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邪物志6:妖异树眼
送交者: Michaelliu888[♂☆★★铁面钟馗★★☆♂] 于 2021-02-21 9:34 已读 421 次 1 赞  

Michaelliu888的个人频道




 01 a 你见过树眼吗? 将树身上的树杈砍掉,等慢慢愈合,就会留下眼睛一样的疤。这个伤疤俗称“树眼”,也叫愈合瘤。 今儿个要说的这桩奇闻,便与之有关。  有一年,我爷爷老韩头跑山,兜来绕去,转进了一个名叫七里堡的山中小镇。 说来也巧,当爷爷进镇时,正赶上一个乡民中了邪,持刀对着院中老杨树一通猛戳猛砍。 边砍边骂,两眼血红,样子分外吓人。 听闻动静不对,街坊邻居纷纷赶去瞧热闹。  “这兄弟咋了?”夹在人群里,我爷爷问。  一个女人嘴巴快,叹气接茬说:“真是可怜呢。那么老实厚道、重情重义的一个人,叫媳妇给绿了。”  嗐,又是脐下三寸那点事儿!  6park.com

 02  6park.com

这脐下三寸的事儿,说来话长。  在这东北边镇七里堡,有一对小夫妻。男人姓刘名顺,对了,就是前文中了邪那位,平素为人本分,老实巴交。 不过,他的身份有点特殊:上门女婿,难免会觉得低人一头。 媳妇叫姜翠英,模样俊俏,性情强势,一张利嘴叭叭叭,没理辩三分,得理不饶人。  如同这日半夜,左邻右舍正睡得迷迷糊糊,又被声声斥骂吵醒了。 跟往常一样,是独角戏,几乎听不到男人刘顺的回嘴。  “滚!给我滚下炕去,别烦我!” “我偷汉养汉咋了?我就好这一口,我开心,你管得着吗?” “他就是比你强,啥都强,我这就找他去!”  吵到最后,就听“咣”一声响,应该是姜翠英摔了门,出院而去。  夜色愈浓,小镇又恢复了平静。


  姜翠英在吵架中提到的他,街坊皆心知肚明,是那个常来七里堡收山货的城里人。 这个山货商头脑精明,尤擅哄女人开心。每次来,都要带些木梳发簪之类,免费送给女人。 当然,不白送。谁家有上好的鹿茸山参、狼皮熊胆,大多会留着卖给他。 一来二去,姜翠英与山货商越发熟稔,时常托他从城里买些女人物件,闲言碎语也便纷纭而起。  而让大伙怎么也没想到,事态竟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天色放亮,住在老宅的姜家老两口也听说了女儿女婿吵架的事,正打算去训闺女几句,就见院门口直挺挺跪着一个人。 是上门女婿刘顺。  “快起来,你这是干啥?”老太急忙去搀。  刘顺顷刻泪崩,呜呜大哭:“爹,娘,我对不住你们。”  姜老爹见状有些慌,预感不妙:“快说,到底咋了?出了啥事?”  “翠英她、她…”刘顺突然扬手,狠狠掴了自己一个无比响亮的耳光: “是我怂,没能耐,翠英她、她跑了!”  6park.com

 03  6park.com

姜家人丁不旺,只此独女。一为延续香火,二为将来能有人给养老送终,姜家老两口便招了刘顺入赘。 虽是“倒插门”,但老两口并未轻瞧低看。甚至为了照顾刘顺脸面,还另辟宅地盖了新屋,让女儿女婿独住。  对女儿的闲话,姜老爹也听到过,自然没少骂她。但偷人撩汉这等事,他不信,自家闺女不会不知羞耻到那地步。 可是,眼下,姜翠英真的离家私奔了。而且,昨夜左邻右舍也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就偷人,就养汉子,你管的着吗?” 眼见街坊越聚越多,交头接耳,姜老爹挂不住脸,掉身要回屋,刘顺却重重磕下了头。
“爹,娘,你们放心,不管翠英去哪儿,我都会找她回家。” “找啥找?让她死外面得了。” “她是我媳妇呢,我必须去找!” 刘顺发完誓,起了身,回家带上干粮盘缠,决绝地走出了七里堡。  孰料,次日,刘顺出事了—— 在山口,一个强盗突兀蹿出,搂头就打,一棒子削上了他的后脑勺。 连强盗长啥样,是男是女都没瞧清楚,刘顺便骨碌碌栽进了山沟…   6park.com

04 6park.com

  也算幸运,有乡民从山口走,发现了被洗劫一空、昏厥不醒的刘顺,忙将他抬回了家。  昏沉沉一睁眼,刘顺便瞅见了姜家老两口。 “爹,我没死?还…活着?” “郎中来看过了,说是皮肉伤,没大碍。”  “死不了就好。”刘顺强支起身,“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要去找翠英。她是我媳妇,我不能没有她。”  “别犟了,快躺下。”姜老爹边劝边老泪纵横,“不用找了。我和你娘已商量过,跟她断绝关系,随她死去。”  原来,晌午时,有个走街串巷的外乡货郎,说在路上碰见了姜翠英。 身边还有个男人。长得方脸宽额,有鼻子有眼,手上戴着个大金镏子。一看就是有钱人。 听描述,是山货商! 两人眉来眼去,勾肩搭背,样子亲昵着呢。 姜老爹听得火冒三丈,差点气死:这丢人现眼的不肖女,不要也罢! 闺女不要了,女婿得要。  老两口跟刘顺说,如果你愿留在姜家,就是我们的儿子,亲儿子。新房归你,将来我们百年后殁了,老房子也归你。 等过几日,我们再请托媒人,给你说个本分女子当媳妇…  “爹,娘,你们就是我刘顺的亲生爹娘。”当着一众乡亲的面,刘顺膝头沉落,“咚咚咚”便是三个响头,“我发誓,今后要不孝顺,就让天打雷劈了我!” “我再发誓,我谁都不娶,就等翠英回家,回心转意。”  姜家老两口听罢,不禁抱头痛哭: “老天有眼呐,给了我们这么一个好儿子!”   6park.com

05 6park.com

 一转眼,半年过去,姜翠英音信全无。 又一转眼,一年过去,姜翠英仍未回家。 而那个山货商,自姜翠英消失后,再也没来过七里堡。 有进城回来的乡民说,姜翠英给山货商做了小,不甘心,几次闹转正,结果遭了山货商大老婆的打。  “打得真惨,鼻青脸肿,我都认不出她来!” 而就在大伙都说活该、解恨之时,刘顺却似撞了邪,动不动就挥刀抡斧子,冲着南墙根下的老杨树又剁又砍。  但说这日,就是在我爷爷转进七里堡想备点吃食那天,刘顺再度发疯,抡刀砍树: “我让你瞪我!还敢瞪?我扎死你!” 我爷爷往前挤了挤,仔细看那棵老杨树。 树身很粗,枝叶繁茂,树眼斑斑。看上去很正常,没啥异样。 不,树眼里阴凄凄的,透着一股子说不出道不明的怪异!




  久盯之下,我爷爷不由打了个寒噤,转向姜老爹说:“挖了它吧。”  话刚出口,刘顺突然就清醒过来,狠叨叨瞪着我爷爷下了逐客令:“挖啥挖?你谁啊?来我家多啥嘴?滚!”  我爷爷没滚,但没再开口,只是紧盯着姜老爹。 姜老爹似想到啥,招呼来几个小伙子: “杀树!”   06  6park.com

听我爷爷说,在砍树时,那些树眼好像都活了,骨碌转动,诡异莫名,有的还淌了泪。 泪水是暗红色的,像血,非常瘆人,可怖。 而更可怖的是,大树倒下,在盘盘绕绕的根系之中,竟埋着一具腐尸! 是失踪一年多的姜翠英!  她并未与人私奔,而是遭毒手被深埋院中! “闺女,爹老糊涂啊。”姜老爹登时心碎,抚尸悲哭:“你放心,爹一定会给你讨个清白,还你公道!”  清白公道就是刘顺害了他。 接到报案,官府来人,抓走了他。 但,刘顺疯了。 从他的胡言乱语中,基本能梳理出个大概: 别看他表面上老实巴交,憨憨厚厚,自倒插门入赘那日起,他就动了将姜家屋宅、田地与积蓄全部拿下的念头: 我是个男人,姓刘,凭啥生的娃要姓姜,给你们姜家续香火? 还有你姜翠英,凭啥总瞧不起我?对我颐指气使? 于是,他开始算计,故意一次次激恼姜翠英,制造夫妻不和、女强男弱的假象。  正愁做得不够真,那个倒霉催的货商来了。所有流言蜚语,也都是刘顺故意散播的—— 他要让姜翠英永远消失,然后变女婿为儿子,那姜家的一切,顺理成章就都是他的了!  那夜,他蔫声低语,姜翠英骂一声,他嘟囔回一嘴,故意诱导她喊出气愤话,让四邻听到。 而就在姜翠英摔门回老宅的那刻,刘顺从背后下了死手…  6park.com

 07 6park.com

 等埋完尸,处理掉痕迹,天也亮了。 于是,他开始演戏,外出寻妻。至于路遇强盗,货郎闲话,也都是他花钱雇人做的戏码。 至于山货商,这面传得沸沸扬扬,刘顺要弄死他呢,你说他还敢来?  那么,诡谲怪异的树眼,又是怎么回事? 我爷爷说,姜翠英被埋尸树下,阴魂不散,入了树眼;刘顺又与她日夜相伴,难免思惊神乱,日子一长,鬼来了。 正所谓:疑心生暗鬼。  也许你会纳闷:你爷爷咋那么牛,这都能看出? 别忘了,我爷爷可是山客,常年在深山老林里转。山深林密多精怪,啥妖邪鬼魅没听过见过? (文末链接是他的系列,他还遇过鼠精呢。)  后来,听说刘顺疯病愈重,不等判决就病死在了官府黑牢里,也算是罪有应得吧。
贴主:Michaelliu888于2021_02_21 9:52:31编辑
喜欢Michaelliu888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Michaelliu888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灵异空间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