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娱乐八卦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为什么《寄生虫》能拿金棕榈,而《燃烧》不能?
送交者: 狂心中[♂★★★★★如狂★★★★★♂] 于 2019-08-12 21:03 已读 479 次  

狂心中的个人频道

文/小明

今年夏天被影迷念叨最多、也最牵动大家神经的电影,可能就是《寄生虫》了。最近,很多影迷在经历了一点小风波后看了这部电影。对于这部在戛纳为韩国电影拿下第一座金棕榈的电影,大家也有不同的评论。

有的认为这是奉俊昊类型技艺登峰造极的商业与艺术俱佳的作品,夺得戛纳金棕榈实至名归。

有的则认为这部电影过于套路,设定僵硬,少了艺术片的暧昧美感,而是硬生生地直给。不光光是不值得金棕榈,更为去年李沧东《燃烧》颗粒无收而意难平。

因此,Ifeng电影将送上在戛纳时《寄生虫》导演奉俊昊的独家采访、颁奖后奉俊昊第一时间的采访、Ifeng电影主笔团影评人的专业分析以及外媒点评,以提供更多的声音与观点。


Ifeng电影奉俊昊《寄生虫》独家采访


以下为访谈实录

谈创作,穷人的悲剧才

是《寄生虫》的核心主题

Ifeng电影:这个故事最初的灵感来自哪里?

奉俊昊:这个故事的剧本是起源于2013,最初的时候是想以对称的方式来描写这两个家庭的生活,但我在写剧本之后我发现穷的家庭更有内容,更值得关注,于是这个故事就诞生了。

Ifeng电影:电影的暴力场面的灵感是从哪里来的?

奉俊昊:《寄生虫》里那种愤怒和《雪国列车》是一脉相承的, 我没有办法准确的说出这种暴力是从何而来的,这些故事是更多的来自我的幻想,因为电影的结局是来自我私人怪癖好,即便这些幻想是源于现实生活,实际的韩国社会也还是比我想象的更健康。


虽然暴力场面是电影很关键的情节,但这并不是我想要探讨的核心问题。如果你看整部电影,故事的结局是年轻人想要买下这个豪宅,这其实是不可能的,我们计算过要多久才能买这个房子,如果以现在韩国的人均收入来算的话,可能需要547年,这种无力感觉和悲伤情绪才是我想探讨的主题。

Ifeng电影:你怎么看待电影的节奏?

奉俊昊:作为一个电影导演,控制电影的速度和节奏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所知的所有电影大师都有自己独特节奏。这部电影里,我也有自己讲故事的节奏。有个导演曾经说过,新的电影市场兴起,新的故事方式也随之变化,如果节奏改变的话,对电影的体验也会有非常大的差异。


谈审查,韩国创作空间自由

Ifeng电影:电影中的很多情节在现实生活中都是有原型的吗?

奉俊昊:这几年韩国经济越来越强,韩国的k-pop和电视真人秀在亚洲也十分出名,电影中的阶级差距在韩国也是确实存在的,但很少见到极富和极穷的两个阶级出现在同一个真人秀里,但是韩国确实也像一个大熔炉,很多极端事件经常毫无防备的跳到公众面前。

Ifeng电影:去年在采访李沧东的时候,公关团队让我不要去问太政治敏感的问题,韩国现在还存在审查制度吗?

奉俊昊:我很惊讶,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韩国的电影审查制度已经不复存在了,我们现在创作可能会受到收视率的影响,但不会受到审查。


Ifeng电影:你在电影中多次提及了朝鲜,比如豪宅的地下室就是为了朝韩战争而建的防空洞,在韩国的现实生活中,朝鲜的问题仍然对日常生活有影响吗?

奉俊昊:朝鲜和韩国的关系仍然很紧张,而且对日常生活的影响还是在的。我们害怕战争再次出现,韩朝和平共处是共同的心愿,我们期待在不久的未来里韩朝问题能够尽快解决。


Ifeng电影:在当今的韩国社会里,女性的地位已经不一样了,为什么电影里的女主角仍然对丈夫唯命是从?

奉俊昊:在《寄生虫》里,富人一家的女主人更受父权的控制,她是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每天在家主持家庭杂务,买菜做饭,接送孩子上下学;然而穷人一家里的女性角色都是现代女性。

以奇石隐喻财富,

只有东方观众能懂。

Ifeng电影:你会在乎电影节,观众和评委是否能理解你的电影吗?

奉俊昊:我的确会去关注我电影的评价,戛纳电影节的评分榜越来越多,实在是太可怕了。但我不会被评价所影响,你可以用电影宅男,电影极客,电影怪咖这样的形容词来形容我,我只会拍我想拍的电影。

Ifeng电影:电影里的石头的隐喻是什么?

奉俊昊:这些石头价值动辄上万,并不是一个穷人阶级的爱好,在这个故事里,石头是财富的象征。收集这种石头是我祖父那一辈人的习惯,这是亚洲人共同的文化,东方观众应该都能理解。在电影的情节里,即使在城市发水的时候,石头也一直跟随着他,这营造了一种阶级错位的幻觉。


Ifeng电影:你用了那块奇石来代表富人阶级,而用臭味代表穷人阶级,为什么会选择这两种意向呢?

奉俊昊:说身上有臭味,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侮辱,会让对方造成特别深刻的伤害。除非你对某个人非常熟悉,你是闻不到这些味道的,只有在电影设置的情节里,两个阶级才能相遇,才能闻到身上的味道。这个讨论最开始来自富人一家夫妻两个在沙发上讨论司机的臭味,后来逐渐演变成对整个阶级的侮辱。现实中,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国家和城市,但是富人和穷人可能没有机会相遇。他们进出不同的餐厅,乘坐不同的交通工具两个阶级,所处的空间是分隔开来的。


成功让我更有自由,

去美国拍片力不从心

Ifeng电影:昆汀在《好莱坞往事》的发布会上说过不喜欢手机、互联网、社交媒体,这些新事物给时代所带来的变化,你怎么想?

奉俊昊:昆汀在洛杉矶有自己的电影院,他在他的电影院里只放映35毫米的胶片电影,我的《玉子》也曾经在他的影厅里放映过,我自己也曾经用数字化35毫米的摄像机拍摄过,新技术能带给人非常多的可能。

另一方面,我们活在时代,媒体,互联网,社交媒体上充斥着过多的信息,作为故事一个导演,我很怕自己的电影在上映之前,故事的西洋镜已经被拆穿了,所以我尽量不会把电影的重点集中在一个反转上,而且我又融入了丰富的细节,比如富人一家的丈夫说他们的“旧管家什么都好,就是吃太多”,即便你已经知道故事结局,重看的时候也会有新的感觉,你会关注到很多隐藏的细节。


就我个人而言,我没有twitter,facebook和Instagram这些社交媒体账号,这不是因为我很反对新媒体对社会造成的变化,这更多来自的是我自己的恐惧,我喜欢藏在自己的世界里。

Ifeng电影:作为一个成功的导演,电影赋予了你什么样的权力和自由?

奉俊昊:电影赋予了我更多的自由,我可以选择我想做的项目,我可以选择喜欢的投资人,我对我的作品有最终剪辑权。


Ifeng电影:你还会去美国拍片吗?

奉俊昊:我现在手上有两个项目,一个英语一个韩语,他们的制作都和《寄生虫》一样大。去美国拍片的话,我比较担心最终剪辑权的问题。从最开始筹划《玉子》的时候,片方就保证我有最终剪辑权,这也写在我的合同里,如果这种模式能够延续的话,我继续去美国拍片也是可以的。

颁奖后Ifeng电影独家采访奉俊昊

以下为访谈实录

奉俊昊:听说中国很多影迷与学者都喜欢《杀人回忆》,我感到非常高兴。对各位的忠告就是,希望大家集中于自己的创作。观众、制片人当然也很重要,自己内心中真正想做的是什么也很重要。我想看的电影,我自己来拍,类似这样的感觉。希望他们能这样想,并且这样做。


Ifeng电影主笔团影评

韩国导演奉俊昊的戛纳履历多少有点崎岖,他最有名的作品如《汉江怪物》,《杀人回忆》和《雪国列车》,在国际上都并没有得到西方影展的认可;相反,2008年的《东京!》和2009年的《母亲》都曾入围一种关注单元;最奇怪的是,他在《寄生虫》之前唯一一次入围戛纳主竞赛的是和Netflix合作《玉子》,《玉子》在他的导演生涯里并不算一个成功的存在,却仍然能够在戛纳七十周年的片单里占据一席之地,可以看出在福茂眼里,奉俊昊的位置可以撑起类型片这面大旗,同时也兼顾了电影产业如日中天的韩国。奉俊昊也不负福茂的厚望,用一部节奏紧凑,元素丰富的黑色悬疑片《寄生虫》,将类型片的魅力发挥到了极致。


《寄生虫》的故事发生在现代韩国社会中,宋康昊饰演一个无业游民家庭的爸爸,他们一家四口住在一间半地下室,每天靠折披萨盒为生。一次偶然的机会,家里的儿子(崔宇植饰)面试上了一份英语家教的职位,学生是一个富家女。儿子第一次来到富家千金家里就惊呆了,千金一家四口住在一栋设计师设计过的双层别墅,于是他想方设法的把父亲,母亲和妹妹都安插到了这个富人家,分别做司机,管家和美术家教。当有一天,富豪一家四口出去露营,穷人一家趁着主人不在鸠占鹊巢,体验了一下豪宅的生活。谁承想,房子的前管家突然到访,说出了一个关于豪宅的秘密:这个豪宅的底下建有一个防空洞,而她的丈夫就寄居在这个防空洞里…….


《寄生虫》的主题是阶级,讨论了韩国当今社会的阶级矛盾。故事设置有穷人一家和富人一家做阶级对照组,穷人一家生活在半地下室,和富人一家形成鲜明对比。奉俊昊在这种阶层二元对立之下,又隐藏了真正底层:生活在地下室的两口子。奉俊昊在《寄生虫》里通过空间来表现阶级:豪宅的一家是上层阶级,住半地下室的是平民阶级,而蜷缩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的可能才是真正的最底层阶级。


大多数所谓的现实主义题材,最多也只关注到平民阶级,他们虽然在社会也是底层,却也不时还是能得到媒体的关注,而生活在地下室的底层可能才是社会的真正寄生虫,他们如虱虫一样脆弱,丝毫得不到重视。故事在中段的时候,以一场倾盆大雨加速剧情的发展,并将大雨隐喻成社会变动,凸显出底层阶级在社会变动面前更加羸弱,毫无抵抗之力,而上层阶级反而朱门酒肉臭,丝毫不受天灾影响。


在《寄生虫》里,奉俊昊对于空间的运用真是妙至毫颠,主角一家在豪宅内辗转腾挪,若不是调度高超,可能早就穿帮。朝鲜和韩国的对峙关系也一直隐藏在背景之下,摩斯密码的运用,地下室的出现来自于战争时代的恐惧。这种对峙状态常常作为电影的时代背景出现,不少韩国电影里都有提到,比如李沧东《燃烧》里就通过北方的炮鸣声暗示韩国民众的紧张状态。


很多影评人都拿李沧东来和奉俊昊做对比。去年李沧东《燃烧》虽然一个奖都没得,其实倒也并不难理解,从西方记者对李沧东的采访就能看出来,虽然已经进入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这么久了,东西方之间始终存在着深深的文化鸿沟。在不少中外影评人眼中,虽然比不上李沧东和朴赞郁,奉俊昊的《寄生虫》的确是个惊喜。如果从电影的接受性上考虑,《寄生虫》的通俗程度肯定是会大于《燃烧》的,但却是一部能够真正做到既讨好了影评人,又没有错失观众的好作品。


《寄生虫》外媒评论

奉俊昊最新的狂野之作《寄生虫》听起来可能与他的《雪国列车》、《杀人回忆》、《汉江怪物》或《玉子》没什么不同。这位韩国导演最出名的是他那无法归类的电影,喜剧、恐怖、戏剧、社会评论、杀戮、生物特写、谋杀悬疑、素食主义宣言。但是,《寄生虫》超过了这些名单上的一半,它的笑声更阴暗,咆哮更恶毒,啜泣更绝望,这是我们从未有过的。奉俊昊又回来了,而且状态很好,但是他的愤怒是毋庸置疑的,怒不可遏的,这是因为他的目标是如此值得,如此巨大,如此2019年,《寄生虫》是一个带着阶级愤怒的苦涩血液的扁虱。

——Jessica Kiang《综艺》

奉俊昊带着一部华丽的、值得一看的讽刺悬疑剧重返戛纳。它运行起来就像主角宋康昊驾驶的奔驰车一样流畅。《寄生虫》是一部关于社会地位、抱负、物质主义和父权制家庭,以及那些接受拥有(或租赁)仆人阶层的想法的人的怪异黑色喜剧。

——Peter Bradshaw《卫报》

这一次,奉俊昊抛弃了隐喻的层次,采用了一种更接近社会现实主义的风格,尽管加入了黑色讽刺和黑色惊悚元素。不管这个双刃标题的恐怖电影内涵是什么,《寄生虫》中道德上有缺陷的怪物完全是人类。

——Stephen Dalton《好莱坞报道者》

这是一部充满活力、受到严格控制的电影,奉俊昊回归巅峰状态,故事情节严谨,非常有韩国特色。

——Jonathan Romney《国际银幕》

喜欢狂心中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狂心中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娱乐八卦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