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邪物志5:杀狼令
送交者: Michaelliu888[♂☆★★铁面钟馗★★☆♂] 于 2021-02-14 13:20 已读 510 次 1 赞  

Michaelliu888的个人频道


图片来自网络 侵删

  01  这桩山野传说,颇为离奇怪异,也是我爷爷老韩头在跑山时,听同行们闲扯来的。  虽为闲扯,但说的有鼻子有眼,有时间有地点: 大约在清乾隆年间,在北方有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毗邻深山老林,名唤栖鸦堡。 单听这名字,乌鸦栖聚,嘶哑聒噪,就透着一股子叫人头皮发紧冷飕飕的邪气劲儿。  事实也是,这年初秋,栖鸦堡又出怪事了—— 在镇北,有一冯姓屠夫,生得宽额大嘴巴,爱光膀子,一巴掌护心黑毛长势旺盛,跟黑瞎子似的。 还满脸络腮胡,样子恶叨叨的。 必须得心恶手狠啊,不然面对猪狗牛羊,狐狸野狼,哪里能下得去刀子?  这天,冯屠夫去表舅家送了一挂猪肠。回时因贪嘴喝高了,晃晃悠悠晕晕乎乎抄了近路。 这近路,是一片谷地,时有灰狼黑熊出没,平时少有人从那儿走。 晕着晃着,冯屠夫突然打个酒嗝,收住了脚:“谁?” 问话脱口,就觉脑后一阵凉风起,直透脖颈。 冯屠夫仓皇回头。 只一眼,登时吓得肝颤肉抖,连苦胆都碎了,“妈呀”一声叫昏死过去…   02  当晚,有几个老乡从山谷走,发现了目眦尽裂的冯姓屠夫。 可惜,掐人中按虎口,折腾半天,也没把人给弄活。 抬回镇里的回春堂,坐堂医搭手摸脉。还摸啥呀,身子早已凉透,都僵硬得挺了尸。


 坐堂医 图文无关
  “老周,他是…咋死的?”有人问。 坐堂医姓周,迟疑道:“不是砸死的,没伤。看样子,应该是吓死的。” 一个以杀猪宰羊为营生的屠夫,能被吓死?除非,活见了鬼!  别说,还真是活见了鬼—— 没几日,坐堂医老周出诊回返。走到半路,腹胀尿急,就踅摸个角落,撩起袍子就要撒。 也便是在这当儿,忽听路旁的灌木丛中,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谁?再不出来,我可泚你了?” 出来了。 顷刻,老周的眼珠子越睁越大,惊惧之色亦愈来愈浓。 紧接着,尿也出来了,哗啦啦全撒进裤裆,一滴没浪费: “鬼、鬼啊~”   03  坐堂医老周出事的地儿,距离镇子比较近。连滚带爬,功夫不大,人就逃回了栖鸦堡。  听他语无伦次,声称撞了鬼,左邻右舍纷纷来问遇到的是啥鬼?长啥样? “太、太…吓人了!” 老周惊魂未定,比划好半天,总算描画出了大致样子: 生着狼头,长着狼眼,狼嘴,狼爪。  “鬼啥鬼?那不就是狼吗?”大伙道,“咱这镇子紧挨深山老林,谁没碰着过狼?”  “不是狼!你知道那狼眼盯着人,有多可怕吗?那不是狼眼,是女人眼。像、像…”


 惊恐说着,老周似乎意识到走嘴,急忙收声。 街坊追问:“像是啥?” 老周一个劲地摇头,再不言语。大伙则七嘴八舌一通呛呛,总算统一了看法: 吓死屠夫,吓半死坐堂医的,应该不是野鬼,有可能是只妖狼。   04  我爷爷老韩头跑了半辈子山,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 山深林密多精怪。 甭说狐狸刺猬黄皮子,乌龟山魈鸡冠蛇,这些有灵性的小畜生,就算放置阴暗角落里的尿罐子,年头久了,都可能会成精作祟。  相信大家也都听过,民间尚有“鸡不过六、狗不过八”的说法。 而所谓妖狼,便是半妖半狼,即在深山之中,修炼得有些本事但未入妖道的野狼。  这一说法,很快得到了栖鸦堡乡亲的佐证。因为,又有一个乡民遭了妖狼攻击,差点被咬断喉咙!  妖狼屡屡为患,伤人害命,这还了得? 镇里的保甲耆老们马上召集十余壮汉,进谷灭狼。但很快,他们便狼狈不堪地逃了回来。  的确是妖狼! 那畜生非常诡诈,凶狠,尤擅背后偷袭,令人防不胜防。  即便再凶狠,也得除掉它,决不能任由它祸害百姓。 于是,栖鸦堡又贴出杀狼令,重金招募来十里八屯的好猎手,呼啦啦开进了深山老林。  焉料,兜兜转转,接连搜寻四五天,却连妖狼的影儿都没瞄到。 而这厢稍有疲惫,松懈,那妖狼便如从地下冒出一般,连伤数人后再度消失无踪。  几个回合,几番较量之后,猎手们全都胆突突撤了。不管你给多少银子,都不再接这活儿。 毕竟,脑瓜子要被揪掉,去了阴曹地府,银子再多有毛用?  而就在栖鸦堡人心惶惶之际,一个游方道人走进镇子,揭走了杀狼悬赏令。  总算来高人了!   05  众乡亲见状,呼啦围上:“道长,你真能收了那妖狼?它可狠着呢。” 道人回得倒也痛快:“贫道不能。” “不能?那你为啥揭杀狼令?” “我是替郑生揭的。” “他?你在开玩笑吧?” 随着哄声四起,众人顿又蔫了茄子。 因为,这个淡,扯得有点大: 那郑生,不过是个读书人,一年到头病怏怏,紧走几步都上喘。还杀狼呢,嘁,连那事都做不来。

清 佚名 《一介书生》
 绝非糟践他。
前些日子,她媳妇,一个名叫秀姑的清秀女子便守不住煎熬,与一个山货商私奔高飞。 听着大伙的嘀咕,道人也不多解释,径直走去了郑生的家。 “贫道送他一道镇狼符,定能收服那妖狼。”  谁料,任凭道人说破嘴皮子,郑生的态度非常坚决,就俩字:不去。最终,还是镇里砸出两倍的银子起了作用。 有钱能使鬼推磨嘛。 “这钱,全给我?!老道士,你这符真好使?对了,你咋不去?” 道人微微一笑:“世间万物,皆有因果。相信我,你一去,狼患立除,栖鸦堡将从此太平安稳。” 就这么简单? 你别不信,还真就这么简单。  且说在一众乡亲的注目下,郑生战战兢兢,抖着一双腿去了镇外,刚走进山谷,惊魂一幕瞬间上演—— 随着瘆人狼嗥骤起,只见一头壮狼飞掠而出,疾扑郑生。 “别、别咬我,我有…符……” 咔嚓,壮狼一口便咬断了郑生的脖颈。 我~去,那哪是镇狼符,就是一张破黄纸! 哪是擒狼,杀狼,分明是喂狼! 站于不远处的乡民全吓得面无人色,调转屁股,撒丫子要逃,却听那妖狼又发出一声凄厉惨嗥,倒地气绝。   06  郑生死了,妖狼也死了,栖鸦堡又恢复了太平。 “道、道士,这到底是咋回事?”坐堂医老周心有余悸,颤声问。 “你啊,还是把你的回春堂改名叫造孽堂吧。” 游方道人长叹一声,道出了原委: 读书人郑生的妻子秀姑,本是个安分女子。一日,她腹痛难忍,便让郑生陪她去回春堂瞧病。 坐堂医老周是个二五眼,半吊子,居然给小两口道喜,声称秀姑怀上了,应该有仨月了! 当时,郑生又惊又气,但忍着没发作。 外人不知,他心里清楚啊:因体弱身虚,两人之间已近半年无夫妻之实。 回到家,闩上门,郑生二话不说捆绑住秀姑,又用破布塞了嘴巴,以防她跑她喊,接着动手了。 中了邪,发了疯一般,打得那叫一个狠。等到停手,秀姑已没了气息。 这个不干净的女人,早死早利索! 捱到半夜,郑生将秀姑装入麻袋,用独轮车推去山林,扔进山谷喂狼。 次日,他又不惜曝丑,诬陷秀姑嫌他无能,与人私奔,远走高飞。  但让他始料不及的是,秀姑并没死。 正在麻袋中挣扎呢,冯屠夫去山里人家收猪收羊,碰巧发现了她。 这厮着实可恨,不仅没救人,还兽性大发对她做了恶事。 秀姑羞愤不已,破口痛骂。冯屠夫恶向胆边生,抓起石头打破她的头,又踹进了山沟。 血腥弥散,引来了群狼。 秀姑无从逃生,怨念冲天,竟咬断狼颈夺了狼躯,仗着一口气化作妖狼。而那个差点被咬断喉咙的居民,也曾调戏过她。
如今仇恨得报,怨气也便散了。
 游方道人说罢,又斜睃坐堂医老周一眼后,道声诺飘然走远: 解铃还须系铃人,谁做下的恶谁来还。
贴主:Michaelliu888于2021_02_14 13:36:54编辑
喜欢Michaelliu888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Michaelliu888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灵异空间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