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经济观察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为什么美国中值PCE持续高于均值PCE?
送交者: 木头强强强强[♂★★声望品衔10★★♂] 于 2021-02-15 7:12 已读 872 次  

木头强强强强的个人频道

Daniel R. Carroll, Ross Cohen-Kristiansen// 文 桂平舒/编译 肖立晟/校对

导读:均值PCE通胀(headline PCE,即新闻标题中的PCE数值)通常低于中值PCE通胀,且自2012年以来,两者差距一直在扩大。为了理解这一趋势的原因,我们探究了均值测量中的哪些成分导致了这种差异。我们发现,能源经常发生大的价格波动,且电子产品的价格在几十年里一直稳步下降,两者解释了两种通胀指标之间的大部分差异。我们认为,此类因素对均值PCE通胀的巨大影响,强化了政策制定者必须同时考虑均值PCE通胀和中值PCE通胀的必要性。本文原题名为“Why Are Headline PCE and Median PCE InflationsSo Far Apart ?”本文作者Daniel R. Carroll是克利夫兰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of Cleveland)的高级研究经济学家,RossCohen-Kristiansen是该行的研究分析师。本文2020年10月2日发表在《经济评论》(Economic Commentary)上,该刊由克利夫兰联邦储备银行研究部出版。编译如下:

国会授权美联储维持经济中价格稳定。为此,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将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的年变化目标定为2%。PCE通胀是通过跟踪一篮子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变化来计算的,篮子的选择会考虑到消费者通常可能的所有支出。这些价格变化的集中趋势代表经济中的总体通货膨胀。

经济学家们就如何最好地衡量这种集中趋势争论不休。传统的方法,即所谓的均值PCE通胀,是简单地对所有组成部分的价格变化取一个加权平均值,每一项的权重由其在PCE篮子中的支出份额决定。另一种波动较小的替代方案是核心PCE通胀(core PCE inflation),它是篮子中非食品和非能源成分的加权平均值。最近,一项波动性更小的指标——中值PCE通胀——开始受到关注。它是由整个篮子加权中位数价格变化计算得到。Carroll和Verbrugge (2019)表明,相比核心PCE或均值PCE,中值PCE能更好地预测未来通胀。

尽管它们都是被用来衡量PCE篮子的集中趋势,但中值PCE通胀和均值PCE通胀最近却相差甚远:根据8月下旬的可用数据,中值PCE通胀同比为2.5%,而均值PCE通胀只有1%。这两个指标之间存在这样的差距并不罕见:均值PCE通胀的波动性高于中值PCE通胀,这会造成相当大的、有时是持续的偏离。图1显示,在过去8年里,均值PCE通胀通常比中值PCE通胀低很多,这导致了有关当前通胀水平与可能的通胀路径的不同信号。更重要的是,对于政策制定者来说,在这段时间里,两个指标对现有通胀水平相对FOMC的目标水平的高低一直持有不同观点:均值PCE通胀持续低于目标水平,而中值PCE通胀已经位于或高于目标水平。

均值低于中值意味着组成部分的通胀分布负偏:价格变化低于中位数的组成部分的比高于中位数的组成部分离中位数的距离更远。在这篇评论中,我们强调了几个因素,它们能解释自2012年以来的均值PCE通胀和中值PCE通胀差异的绝大部分。其中一些组成部分在这段时间内的价格涨幅非常低,因此我们预计它们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修正并恢复到历史平均水平。其他的则表现出长期的、持续的价格负增长趋势,即secular patterns,增加了PCE分布的偏度,以致均值(均值PCE)趋向于低于中值(中值PCE)。

1.为什么中值PCE通胀比均值PCE通胀更稳定?

如上所述,均值PCE通胀是通过对PCE篮子中每个组成部分(商品或服务)的价格变化进行加权平均来构建的。该指标可能会受到某一组成部分价格冲击的强烈影响,从而使其非常不稳定。导致均值PCE大幅波动的组成部分,要么由其在篮子中的权重驱动,要么由与其相关的价格波动幅度驱动。也就是说,篮子中权重更大的组成部分将在计算平均价格增长时发挥更大的作用;并且同比价格波动较大的组成部分可能对均值产生重大影响,即使它的权重相对较低。 6park.com

PCE篮子里大约有200个组成部分。如果所有组成部分的权重相等,那么每一个占0.5%。但由于每一项支出的权重是基于其在家庭总支出中所占的份额,所以家庭支出最多的项目的权重最大。

表1报告了PCE篮子中权重最大的8个组成部分。注意到业主使用的固定住房和租户使用的固定住房两个组成部分加总占了整个篮子的15%以上。这意味着,住房价格变动的影响大约是具有相同价格变化的平均分量的30倍。然而,住房市场很少出现突然的大幅波动:自2000年以来,房价同比涨幅一直稳定在2%至4%之间。 因此,住房并不能解释均值PCE的大幅波动,也不能解释均值PCE与中值PCE之间的差距;相反,房价应该被视为整体指标的稳定器。事实上,从2013年到2016年,当均值PCE通胀远低于2%的目标通胀率时,住房通胀率的小幅上升实际上阻止了它进一步下降。

将房屋价格的变化与一些组成部分的小集合(通常被归为能源类)的价格变化进行对比。其中之一是汽油和其他机动车燃料,它仅占PCE篮子的2.3%,权重却比住房小得多,但通常会对整体PCE通胀产生巨大影响有,原因就在于汽油价格的变化通常比住房价格的变化幅度大得多(见图2)。

均值PCE通胀对异常值的敏感性促使人们探索其他通胀指标,这些指标侧重于各组成部分价格变化分布的中间值,包括中值PCE。顾名思义,中值PCE就是使用中位数的平均值衡量通货膨胀。首先,根据篮子组成部分的月度价格变化,按升序排列,然后计算新排序的篮子的组成部分的累计权重,最后记录权重使累计权重超过50%的组成部分的价格变化。 通过以这种方式计算通货膨胀,中值PCE通胀不受任何出现在分布尾端的价格变化幅度的影响(译者注:这个均值PCE指标是克利夫兰联储独立研发的指标,与达拉斯联储研发的trimmed-mean PCE比较接近,都是希望更好的反映通货膨胀的趋势,避免受短期的异常值影响)。因此,与 均值PCE相比,中值PCE的波动往往是渐进的且受抑制的,这就是为什么均值PCE通胀和中值PCE通胀之间出现暂时的大差异并不罕见。


2.自2012年以来,均值PCE和中值PCE之间持续存在差距的背后是什么?

图3显示了自1978年以来中值PCE通胀和均值PCE通胀的百分点差值。在此期间,均值PCE通胀往往低于中值PCE通胀,两者差值是波动的。有时,分离时期可能很长,就像20世纪90年代扩张期那样。有时差异会急剧变化。例如,在21世纪初,通货膨胀率之间的差异迅速波动,这可能首先是由于中东战争导致原油短缺,其次是来自2007年至2009年的大萧条。

更值得关注的是2012年以来的那段时期,在这段漫长的时期里,均值PCE通胀普遍远低于中值PCE通胀。如上所述,这种差异可能是由于权重相对较大的商品价格大幅下跌。这促使进行以下操作:通过使用一个受限PCE篮子(去掉一个或多个低通货膨胀组成部分)重新计算平均通货膨胀,来确定造成差异的主要因素。当我们剔除12个月以来通常为负通胀异常值的部分时,这个受限篮子的加权平均通胀(即受限均值PCE通胀)必然会向中值PCE通胀上升,从而缩小差距。然后,被删除的组成部分被认定为是差异的来源,我们会对它们进行更详细的探讨,以寻找有关它们各自模式的线索。

我们首先移除能源,自2012年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里,能源的价格一直在下降。我们知道能源会对均值PCE产生显著影响,例如,在2014年至2016年,能源价格同比下降20%,均值PCE通胀几乎降至零。


图4 显示了包括和不包括能源成分在内的均值PCE 通胀。一旦剔除能源,2012 年以来的均值PCE 通胀将变得相当稳定,两条PCE 通胀曲线之间的差距平均缩小0.19 个百分点。然而,几乎在整个时期,受限篮子的通货膨胀率仍然保持在2% 的目标之下,远低于中值PCE 通胀。这在很大程度上与那些价格已呈现稳步下行轨迹的商品有关,电子产品最能体现这一点。


3.电子产品

表2 列出了PCE 篮子中的12 个组成部分,它们自2012 年以来平均每年价格下降至少4% ,其中10 个属于电子类。

更仔细地查看以上每个组成部分的时间序列价格变化,我们发现大多数在整个时期内价格持续下跌。换句话说,它们的低均价并非像能源行业那样,是由于价格在12 个月内出现了不规则的极端下跌,而是由于系统性的下跌趋势。例如,图5 描绘了表2 中前四个组成部分的同比通胀。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段时期内,通货膨胀率始终为负,这意味着它们的价格水平总是在下降。表2 中的组件通常是受技术改进影响最大的组件。在供应方面,更低的生产成本会降低价格;而在需求方面,较新的车型会让旧的车型不那么受欢迎,同样也会降低价格。

电子产品的通缩性质并不意味着消费者会减少在电子产品上的支出。电子产品一直在改进,为了对随时间变化的价格进行有意义的比较,这些质量上的改进必须被计入指数的计算中。为了计算价格指数,经济分析局(BEA) 使用复合方法控制质量变化(Moulton, 2001) 。当在两个时期可以获得全部样本价格时,BEA 将使用匹配模型方法—— 它计算产品模型内的价格变化,以确定整体组成部分的价格变化。例如,电视机的价格在21 世纪00 年代后期出现了显著下降。高清电视占领了市场,这大大降低了标清电视的价值。最终,大多数标清电视模型都过时了,给基于匹配模型方法的通货膨胀率留下了偏向上行的空间。为了解释市场的变化,BEA 使用享乐价格法,为更新的模型中的质量改进指定价值。它通过减去质量改进的估计值来计算价格指数。因为电子产品正在迅速改进,经过质量调整后,它们使用通货膨胀衡量的价格变化实际上是负的。

当我们删除电子产品(在过去8 年,其价格下跌持续拉低均值PCE 通胀)和能源(其波动性将均值拉离中值)时,自2012 年来的均值PCE 和中值PCE 之间差距的一半被消除了。图6 和表3 演示了这种效果。

4.如今的差距从何而来?

从2018年3月至7月,同比均值PCE和中值PCE几乎相同,这标志着长期以来的均值PCE远低于中值PCE时期的结束。在那之后,差距再次出现,均值PCE低于FOMC的目标水平,而中值PCE同比高达2.5%。政策制定者再一次面临着相互矛盾的信号。

正如我们自2012年以来一直在做的那样,我们可以再次删除一些组成部分,以揭示2018年7月之后哪些组成部分是造成分离的罪魁祸首。能源和长期产品(再次以电子产品为主)仍然具有相当大的综合影响,平均解释了两者差距的0.47个百分点。



相对于中值PCE 通胀而言,仅仅几个组成部分就能对均值PCE 通胀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这本身并不是一个问题。事实上,均值可以提供批判性的见解,即中值可能不会回升,比如少数行业的价格大幅下跌。但是,将重点放在通货膨胀分布的尾部可能会描绘出不完整的经济图景,这就是为什么将中值PCE 纳入通货膨胀分析可能会有用的原因。

5. COVID-19大流行的影响

COVID-19 和旨在减缓病毒传播的社会隔离政策对加权平均价格指数产生了通缩效应。特别是,与差旅相关的组成部分价格大幅下跌,因为企业难以销售过剩的供应。汽车燃油价格在疫情爆发前一直小幅上涨,但在2020 年2 月开始大幅下降,4 月达到94% 的年化价格降幅顶峰。汽车租赁、航空运输和酒店的价格也大幅下跌。此外,其他类别的价格也大幅下降,包括服装、娱乐和电子产品。4 月年化均值PCE 通胀为- 6.4% ,为大衰退以来最低月度通胀率。

简单地说,4 月份均值PCE 通胀数据表明,经济中出现了一些剧烈的变化。中值PCE 却并非如此,4 月2.1% 的年化值算不上异常值。每个测量方法都有自己的见解:我们注意到,组成部分通胀分布的中心保持稳定,而左尾发生了巨大的波动。正如我们所讨论的,均值PCE 和中值PCE 之间差距的波动来自于特定成分,这些成分的价格波动非常剧烈,即使它们的权重很小,也会明显地影响均值PCE 。这种影响在大流行期间特别明显:由于需求减少,许多价格降幅极大的部件的权重也异常地小。与此同时,仅当这些极端通胀的组成部分从通胀中心的右边变为左边时,才会影响中值PCE 。由于分布中心的稳定,通货膨胀率保持相当稳定(包括住房和食品项目),所以中值PCE 的总体下降幅度很小

喜欢木头强强强强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木头强强强强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经济观察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