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娱乐八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贵圈|专访王心凌:一份保持18年的甜
送交者: 婉君[☆★★★不服⭐来赌★★★☆] 于 2022-08-02 15:08 已读 673 次  

婉君的个人频道

文 | 北游

编辑 | 露冷

出品 | 贵圈・腾讯新闻立春工作室

* 版权声明:腾讯新闻出品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和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到第三季,首先引发热议的是王心凌。初次登场,凭借一段不到两分钟的《爱你》,她成功制造了一场回忆杀,登上热搜榜首。

这是一次恰逢其时的“失踪人口”回归。适逢娱乐圈考古、怀旧大潮兴起,她过去够火,因此现在也足够承担这份隆重回忆。

《爱你》是王心凌2004年推出的第二张专辑中的歌曲。在此之后,她迅速以“甜蜜教主”形象在歌坛占据一席之地。新世纪初,乐坛要为年轻听众提供都市生活五彩斑斓的美好幻景,“四大三小”都出道于彼时――这是来自2010年的称谓,是乐迷回望过去,对唱片业最后辉煌的总结。“四大”是孙燕姿、蔡依林、萧亚轩和梁静茹,“三小”是张韶涵、王心凌和杨丞琳,后三者又有“教主”之称,分别是电眼教主、甜蜜教主和可爱教主。她们兜售的是音色与情感。

比甜,王心凌当仁不让。她拥有天生的甜美声线和独特的咬字方式,乐评人耳帝对此评论:“王心凌这样的声音在当时与孙燕姿、张韶涵一样,注定不可能被埋没,因为时代需要用她们的声音来塑造梦幻与想象,用她们的天然、无为、纯粹与疗愈来对现实世界进行补充与延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心凌的声音也是彼时的“时代之声”。但与此同时,作为绑定在时代上的声音,想要转型又何其困难。

2010年前后,台湾唱片业逐渐萧条。十多年间,同时代的女歌手们试图从行业强加给她们的形象中挣脱。其间几度挣扎,起起落落,个中艰难不足为外人道。

在他人看来,王心凌必然也应该被备受折磨――这些年来,她每每发行新专辑,新闻标题总是,昔日甜蜜教主蜕变为XXX。2009年,这个后缀词是性感女神。2012年是苦情。2014年是电臀。每推出一张专辑,她都要被问一遍有关转型的问题。但就像她自己吐槽的那样,“他们其实没有太关注你”,那些在唱片宣发期的问答,也并不真正被人记住。

每一个在人们青春期留下深刻印象的歌手大约都是如此――需要同时和大众的记忆、期待值,还有自己的成长交战。人们既希望她永远都是记忆里的甜蜜教主,又认为她应该早早做好打破与重建的准备。

再次回到人们视野的王心凌,40岁的她唱着22岁的成名曲,仍穿着学生制服,睫毛浓密卷翘,甜度不减。让人不禁好奇,一个人的甜,真的可以保持18年吗?

1

眼前的王心凌的确很甜,身穿浅蓝色西装外套,脚踏白球鞋,笑容和那些被转发了无数次的视频里一样甜美。她青春的保质期好像格外长。

王心凌告诉《贵圈》,在初舞台上唱跳《爱你》,不过是个出于直觉的决定,和团队也仅仅经过“不像讨论”的讨论。这个讨论不针对表演什么,而是如何表演――完整版中,熟悉的《爱你》过后,王心凌加入一小段舞蹈,试图在甜美之余,加入一些力量和性感。那短短20秒有她的意图。表演前半部分负责唤起回忆,后半部分展示现在的她。然后,观众会将两个印象合二为一,“都是一个爱唱歌、保持初心的王心凌。 ”

节目正片保留了前半部分,剪掉了后半段――这一片段精准地唤醒了人们的回忆。她登上微博热搜第一名,包括《睫毛弯弯》在内的几支歌曲冲上音乐榜单前列。顺带着,她十几年前主演的电视剧也被重新翻出来。人们试图分析这一现象,倾向于将它总结为时代所需。“观众迫切地需要小甜歌、需要快乐、需要放松……现在比过去更需要这种能量。想确认世界上还有甜。”公众号“萝严肃”这样写。

当事人却淡定得多。面对蜂拥而至的模仿和回忆,她所做的仅仅是“常常对着手机在笑,觉得很幽默,很有创意”。接受另一家媒体采访时,她给出的答案同样如此:“我自己不会分析一二三。”

第二次公演,王心凌唱《山海》。节目组的意图很明显,一切叙事都指向一个故事:甜蜜教主挑战自我,不再唱小甜歌,转身变成摇滚女王。这样的故事,大概更符合主流价值观,更有起承转合,有蜕变、反差、炸裂和成长,更乘风破浪。

于是,选歌环节,万众期待。同组的谭维维称:“心凌的加入绝对是意料之外。”那英则说,想要“看到她凶猛的一面”。

练习过程也要尽量艰难。张天爱说,宿舍里,王心凌准备《山海》,每天练到凌晨4点。镜头中,她很焦虑,叹气,小心翼翼,“我不太会”“我完全不会”。手指在耳机线上不断缠绕,打开扇子,转笔,收行李时在练习;半夜,其他女明星在楼下吃夜宵,王心凌还在练习,用真声高亢地唱着《山海》的副歌。

的确每天都练到很晚。但原因之一是“下班时间也比较晚”,王心凌说。其次是工作习惯,“你设定好了这首歌的情绪,它有一些小技巧跟情绪的堆叠的方式。唱歌不能那么制式地去唱它,但你在不制式地去唱它之前,必须要做一些反复的练习”,然后,演唱成为一种自然反应,根据现场环境有所发挥,这十几年来,她一直是这么做的,“这是我的习惯”。

至于选择唱《山海》,“直觉”的成分要比“去挑战些什么”多。对这首歌,她“有那么点把握”“知道我可以做到”。如果要说挑战,用真声唱到F5算一个。至于其他,“我是蛮有把握的,就像一进来的地方,娓娓道来的唱歌的叙事方式,这个是我有把握的。”

面对观众的反馈,她的反应一样“直觉”。“嗯,吓死你们”,她露出小小的得意表情,“看到他们这样的反应,我也觉得很满意。”

2

没有想象中非证明什么不可的决心。浪姐第一期,王心凌就宣布:“甜心奶奶也不错。”编导不死心,第四期又问她:“你从刚出道的时候,很甜美系的王心凌这些歌,一直唱到现在,你自己会有一段时间觉得……”话音未落,王心凌主动接了过来:“会不会唱腻是不是?我不会。”

唱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同时代的女歌手们付出漫长的代价,态度坚决地与唱片公司定位的那个自己切割。但王心凌始终兢兢业业为市场制造甜品。然后,这份甜美,穿越近20年,再度与听众产生碰撞。

她的确完全接受了自己的“甜”。“我与生俱来的声音就是这样,我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头,圆圆的脸,我给人家的感觉就是甜美。”她对《贵圈》说。

可是,过去十几年,她也尝试过一些改变。2007年年初,第五张专辑《Magic Cyndi》,她剪掉长发,服装由学生制服转为轻性感风,这被视为她初次尝试转型。第六张专辑,《Fly! Cyndi》,造型重回甜美,但此时,台湾实体唱片市场竞争激烈,外加流媒体兴起,唱片销量下降,《Fly! Cyndi》成为她在《爱你》之后销量最不理想的一张。她发现,“歌迷还是更接受专辑里那些欢快的歌和抒情慢歌,而不是个性作品。”

在她看来,第一张专辑里,《灰姑娘的眼泪》是“被选择”的,它最不像自己,艰涩、要强,要开跑车、扮酷。那时她年纪小,公司掌握了主导权,她乖乖服从安排。但从《当你》开始,就是她自己了――这同样是第一张专辑里的歌曲。MV中,她穿的就是自己国中时期的制服,歌曲里满是青春少女小心翼翼的试探和表白。

至于其他,“我们的确有一两张专辑因为外界的声音去做气氛上的改变。”她说。但她又说:“我们做的是一张专辑,不是单曲嘛。一张专辑,10首歌我们可以去做调配。里面还是保留一些抒情的情歌,跟一些欢乐的快歌。”她坦荡承认,很多张专辑里,都会有想立刻按“下一首”的歌,她用“大调”和“小调”来类比,“小调比较有个性,大调会听起来比较欢快,还是会放一些大调的快歌,这是我跟铁粉们的默契。”然后她渐渐发现,最终受到好评的还是那些“大调”,“这个也是最舒服自在的。所以其实不应该把甜美当成包袱,它其实就是我的特色,它就是我人生中很大的一块。 ”

3

可她的人生,分明不是甜姐剧本。她在单亲家庭长大,很小便要帮弟弟泡牛奶、换尿布,最穷的时候,她和妈妈、弟弟同吃一份便当。出道之后也并不平顺,有那么些年,她陷入绯闻当中。她的个性也不止是甜美,会因粉丝善意调侃她是度假天后而愠怒,也会在看到种种翻唱《大眠》的版本时,正儿八经地录视频,一字一句教大家“正确唱法”――这在一些人眼中毫无必要,怎么翻唱是个人自由,她为什么这也要管?

“你的个性很甜美,你的声音很甜美,可是你的个性还是独立的,还是可以是坚强的,对不对?这些是不冲突的,那它的确在我身上是这样。”

2018年,王心凌推出第十二张专辑《CYNDILOVES2SING 爱。心凌》,这是一张豆瓣评分8.6的专辑。它将王心凌身上的另一面――那些绯闻、恐惧、挣扎、黑暗时刻适度地拉出来,与甜美编织到一起。她不再是无瑕但庸常的青春代言人,她的作品变得复杂了些,有了更多值得玩味的部分。而她也的确可以诠释这些复杂。

《大眠》中,她唱:“原来被催眠真有意思,我乐于做个敬业人质。没空再去对谁解释,是我自己把自己挟持,不关他的事。”有柔软的恨意和盲目的信仰。MV中,她和男主角是一对亡命鸳鸯,挣扎、希冀、互相囚禁。

《在青春迷失的咖啡馆》里,微苦埋在轻盈里。陈珊妮在歌词中写:“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MV中,王心凌一个人拖着长度超百米、重量超过20斤的布条,走过长长的阶梯,走过迷宫、泥淖和暗处,脸上有疲惫和茫然。歌迷喜悦于她的转变,豆瓣关于这首歌的短评里,高赞的一条是:“少了甜腻的青春气味,让情感丰富的是轻描淡写下的意味深长。”但在宣发时,她谈到这首歌,喜欢的却是它“把我歌声中甜美的特质展现出来”。

到这时,她完全接受了自己的甜。尽管专辑中的歌曲类型丰富,但一切宣传都在强调她“重回甜美”。公司为她打造了两款造型,分别命名为“黑哈尼”和“粉爱妮”,两个念出来就散发着甜腻味道的新造词。一套是黑色泡泡袖纱裙,另一套是黑色薄纱搭配粉色吊带裙,下半身堆叠起密密麻麻的小碎布,像一块裱了无数花纹的蛋糕。

此后,“甜美是我的特色,不是我的包袱”像一句slogan,出现在她的每一次采访中。她在台湾红白艺能大赏舞台上蹦蹦跳跳连唱三曲,在浪姐上唱跳《爱你》……也许,她这些年做过最“不甜”的事情是2020年的冬天,她在线上举办了一场名为“私・心”的音乐会。

在这场音乐会中,她演唱了《日落前七分钟》《爱情句型》《沉睡的森林》等一些她“自己很喜欢”,但“没机会做主打”的歌。有几首歌出了多年,却是第一次被她在公开场合唱起。没有学生制服,没有蹦蹦跳跳,她披着长发,穿着一条印花长裙,站在小小的舞台上,从头唱到尾。唱最后一首歌前,她说:“今天的很多歌曲,希望你们都会喜欢。有一些歌是第一次听到,也许之后也不见得会有机会再听到。但是这些歌我自己唱得很开心,因为我没有忘记这些歌。”

(来源:腾讯新闻)

*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喜欢婉君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婉君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娱乐八卦首页]
帖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