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天行健之民国传奇——第六十六章 惊变
送交者: 厚朴甘草[☆★声望品衔7★☆] 于 2019-12-03 16:37 已读 411 次 1 赞  

厚朴甘草的个人频道

“啸聚山林”的大堂内,一片哭声,大当家的尸体放在中间的地上,各位当家的、玉英、玉堂围着痛哭不已。那个受伤了的人已经向大家叙述了看到李天行行凶杀人的经过,封二当家的阴着脸不说话,齐三当家疑惑地问道:“怎么会是他?你看清楚了?” 6park.com

  四当家的也说:“不会吧,你肯定看错了!他是二掌柜的结义兄弟,二掌柜带他不薄,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畜生不如的事!” 6park.com

  五当家冷冷地说:“这世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二掌柜有钱有势,谁不想攀高枝。现在看着我们要跟小鬼子干仗,怕了,就杀了大当家的投靠日本人,有什么讲不通!” 6park.com

  宋庭章满面凄容地说:“不能就让大当家的这么不明不白地去了!如果不是心虚,就该当面说个清楚!否则就是凶手,是雷公寨的仇人!” 6park.com

  “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来人,把他的那个兄弟和疯妹子抓起来,吊在杆子上,看他来不来。来了,就说个清楚,不来,就是畏罪潜逃,让他的弟妹给大当家的陪葬!”五当家的大声传令。 6park.com

  随着一阵喧嚣声,顺子和秀儿被五花大绑地带了过来。顺子大声叫屈:“你们忘恩负义,冤枉我大哥!我敢用我的人头作保,我大哥不是凶手!绝不是!” 6park.com

  五当家的冷笑道:“你的人头值几个钱?本来就是乞丐,走了狗屎运,当了这么多年的少爷小姐,也够本了。等你们大哥来,让你们三个一起给大当家的陪葬!吊起来!” 6park.com

  很快,元魁、元英也闻讯赶过来,看到顺子和秀儿被高高吊在了杆子上,大叫:“你们干什么,把他们放下来。你们凭什么说舅舅杀了姥爷,你们污蔑人!把他们放下来!” 6park.com

  宋庭章上前指着潘玉堂对他们说:“元魁、元英,这个才是你们的亲舅舅。那地上躺着的是你们的姥爷!你们的姥爷死得多惨,要是你娘在,一定会给你姥爷报仇!怎么你们连眼泪都不掉,这也太不孝顺了吧!” 6park.com

  元魁、元英看到地上的潘雷,又被宋庭章一番话噎得心里难受,两个人跪在潘雷尸体面前放声大哭。 6park.com

  五当家的吩咐道:“去,让人去喊话,就说限李天行一炷香的时间内必须现身,否则他的弟妹就要给大当家的陪葬!” 6park.com

  下面的人奉命四处隔空喊话,同时也惊动了山寨的所有人。文先生和那些学生们冲过来要和他们讲理,可是土匪是能讲理的?反而被人用枪顶着,干着急没办法。山寨里的很多人都对李天行有好感,不相信他会是杀大当家的凶手,但是毕竟人微言轻,谁也不敢在这时候出头。 6park.com

  一炷香点上了,大家正琢磨着李天行会不会来,突然两只袖镖切断了绳子,秀儿和顺子同时落了下来,一个身影半空中接住了两个人,稳稳落地,正是李天行。 6park.com

  李天行把两个人放下来,给顺子松了绑,秀儿受了惊吓发了病,李天行点倒她,对顺子说:“顺子,你只要照顾好秀儿,别的都不要管。” 6park.com

  顺子气愤地说:“大哥,你要当心,有人要害你!” 6park.com

  李天行昂首走入大堂,元魁和元英泪眼婆娑地哭诉:“舅舅,姥爷死了!他们说是你杀的。我们不信,肯定是有人诬陷你!是不是?” 6park.com

  李天行平静地说:“我没杀人,更不会在你娘的坟前杀他的父亲!你娘在天之灵看得清楚,她活着的时候没人能骗她,现在她在天上看着,那个凶手一定会现出原形!” 6park.com

  五当家的目光凶狠,厉声说:“李天行,少故弄玄虚!既然你来了,那就给我们大当家的陪葬!” 6park.com

  封二当家的开了口:“老五,大当家的刚走,怎么这个寨子就姓方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 6park.com

  五当家方克满脸悲愤地说:“二当家的,我这不是要给大当家的报仇吗?现在凶手就在这儿,不能心慈手软!” 6park.com

  “我说老五啊,他要是有心想逃,何必现身!事情还没清楚,凶手是谁还不知道!”齐三当家不急不慢地说。 6park.com

  四当家的冲李天行说:“既然你来了,那就给大家个交代,到底是怎么回事!” 6park.com

  李天行老老实实把实情讲了一遍。封二当家的说:“大当家的确和我说过这事,要让你带着两位小少爷去投奔元师长。李天行的为人大当家的很赞赏,二丫头生前也很看重,他没有理由杀大当家的。我看,这事另有蹊跷!” 6park.com

  宋庭章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玉英曾经跟我说,李天行认为小鬼子必定会攻打我们雷公寨,而且我们肯定打不过,所以他主张让大家散伙逃命。为了这个,玉英还很生气,是不是,玉英?” 6park.com

  潘玉英略一想,点点头说:“他是说过。可是……” 6park.com

  “所以,”宋庭章打断潘玉英的话,接着说,“李天行早就想逃跑,但是又怕丢面子,所以就拿两位小少爷做幌子,让大当家的许他下山,这样他就如愿以偿了!” 6park.com

  四当家的追问:“那为什么还要杀大当家的!” 6park.com

  宋庭章说:“大当家的是什么人,能让这小子给蒙混过去?所以要在二掌柜的坟前教训他,一定是他恼羞成怒,杀了大当家的。否则以大当家的能耐,谁能轻易近身?如果不是他杀的,那是谁杀的?我们不能听他一面之辞,就放他一走了之,否则怎么对得起大当家的冤魂!” 6park.com

  这一番推断合情合理,尤其是潘玉英出面作证,更让大家内心有了动摇。 6park.com

  李天行望着潘玉英,不免黯然神伤,心中一直忘不掉的人,如今竟连最基本的信任也没有了!他忍不住问道:“玉英姐,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你真的认为我是贪生怕死?你真的认为我是个忘恩负义、卑鄙无耻的凶手吗?” 6park.com

  潘玉英不禁想起李天行多次救了她,救过姐和姐夫,矿井舍身救人,即便是面对鼠疫也和大家同生共死,他不愿杀生,拒绝用枪,说他贪生怕死、忘恩负义,可信吗?就在她转念之际,五当家的大喝:“狡辩也没用!把他抓起来,用他的头祭奠大当家的!” 6park.com

  “慢着!”同时喊出来的是两个人,封二当家的和潘玉英。 6park.com

  潘玉英说:“我相信天行不是凶手。虽然他的想法我不赞同,可是他绝不是忘恩负义,贪生怕死的人。他要是怕死,矿区流行鼠疫的时候,他能跑为什么不跑?他要是怕死,会冒死去救矿井里的矿工吗?我相信二姐的眼光,她认做兄弟的绝不会是恶人!更何况,在我二姐的坟前杀了我爹,这种事天行绝不可能做!一定是有人杀了我爹还嫁祸于人!谁是真凶,让我查出来,我杀了他全家!” 6park.com

  此话一出,大家都想起李天行的好来,纷纷说:“是啊,他救了那么多人,菩萨心肠,怎么会干出禽兽不如的事?” 6park.com

  “我叔就是他救的!我叔说别人怕染病不敢碰死人,他就去背死人,所以染上鼠疫差点死了。说他谈生怕死,我不信!” 6park.com

  “是啊是啊,二掌柜认定的人,不会错!” 6park.com

  “他敢一个人夺了机枪,打死一大片小鬼子,这份胆气谁能比?怎么会是贪生怕死之辈呢!我也不信!” 6park.com

  眼见大家的舆论一边倒,元魁和元英双双跪倒,哭着说:“各位当家的,我娘不会看错人!我们兄弟愿用性命担保,舅舅不是凶手!还请各位当家的找出真凶,给我姥爷报仇!” 6park.com

  封二当家的扶起两个小哥俩,对大家说:“既然大家都相信天行兄弟是被冤枉的,那我们就要找找看,谁是真凶!”说完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那个受了枪伤的人,厉声说:“二毛,你是亲眼看到李天行杀了大寨主吗?” 6park.com

  二毛偷偷瞄了一眼五当家的,紧张地说:“林子里黑,我离得远,只看到他拿着枪,就以为是他杀了大当家的。” 6park.com

  李天行质问:“你为什么偷袭我?后来还有几个人见我就开枪,一定要制我于死地,他们是什么人?” 6park.com

  二毛更加紧张:“我没看清,不知道。” 6park.com

  齐三当家的说:“如果李天行是凶手,他能留你这个活口?以他的枪法,一只麻雀都别想飞!还能留下你指证他是凶手?” 6park.com

  二毛张口结舌:“可......可能是他慌了,急着逃跑,顾不上我!” 6park.com

  潘玉英二话不说拔出匕首,手起刀落,一只耳朵就掉在了地上,二毛的半边脑袋血呼啦的,嗷嗷惨叫,元魁、元英吓得不敢看。 6park.com

  潘玉英用匕首对准他的眼睛,话从牙缝里挤出来:“你不说实话,我就一刀一刀地割!耳朵、舌头、鼻子、眼睛,让你生不如死!说还是不说,我数三下,一、二……” 6park.com

  二毛立刻喊起来:“我说,我说。是,是一群蒙面人逼着我这么说的,我要不答应,他们就杀了我娘和我妹子。我是没办法啊!三姑娘,就饶了我的狗命吧!” 6park.com

  “那是谁杀了我爹?说!” 6park.com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们给我暗号,我就上山了,就看到李天行抱着大当家的,然后我就照他们说的,开枪打他!要是他没死,我就一口咬定是他杀死大当家的。大当家的死真的和我无关啊!我有几个胆,也不敢害大当家的呀!” 6park.com

潘玉英咬牙切齿地说:“你不敢?明知道有人要害大当家的,知情不报还做帮凶!到那边给我爹赔罪去吧!”说着挥刀就要扎下去。 6park.com

二当家的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说:“三丫头,留着这个人再审审,抓真凶要紧,让他多活两天。” 6park.com

  二当家的转身对李天行说:“天行兄弟,委屈你了!不过,这么多人相信你,用性命担保你,足见你的为人是有目共睹。兄弟我代大家给你道歉啦!”说着抱拳赔礼。 6park.com

  李天行忙回礼道:“二当家的,不敢当!大当家不幸遇害,只恐贼人还有后手,我们要务必警惕!” 6park.com

  二当家的凄然道:“唉,我们哥几个几十年的兄弟,没想到说散就散了!”长叹一声,大家都不免悲戚,更为大战在即,主帅先亡而感到莫名的恐慌。 6park.com

  当夜,二毛死了,好像是自杀,可是大家都清楚,那个可怕的内奸就在身边,此人不除,遗患无穷! 6park.com

  翌日,封二当家的叫了李天行过去,说:“大当家的既然已经吩咐让你们下山,你们还是赶紧下山吧。听说日本人增兵了,他们的手脚伸得更长。万一山寨被围,那就辜负了大当家的对你的托付啊!” 6park.com

  “现在是内忧外患,内奸不除,人心惶惶,我实在不忍心这个时候抛下大家走!”李天行为难,要不是为了元魁、元英,他必然不会离开。 6park.com

  封二当家的说:“诶,抓住内奸又怎么样,这寨子能守多久我也没把握。能走就快走,当断不断,可没后悔药吃!” 6park.com

  李天行回去和元魁、元英商量,元魁说:“现在是大家最困难的时候,我们怎么能这时候走呢!我也要打小鬼子,给我爹妈报仇!” 6park.com

  元英同意:“对,男子汉大丈夫不能临阵退缩,要不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6park.com

  李天行不免欣慰,却更加不安,他不想让潘玉真的儿子有任何不测,也不想眼睁睁看着山寨里的人走到绝路,怎么才能避免这场灾难?李天行心中烦闷,独自来到后山的山巅,看着绵延起伏的群山,突然心有所动,暗自有了盘算。 6park.com

  大堂又一次变成了灵堂,可是灵堂的气氛除了悲伤,还有一种剑拔弩张的味道。内奸是谁,就像是钉子一样扎在大家的心里。一夜之间,寨子里的谣言满天飞。 6park.com

  “二毛死的那天晚上,有人看到六当家的跟班从地牢里溜出来。” 6park.com

    “听老太太的丫头说,三姑娘其实喜欢李少爷,老太太和二掌柜也想撮合他们,李少爷对三姑娘有意思,可惜还是六当家的近水楼台,怨不得六当家的记恨李少爷!” 6park.com

        “有阵子李少爷来得多勤!总借着二掌柜的名头给三姑娘送东西?咱们都看得出来,六当家的能看不出来?怕是那时候心里就落下病根了!” 6park.com

      “怪不得那天六当家的冲在前面,硬说李少爷是贪生怕死之徒,说他是凶手。这是借刀杀人啊!” 6park.com

       “那大当家的到底是谁害的?六当家的好歹是大当家的女婿,应该下不了手吧?” 6park.com

       “不好说。不管是谁杀的,鬼子还没打上来,咱自己先乱了!唉!好日子到头喽!” 6park.com

  这些风言风语不断吹进几位当家的耳朵里,潘玉英心里极为难受,心情不好加上火气大,难免和宋庭章拌嘴,宋庭章一怒之下,直接找二当家的说:“如果大家认为我是内奸,就拿出证据来,否则再敢胡言乱语,我就不客气了!” 6park.com

  二当家的以大局为重,传话让大家禁止议论内奸的事,可土匪窝子是讲纪律的地方么?越是不让说,大家越说得欢,再添点黄色情节,成了大家最好的下酒小菜。哪知道有两个倒霉蛋,喝醉了出来瞎说,让宋庭章撞上一怒之下竟然全给枪毙了!这下子,大伙对宋庭章都敬而远之,潘玉英和宋庭章的火药味也更加火上浇油。宋庭章心里苦闷,只能借酒消愁,这时候,四当家和五当家找上门来。 6park.com

  五当家的说:“老六啊,也怪不得你难受,这关节上,玉英怎么也不站在你这边说句话呢!那天,她当着大伙的面振振有词地给李天行开脱,情份不浅啊!也怪不得大家背地里说闲话!” 6park.com

  四当家的责怪地说:“老五,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罚酒!” 6park.com

  “好好,认罚,我喝,行了吧!” 6park.com

  “老六啊,别怪哥哥们多句嘴,这女人啊,不能给好脸色。要不然,蹬鼻子上脸,还给你戴頂绿帽子,一辈子翻不了身!你可不能把女人惯坏了,越硬气,她越爱你。这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6park.com

  “可不,就说老五那个媳妇,哪天不抽两下。还别说,乖得跟个小羊羔子似的,哪天要是不抽了,还不自在了!是不是,老五!” 6park.com

  两个人一唱一和,不断劝酒,宋庭章借酒浇愁,喝得分不出东南西北,被搀着回去。宋庭章摇摇晃晃进了卧室,浓重的酒气立刻飘了一屋子。带着孝的潘玉英累了一天,心情烦乱,和衣正迷糊着,被宋庭章的大动静惊醒了,又看到他丑陋的醉态,心中无比厌恶,闭上眼,不想理他。 6park.com

  宋庭章迷迷糊糊看到潘玉英躺在床上,走过去与其说是躺下来,不如说是摔在床上,然后伸手搂住玉英就乱摸。潘玉英忍着怒气把他的手拨开,翻身起来就要下床。宋庭章怒从心头起,一把过来抱住她,按倒了就扯衣服。潘玉英奋力挣扎,冷不防宋庭章张开五指就是几个响亮的巴掌,打得她竟然懵了。宋庭章看到潘玉英不动了,感到一种征服的快乐,继续扯衣服。不料,突然一个冷冰冰的东西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潘玉英比冰还冷的声音钻入耳朵:“我数三声,你给我下来!否则,让你脑袋上多两个窟窿!一、二......” 6park.com

  宋庭章的酒立时醒了大半,松开手,潘玉英推开他下床整理衣服,脸上火辣辣地疼,心中悲愤交集,狠狠瞪着宋庭章,痛心疾首地怒斥:“姓宋的,算我潘玉英瞎了眼!从今往后,我们不再是夫妻,你给我滚,别再让我见到你!看到你,让我恶心!”说完摔门而去。 6park.com

  宋庭章愣了片刻,突然飞起一脚把桌子踢翻...... 6park.com

  屋外两个人影在偷着乐,正是四当家的和五当家的,看到潘玉英跑出去,四当家的对一个跟班的说:“去看看她到哪儿去了,然后告诉李天行,记住,别让他看到你的脸。”那人答应着去了。

评分完成:已经给 厚朴甘草 加上 200 银元!

喜欢厚朴甘草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厚朴甘草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