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经济观察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三个诸葛亮,顶不上个臭皮匠
送交者: 魏习加[♂★★★社区平天下平★★★♂] 于 2022-05-22 3:07 已读 7135 次 3 赞  

魏习加的个人频道

三个诸葛亮,顶不上个臭皮匠

一个人,一个家庭或许不会健忘,但一大群人却较容易健忘,还容易出现集体非理性(也被人称为“集体无意识”)。一个人朝三暮四容易被人嘲笑,但整个群体的朝三暮四却几乎是必然。

个人自由与权利被压制一段时间之后,总得给他们一些释放的机会。自由人权的时间长了,言论过于混乱了,秩序也慢慢乱套的时候,人们又会希望来些“大家长”们来管束民众(特别是那些权利自由过度膨胀的民众)。社会管理者们如果不能观察和捉住民众需求的心理,任由民众情绪发酵,民众心理就容易冲破理性的闸门,展现“群氓”属性,发泄集体非理性。较理想的治理方式,是政府顺潮流而动,无需刻意的、强力的去改变潮流(也改变不了),而是在洪峰到来之前开辟好泄洪通道。比如上海市民经历了较长时间的封城,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与民众耐性都经受了不少考验,在疫情风险和应对可预期可控的前提下,给点福利红包政策红包:“封闭式生产+足以诱人的补贴”是个办法,按人头给钱给券是个办法,给企业给单位减税减费是个办法,特建网络/人员出国通道也是个办法。政府可以相信上海作为中国魔都的先进性和吸引力 - 流动与开放,对上海无碍;长期大面积封闭禁足禁言,则相反。

集权与分权,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本身无需区分好坏。只是在这头呆久了,就想去那头玩玩。

说到“集体无意识”,我又想起了“集体领导”。诚然,集权/威权/极权领导下,次核心人员(军机处,内阁,政治局常委什么的)都会习惯于阿谀奉承,揣摩上意,随风飘摆,把自己的心思隐藏,把自己的智慧打折,更别说中层基层干部了。结果,领袖的个人智慧,个人判断,个人意志变成全党全军全国政府的基础意志。这不能不说是危险的。但转头看看另一面吧,在精英如云的国会殿堂上,在神圣的最高法院里,在欧盟之星照耀下的欧洲议会大堂里,在北约“盟国”们各怀鬼胎的心里,在古朴的议院的层层阶梯上,在罗马元老院里,个个无不慷慨激昂,要魅力有魅力,要智慧有智慧,要魄力有魄力,要口才有口才,要感染力有感染力,要煽情能煽情,要激奋能激奋,无尽的辩论,直到把尿泡憋到爆,爆到大家一头一脸,醍醐灌顶,一腔热血,一脑浆糊。发言辩论完毕,或者当场投票表决,或者好一点,给点时间回家反省深思,过几天再回来投票。就算能有这几天宽限,被灌了那么多醍醐,能够理清理通思路的恐怕是不多(要形成自己的思路,逻辑,立场,态度,既需要与国家民族深刻融合的初心,需要世界眼光,需要专业经验专业态度,需要全面适当的信息输入,更需要对基础问题的长期关注长期思考反复推敲)。另外,投票的命题也可以极具诱导性和误导性。还有,各投票人背后的区域、领域、党派派系、人际背景,也使得他的决策无法完全跟随自己的逻辑判断。谁能来通盘考虑这些事情,谁来沟通协调不同背景不同资历能力的议员们的分歧?所以西方议会里有议长,有党鞭,有各种专门委员会专业委员会。按说两院几百号人精,“贵族元老院”加“民选精英院”,本该能够较好的避开“集体无意识”,只可惜左右分歧,保守与自由的分歧,特别是党派分歧,又愣是把这两桶人精的总和输出变成了人粪尿。

思想可以在交流碰撞,在思辨中不断精进,在与现实情况的结合历练中日臻成熟,所以“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也可以在党派/派系斗争中趋于堕落,演绎“集体无意识”。但如果没有党派斗争、派系斗争、党内斗争,那么交流碰撞的机会也会变少,万马齐喑何止可哀,还可以误事误国;一些具远见卓识的人,也很可能因为不符合当值领袖的个人喜好,别说是“咸鱼翻身”,恐怕连献计献策,上达天听的机会都渺茫。老毛有“矛盾论/实践论”,有“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他领悟了斗争的必然性和必要性,他不惧斗争,纵容斗争,观察斗争,甚至主动挑起斗争。斗大了自然不好,“要文斗,不要武斗”。全然不斗的话,问题也同样不小,给人扣个“妄议中央”的帽子,搞毛“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我想替他们洗都觉得费劲。哦,也不是没得洗,我可以扯“主要矛盾”(私利集团占领了政府多数层级部委【?】,“初心派”党政核心必须集权甚至极权,才能避免中国政府资本化财阀化,但又不能搞运动闹文革,只能强调忠诚,只能以反贪腐之名外科手术小小清洗一下),但至少在方法论上,把“绝对服从”绝对化(执行层面上,服从上级做事无可厚非)也就罢了,还要把人心思想绝对化,这就有点扩大化,文革化了。

鉴于人际关系的复杂性,“三个诸葛亮,顶不上个臭皮匠”,要把有精锐思想的人们糅合在一起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这种可行性还是太小了。想提高党政府社会治理的有效性和时效性,适当的集中,“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领袖”,至少对于面临较多发展压力内外部压力的国家来说,我看是适用的。只是不要过于绝对化。说起来,蒋光头除了死心塌地反共以外,对其它社会各界名流,甚至是一些左倾团体,也不算太小肚鸡肠了,可惜造化弄人,时运不济,一时瑜亮。

当今世上,偏又出了几个诸葛亮。比如马云,比如川普,马斯克。别的自信满满的各路专家铁嘴笔杆子,七十二岛岛主三十六洞洞天,大概都只能算是宅神小妖。“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但点名的这仨,所在的庙可不小,这王八的个头也颇是不一般。他们在各自的新奇大领域里非常有建树,思路也足够清奇,自信膨胀到觉得自己开悟成教主国正了,要教别人治国理政了,但我猜他们治国理政的水平不会比一个初中刚毕业的孩子好多少。这些人脚踏民意身登青云之际,他们开启的是建设性还是破坏性的时代?我很怀疑。半桶水的外行,总觉得问题很简单,不就是放胆牺牲一些人的利益嘛,传统政客策士们不敢决断的,他们敢决断!川普是多么想做事的人,但即便权柄在握,他真敢丢两颗大蛋蛋出去吗?他真敢把海外美军基地实验室啥的挨个儿关掉吗?他敢把中美贸易一刀切断吗?他敢把预算上升的步子卡住吗?他敢明言通胀无罪,举债有理吗?他敢逼迫私营机构“统一思想”吗?他不敢,他也不能。(我对他增税、十脚连环踢揣遍敌友、反毒、重秩序等方面还是挺欣赏的,至少魄力展现得不错。)执政其实只是做选择题。政坛老油条们对于任何选项的成本收益是门儿清。想学老毛闹革命吗?你们撒泡尿照照自己。佛魔兼修如老毛的人,一百年也出不了一个。以当今经济科技空前的巨大体量和更巨大超复杂的相互关系,有能力改变国家进程人类进程的神人,大概要千年才能出一个了。借着经济规律/经济趋势/国际形势/人性弱点借力打力,才有可能在自己形神俱灭之前,在国家社会的发展方向上,铺一小块砖。

我认同东方的精英领袖民主集中,同时还在享受着西方的言论自由,我也很珍惜这样的自由,评事评人不骂人,骂美骂中不骂自由。但我感觉西方或许有人想加速推动自由民主走向极端,让社会舆论生出厌恶自由民主的心。要是为公心集权铺路也就罢了,但谁知道是集权还是极权呢?以西方的政治生态现实来看,想学东方搞民主集中搞大政府大产业,集权爱好者们几乎必然要先走“极权”之中。得到极权之后,为保持对异议人士的压力,他们可能长期极权下去,直到他们和他们的继任者们彻底忘记他们的公心初心。你说民主自由在东方不成熟,我却觉得自由民主在它们的西方老巢里可能会休克,会突然死亡,然后可能出现的是资本极权,科技极权(嗯,我其实只是电影看多了)。比如说社交网络上的假人账号,或许它们只是想来赚点小钱,或许它们也可能是暗杀自由民主的雇佣兵。
发展中国家集权专注于平和发展(平和,不追求大发展,也可以是个选项,但发展中国家想维持平和,也需要集权来保驾护航),发达国家珍视民主自由(求发展,求开拓 - 为全人类而开拓,更求平衡和谐)。大家用各自的方式,像蚁群一样推动维持着人类的存在。
魏人呓语,见笑了。

喜欢魏习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魏习加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经济观察首页]
魏习加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