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女性频道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浪姐2》,昔日美人今如何
送交者: 老孙子[♂☆★★蛋神--老人家★★☆♂] 于 2021-02-01 12:09 已读 692 次  

老孙子的个人频道

《浪姐2》,昔日美人今如何
Original 悦涵 三联生活周刊 6park.com

看《乘风破浪的姐姐2》(以下简称《姐姐2》),比较沉浸于各个女性的美,这也似乎是《姐姐》系列吸引人的一个原因。第二季相较于第一季,展示的回忆杀更多,让人看到很多女性的经典美。昔日美人今如何,也是大众一个普遍好奇的点。

杨钰莹老师以前是国民甜妞,现在是“说话的艺术”。听杨钰莹姐姐说话总让人想起人生中某个春风化雨的语文老师,“轻轻地告诉你”:人,要活得通透。第一期《外来妹》主题曲的前奏一响,一种90年代的卡拉OK感,立即扑面而来。一个人的歌,若能让人真切回忆起一个非常具有特色的时代,勾起许多人的童年回忆,那么它带起的一种很真诚的怀旧,是能够打动人的。艺术的功用,或许就在于此了吧。它记录了一个时代,铸就了一个时代。音乐是具有印记功能的DNA,让人回到不能回去的过去。



张柏芝当然依旧是美。她的美就在于,每次面对镜头说话,明明没有哭,但眼睛总会轻易形成一种朦胧的哭的影踪,一下子就让她显得泪眼婆娑、如梦如雾。一个人一双眼,就能形成一种下雨时阳台的效果,当真“见之忘俗”。


但是,观众似乎还是略有遗憾地发现,她在这个节目里有点过于消费自己的“情结”。《星语星愿》可以重唱,但至少原唱者本人要心存敬意。从最后呈现的效果,明眼人不难看出,就连自己曾经的这首成名曲,她仿佛都没有那么用心去准备,或至少琢磨怎么加入巧思,勾起人情结的同时又有新意。美人经历岁月还是美,但是,能不能还有点别的?



这一季的文案颇有新意。“三十而奕,落子无悔”,开篇不俗,用棋局比喻人生。每期会提炼一个主题,缓缓揭开当期标题,开头结尾亦有呼应,这个设置还是蛮有亮点的。但是,两期看完,发现节目整体还是有种被“拘”着的感觉,是展现原因还是选手本身的问题,感觉姐姐们没有真正地放开来。相比于第一季舞台初评级时、姐姐们至少表演得还是一个完整的作品,第二季对于所有姐姐都是“唱歌+舞蹈”的设置,做不到让一些姐姐扬长避短。这种设置面试感颇强,但综艺作为服务大众的娱乐项目,是不是还是得有观赏性?



《闺蜜:女性情谊的历史》这本书里说,从历史的视角来看友谊,我们或许能够理解为什么女性的友谊一一这么关键的人际关系曾经被边缘化,以及为什么它现在终于占据了主导地位。女性友谊类的文艺作品为什么越来越受欢迎?书里指出,因为生活在这个拥挤、充满冲突的星球,女性似乎必须利用一切可用的关系工具,形成自己的支撑,对抗多年来的被缄默、阉割、压制的现实。

《姐姐1》的成功正在于它准确抓住了时代的这一诉求,用自己的方式呈现了出来。但是第二季,它是否注入了新思考?主创是否经过了足够长时间的沉淀,自己有了一个答案后再展示给大众?目前播出期数不多,较难定评。


一位研究天主教修女的历史学家曾说过这样一个观点:性别隔离的好处在于“把女性带到彼此友谊的巨大乐趣和回报中去”。在《姐姐》这样一个大量女性共生、相处的环境中,似乎多少能滋生一些真心。这点真心,恰恰才是真人秀节目最大的看点。这些女明星平时也很忙,估计私下里和自己关系很好的朋友们,都没有这么长同吃同住的相处、训练时间。大家追第一季姐姐感动的一个点,是能于竞争中看到一种友爱、一种个体试图超越规则的悄悄扶助。但是,第二季一上来就选择放大友爱的这一面,是否让“竞争”这一最大的看点消失了、也忽略了故事线的铺垫?是否前期竞争、后期相处久了慢慢友爱,这样的人物线更真实、也更吸引观众?
 
姐姐们身上也有很多关于现实的折射。每个女性,在经历了一定岁月后,都呈现出一种不同的对于人生、挫折、际遇的态度,在综艺镜头下,能看见一些众生相。

第一期设置了一个姐姐互投的环节,而且,这种互投还不是匿名的,是对镜头直接举手。在这样一种设置下又有谁会不举手呢?还真有两个,那英和王鸥。那英的性格和圈中地位自不必说了,王鸥在这种情况下做出的行为,倒比较难得。其实更容易更圆滑的做法,当然是举手,但是,一个人就不能有一些自己的真实吗?成年人在世俗和生存的限制下,做了太多妥协、退缩、忍让,在不知不觉中形成茧一样的圆滑,但失去的,其实是更宝贵的东西——自我。


看弹幕中的一些评价,发现大家最介意的,还是“不努力”。这也和现实不谋而合。《姐姐1》的成功无疑使得《姐姐2》成为一个很好的机会,这时,各个人对待这一机会的不同态度就显示了出来。观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广大女性经历的人生,或许都不是那么容易。于是,在屏幕外觉得现实已经很难、很多人很努力也许只差一个机会的观众,看到屏幕内的某些姐姐明明已经拥有了这么难得的机会,还白白虚掷,当然会气。正如韩国综艺编剧郑淑所说,共鸣是综艺节目的一大基石。


节目搬来安又琪似乎是想拉人生况味这条线,但从目前两期来看,不能说挖到了症结。一个人的际遇,很难说只有努不努力这一个因素。黄晓明说的“性格决定命运”也是被说得太滥的一个观点了,而且仅从性格,终究还是不够全面。不过安又琪的初舞台确实没有表现好,是没准备好?还是紧张?如果机会真像她自己所说得那么难得,她确实可以准备得再天衣无缝一些。

《姐姐》及其掀起的文化风潮,使得“姐姐”这两个字,如今也代表了一种身份,一种价值观。观众再看第二季,也是期望这种价值观得到回应和验证。我们当然不会指望一档综艺节目做出多么深刻的关于女性身份和自我价值的思考,但是,重点是它得有思考。主创在收获了大量注意力和关注的同时,也要对得起受众注意力和时间的贡献。大家当然还是欢迎市场上有越来越多的文化产品探讨女性议题,期待此类题材作品良性发展。
喜欢老孙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老孙子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女性频道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