经每星期都有跟“中国拉丁舞王”之称的尹卫东习舞,尹卫东一星期总会有两三次受邀去香港。2002年,有媒体拍到胡太与尹卫东同游英国黑池。

还有林青霞,虽不在这次的“跳舞群组”事件里,但是当年她与邢李㷧屡传婚变,也辗转舞池消愁。

身边人曾与媒体透露:

“林青霞大约学了一年半,好大瘾,经常找Sergey教跳舞。以前一个星期跳一次,现在就变成一个星期跳几次。甚至乎大时大节她都去跳舞打发时间,不见她同老公一起。”



在香港的阔太圈子里,这些喜欢跳舞的贵妇们,她们比美、比舞技,就连跳舞老师的等级亦成为阔太圈互相比较的噱头。

如郑家纯夫人叶美卿、胡应湘太太郭秀萍等,争相“包起”名师远赴欧美参加国际师徒( Pro-Am)赛。如2005年美国迈亚密的专业及业余舞者师生赛,叶美卿就与名师Roberto Villa一起获得冠军。

有圈内人士就曾细数,“包老师出赛前特训学费、海外食住、十几万元比赛衫要买给老师,每次阿太出赛动辄用五十万元。”

天外有天。另一名媛Ling Nelson更花一百万美元,包起另一世界舞王Donnie Burns参赛。

贵妇们跳舞花钱如流水,一套跳舞衣服动辄就几万一套,诚如美丽华集团前媳妇兼金象苑泰国菜馆老板娘徐美琪所言:

“我要做到有可观性。”



有二百多件舞衣的徐美琪,更是直言“最贵的那件要五千元美金(约四万港币)。”据说舞衣上镶满Swarovski,就算水晶随动作散落地上,也不在乎。

除此之外,她们对于舞蹈练习室的豪华度都要比一比。比如这次最广为人知的Starlight Dance Club,是澳门老牌家族陶曼莹豪花七千万买下、打造。另一间Heavenly Dance Studio,则有已故船王包玉刚长女包陪庆的投资,每年主办“亚洲国际标准舞锦标赛”。

但是如今Starlight Dance Club已经人去楼空。



04



所以很多人要问,香港的富婆、阔太们为什么如此钟爱跳舞、喜爱拉丁舞?只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战场。

说实话,跳舞这项活动向来是上流社会的通行礼仪,那些年的ball场天后们不也个个精通舞技?更不要说赌王四太梁安琪,就是因为跳舞结识了何鸿燊先生。

所以,会跳舞,爱跳舞,是这些富婆们的日常消遣之一。只不过这群有钱人的身份前面多了一个女性的标签,而已。

而我上面所说的那些为了面子比拼的各种名头,是这些阔太富婆们习惯于事事争先的做派。在这个名利场里经营了半辈子,在和姐妹们比拼的日常生活里,连合照站位都要有严格的讲究,谁不想做那个永远星光熠熠的主角?

而这次的“跳舞群组”事件最一开始吸引人眼球的,是带了一点桃色意味。

针对这些流言,香港体育舞蹈总会运动员委员会召集人吴森隽称,经此一疫,舞蹈业界的名声大受损伤。

他强调跳舞并非“不正经活动”,不少年轻的舞蹈老师是现役选手,他们是在“以舞养舞”准备比赛,而较年长的也是刚到可负担的年龄学跳舞,希望大众理解。



所以富婆们不过是在享受人生,有钱有闲,谁不是这样呢?



—end—

喜欢老孙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老孙子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女性频道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