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经济观察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肖磊:为什么大部分人对中国南北“差距”的理解是错的
送交者: 山村听雨[☆★★声望品衔12★★☆] 于 2021-02-16 9:31 已读 4197 次 3 赞  

山村听雨的个人频道

作者:肖磊看市

公众号搜索:kanshi1314


首先祝大家春节快乐,春节是中国人口迁徙最明显的时候,也是产生诸多地域发展大数据的时候,包括人口流动和消费地图等等,那借此,我今天就跟大家讨论一下关于最近非常热的一个争论话题,关于南北“差距”的问题。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先亮明一下我的观点,我认为中国的北方,其蕴藏的发展潜力远比大家看到的要巨大,而中国经济“重心”的南移,本身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繁荣的结果。同时,如果策略得当,这种“差距”,也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更大潜力和动力,而非问题。

当然,我会用国内国际,以及历史和未来的角度,跟大家展开来讨论,部分语言可能会比较尖锐,望大家海涵。


关于北方经济发展的现状和潜力,我给大家先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然后我们再讨论“差距”问题。

比如中国有一个渭河平原(也称关中平原),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之一,目前在这个平原上,有几座非常知名的城市,比如西安、咸阳等。渭河平原面积约 4.9 万平方公里,目前常住人口 3800 万。当然,我并不是来罗列数据的。


在人类文明史上,还有一个地方,叫尼罗河三角洲,这个地方诞生了古埃及文明,目前尼罗河三角洲居住着超过 4000 万的人口,其面积只有渭河平原的一半(2.4 万平方公里)。


我要做一个简单的对比,来说明一下中国仅仅一个渭河平原,到底有多大的潜力。

埃及目前拥有尼罗河三角洲平原,有金字塔(全球七大奇迹之首),再加上埃及处在亚欧非三大洲陆路和水路的双枢纽交汇处,坐拥着苏伊士运河,离旅游输出最大的地区欧洲又非常近,可以说埃及是研究地域经济发展非常重要的一个案例。

那我要说什么呢?我要把拥有金字塔、尼罗河三角洲、苏伊士运河等的整个埃及,跟拥有大部分渭河平原的中国陕西省做个对比。

埃及
2019 年的旅游业收入为 130 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不到 900 亿元,总共接待了 1300 万人次的游客。那我们再看看陕西省,2019
年,陕西省接待境内外游客 7 亿人次,仅海外游客就接近 500 万人次,旅游业收入超过 7200 亿元,折合成美元的话,超过 1000
亿美元,是埃及旅游业收入的接近 8 倍。



请注意,陕西省的 GDP 仅仅比埃及的高了 30%,也就是说,陕西省旅游收入远高于埃及旅游收入,并不是因为整个体量和基础规模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同样是作为世界历史遗迹的重要地区,陕西未被开发的资源依然是巨大的。我这里简单的跟大家说一下,比如皇帝和炎帝的陵墓都已经找到,但都没有被发掘,如果说黄帝、炎帝的陵墓由于过于古老,那么陕西还有其他世界级陵墓有待发掘。

被世界称之为第八大奇迹的秦始皇陵,也只被发掘了陪葬坑“兵马俑”,还有多个陪葬墓和主墓未被发掘。汉墓里面,汉武帝刘彻的茂陵未被发掘。唐陵里面,唐太宗以及文德皇后的昭陵也是禁止发掘的。吸引海外游客诸多的武则天陵墓也没有被发掘。陕西仅已知的皇陵就有超过
70 个,未被列入挖掘的陵墓大约有 30 多处,部分具有历史研究意义且历史影响极大的陵墓已经都列入禁止发掘的名单。


陕西省接待旅游的人数依然在以每年超过 10% 的速度上涨,而埃及十年前的 2010 年接待的旅游人数,比 2019 年要高出超过 150 万人次,也就是说十年间,埃及的旅游人数减少了超过 150 万人次。

我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也读了不少的历史著作,但就我这肤浅和非专业人士的粗略感受,就对中国历史的痴迷程度,以及对中国历史的研究和传播而言,中国当下诸多的历史学者实际上确实还跟不上日本历史学界的步伐。

我要说的是,被中国诸多号称是历史学家的人,所诟病的王朝历史,实际上早就成为日本、欧洲和美国等学界痴迷研究的对象,而诸多的海外游客,也正是由于这些作者的著作,来到了中国,来到了陕西。我这里就不具体推荐他们的著作了,以免又说我是来推销读书的。

我想问的是,欧洲、美国、日本等的学者,会因为金字塔的存在,批评埃及或相关的国家、地区历史吗?绝对不会。而中国一些所谓的历史学家,把中国巨大的历史资源,反而看成是包袱,确实令人恶心。我觉得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应该自信点,别那么敏感,难道讨论和研究一下秦始皇,就影响到现代社会的发展和治理了?就是宣扬“暴政”了?就是给大家洗脑了?搞笑。

我可以这样说,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等到中国人均 GDP 逐步接近 2 万美元的时候,中华文明和中国历史给中国经济所带来的“贡献”,还会被更大的激发。你根本理解不了日本和欧洲等诸多发达国家的学者、游客,为什么会三番五次的去陕西、敦煌等地旅游消费的原因。

当然,如果大家觉得像陕西这样的省,旅游产业比较有竞争力,是不是工业产值就被落下了呢,我可以告诉大家,目前整个陕西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其规模跟土耳其和墨西哥这样的国家相当(约 3900 亿美元)。

而在整个北方,比陕西体量更大的,经济模式更多元的,其发展潜力比陕西还要大的,还有山东、河南、河北、北京等。

要知道北方省份里面,人均 GDP 处在倒数两位的甘肃和黑龙江,其人均 GDP 是 5600 美元,依然是越南、埃及、印度等等国家人均 GDP 的两倍,同时也远高于乌克兰、菲律宾等被美国反复“宠爱”的国家。


另外,很多人都在说东北的“衰落”,那我就拿人均 GDP 全国倒数第二的黑龙江来说说。

2019 年,黑龙江粮食产量是 7500 万吨,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跟乌克兰的粮食总产量一样(2019 年乌克兰的粮食总产量也是 7500 万吨),而乌克兰是“欧洲粮仓”,是世界第三大粮食出口国。

我再转换一个角度给大家说一下,比如
2019 年乌克兰的粮食出口总额是 72 亿美元,而 2019 年黑龙江省的总出口额只有 45 亿美元,要知道黑龙江人口比乌克兰还要少 500
万,也就说,如果黑龙江的粮食不是供应全国,而是搞出口的话,仅粮食出口,就可以新增至少超过 80
亿美元的出口额,相当于目前黑龙江所有出口额的接近 2 倍。

黑龙江的大庆油田,累计产油已经接近 25
亿吨,这个数字是什么意思呢,相当于中国整个国家目前极限石油产量(每年两亿吨),连续生产 12.5 年。黑龙江目前每年至少还要产油 3 亿桶(超
4000 万吨),按照现在较低的价格,至少也是 180 亿美元的价值,如果搞出口,就是 180 亿美元的收入。

也就是说,黑龙江省每年仅粮食和原油搞出来的额外收入,就可以达到至少 260 亿美元(超过 1700 亿人民币),如果不是我们内部消耗,这个基本上都是可以出口的。

要知道跟广东接壤,离上海只有三百多里,而且属于长江航道上的江西省,全年的出口额,也还不到 1500 亿元。

说了这么多,大家可能依然觉得黑龙江也就是农业和采矿及重工业,自然资源占比高而已,其实 2019 年黑龙江第三产业增加值已超过 6800 亿,增速接近 6%,占整个 GDP 的比值超过了 50%。

也就是说,仅黑龙江第三产业创造的 GDP,就相当于整个乌克兰的 GDP 了,要知道乌克兰面对的可是整个欧洲和美国等的市场,地理位置远比黑龙江省强,而且人口还比黑龙江多 300 多万。

那我到底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呢,中国所谓的南北“差距”,主要是航运便捷的出口地区发展太快了,而不是内陆地区拖了中国发展的后腿,这种差距无非是谁跑得最快的问题。也就是说,是中国东南沿海一些地区过于优秀,以至于其他更多优秀的地区被“无视”所致。


最近对中国南北“差距”的讨论比较激烈,但我个人觉得上纲上线的讨论这个问题本身就是错误的,中国依然是增量发展的阶段,如果真要讨论,应该讨论的不是南北差距,而是南北分工,或者说南方比北方多了什么,而不是北方比南方少了什么,这是完全不同的逻辑。

另外,很多人连基本的南北方划分都搞不清楚,也参合进来讨论,还振振有词的给出各种滑稽解读和各类建议,那我问一个简单的问题,西藏到底是南方还是北方?如果基于差距来讨论,你怎么理解一个省内部的差异?比如广东有个汕尾市,离深圳只有
150 公里,但人均 GDP 只有深圳的六分之一,GDP 还不到深圳的二十分之一,请问怎么理解这种差距?

假设你划的这条南北分界线,正好把一个城市分成了两半,那是不是还要讨论和研究这个城市南边和北边的差距?再往下讨论的话,是不是还要研究街道南北的差距?如果不是为了提出建设性的意见,这样讨论下去有意思吗?

其实 2000 年至今,像北方的宁夏、陕西等等地区,这 20 年间的 GDP 增长都是超过 15 倍的,如果一定要分南北来看,海南算是很南边了吧,基数也很低了吧,但 GDP 也只增长了 10 倍,远低于宁夏和陕西的增速。

当然,你可能会说,如果让海南发展工业,增长肯定很快,那我还可以这么说,如果让宁夏、陕西等放松环保使劲发展,恐怕其增长就远不是 15 倍了。

中国已经基本上消灭了陕西榆林以西和宁夏银川、内蒙乌海以东的毛乌素沙漠,其面积是
4.2 万平方公里,相当于 7
个上海的面积。在北京住过的人都应该知道,十多年前北京的沙尘暴频率,但现在两三年可能都见不到一次沙尘暴。我要说现在的毛乌素,都可以搞螃蟹养殖了,你信吗?


2019
年的时候,英国《自然·可持续发展》杂志就发表论文,该论文在分析了美国航天局“特拉”号卫星和“阿卡”号卫星的观测数据后发现,全球从 2000
年到 2017 年新增的绿化面积中,25% 以上来自中国,中国对全球绿化增量的贡献比居全球首位,而中国的绿化面积,几乎全部来自北方。


我并不是回避中国不同地域的经济发展差距问题,但单纯讨论这种差距,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一定要讨论,就必须要结合更多的方面,比如环境、分工、国际贸易、基础设施、绝对增量等等,而且要保证这种讨论是具有建设性的。

比如大家在讨论珠江三角洲地区差异的时候,最终要转变为有建设性的具体策略讨论,目前在伶仃洋上,又在修一条世界级通道,这条通道叫“深中通道”,至少这种建设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承认深圳和中山的发展差距,然后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来降低这种差距,从而带动各地区均衡发展。

所以讨论中山和深圳的差距时,你必须要明白,你讨论的不是中山人和深圳人的差距,否则你得出的结论就是,一个地区发展没赶上,是因为人不行,那还搞什么建设啊?

再比如在京津冀地区,正是由于存在北京和北京周边地区的发展差距,北京内部也存在南北、东西发展的差距,所以这一轮的重点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城市副中心,就选在了东边的通州(跟河北一河之隔),比如第二国际机场,就选在了南边的北京跟河北交界处,还在更南的河北白洋淀,规划和建设了雄安新区。

**
**


大家再看看中央对海南岛的政策,如何在保护环境,节制高耗能工业,以及激发战略性发展方面,给海南岛打造一套因地制宜的发展政策。

结合中国经济服务业规模性的爆发,以及海南岛在整个东南亚,甚至未来的全球海洋岛屿经济方面可能的枢纽性位置,再加上几年后海南岛就直接“封关”运作,我可以肯定的说,如果未来台湾省还是离心离德,无法纳入到大陆的规划当中,海南岛未来将是类似美国佛罗里达和夏威夷的复合体。

如果按照其位置,以及中国经济规模的溢出效应,整个南海区域历史性的重新回到世界贸易巅峰状态,外加中央政策红利,海南人口可能会增长到至少 2000 万(希望别限制人口),经济规模至少有十倍的增长空间。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刺激经济发展的另一个要素就是“差距”(动态差距),“差距”所制造出来的,对解决问题的需求,以及更大的市场多样性,可以大大的促进投资和增加交易。

另外,其实现在大家讨论的中国的发展“差距”问题,从全球贸易和内部分工的角度来看,要比其他诸多国家均衡得多。

大家可以做一做简单的数学题,广东目前是中国
GDP 第一大省,也是南方发展最快的省,但整个广东的 GDP 占全国的比重,也不过
11%。如果大家觉得这个数字已经很高了,那我们再看看其他国家,比如法国的巴黎、俄罗斯的莫斯科,一个城市所生产的 GDP,就占整个国家总 GDP
的接近 30%。

再比如日本的东京地区,所生产的 GDP 就占整个日本的超过 50%,英国的伦敦 GDP 占整个英国的 25%。美国算是属于拥有多个经济中心的国家了,但整个加州的 GDP 依然占到美国的 15%,明显高于中国广东占全国 GDP 的比重。

也就是说,相比诸多发达国家,或者跟中国相似的,地域广阔,人口众多的国家,中国经济的发展依然更为均衡。

更重要的是,中国的地区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本身是可逆的,只要我们策略正确,很多看上去是“问题”的问题,反而会成为一种优势。

因此,面对大家讨论的南北“差距”的问题,我需要说几个方面来积极应对方向,供大家讨论。


顺 其自然:

在谈积极应对之前,为什么要顺其自然呢,因为中国作为一个超级统一的市场,正是由于人口的自由迁徙,使得中国产业的分工更加精细,其诸多领域的竞争在全球越来越无可比拟,如果人为的阻碍人口的迁徙,或者说经济重心的转移,那么意味着中国经济要承受低效的分工和更弱的竞争力。

比如很多人说东北人口流出,是因为留不住人才,是营商环境太差等等,其实这些问题确实存在,但不是主因。在我看来,东北人口的流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实际上是“好事”。

东北人口一直在流出,这是事实,但还有一个事实是,东北经济一直在进步和改善,尤其是去年,在如此困难的时候,东北三省依然完成了正增长,那大家想想,一个地区创造财富的能力一直在增长,而人口却在减少,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人均拥有的财富会越来越多。

对于很多地区来说,持续的高速增长是不可能的,但如何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时候,还能让大家的财富出现增长呢?这就要靠其他地区的发展带动。

比如东北地区经济增速放缓的时候,东南沿海经济增速依然很高,这个时候让一部分东北的“赋闲”人口流入到东南沿海,不仅不会降低东北的竞争力,而且会让整个东北地区减少发展的包袱,解决就业的压力会减少,更容易放开手脚发展,增加整个地区的人均产值。

中国改革开放和人口的红利,本身就是在人口迁徙和地区发展的动态“差距”中产生的,改革开放之前,人口基本没有太大的流动,人们的生活水平其实也停滞不前。


当然,我不是说人口都迁徙到东南沿海就是好事,我的意思是,只要中国经济的竞争力在持续增长,关于地区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本身就是发展的结果,而非问题。

我再说一个极端安全的例子,比如美国的阿拉斯加,总计
170 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有 72 万人口,但人均 GDP 是 7.4 万美元,在美国各州当中排名第六。俄罗斯的远东地区,也只有 600
万人口,而中国的一个哈尔滨市,就超过了 1000 万人口,如果人口可以维持国土安全,那么中国目前边界地区的人口规模,可以说是远超其他国家的。

如果大家再注意一下,大体上来说,除了几个直辖市,中国
GDP 总量排名靠前的省,人均 GDP 也是靠前的,GDP 总量靠后的省份,人均 GDP
也排名靠后,原因就是中国依然存在人口迁徙的客观助推力,因为人口大概率会流向人均 GDP 高的地区,经济体量反而次之,按我的分析,等到黑龙江的人均
GDP 能够排进全国前十的时候,东北人口才会从迁出转入迁入,但问题是由于人口太多,人均 GDP 就很难上去。

你不能要求一个气候条件差,离国际贸易核心区远,人口还非常多,人均 GDP 全国垫底,竞争同样非常激烈的地区,人口奇迹般的处于迁入的状态,这是违背常识的。

大家都知道北欧几个国家都很富有,但不知道的是,北欧五国人口加起来也就
2400 万,中国仅内蒙古的人口就超过 2500
万。要知道内蒙古没有出海口,大部分地区都不宜人类居住,也没有发达的邻国来做对外贸易,但就是在这种条件下,中国依然把内蒙古的人均 GDP
发展到了超过 1 万美元,是越南人均 GDP 的 4 倍。

所以,我要说的是,关于中国的人口迁徙,首先要顺其自然,因为这本身就是给环境、气候等承载能力较弱的地区,减少内耗和增加人均产值。美国的阿拉斯加,从
1970 年至今,人口增加了 146%,远高于美国总人口 59% 的涨幅,原因是阿拉斯加用超级高的人均 GDP (人均超 7
万美元,在美国各州排名第六),吸引了外来人口,但阿拉斯加超级高的人均 GDP,主要是人口少的原因。

我们暂不说跟黑龙江的人口比,就算跟西藏比,阿拉斯加的人口还不到西藏的五分之一。如果阿拉斯加人口突然增加到了跟中国西藏的水平,人均 GDP 一下子就掉到了跟中国内蒙古一样的水平了,人口恐怕就不太可能净流入了。

那说到这里,很多同学可能就要问了,作者的意思不就是让北方“顺其自然”的减少人口,或者说减少中国总人口,就是好事呢?对中国经济重心的南移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言吗?

好,那我接下来就说说,中国北方经济的几个发展逻辑,也就是我们在“顺其自然”的同时,如何积极应对。


要加大力度解决北方缺水的问题:

其实真正要研究的,不是南北经济差距,而是南北地理和气候的差距,作为一个大统一国家和经济体,人口是可以自由流动的,人口的迁徙是可逆的,但土地不能,气候不能,所以真正要改变的,不是人的选择,而是气候和环境(相信我,可以改变)。

中国北方最大的制约,其实也不是难以改变的气候,而是严重缺水。中国北方跟全球主要文明的发源地,以及科技高度发达的地区,都处在相同的维度上面。


为什么很多发源于热带地区的文明,都很难持续,而且热带地区直至目前,在工业和科技领域,也都很难跟偏北的地方比。因为人类是需要有一定的偏艰苦环境来刺激的,但这种艰苦的环境,需要可承受范围的,中国的北方,刚刚好。

比如我们再拿美国举例,当年美国北方坚定的发展工业,就是因为北方各类生存条件差于南方,不得不发展工业,而南方根本不需要发展工业,随便撒几颗种子,就可以换来英国大量的工业品,南方为什么要“劳民伤财”的发展工业呢,但假设南北战争不是北方获胜,而是南方,恐怕今天的美国跟印度没有太大的差别。

中国的北方,在全球来看,都是非常适宜人类生活和奋斗的,比如中国的北京和天津等城市气候,就跟美国第一大城市纽约的气候非常相似。

中国必须要用已经发展起来的工业,持续的改造北方,这不仅仅是为了发展北方,而是要持续的调动国民的开发和奋斗意识,大家想想,如果没有南水北调工程,北京可能已经不再适合人类居住了,地下水大幅下降,人口承载力大幅下降,环境问题日趋严重,更严重的后果就是被迫迁都。

但请注意,很多国家,为了发展方面的平衡,会采取迁都措施,也就是把首都迁到待开发的地区,然后带动地区发展。新中国还有一个伟大的地方,那就是定都北京,如果当时选择南方定都,此时南北方的各类差距会更大,并且经济效率也要比此时更低,因为北方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跟不上,资源和人才无法跟南方更高效的对接,其结果就是中国整个经济的成本大幅升高,在国际环境中的竞争力就不是现在的样子了。


正是由于首都定在了北京,所以为了解决北京,以及周边不断扩大的人口聚集和用水问题,就不得不建设浩大的工程南水北调,而南水北调的历史意义就在于,激活了整个华北平原的活力,使得其在解决城镇化问题,农业问题,工业问题,环境问题等方面,有了杀手锏工具。


目前北京数千万人口,其饮用水 90% 以上都来自南水北调,干枯了超过 25 年的永定河北京段已实现全线通水,华北之肾白洋淀水位和面积都大幅提高。如果大家有机会再来一下正在修建的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大运河畔,你可能会误以为你到了河流交错的江南。


不仅仅是华北平原,关中平原正在修建的引汉济渭,也将使得西安 30 年内再无饮水担忧,整个关中平原在发展农业和工业方面,水不再是掣肘。

在甘肃,引洮工程解决了数百万人的饮水和灌溉问题,使得国家级新区兰州新区得以发展诸多制造业产业,曾经一碗油换不来一碗水的黄土地上,如今各类瓜果远销海内外。如果未来的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能给河西走廊供水,仅河西走廊增加的粮食产量,都可以再养活至少 1 亿人口。

新疆就更不用说了,除了石油、煤炭等资源开发,去年新疆仅大列巴和馕就卖了数百万个,而且有一半卖到了国外。在叶尔羌河,以及新疆诸多地区,都有国家级水利工程正在建设。

过去二十年,新疆退耕还林 1760 余万亩,荒漠区域缩减近 4 万平方公里(相当于 3.5 个北京),与此同时,新疆的粮食产量从 700 万吨增加了到了如今的 1500 万吨。塔里木盆地给我们带来的开发潜力,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我要说的是,中国的北方,跟加拿大、俄罗斯等等的北方,是完全不同的,中国的北方,是地球上最适合人类发展和奋斗的地区,你去看全球科技强国排名,几乎全都跟中国的北方在同一个维度范围。

那中国北方缺啥呢?缺水,黄河流量太小了,而就算是黄河如此之小的流量,不仅在中国的北方孕育出来了伟大的文明,而且在完全沙漠化的地区,灌溉了兰州、宁夏平原和河套平原等等,目前仅生活在这一地区的人口,就有超过 1500 万。这一数量是北边蒙古国总人口的 5 倍。


也就是说,中国的北方,只要有水,就有新的产值,就会爆发出无限可能。正是由于中国北方太缺水了,所以从来就没有考虑过有水能怎么用,有水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大家早已习惯缺水的经济,从而很难超出这一限制的规划。

这就好比说,当电信技术还停留在 2G 时代的时候,大家想的只是如何提高访问网页的速度,在 4G 没有出现之前,就算你想破脑袋,也很难搞出抖音或直播带货这种东西。

当然,很多同学可能又要问了,既然缺水限制了北方的发展,那东北地区也不缺水啊,为啥经济发展也陷入困局呢。

关于东北地区的发展,我前面已经说了,这里就不再说了,其实东北三省的
GDP 要是对比起来看,相当于俄罗斯整个国家 GDP 的一半(俄罗斯 GDP1.7 万亿美元,中国东北三省 GDP8000
亿美元),如果参与全球 GDP 排名,中国东北可以排到 17,跟欧洲超级发达的荷兰相当,你还要东北如何?(当然,我们不能满足)

其实我要说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如何让东北成为真正的中国经济最稳的压舱石。

这就要说到中国的首都北京,因为整个东北,乃至华北和西北地区,除了缺水问题,另一个重要的“发动机”在京津冀。

**
**


建设京津冀地区的重要意义:

京津冀地区,不仅仅是中国的首都地区,更重要的是,京津冀就像一只大手,把中国的东北、华北、西北紧紧的抓在手里。

京津冀地区向东、向北可以辐射整个渤海湾以及东北地区,向南、向西可以把整个大西北跟华北平原串联起来,但历史以来,燕山和太行山脉挡住了这种互通,把如此之近的地域,分割成了关内、关外。


要知道 2011 年和 2012 年,京沪高铁和京广高铁就实现了全线通车,但北京至哈尔滨的高铁,上个月才刚刚通车,北京至乌鲁木齐的火车,目前还必须得绕道郑州、西安,北京至呼和浩特的高铁,要不是建设北京冬奥会,恐怕仅北京至张家口这一段,都很难通车。

哈尔滨、呼和浩特、乌鲁木齐,可是中国整个北方最重要的省会城市,因为都扼守边陲,肩负着稳定和引领区域发展的重任,但跟首都北京地区的互联互通建设,比南面的广东等地,晚了数十年。

更重要的是,京津冀地区拥有巨大的承载力,京津冀地区面积超过 20 万平方公里,是日本东京地区的十倍以上,京津冀还拥有世界级湾区渤海湾,同时还有世界级的大平原。


全球 80% 以上的国家,其首都地区都吸引了巨大的人口规模和经济体量,就连被很多人标榜的西方模式下的大社会小政府的诸多国家,其首都地区的经济体量也都是占绝对主导地位的,比如英国的伦敦、法国的巴黎、日本的东京等等。

尤其是中国,如果京津冀地区发展不起来,意味着北方的诸多人才在北方就失去唯一的选择,这就是为什么北京疏解出去的诸多人才,并不是涌向北方其他地区,而是涌入了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原因。

北方想留住人才,必须要从京津冀入手,其他地区暂时的规模效应还没有形成,如果北方的人才更多的聚集在北京和周边地区,表面上看对东北、西北等也同样形成了虹吸效应,但这种虹吸效应是可逆的,因为随着高铁和高速公路网络的发达,依附于北京地区的人口,其实随时都可以回到北方的老家,这就给未来的逆向发展奠定了基础。

但如果这些人才由于北方没有选择,而是一次性去了长三角和珠三角,那么再回北方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

所以,应该毫无顾虑的做大、做强京津冀,因为只有京津冀做大、做强,中国南北的发展才是可逆的,如果京津冀地区和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有着同样的机会,很多北方人才还是会愿意留在京津冀的,因为离家近,气候适应度更高,随时都可以反馈自己的家乡,毕竟从北京开车去呼和浩特、太原、哈尔滨、沈阳等等,更近。

也就是说,如果北方把京津冀稳住了,整个东北和西北地区,就不用太担心了。而京津冀目前最大的发展瓶颈就是北京周边的开发太慢,而北京核心区由于要承担更重要的首都功能,所以无法过度承接其他商业,这是一个比较显著的矛盾。

这就是为什么中央把雄安新区的开发叫千年大计,冬奥会为什么要北京西边的石景山区、延庆区和河北张家口联合举办,整个北京市政府要搬迁到东部通州地区,对京津冀的协同发展如此重视的原因。

我可以这么说,只要中国的首都还是北京,中国的南北发展不平衡问题,就不是什么大问题,这在新中国建立起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奠定了。

大家最近在讨论经济发展护城河的问题,这里面大家可以看看北京的体量,刚刚上市的快手市值已经快
1.5 万亿了,美团也快 2.2 万亿了,京东系也超过 1.6 万亿,贝壳和滴滴加起来至少也 1.2 万亿,360、新浪、微博、小米等,也是 1
万亿的市值。请注意,这还没有算头条和抖音,以及诸多 10 亿规模级别的独角兽创业企业。

腾讯和阿里巴巴虽然体量巨大,但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企业了,跟北京无时无刻都在冒出来的各类互联网企业相比,长三角和珠三角很难匹敌,这也是中国经济南北分工的具体体现,因为随着创新型制造业向南移动,给北方服务业的发展带来了机会,尤其是像北京这样的地区,基于人才优势和国际化水平,其竞争力将是世界级的,经济发展方面的护城河,也是世界级的。

就在上海、深圳、广州等等,孕育出了一个又一个世界级制造业企业的时候,北京孕育出来了世界级的一个又一个互联网企业,使得我们整个国家的内部分工更加高效,从而对外的交易更加具有竞争力。

为什么像德国、日本这样的技术和制造业强国,无法连续的跟随世界经济的前沿和步伐,在互联网及人工智能等竞赛中已经落后,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也落后了,原因就是德国和日本在中国、美国这样的规模面前,面对新产业的机会,几乎无能为力。

比如最近国内做得比较好的新能源汽车品牌蔚来,其创意和团队就来自北京,而落地在了合肥,相当于既借助了北京的人才和创意,以及互联网产业等优势,又结合了长三角的制造业优势,而且还选在了合肥这个整体成本比较低的新兴制造业基地。

这样的内部分工协作,只有中国这样的国家可以做到,当然,美国借助的是全球分工体系,所以美国依然是中国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但时间和效率在中国一边。


那我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呢,我的意思是,如果把整个京津冀地区,放在中国,乃至世界的经济格局中来看,除了首都核心区,北京周边必须要大规模的吸引人口,才能继续增大地区优势,这不仅仅是给整个北方经济蓄水的问题,也不仅仅是减缓东北和整个北部人才流失的问题,还牵扯到中国跟全球,尤其是美国、印度等大国未来更激烈的竞争问题。

这次中国的互联网企业 TikTok,在国际市场大放异彩,连 Facebook 这样的巨头,都将其视为竞争对手,并想尽各种办法模仿。但我们做个假设,如果不是北京的人才聚集效益,以及如此发达的服务业和技术体系,会有 TikTok 吗?很难。

因为不管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制造业有多发达,整个资源都是有限的,更多的人才会被制造业思维席卷,比如你在深圳,可能更多的考虑是,如何做一个制造业企业,如何搞一搞出口,但在北京很多的创业者,都在想如何搞一个用户迅速激增的网站,北京无法给周边输出工厂,但可以给整个中国带来硅谷式的影响力,这使得整个中国对外的竞争是综合性的,可以说是难以阻挡的。

那中国的首都圈,到底要发展到什么程度呢?对比来看,尼罗河三角洲再加上尼罗河沿岸不过四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却生活了超过一亿人,日本的东京圈还不到 2 万平方公里,生活着日本接近一半的人口,而且就在日本老龄化,以及人口持续萎缩的当下,人口依然向东京圈流入。


中国的北京“三角”和京津冀总面积超过 20 万平方公里,并且作为人口第一大国,整个京津冀目前只有不到 1.2 亿,只占到全国人口的不到 9%。

没有饱和就没有溢出,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在整个首都圈的发展还远没有饱和之前,一定是虹吸效应,等到饱和了,才会有溢出效应,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说,想真正留住北方人才,给未来东北和整个北方的可逆性发展储能,必须要做大做强京津冀地区的原因。

如果这一地区无法吸引到至少
2
亿人的规模,未来北方很多地域性发展难题可能要解决起来会更加麻烦,北方离南部人才区太远了。更重要的是,如果不能继续发挥北京的创意优势,面对我们邻国印度的城镇化,以及印度服务业的崛起,中国在互联网等信息和虚拟化创意产业方面,很有可能会被印度超越。

印度目前的主要地区城镇化率已经接近 40%,这是一个分水岭,基于城市的服务需求将会出现极大的增长,中国的诸多互联网产业服务,也正是在十多年前城镇化率抵达 40% 的时候大规模爆发的。

随着城镇化率的提高,印度可能在制造业方面还无法跟中国竞争,但在诸多信息、教育等知识密集型服务产业方面,将是中国最为强劲的对手。印度的孟买和德里都市圈,人口都突破了
2000
万,而且还在持续的增加,也就是说,中国的珠三角和长三角,在全球我暂时看不到其与之匹敌的竞争对手,而中国的北京都市圈,将迎来印度这个正在迅猛增长的对手,这就是为什么印度全国上下对中国互联网产业进入印度异常焦虑的原因,这恰恰说明印度优势产业的突破方向。

如果是仅仅站在国内的角度,很难明白京津冀地区的发展和规划逻辑,因为我们会被眼前的诸多问题所遮蔽,而忘了更大的历史和全球发展环境。

基于此,大家再来看看中央的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这不仅仅是着眼于地区发展,而是整个南北经济的平衡,以及国家经济的世界级竞争力谋划。

京津冀的定位,是全球性的,随着中国融入世界,以及世界商业文明开始逐步嵌入中国,首都经济圈将是更大的国际市场,要规划和建设这样的地区,必须是世界性的。

北京仅使馆区,都已经扩到五环外了,开始建设第四使馆区了,但北京的外籍常住人口只占到北京人口的不到

0.7%,这跟中国经济和政治等领域的国际化水平是严重不符的。同时这也给未来的北京地区,留足了巨大的国际化空间,未来的北京,将是大唐时代的长安、元朝时代的元大都,以及宋朝时期的泉州的综合,也就是说,中国首都圈的繁荣,才刚刚开始。

未来需要担心的是,当长三角、珠三角的制造业跟欧洲、日本、美国等持续正面竞争,遇到诸多困难的时候,可能基于服务业和中国政治文化繁荣的首都地区经济正在焕发新的活力,那个时候大家会不会又说,是首都虹吸效应,导致珠三角、长三角人才缺乏呢?

不过这样的担忧,正是中国经济内部细化分工,互相刺激的结果,大家都不要偷懒,使劲发展就好,至于其结果如何,就看各自的竞争水平了,但这种竞争,最终会提升整个国家的福利水平,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中国内陆地区还有更大的发展“杀手锏”:

对比来看,美国中部和北部的衰落,是很难改变的,原因很简单,美国作为一个外向型经济体,其主要的贸易伙伴,东边隔着大西洋,西边隔着太平洋,而北边的加拿大,规模非常有限,根本不足以带动美国中北部地区。所以美国人口和经济重心向东、西海岸,以及靠南的地区转移,是不可逆的。

而中国完全不同,中国目前除了东边的,面对北美和日本韩国的贸易区,南面还有跟东盟的贸易,东盟已经成为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同时,中国的西南方向,还有整个亚欧大陆,面对的是整个中亚、欧洲,以及印度次大陆地区。也就是说,中国的东西南北方向,都有国际贸易潜力,都可以同时成为平衡中国经济发展的待开发资源。

中国东南沿海的发展,我用一个数据来告诉大家,比如中国跟韩国、日本以及美国的贸易总额,目前已经到了 1 万亿美元这样的规模,大家想想,这需要多少港口,以及多少产业为之服务,这也是为什么最早的时候东部发展较快的原因。

另外,最近十多年来,中国跟南亚地区,尤其是跟东盟的贸易总额,已经突破了
5000
亿美元,东盟成了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这种背景下,整个珠江三角洲地区,就成了整个东南亚产业链,以及贸易的核心和枢纽,再加上中国跟欧洲的大部分贸易,也是通过南海这条贸易大通道,所以南面的发展变得异常迅速。

做个对比大家就明白了,东北地区虽然跟日韩,以及俄罗斯非常近,但跟日韩的贸易,主要是海运,几乎不经过东北内陆地区,而跟俄罗斯的贸易,主要是能源和木材、农产品等,附加值都比较低,而且在黑龙江上修座桥都要好几十年,所以很难形成产业气候。

中国跟正北方的蒙古国贸易总额只有 100 亿美元,还不及中国跟越南贸易总额的十分之一,更不要说什么日本、美国等地区了。中国跟正西的中亚五国,其贸易总额加起来,还不到 500 亿美元,也就是中韩贸易的六分之一。

但请注意,中国在利用国际贸易来带动中国内陆发展方面,有两个巨大的潜在优势,中国跟俄罗斯、蒙古国的贸易虽然有限,但中国的正北方,也就是跟蒙古国接壤的地区,几乎都是荒漠,本身并不具备更大的开发潜力。同时,作为东盟和欧盟这两个中国排名第一和第二的贸易伙伴,中国跟其的贸易,可以有两条贸易通道选择。

中国跟欧盟的贸易,可以走中欧班列,而中国跟东盟的贸易,也可以通过云南,直接走缅甸、老挝、越南、尼泊尔等内陆。也就是说,中国如果将欧盟和东盟的贸易,从海上持续分流一部分到陆地,带给中国腹地的发展效应将是巨大的,整个中国发展最缓慢的北方和西南地区也将会被激活。


就拿中欧班列来说,去年发送了接近
120 万标准箱的货物,这个规模已经快赶上武汉港的吞吐量了,而这 120
万标准箱的货物,来自中国多个地区,包括西安、郑州、重庆,甚至是东北,以及浙江义乌等地。再过两年,等到中老铁路完全通车后,西南地区可以直通泰国,东盟跟中国的一部分贸易可以直接从陆路完成。

如果再多几条中欧班列路线,其实就相当于在中国至欧洲的欧亚大陆腹地上,开凿了几条类似长江一样的运河,这对于整个欧亚大陆的发展将是历史性的改变,对中国内陆的带动也将是前所未有。

十一

站在国际局势发展的角度,如果中国和中亚、俄罗斯、伊朗、土耳其、欧洲等无法有效的建立合作,无法真正大规模打通中国跟欧洲的陆路运输通道,意味着美国在未来很长时间里,依然是全球的绝对中心,因为欧洲习惯于穿越大西洋跟美国做贸易,而东亚习惯于穿越太平洋跟美国做贸易,大家看一下地图就明白了美国这个“孤岛”,为什么变成了世界“中心”的原因。


_ 亚欧大陆被分割后美国就成了世界中心_

如果亚欧大陆无法走向更加高级和规模性的繁荣,那么亚欧大陆就是边缘地带,都得围绕美国来做贸易,对于中国和西欧各国来说,其实还好,但对于亚欧大陆诸多腹地国家来说,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因为国际最大规模的贸易,根本辐射不到亚欧大陆的腹地,处在这一地区的国家,每天想的就是“南下”和扩张,因为要找到出海口,要获得更大的经济繁荣之地,这就是巨大的不稳定因素。但很遗憾,亚欧大陆上的诸多国家还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要知道亚欧大陆一旦历史性的打通,成为中欧贸易的主要通道,意味着美国自然就变成了边缘地带,其霸权逻辑就被大大的削弱,全球各国就可以得到更好的发展资源,而不是被美国独占,然后持续的被“割韭菜”。


_ 亚欧大陆打通之后美国就成了世界的边缘 _

当然,很多人觉得欧洲已经在衰落,但我觉得要十分警惕这种观点,欧洲依然是世界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因为全球前十大创新国家,大部分依然在欧洲,我们远远低估了欧洲的实力。


另外,欧洲从文化方面来说,是美国的祖师爷,美国对全球其他国家的制度和文化等趾高气扬,指指点点,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有欧洲盟友的背书,也就是说,美国从意识形态的博弈来说,必须要获得欧洲的认同,才能获得精神上的自信。

所以,按照我的逻辑,只要欧洲国家不对中国有实质性的攻击,只是为了政治而搞的各类宣传,中国都没必要在乎,让欧洲政客、媒体吐吐槽没有关系,但对美国的任何意识形态等宣传层面的攻击,无论大小,都应该反击。

也就是说,无论欧洲说啥,只要没有实质性的举动,中国只“呵呵”就好,这不是我们示弱,而是面对欧洲的碎片化,以及跟中国遥远的距离,对中国已经没有太大的威胁,没必要过于在乎,而忽略了亚欧大陆更加战略性的合作。

而对美国的所有宣传攻势,无论是政治家为了表演给选民或反对派看,还是真的不怀好意,都应该毫不犹豫的回击,因为美国对中国不仅仅是舆论层面的攻击,更主要是战略的转变,以及把航母和进攻性的军事基地放在了中国旁边,把中国列为第一大竞争威胁。

如此,中国对欧洲的“宽容”和对美国的“反击”,就会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久而久之,大家想想,这会带来什么效果呢?

十二

当年,欧洲各大列强,为了打开与中国通商的大门,不惜跟清廷开战,欧洲所有的发展逻辑,都必须基于贸易来完成,只要中国的目的是跟欧洲扩大贸易,对欧洲更加开放,美国对于欧洲来说,终有一天会成为鸡肋,毕竟人类单靠意识形态是活不下去的,必须得依靠持续且规模更大的交换和贸易。

从考古历史来看,很早之前在欧洲大陆称霸的尼安德特人,比后来人类的祖先智人还要有发达的工具意识,但尼安德特人为啥在跟智人的竞争中灭绝了呢?目前从考古发掘来看,主要的原因是,尼安德特人没有学会交换,没有形成贸易。

所以,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种族和意识形态等等冲突,都不是人类的最大威胁,而限制贸易,走孤立主义,才是人类最大的威胁,因为制造工具也不是人类最大的生存优势,对工具的交换才是,这也是缺乏交换和贸易的苏联,尽管有强大的制造能力,但最终崩溃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任何意识形态和所谓的价值观,在巨大的人类规模性贸易面前,将会显得非常苍白无力。

交换和贸易所带来的价值,不仅仅是创造利润,要知道更复杂的交易,会产生一系列的反馈和刺激发展的作用。比如西安和兰州的东西,卖到北京上海,跟卖到欧洲,虽然获得的利润可能是一样的,但所带来的价值是完全不同的。

因为把东西卖到北京和上海,需要满足的条件,跟卖到欧洲需要满足的条件是完全不同的,所协调和调动的资源也是完全不同的,这种更远距离和更多需要国际协调的贸易,会因为经过多个国家,以及完全不同的客户和环境、运输等等问题,使得一个企业不得不重塑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意识,从而达到刺激企业快速成长的目的,甚至可以重塑一个国家的贸易竞争力。

我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比如在中国的北方,有很多老字号,但后来都衰落了,比如北京的全聚德和天津的狗不理,正是由于北京和天津市场太好了,这些企业都不愿意走出去,就算走出去,也没有太大的动力,所以走到今天,不仅没有什么创新,而且生存都很困难,还动不动爆出一些丑闻,比如前一阵王府井的狗不理事件。

我并不是不看好这些老字号,我要说的是,这恰恰是因为北方条件太好了,以至于这些品牌足不出户就可以生存的很好,导致在更大规模的市场变革中无法适应,最后面临很大的危机。假设这些品牌是在南边的广东、香港那样竞争激烈的地方,恐怕其命运是不一样的,因为早就打开其他市场了,早就改造其产品模式了,早就升级其服务逻辑了,抗风险能力也早就提高了。

当然,我可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请原谅。那我再举个例子,比如最近在京津冀地区,有一家企业“暴雷”,这家企业叫华夏幸福,是做房地产等开发的,市值最高的时候超过
1500 亿,现在跌到了 300
多亿,为什么出问题呢,原因是环京地区房地产市场的低迷,但问题是,环京市场也有很多的房地产企业做项目啊,万科、碧桂园、恒大等等,为什么只有华夏幸福出问题了呢,原因很简单,这家企业只做环京地区,正是由于环京地区此前太好做了,所以根本没有动力去开发其他市场,因此就失去了分散风险的机会,同时也就失去了未来发展的潜力。

中国南方发展速度较快,除了国际贸易和航道等的原因,还一个是中国的南方历史以来,其实条件是很差的,不仅崇山峻岭,而且还湿热等等,要不是北方游牧民族对华北平原等的攻击,中原人口被迫南下,南方很难被开发。这导致这些地区要想发展,就必须要做贸易,要立足于北方和南亚等市场,久而久之,使得整个南方的贸易,不仅渗透到了北方,而且整个东南亚都被整合进去了。

十三

中国的北方需要新的外来因素刺激,我认为除了南水北调和做大做强京津冀,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利用好中欧和跟东盟的陆路贸易,北方的产业和贸易,必须要走出去,不能再坐享其成,然后出问题之后,找出什么营商环境不好等等理由,我觉得营商环境等确实还有可提升的空间,但真正的问题是北方的企业过于迷恋当地资源所致,当一个企业沉醉于当地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的出现“官商勾结”,地方经济就会进入到死循环。

如果让企业走出去,比如让北方的企业跟全国,乃至欧洲、东南亚等市场做生意,原来的那一套东西就不管用了,就会逼自己真正走向纯粹的商业文明,其竞争力才能出现。北方有很多老字号,需要研究,如何才能脱离当地发展,否则可能会成为教科书里面诸多失败的商业案例,那就太可惜了。

同样是北京,为什么能够诞生那么多成功的世界级互联网企业,除了人才等原因,还一个是,这些企业不需要关注当地的市场,任何一个互联网企业,一诞生就是全国,甚至全球的定位,你必须得有过硬的产品和服务,来打开陌生的市场,征服全国,甚至全球用户你才能成功,而不是靠当地关系或资源。

所以,中欧、中国东盟陆路贸易的开拓和发展,也应该成为中国的千年大计,因为这牵扯到进一步提高北方和整个内陆地区的“交换能力”和可持续发展问题。

就在春节前,中国同
17
个中东欧国家举行领导人峰会,携手抗疫、推动复苏,高质量共建、共同应对气候变化。习近平在会上说,作为连接亚欧大陆的重要纽带,中东欧国家是同中国开展“一带一路”合作的天然伙伴,率先探索跨区域合作同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对接、率先实现“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在地区全覆盖便是有力证明。


十四

最后,我要说的是,面对大家讨论激烈的中国南北差距问题,我们要在顺其自然的逻辑之下,尽可能的积极有为,然后把所谓的差距,变成潜力和动力,而不是笼统的给地域经济的发展贴标签。

中国这个大统一的市场,人们都是自由迁徙的,如果哪个地方有绝对的优势,大家分分钟就可以买机票或坐火车跑过去,强调差距有什么意义呢,我可以分分钟就变成南方人,而且也可以分分钟就能变成北方人,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中国大部分城市已放开落户限制。

所以,讨论任何问题,如果没有足够的了解,以及足够的独立思考能力,就不要轻易人云亦云,否则不仅自己什么都没得到,而且很容易因为触发了偏见,而失去了更大的人生选择机会,更主要的是,还影响了大家寻找正确解决办法的信息环境。

我可以这么说,人类发展了几千年,只有此时此刻中国的崛起,才能彻底打通中欧和中国至东盟的陆路通道,因为只有此时此刻的中国,有这个需求,有这个能力,有这个机会,有这个责任。中国的发展既然离不开世界,那么中国更大的发展,就要更大的回馈世界。

以前的陆上丝绸之路,是靠骆驼等,规模是非常有限的,那也使得整个亚欧大陆因贸易而大放异彩,诸多文明由此交融、演进。如今,中国的建设能力日新月异,中国的钢铁、水泥产量占全球半壁江山,中国的建筑机械几乎每天都在挑战新的极限,中国一年卖出去的挖掘机,是全球整个销量的超过
70%。


我再跟大家说个有趣的事情,中国挖掘机到底有多火呢,疫情期间,欧洲有人买中国的小型挖掘机在自家花园挖坑解压。


另外,仅去年中国新增的铁路里程就超过
4800
公里,这一距离相当于从中国新疆的伊犁霍尔果斯口岸至德国的距离。如果欧亚大陆上各国能够协调一致,按照中国的建设能力,用不了十年,中欧之间至少会多出两到三条新的陆路通道,这对于亚欧大陆腹地的发展来说,将是历史性的改变。


中国仅铁路、公路隧道长度,总计就已经达到
2000 公里了(世界第一),请注意,我说的是隧道。这足以把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的整个喀喇昆仑山来回打穿至少 8
次。大家知道韩国目前步入了发达国家的行列,但不知道的是,韩国是仅次于中国的隧道总里程第二长的国家,超越了日本、美国、俄罗斯等等,其总长度是排名第三的日本的接近两倍。

当然,你要说韩国隧道多,是因为山多,那我也没有办法,你让日本、土耳其、伊朗等国家情何以堪,而我想要说的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发展,都不是偶然,都不是靠运气和喊口号得来的,而是实实在在的持续建设出来的。


人类的发展需要理想和勇气,人类从非洲大陆诞生,开始逐步迁徙到世界各地,然后发展出不同的文明,然后各自竞争和发展,其经济和贸易的中心每隔百年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接受单一和一成不变的世界对于人类来说,是极度危险的,北美虽然依然是世界经济的重要一极,但沉寂了上千年的亚欧大陆,也该到复苏的时候了。

好,末了,继续祝大家新春快乐,祝祖国繁荣昌盛,以上观点仅供春节假期打发时间。

文 / 肖磊(如果担心错过重要分析,请关注肖磊看市公众号)

喜欢山村听雨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山村听雨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经济观察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