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天行健之民国传奇——第六十三章 危机暗伏
送交者: 厚朴甘草[☆★声望品衔7★☆] 于 2019-12-02 16:26 已读 362 次 1 赞  

厚朴甘草的个人频道

潘玉英一行人才冲到东江镇的附近,重机枪的火舌就恶狠狠地横扫过来,潘玉英心爱的坐骑黑子一声嘶鸣,前蹄微扬,便轰然倒地,身上几个血窟窿涌出鲜血,而它的身躯刚好挡住了疯狂的弹雨,悲壮地为主人尽最后的情义。马队顿时人仰马翻、损失惨重。幸好大家都是带着轻机枪来的,数十个火舌拼命还击,企图救出被子弹压得抬不起头的潘玉英。然而没想到树林中又冲出日本兵,意图两边夹击。 6park.com

  李天行赶到时已经一片混战,他没有加入战团而是独自绕到了东江镇的侧后翻墙而入,从房屋上迅速靠近集中在牌楼下的日本兵,看到一个带着日本刀的指挥官站在机枪旁边,正哇哇叫喊着,周边大概有二十多个日本兵,正打得激烈。 6park.com

       李天行悄悄从后面接近他们,对准机枪手甩出袖标,袖标插入后脖颈中,机枪手一声不吭地歪倒了,指挥官听到枪声停了,正要呵斥,咽喉竟然被一柄小刀贯穿切断,也是不吭一声地向后倒下。指挥官突然死了,日军阵营陷入混乱,重机枪旁边的两个副手也在混乱中歪倒在地。 6park.com

  重机枪一停,潘玉英立刻被后面的人救走。日本兵又冲过去要用重机枪扫射,李天行一咬牙,从屋顶上飞身而下,打倒了日本兵,随即端起重达十几公斤重的机枪,对着两侧的日本兵就扣动了扳机。火舌之下,日本兵不是中弹倒下,就是趴在地上魂飞魄散。打完了子弹,李天行将重机枪狠狠砸向牌楼,木制的牌楼哪里禁得住这样的重击,“喀嚓”折断了一边的门柱,牌楼倾倒下来,李天行飞身而上,空中接住了落下来的两颗头颅,立刻向镇外退去,身后子弹尾追,好在大部分日军还惊魂未定,只看得见一个黑影鬼魅般地飞去。 6park.com

  潘玉英看到李天行抱着头颅跑过来,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树林中的鬼子疯狂射击,镇子里的日军也清醒过来,纷纷开枪。李天行看到潘玉英冲过来,奋力飞身挡在她的身前,就觉得背后猛地有两个力道一冲,顺势将潘玉英扑倒在地。弟兄们拼命还击,把随身带的手雷统统扔了出去,日军在爆炸的火光和硝烟中看不清目标。李天行迅速起来,在大家的掩护下各自上马,李天行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抱着两颗头颅,和众人疾速撤退。 6park.com

   跑了一阵,李天行松开缰绳放慢速度,脱下外衣,把头颅包好,就觉得后背火辣辣的,阵阵发虚,终于到了秀儿他们几个休息的地方,李天行勒住马,大家也站住了。 6park.com

         李天行下了马,捧着两颗头颅高举到潘玉英马前,悲声道:“我对不起姐和姐夫。玉英姐,你把他们带回去吧。” 6park.com

  潘玉英抖着双手去接,旁边的宋庭章催促道:“玉英,节哀!我们赶快回去,以防日本人追过来!” 6park.com

  潘玉英哭着接过来:“姐,姐夫,我们回家!”看都不看李天行,打马而去。 6park.com

  众人随即跟着离开,李天行费力地牵着自己的马往林中走,迎面看到大林跑过来,问道:“李少爷,你们救了二小姐吗?他们怎么不等咱们就走了?” 6park.com

  李天行直冒虚汗,勉强说:“大林,叫他们过来,你们也快走,日本人可能会追过来。” 6park.com

大林答应一声,不一会儿就背着秀儿带着曲大勇两个来了。他们看到李天行靠着一棵树坐着,先把秀儿放到马背上,然后过来叫他一起走。 6park.com

 李天行问:“大林,孩子们在雷公寨吗?” 6park.com

       “在,两位元少爷,还有何少爷都在。” 6park.com

         李天行松了口气,又说:“你们走吧。我无颜去见他们!你帮我带个话,让他们给秀儿找个大夫看看,替我好好照顾她。”。 6park.com

  曲大勇顿起疑心,他上前仔细盯着李天行说:“李少爷,我们一起走。”说着就去拉他。李天行被他一拽,伤口剧痛,眼前发黑。 6park.com

  王峰也看出不对劲了,忙问:“李少爷,你怎么了?伤着了?”借着月光看他的身上,没什么异样,忙看后背,月光下能清楚地看到衣服上两处破损,用手一摸,手上粘湿滑腻,是血! 6park.com

  两人慌了,忙脱下衣服撕成条给他裹上。大林急得跺脚:“唉,这李少爷也是,受了伤怎么不说,他们都跑得没影了!只有一匹马,这可怎么办!” 6park.com

  李天行喃喃地说:“别管我了,你们快走!”说完就昏了过去。 6park.com

  大林使劲挠了挠头,说:“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到前面的村子里去套个车。”说着把秀儿又弄下马,翻身上马跑了。林子里剩下两个站着的,两个躺着的,在清冷的月色中等待着命运的未知。 6park.com

  还好,等来的不是日本兵,是大林赶着马车回来,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两个人抬上车,心急火燎地往白山赶。 6park.com

好容易到了山寨,已经是第二天凌晨,大堂已成灵堂,哭声一片。 6park.com

有人慌慌张张地向寨主潘雷报信:“李少爷回来了,还受了重伤。李少爷的妹子也昏迷不醒,不知道是怎么了。” 6park.com

  潘玉英哭得眼睛都肿了,脑子也木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突然想起李天行曾经扑倒了自己。她冲到外面,看到大车里躺着的李天行,嘴唇发青,面色灰白,问道:“他伤在哪儿?” 6park.com

  曲大勇说:“李少爷后背中了两枪,得赶快找大夫治。晚了就来不及了!” 6park.com

  潘玉英心中又悔又恨。她已经听鲍璞讲了事情的经过,原来李天行让大家从于府秘道顺利逃出长春后,走了一路都没有遇到日本兵,想着日本兵还不会到这些偏远山村,就决定在高庙住一宿,等等李天行。谁知入夜不久就突然遭到日本兵的袭击,元彪让潘玉真带着人突围,自己拖住敌人。潘玉真带着大家突围后,又带了些人返回去救元彪,谁知两人就此再没有赶上来。鲍璞保着孩子们躲进山林里,天亮后从村子里弄了匹马,派人给山寨报信求救,于是玉英急急带着人下山营救,可终究还是晚了。然而潘玉英情急之下错怪了李天行,她明白了一切,却又眼看着李天行为了救自己而命悬一线。 6park.com

  顺子、元魁、元英和一些逃出来的元家旧部听到信也赶过来,尤其是几个孩子,刚刚为失去双亲悲伤欲绝,现在看到亲如家人的李天行也要死了,全都哇哇嚎哭起来。顺子几近崩溃,大哥和三妹都不醒人事,真是去死的心都有! 6park.com

  乱局几乎失控,还是老人关键时刻稳得住。老寨主潘雷大吼一声:“都别嚎了!人还没死!还不快去找大夫!” 6park.com

  二当家的说:“子弹打入腹中,只怕要洋人医院的大夫才能取出来!只能抓个大夫来,最近的是肆平,可是一去一回就怕来不及!” 6park.com

  大家面面相觑,有人突然说:“米家堡的老二不是留过洋吗,好像是当过大夫的。要不让他来看看。”于是赶紧派人去请。米家堡的人不敢不来,何况李天行对他家的孙少爷还有救命之恩。 6park.com

  米家二少爷米禄看了伤势觉得很棘手,其一是自己多年没有碰过手术刀了,其二是这里没有必要的医疗设备。但这里也不是说理的地方,在众人的逼迫下,米禄只好硬着头皮碰运气。终于子弹取出来了,满头是汗的米禄小心翼翼地说:“子弹虽然取出来了,而且应该都没有打中重要的脏器,但是目前还很危险,如果不能去医院,那就只能听天由命。我去弄点消炎药,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6park.com

  李天行见到了潘玉真,看得真真切切:她穿着丝绒的黑色旗袍,外面披着紫貂皮大氅,脖颈上一串洁白的珍珠项链,头发漆黑,发行是时髦的大波浪,脸上带着自信而爽朗的笑意,看着自己,并不说话,可是她的意思自己竟然明白:她是来道别的。她身旁站着元彪,还是那样不拘小节、大大咧咧的样子,两个人没有动,但是却渐渐远去,李天行伸手去抓,拼命去抓,却坠入无尽的黑暗。黑暗中,有一个镶着金边的黑色圆在转,圆中有两个孔,一个孔中发黑色的光,一个孔中透出刺目的白光。李天行好像被谁推了一把,朝那透着白光的孔飘过去,渐渐的,白光不断放大,不再那么刺眼,却变得浓雾一般模糊,浓雾慢慢稀薄,李天行看到床帐,墙、窗户,再微微转头,床边一个人枕着胳膊在睡觉,右手松松地握着自己的手。 6park.com

李天行不用看他的脸就知道是顺子。他想握着顺子的手,却觉得身体不是自己的,动弹不得。门开了,元英走进来,看到李天行醒了,赶忙冲过来叫了声:“舅舅……”眼泪就哗哗地淌下来。 6park.com

 泪水瞬间从李天行的眼角滑落,为什么醒过来才是真正的噩梦!顺子被呜咽声惊醒,抬头看到李天行和元英对视流泪,叫了声:“大哥!”就呜呜地哭开了。 6park.com

  他们两个这么放声大哭,很快惊动大家纷纷冲进来,以为李天行出事了,进来一看,原来是醒过来了,都松了一口气,欣慰之余,也不免悲从中来,泪流满襟。一屋子人哭得悲悲切切,急坏了米禄,他赶忙劝大家说:“大家都要节哀,李少爷才醒过来,虚得很,这样哭下去,可是有生命危险的。大家还是先出去吧,让他静一静、静一静!”好说歹说一通劝,大家都红着眼睛、啜泣着出去了。 6park.com

  米禄过来说:“李少爷,哪里疼?或者恶心想吐?……” 6park.com

  李天行只觉得身体发飘,心悸气闷,米禄的声音悠悠荡荡、若有若无,不知不觉就闭上了眼,什么也听不到了。 6park.com

  当李天行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顺子换成了鲍璞。鲍璞说:“顺子不眠不休的守着你,这几日真是把他给急疯了!刚才我们好说歹说让他去睡个觉。少爷,你哪儿不舒服?要不要喝点水,吃点东西?” 6park.com

  李天行嘶哑地问:“姐和姐夫……今天是第几天了?” 6park.com

  鲍璞红着眼说:“第五天了。” 6park.com

李天行的泪水滑落下来,挣扎着要起身:“我去看看。” 6park.com

鲍璞赶忙按住他说:“少爷,你不能动。再养养,不急在这一两天。就是老板和老板娘在天之灵,也不想你这样不顾自己的身体。元魁、元彪他们刚刚没了爹娘,你要是再有事,孩子们哪受得了!”说着声音也颤抖起来。 6park.com

  李天行不再勉强,叹口气:“秀儿怎么样了?” 6park.com

  鲍璞说:“秦小姐早醒了,她没受什么伤。可是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不是痴痴呆呆的,就是大喊大叫,谁都不认识,也不知道自己是谁。米家二少爷看过了,说是什么精神的病,说可能是受了很大的刺激,所以脑子出问题了。他也没法子治。少爷,小姐到底遇到什么事了?” 6park.com

  李天行叹息一声,不由得握紧了拳头,艰难地说:“鲍大哥,不要跟别人说,尤其是孩子们。秀儿......让日本兵糟蹋了。她喜欢的那个同学,穆云平,一家人全被杀死了!” 6park.com

鲍璞惊讶之后就是极度的愤怒,咬牙切齿地说:“这帮日本鬼子,没人性!这些血债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6park.com

“这件事只有你知道,麻烦你多找几个人看着秀儿,找个大夫给她瞧瞧。”李天行闭上眼,他的心无比纠结,如果秀儿清醒了,对她来说是幸还是不幸…… 6park.com

  两天之后,李天行独自来到灵堂,跪在地上,看着潘玉真和元彪的灵牌,他竟然没有了眼泪。李天行静静地看着棺木和牌位,并不久远的往事历历在目,偶然的出手相救,一声大姐牵动了姐弟之缘,露台上的舍身相救,武馆中的全力维护,姐弟真情日渐笃深,还有那地道口临别的最后一眼。往事如梦,他早已经把元公馆当成了自己的家,潘玉真、元彪、孩子们就是自己最亲的家人。而今,面对两个冰冷的牌位,四周的白幡,呜咽的哭泣,纸钱燃烧的飞烬,温情的梦碎了,碎得如此突然,如此无情,如此决绝! 6park.com

  身后有人的脚步声,一个声音幽幽地说:“这一切都是真的么?二姐那么聪明,人人都说她是女诸葛,她的枪打得准极了,是她教会我打枪的。我一直想成为她,处处学她,可是始终不如她。她怎么可以说走就走了,还走得这么惨!”声音变得呜咽不已。 6park.com

  良久,呜咽声息,李天行出奇地平静:“姐,你能教我打枪吗?” 6park.com

  在一个地处偏僻的军事营区内,一张长方形的桌子上,并排放着几枚双刃菱形飞镖,桌子后面的一张椅子上坐着穿着军服的宫本完胜,手里拿着一个飞镖仔细端详,目光如鹰鹫一般阴鸷和凌厉。斜对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日本军官,他就是曾经的武馆主人山口木。他看宫本手中把玩那支飞镖,气鼓鼓地说:“我们的计划这么周详,竟然还是让他们跑了!还死了一个中队长!这帮可恶的土匪,一定要把他们全部剿灭!” 6park.com

  看着宫本没有反应,山口木继续说:“宫本兄把潘玉真他们的每一步都算准了!虽然他们侥幸躲过了城里的埋伏,可是果然在高庙停留,落入我们的圈套。然后又用他们的头颅引来了了雷公寨的土匪。可惜我们兵力不足,竟然让这些土匪抢走了潘、元的头颅!这个用飞刀杀了机枪手和中队长的肯定就是李天行!我们应该向上面申请增援,我亲自带队去剿灭白山的土匪!” 6park.com

  宫本慢慢地把手中的飞镖放到桌上,和其它几支整整齐齐排成一行,似乎是在欣赏,低声自言自语:“看着它们,好像回到了中古时代,那是冷兵器时代,是真的刀光剑影,金戈铁甲!多么壮观,多么美丽的杀戮!” 6park.com

  山口本有些莫名其妙:“现在已经是二十世纪了,是枪炮、军舰、飞机的时代。中国太落后,还用这些破铜烂铁,怪不得都不敢反抗,几十万东北军让我们两万人打得一败千里!” 6park.com

  “山口君,”宫本指了指旁边架子上陈设的日本军刀,说:“冷兵器虽然落伍了,可是并不代表它没有价值。放眼全世界各个国家的军队,恐怕只有我们日本军人还保留着佩戴军刀的传统,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6park.com

  山口本严肃地说:“当然,军刀是我们大日本武士道精神的象征。这是日本军人的最高荣耀!” 6park.com

  宫本走到刀架旁,伸手抽出了军刀,青冷的寒光伴着一声刀吟出鞘,他单手挥刀回身一斩,锐利的刀锋停在那排飞镖的上面,好像斩杀了那几枚飞镖,然后满意收刀,拿起一块白色丝绸轻轻擦拭着刀身,说:“中国人曾经把他们看不起的异族,比如蒙古人,满人,叫做蛮夷,可是自己的国家却被蛮夷占据了那么久,还不是俯首称臣,乖乖地当了几百年的顺民。他们也叫我们日本人是倭寇,但这不妨碍我们来占领他们、统治他们,再把他们驯化成一代又一代的顺民。”宫本一边说一边把擦拭好的军刀入了鞘,继续说:“我要消灭元彪和潘玉真的势力,不光是为了给我的父亲报仇。虽然东北军不堪一击,可是并不代表就没有敢于反抗我们的势力。我们要把那些凡是有反抗意识的群体,比如学生组织、政党组织、帮会、土匪统统收伏,这样才能把东北变成我们的乐土。潘玉真和元彪虽然死了,可是潘的父亲的雷公寨肯定要报复。我们正好拿他们杀鸡给猴看,震慑一下不安分的中国人。不过,我们现在的兵力很紧张。东北太大了,我们要北上和南下占领重要的城市,靠我们现在的兵力远远不够,还要等我们大本营不断增兵。雷公寨在山里,易守难攻,听说他们的装备也很不错,你的申请不会通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6park.com

  山口本焦急地问:“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们?“ 6park.com

  宫本微微一笑:“山口君,你真应该好好读读书,尤其是《三国演义》,中国人的智慧可以帮我们制服中国人!” 6park.com

  山口本不以为然地说:“我不喜欢中国人的任何东西,我更喜欢读《源氏物语》,那才是我们日本人的骄傲!” 6park.com

  宫本摇摇头:“我们不讨论这个。还是说雷公寨,要灭了雷公寨,还不牵制我们的兵力,就需要借东风,找蒋干。” 6park.com

  山口本翻翻白眼:“什么东风、蒋干,还望宫本君解释一下!” 6park.com

  “东风,就是第三方力量,蒋干,就是间谍。雷公寨之所以能猖狂一时,一个重要原因是仰赖潘玉真和元彪在长春的势力,不仅有武器弹药的支持,还有元家人在财力、政界背景的支持。潘玉真和元彪这棵大树一倒,元家老大又远在齐齐哈尔,雷公寨就独木难支了。我们要是直接攻打,把他们逼急了,即使胜了也会付出代价。倒不如先让它自己乱了,等耗得差不多了,再轻松拿下!雷公寨如果能轻松得手,其它的土匪自然就会惧怕我们大日本皇军的威严,以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6park.com

  山口本忍不住追问:“宫本君,请再说得详细点,我们要怎么做?” 6park.com

  “表面上要先保持平静,让雷公寨放松戒备。暗中寻找内奸,让他制造内讧,然后里应外合,一举剿灭。到时候,我们只需要派个小队,就能把太阳旗插在雷公寨的寨门上!” 6park.com

  山口本略有疑惑:“好是好,可就是耗时间啊!” 6park.com

  宫本不以为然地说:“这就好比美食,等待是值得的。况且,也未必等得太久。” 6park.com

  山口本恍然而悟:“难道宫本君已经动手了?” 6park.com

  宫本笑而不答。

版主:渊客于2019_12_02 16:47:51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厚朴甘草 加上 200 银元!

喜欢厚朴甘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厚朴甘草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