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武林豪杰抗日路第二十四章
送交者: 牟子[☆品衔R3☆] 于 2019-12-03 17:07 已读 290 次 1 赞  

牟子的个人频道

马成龙将那营长连夜送到司令部,立即进行了审问,那营长为了保命,全部都交待了。这些伪军是一个团的兵力,是为了配合日军对大青山根据地进行扫荡,但由于日军作战计划临时有变,暂时来不了,让他们原地待命。
审问情况汇报给司令部后,首长们进行了研究,如果等日军来了,就会加大作战难度,不如现在就对这些伪军进行打击,力争全歼。于是,事不宜迟,决定今天晚上集中三个团的兵力,对这些伪军进行攻击,一个团攻打伪军团部所在的村子,两个团在两侧打增援的敌人。进行夜战近战地雷战,让敌人的火炮无法发挥作用。
作战计划下达后,马成龙来到大龙舅舅家,一是看望一下大龙,二是将今晚作战的事告诉了李允胜。槐花一听不乐意了:“李师傅昨晚一夜没睡,你又让他去打仗,这怎么能行。”
马成龙说:“夫人不知道,我们当初就有个约定,只要是打仗的事,一定要告诉李师傅,去不去是他的事,但如果我不告诉他,以后,他要是知道了,能饶了我?我可是担不起啊。”
槐花一听,没话说了。李允胜说:“当然要去,我们现在就走。”
槐花知道拦不住他,赶快到伙房拿了两个馒头,让李允胜在路上吃。
部队集结后,马成龙的游击队和一个团负责攻打敌人团部所的村,在研究作战方案时,团长先请李允胜谈谈意见。
李允胜也不客气:“我认为,既然敌人是住在每家老百姓家里,我们可以堵着门打,每家门口都按安排上人,只要门一开,一出来人就打,万无一失,而且敌人无法对我们进行攻击,关键是要进村时不要让敌人发觉,先要解决哨兵,这个任务交给我,我可以用飞镖解决哨兵,然后大部队再进村,到最后,可能每家还会有少量的残敌,死守着不出来,我的意见,对这些少量的残余敌人就可以不理会了,因为如果我们进到里面去,敌暗我明,容易吃亏,还不如放弃。我们可以直接撤退,这些残余的敌人肯定不敢追击。”
团长听了,频频点头,感叹道:“说得很有道理,就这样干,你不当八路,真是太可惜了。”
“可是,八路的每次作战我都参加了,就是没穿军装,虽然不是八路,但你们也没把我当外人,我也没把自己当外人,都是为了打鬼子,穿不穿军装都一样。”
作战方案定下后,部队就出发了。到了村外,已是深夜。李允胜让大部队先停下,自己和马成龙向前走去,到村口时,一个哨兵站了出来,不等那哨兵说话,李允胜扬手飞出一个飞镖,正中那哨兵的咽喉,一声没吭就倒下了。
马成龙向后面一招手,大部队立即跟了上来,两人继续向前走。不一会又遇到了两个流动哨兵,李允胜又用飞镖将那两个哨兵解决了。
根据事先的安排,大部队立即进了村,每家每户的门口,都埋伏了七八个战士,全部卧倒在地上,枪口对着门口,只要一开门,就立即开火。
李允胜和马成龙带着游击队员们来到了祠堂,门是关着的。李允胜对二虎和铁牛说:“你们两个翻墙进去,把门打开。”
两个人飞身进去了,把门打开,大家进去后,一齐抽出大刀,冲进东西两厢,那些敌人还在梦中,都被砍了脑袋。
李允胜推了一下正房的门,门是关着的。李允胜正要用肩膀撞门,被马成龙拦住了,已经没有必要了,马成龙拿出一棵手榴弹,大家都退了出去,然后,马成龙将手榴弹扔到门外,一下子将门炸开了。同时,这也是一个信号,战斗打响了。
果然,门一炸开,就有人从门里冲出来,大家一齐开火,立即将这些人打倒了。
听到爆炸声,每家每户的敌人也都惊醒了,穿上衣服,拿起枪,打开门就向外冲,正好被埋伏在门外的战士打个正着。
团长和李允胜还有马成龙站在村子里的十字路口,欣赏着这场战斗,团长说:“这个办法真好,咱们一点危险也没有,关门打狗。”
马成龙说:“第一功还要记在李师傅身上,要不是他解决了哨兵,枪声一响,敌人都上了街,我们再打就费事了。”
团长连连点头:“是的,关键是要事先不惊动敌人,没有李师傅的飞镖,还真不好办。”
李允胜掂了掂手中的大刀,遗憾地说:“可惜我的大刀没用上。”
三人一齐大笑起来。这时,枪声渐渐地稀了,但肯定还有敌人在屋里不出来。团长想扩大战果,于是下了命令:“向里面喊话,让他们把枪扔出来,举手出来。”
战士们一齐开始向屋里面喊话,不一会,屋里的敌人都开始向外扔枪了,然后高举双手走了出来。
这时,天已亮了,部队开始打扫战场,统计战果,这个村的敌人被全歼了。
打增援的部队也传来好消息。因为我们是三倍于敌人的力量,集中了优势力量,所以是稳操胜卷。
所有的部队押着俘虏,开始撤退。
回到根据地后,远远地看到槐花在村头张望着。等看到李允胜以后,高兴地走上前来,伸出手就想拥抱。被李允胜一把推开了,槐花这才醒悟过来。但这一幕被马成龙看在眼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事情。
回到家后,槐花哥家里早已准备好早饭,一家人一边吃饭,李允胜一边向大家介绍着战斗的经过,大家听了非常高兴,因为如果让敌人打进来,家家都要遭秧。
吃完饭后,回到屋里,李允胜点着槐的鼻子说:“今天差点露馅,只要让你抱上,那就完了,咱俩的关系就全暴露了。”
槐花一下子倒在李允胜的怀抱里,撒着娇说:“暴露就暴露,有什么了不起的,难道还能传到李家村去。”
“你想得太简单了,如果人家知道了咱俩的关系,对大龙是什么影响,对小凤是什么影响。”
槐花听了,也有点害怕了,点点头:“是啊,我还真没想过对孩子有什么影响,看来咱俩还是要小心点。”
“特别是在大龙面前,千万要小心,别让他看出来。一点小动作也不行。”
槐花吓得吐了吐舌头。李允胜一看她这幅模样,忍不住将她抱上炕。
槐花说:“打了一宿仗,累坏了吧,咱就不干了,抱着睡个觉就行了。”
“正因为打了胜仗,所以才要庆祝一下。”
槐花在她身上捶打着:“你把我当什么了,在我身上庆祝啊,我是酒啊,还是菜啊。”
李允胜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那就算是你对我的奖赏吧。”
槐花倒在他有怀里:“这么说还差不多,一百天啊,咱俩要细水长流,别把你累坏了。”
“我这铁打的身子,还能累坏了。”
槐花笑着说:“你没听人家说吗,只有磨坏的犁头,没有耕坏的地。”
李允胜摸着她光滑的身体说:“好,这可是你说的,我今天借着打胜仗的劲,非要把你这块地翻个底朝天。”
“死东西,说得难听死了。”说完,两人就抱着进了被窝。 6park.com

在战斗总结会上,司令说:“这一仗,李允胜起了重要的作用,但我就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加入八路军,马队长回去一定要好好和他谈一谈,到底是什么原因。”
马成龙回来后,找到了李允胜,两人推心置腹地谈了一次话。
马成龙说:“咱俩是换命的兄弟,还有什么事不能说,你肯定有事瞒着我。”
话说到这个地步,李允胜只好说实话了,把和槐花的事说了。马成龙说:“实际上我早就猜到了,但也不好说,你就是因为这事?”
“是的,如果这事传出去,会影响八路军的形象,我不愿给八路军抹黑,再说,槐花回去,我还要去送她,如果当了八路,就不能随便行动了。”
马成龙也觉得这事不好办,就说:“我把这事向上级汇报一下吧,老是这样也不是个办法。”
“你只和司令一个人说就行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6park.com

马成龙向司令汇报了以后,司令感叹道:“真是个好同志啊,原来是为了八路军的形象,但是,八路也不是神仙,也有七情六欲,这个槐花婚姻不幸,李允胜也没老婆,虽说他俩的事在群众眼里,还是个不光彩的事,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再说槐花还是大龙二龙的母亲,是个军属。他俩这么长时间了,也分不开,也只能这样了。”
司令又想了想说:“这事实际上也好办,让他加入八路军,我们对外不公开就是了,他不用穿军装,只要老百姓不知道,就谈不上给八路抹黑的问题了,根据他以前的功劳,我们可以给他个干部级别,有些事可以让他自己决定。就这样定了吧,你回去和他谈谈。”
马成龙回来后,把司令的意见说了,李允胜说:“那好,我就加入八路军吧,从现在起,我就是八路军了。” 6park.com

为了更好地发挥李允胜的才能,支队从各个团里抽调了一批骨干,集中起来,由李允胜重点训练拼刺刀。因为在战斗中,八路军的拼刺刀技术和鬼子相比,还是存在一些差距。对部队的威胁也较大。
人员集中起来以后,首长简单地介绍了李允胜的事迹,要求大家认真学习,回去以后,就是各个团的骨干力量。
介绍完以后,李允胜上来后,说:“首先说明一点,刚才首长说得都是真的,我是杀过四个鬼子,但要说明白,我不是用拼刺刀的方式杀的,我没和鬼子拼过刺刀。甚至也没专门练过拼刺刀。”
说到这里,大家都坐不住了,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这些选上来的人都是上过战场,拼过刺刀的,有些人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这时,李允胜拿起一枝上了刺刀的步枪。他环顾了一下全场,说:“我首先问大家,拼刺刀,拼得是什么?谁能回答这个问题?”
各种各样的回答都出来,有的说拼得是胆量,有的说拼的是技术,还有的说拼得是武器,也有人说拼和是勇气。还有人说拼得是气势,要在气势上压到敌人。
李允胜知道,这些人都是战斗骨干,都是在战场的摔打出来的,都有实战经验。如果和这些人讲道理,怕是讲不过他们。因为他们都可以举出自己的战斗实例来证明自己的说法。
李允胜又拿来一枝训练木枪,然后对大家说:“咱们今天先不讲道理,先来一番拼刺刀的实战。我用木枪,不穿防护。你们上来一个人,就用这支三八大盖,你可以穿防护。但实际上穿不穿的无所谓,因为我用的是木枪。谁先上来?”
大家面面相觑,用真枪来练习,这可是第一次。最后有一个胆大的上来了。
李允胜把枪扔给他“你可以和在战场上一样,用尽全力力拼刺,不用担心伤到我。”
说罢,李允胜手拿木枪,摆出拼刺的架式。那人战士向手里吐了口唾液,深呼吸了几口气。拿起步枪,也摆开了架式,两个人对峙着,谁也不先动手。
于是,李允胜为了让对方下手,就向他胸前虚晃一枪,果然,这个战士立即来了劲,将木枪一挡,对着李允胜的前胸就是一个突刺。动作非常标准,刚强有力,不愧是个老兵。李允胜用木枪将那步枪的刺刀向右一挡,随即将枪插入到战士的两条胳膊之间,向左一挑,那个战士立即感到虎口发麻,手里的枪竟然脱手而飞。
这一下,全场鸦雀无声,大家都愣住了,因为那个上场的战士,可是全支队的刺杀标兵。
李允胜对大家说:“现在大家知道拼刺刀,拼得的什么了吗?”
有人大声说,拼得是力量。
李允胜说:“不错,拼得就是力量,但也不仅仅是力量,还有其它因素,但第一位的就是力量。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在训练中,两人的枪互相挡来挡去,有时十几个回合,都不能刺中对方,为什么呢,就是两个人的力量都差不多,谁也无法将对方的枪挡出去。有句话说,两军相逢勇者胜。但是,你的勇气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力量里来的。如果你长得身高体壮,膀大腰圆,端起步枪大喝一声,杀,声震敌胆,在气势上压倒敌人,那你就赢了一半了。”
这时,那个刺杀标兵问:“老师是不是有内功?”
李允胜点点头:“不错,我是有内功,这没办法,我这内功是自然而发的,并不是成心的,只要和人一交手,自然而然地就发出来了。想不用都不行。”
那个战士不服气了:“老师用内功和我拼刺刀,我哪是对手啊,这不公平。”
李允胜说:“是不公平,但我问你,如果让你和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拼刺刀,你能不能把这孩子的枪挑飞了。”
“别说十来岁的孩子,就是十五六岁的孩子,我也能将他的枪挑飞了。”那个战士自信地说。
“那你凭得是什么?你也不会内功。”
“那还用说,凭得是力气,一个孩子的力气那能和我比。”
话刚说完,大家哄堂大笑,那个战士摸着后脑勺尴尬地笑了,知道自己被李允胜绕进去了。
李允胜让那个战士回去坐下,对大家说:“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拼刺刀,首先就要有把子力气,这和会不会内功关系不大。我们武林有句行话,行家一交手,便知有没有。武林高手过招,只不过两三招,便可决定胜负。拼刺刀也是如此,两枪一碰,手上就会感到对方力量的大小,如果力量不如人家,首先在精神上就处于下风了。“
说到这里,所有的人都点了点头,都是上过战场的人,当然是深有体会。
李允胜继续说:“小鬼子为什么拼刺刀比咱厉害,主要原因,就是鬼子的身体素质比咱们好,日本经济比咱们发达,这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经济发达,老百姓吃得就好,身体自然也就强壮,别看日本人长得矮,但在国际上体育比赛中,远远超过中国。”
说到这里,一个战士问:“老师你说的是真是假,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我认识一个日本人,是听他说的。”李允胜不想多谈富田,但也不得不说,“日本人从小学开始就要参加军事训练,就要练拼刺刀。一直到大学都是这样。而且非常重视体育课。就是现在,鬼子每天都是大米白面,咱八路呢,每天就是苞米高粱地瓜,还有野菜,这体力上就是比不上鬼子。”
一个战士说:“就是这样,俺家的牲口,如果干活没劲了,在草料里加点豆饼,马上就来劲了。可明显了。这牲口不会骗人。”
李允胜说:“咱们虽然吃得不如鬼子,但为了战胜他们,咱们还得拼着命练。首先,就们就要练力量,咱们是多头并进,在练力量的同时,也要练技术。”
这第一节课下来,大家都是口服心服,也增强了自己的信心。 6park.com

小凤在医院里的确是受到了特殊的照顾,有文化教员给她上文化课,小凤学得很快,一般的常用药品名称都能认识了,也会写了。
小凤的工作就是护理,有时候,有的伤员痛得厉害,小凤就试着给他们用气功调整一下。这一招还真管用,有的人立即就觉得痛得轻了。这一下,一下子传开了,几乎所有的伤病员都找小凤治病。
当然有些病用气功是不管用的,但也有个心理作用。结果把医院的医生搞得哭笑不得。这些医生是不相气功治病的,但伤病员就说有用,医生也没有办法。有的医生向院长反映,说小凤搞封建迷信。这些事院长早就知道了,院长认为,反正没什么坏处,医生应该怎么治疗,还是怎么治疗。小凤用气功就随她去吧,反正没有坏处,就是有心理作用,也是个好事。
后来,就出事了。有一位重伤员,因为没有止痛药,痛得一直喊叫,小凤就给他发功,这位伤员慢慢地就睡了。可是,第二天才发现,这位伤员死了。有个医生没通过院长,直接向支队司令反映了,说是小凤治死了伤员。
司令一听,这事大了,因为是李允胜的女儿。于是司令找到李允胜,两人一起来到医院。
司令和李允胜听院长说了事情的经过。又询问了其他医生。当时也没有什么先进的检查仪器,这位伤员是因为什么死亡的,谁也说不清楚。有位医生说,这位伤员腹部被捅了好几刀,因为没有麻醉药,所以没法给他手术。很可能是内脏出血过多而死亡的。
司令认为,反正人已经死了,于是命令将这位伤员的腹部直接切开。结果,切开后,流出了大量的血水。证明了这位医生的判断是对的,和小凤没有关系。
把这事弄明白后,院长请司令和李允胜在医院吃饭。吃饭时,司令问李允胜:“气功能治病,这事到底是真是假?”
李允胜笑笑说:“我让你感受一下吧。”
李允胜让司令把手伸出来,然后用手指在司令的掌心隔空划了几圈。司令立即惊叫起来:“有感觉,手心的肉直跳,一股热流顺着胳膊向上走。”
院长不信,也试了试,也服了。
李允胜说:“民间有个说法,叫做‘武师三分医’。我们练武之人,在练功时,难免有些磕磕碰碰,受些皮肉伤是常事,所以会内功的师傅就会用内功为徒弟们治一治。时间长了,也就有些经验了。“
“能包治百病吗。“院长问。
“包治百病,不要说我们,就是神医也不可能,否则,人就可以长生不老了。一般来说,治跌打损伤,比较有把握,如果会正骨手法,也能治骨折。但一些内脏病就无能为力了。比如这个伤员,肠子被捅断了,只能让外科医生接上去,我们气功再厉害,也接不上。”
院长说:“正好我们医院才接来一个伤员,从马上跌下来,一条腿不能动了,老师能给治一下吗。”
司令看了看李允胜,这可是当场检验。李允胜点点头,说:“吃完饭咱们就去看看。”
吃完饭后,三人来到病房,见到那个从马上摔下来的伤员。李允胜让他下地,那伤员痛苦地摇摇头,说是腿动不了,一动就痛。
李允胜用手顺着他的腿上下摸了一遍,用手捏了捏,一边捏一边和伤员说着话。突然用力将腿一扭,只听见“咔嚓”一声,那伤员痛得大叫一声。李允胜对司令和院长说:“行了,好了。”
李允胜让伤员下地,那伤员小心地下了地,结果站住了,李允胜又让他走几步,伤员小心地走了几步,真得不痛了。伤员高兴地说:“谢谢医生,好几天了,痛得睡不着。”
李允胜说:“幸亏让我碰上了,如果时间长了,就麻烦了。”
李允胜对司令和院长说:“他是大腿关节脱位了,一般来说,胳膊肩膀脱位比较常见,大腿因为肌肉多,一般不容易脱位,他是从马上摔下来的,所以脱位了,如果时间长了,就无法复位了,这条腿就残了。”
院长说:“我们医院没有骨科医生,内科医生也没办法。”
司令说:“看来气功治病也是有道理的,不能完全否定,我的看法是,只要无害,试试也无妨。但要说能治死人,就言过其实了。以后,小凤可以用气功做些辅助,但主要还是靠医生治疗。”
院长点点头,说:“就按司令的命令办。”
离开了医院,在路上,司令问李允胜,刺杀训练进行得怎么样了。李允胜回答说:“才上了一节课,主要是要让他们对我服气,这样,下面的课才好进行,如果人家不服你,那就没法训练了。”
司令说:“我听说,你把人家的枪挑飞了?”
“确有此事,但我不知那个人是全支队的刺杀标兵,否则会给他留点面子,别让他下不了台。”
司令哈哈大笑:“留什么面子,就是要杀杀他们的傲气,要不然,这些人总觉得老子天下第一。”
李允胜说:“下一步要练力量,需要一些石锁,你得安排一下。”
“没问题,大青山有的是石头,也有的是石匠,很快就会做出来。”司令说。 6park.com

第二天上课时,李允胜提着二把石锁上来了。
李允胜对大家说:“要说练力量,有很多方法,最常见的就是举重,但咱们不具备条件,另外,我认为练举重,对手劲的作用不大,刺杀时,手劲起很重要的作用,手要能握紧枪,要能用上力。我出身武林世家,家里祖祖辈辈都是练武的。我们家传的练力方法就是石锁,练石锁,能练全身的力量,特别是对手劲,能起很大的作用。所以今天我让大家和我一起练石锁。”
李允胜提起一个石锁,说:“这一个石锁重五十斤,咱们先练一个。”
这时,一个战士站了起来,说:“五十斤算什么,我先举。”说着,就上来提起一把石锁,轻而易举地高举起来。脸上现出得意洋洋的表情。
李允胜说:“不错,五十斤在你们这些年轻人眼里,确实不算什么,但是,石锁的练习方法有几十种,举高,只是最简单的一种,下面,我先教大家一种常用的练习方法,这种方法叫做‘翻花’。练好以后,对手劲的增长有很大的作用。”
李允胜说完,就提起一把石锁,从跨下向上一扔,扔的时候,手腕向下一压,石锁就在空中翻转起来,当石锁落下时,李允胜将手向不断翻转的石锁里一伸,正好抓住了石锁的把柄。
李允胜笑着说:“谁先试试?”
还是那个战士上来了,学着李允胜的样子,将石锁向上一扔,石锁翻转起来,当落到头上前方时,他将手一抻,但没有抓住把柄。这时,李允胜早有防备,猛地推了那个战士一下。战士一下子被推到一边,石锁落下的地方,正好是战士双脚的位置,如果不是这一推,石锁就砸在脚上了。
那个战士摸了一下头,尴尬地笑了。
李允胜说:“如果砸在脚上,你就去当炊事员吧,专门坐在地上拉风箱。”
大家一听,都哄堂大笑起来。
李允胜说:“刚开始练,一定要注意,不要扔太高,不要转得太快,关键是练手劲,以后再慢慢加大难度。下面,我给大家表演一个,不是让你们练,只是让你们知道,练石锁,並不是件容易事。”
说完,李允胜拿起一把石锁,向上一扔,石锁落下时,李允胜伸出大拇指,用大拇指接住了石锁,石锁稳稳在停在大拇指上。”
大家一看,都鼓起掌来,佩服地五体投地。
李允胜说:“今天只有两把石锁,首长已经安排了,过两天就会送来一些,现在大家轮流着练吧。” 6park.com

春节快到了,马成龙和游击队员们抓紧时间研究怎样用扭秧歌的方法来杀鬼子。马成龙通过临湾县的地下党组织,已经联系好了一个村庄,这个村离县城较近,而且这个村的秧歌也比较出名,马成龙带着几个人来到这个村。
村长热情地接待了他们,这个村长就是地下党的负责人。村长向马成龙介绍说:“我们村的秧歌全县有名,鬼子没来之前,每年正月十五,我们都要到县城里扭秧歌,一是图个热闹,二是挣几个小钱,扭秧歌时,一些商家会来给几个赏钱,我们收到钱后,就要高声喊,某某商家某某老板赏钱多少。但自从鬼子来了以后,这几年就没到县城扭秧歌了。都是在自己村里自已扭着玩玩。现在要我们到县城里去,很多人不愿去,特别是听说八路要掺在里面杀鬼子,很多人害怕。这个工作很难做,主要还是靠我们党员,但这个扭秧歌里面有男有女,你们八路掺进来的都是男的,我们女党员没几个人,又到附近几个村找了些人。勉强能凑够人数。”
马成龙听完以后,说:“非常感谢,真是难为你们了,这事是有一定的风险,不过,我们也都想好了,一旦出现危险,我们首先要保护群众的安全,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们八路军就是保护老百姓的,决不会扔下老百姓不管。”
村长点点头:“这个我们都向大家说清楚了,大家也相信八路。这个秧歌是分角色的,男的角色只有两种,一个是‘棒槌’,还有一个就是‘鼓子’。棒槌就是男青年,手里拿着两根棒槌,实际上就两根胳膊粗的木棍,在表演时,不断通过各种花样来敲打木棍。鼓子,就是老年人,实际上都是青年人粘上胡子,化装成老年人,模仿老年人的动作。你们八路只能份演这两种角色。”
马成龙问:“这两种角色可以有多少人?”
“一般来说,整个秧歌也就是十来个人,但也不是固定的,可多可少,男的最多也就是八个人,相应的,女的也要增加人。另外,还有锣鼓家什,还要有吹唢呐的两个人。”
“我们八路就派八个人掺进去,我们设想是将短刀安装在木棍里,到时候把木棍一位开,直接杀鬼子。”
“你们不是用枪啊?”村长有些惊讶。
“我们的设想是,扭秧歌时,鬼子肯定要出来看热闹,我们扭到鬼子面前时,用锣鼓发出一个信号,大家一齐动手,就是用刺刀,因为没有枪声,教堂里的鬼子不一定知道,我们就可以快速地撤退。另外,我们会在城门外埋伏部队,如果鬼子追出来,就掩护大家。”
村长说:“这个办法我看行,不过,不怕看热闹的鬼子是带着枪的,万一鬼子开枪,那就不好说了。”
“我们动作很快,不等他们开枪就完事了。”
“如果鬼子出来看热闹的人很多,那怎么办?
“如果人数很多,比如说超过二十多人,而且都带着枪,那任务就取消。我们不会打没把握的仗。”
村长说:“那我就放心了。你们尽快派人来,和我们一起练一练,相互配合好。”
马成龙说:“明天我们就来人。”

评分完成:已经给 牟子 加上 200 银元!

喜欢牟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牟子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牟子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