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三患》 第十五章 藏剑南镇 1
送交者: 晓钟三患[☆★声望品衔7★☆] 于 2020-02-14 15:51 已读 630 次 3 赞  

晓钟三患的个人频道

         那大汉以酒润喉,继续说道:“那剑比普通剑短小许多。整个剑身朴实无华,而且通身透白,仿佛不染光华。帝启拿起宝剑仔细观看,只觉得它入手沉重而微微有温暖祥和的感觉。剑面隐约有星辰闪现,但定睛细看却又不见。那剑身厚重而锋钝。 帝启一时兴起,随手将它轻轻刺向身边一颗巨大的青石,不料那剑竟然全部没入青石。帝启又惊又喜,拔出白剑,随手对那青石挥了一剑。只听啪的一声,那偌大一颗青石竟然被从中劈开为两半。帝启却丝毫不曾耗费力气。帝启奇而又喜,为那宝剑起名酃蔚。” 6park.com

         “阁下所言玄而又玄,岂能做真?”推步门二师兄终于忍不住反驳道。 6park.com

         那大师兄也接口道:“全部都是他编出来的。如果真有其事,为何我们都没有听说过?” 6park.com

         三师兄也道:“不错。此剑来历既然如此神奇,威力如此之大,必然被后人祭奉保存。然而商灭夏时,夏朝为何却从未有人祭出此剑御敌?阁下编出这些,到底是何用心?”言语之间,这师兄弟三人脚下已经有意无意地挪动几步,将那大汉围在当中。 6park.com

         原来这师兄弟三人一般心思,都均觉这大汉言行怪异,怀疑他就是冲着屈家新得的锟铻宝剑而来。锟铻既然叫做龙剑,自然有它特殊的理由。秦王或许不识得其中奥妙将它高姿态赐到民间。屈家家学渊源,也许有办法参透锟铻奥妙。到时候师父所托之事也许也就迎刃而解了。那岂非天大的意外之喜?此剑既然已经光明正大为屈家所得,那就绝对没有再容他人染指的道理。 6park.com

         又或许这大汉并非为宝剑而来。他也许只是错过了华山论剑。如今既然在此遇到夺冠的推步门,若他能突袭夺得锟铻,岂不一样扬名各国,闻达诸侯? 6park.com

         他又或为了其它尚未料想到的原因,要在此突袭屈家?此人绕来绕去编篡许多,料想只不过是为了分散大家的注意,以便趁人不备,猝然出手。 6park.com

         三人围上了那大汉等他回答,心里盘算着如何再施加压力让他说出实话。大师兄向七师弟使了一个眼色,暗示他拿好了锟铻。七师弟见三位师兄形势,岂会不明。他脚下站了一个方位,手中锟铻风雷之声再起。这一回,那声音低微悠长,宛若龙吟远方。 6park.com

         翟放也识出了四人所布形势厉害。那大汉看起来似乎对此毫不知觉。翟放不禁暗暗替他着急。 6park.com

         “这酃蔚剑的故事,其实在下以前也曾听人酒后说起过。”说话的又是那个不合时宜的翟恒。推步门四弟子听有人佐证,同时向翟恒看了一眼。 6park.com

         翟恒继续说道:“当时那个酒友还说,酃蔚剑太锋利。普通剑鞘无法收敛其锐气。于是帝启用那些包裹酃蔚的碎渣锻炼成剑鞘,剑鞘一面蚀刻二十八宿,一面蚀刻日月山川。不知阁下所闻,可是与此相同?” 6park.com

         “正是如此。”那大汉回道,“此剑是帝启深爱之器,日日把玩习练。可是忽然有一日,帝启持剑深思,从此不再练剑。又一日,帝启独自一人出门远游。翌年回宫之时,酃蔚剑便已经不见。他的后人因此并不曾得到酃蔚。帝启后人中爱剑之人不少,各代均另造名剑,如太康、含光、承影、霄练等等。这些虽都是利器,却再无神韵,不可与酃蔚同日而语。” 6park.com

         “那酃蔚到底去了何处?”翟放有点怕那人转变话题,赶紧问道。 6park.com

         那大汉却并不回答,而是转过头向着翟放,反问道:“你来猜猜看。” 6park.com

         翟放见那人反而考较自己,当然不肯示弱,左手揪着耳朵自言自语道:“他心爱之物,应当不会遗失。一国之主,出门远行,也不该是去找人比武斗勇。他独自一人...,四海升平...,我知道,他把剑藏起来了!”     6park.com

         “嗯。”那大汉颌首道:“很聪敏,你再猜猜他为何要把宝剑藏起来?”说着话,眼光之中满含鼓励嘉许之意。屈家四弟子冷眼旁观,站在一旁看这三人要玩什么花样。 6park.com

         翟放听那大汉说“宝剑”而非“剑”,心念一动,脱口回道:“怕有人抢。”说完,又觉不对,低低下头自言自语道:“谁敢抢帝王的心爱之物?” 6park.com

         那大汉也不急,任由翟放揪着自己的耳朵,一边思索一边嘴里念叨:“谁敢抢...抢... ” 翟放忽然停住,眼睛盯着那大汉,说道:“他担心自己死后,有人垂涎酃蔚神兵而因此滋生战祸,所以将酃蔚宝剑藏起来了。” 6park.com

         那大汉张大眼睛盯着翟放,眼中尽是惊异和赞赏:一个乳臭未干的孩童,竟然在短短一刻,凭自己几句话,推测出两千多年前人的心思,真是难能可贵。 6park.com

         翟恒也赞许地看着翟放微笑,反弄的翟放倒有一点不好意思。 6park.com

         “不错,”那大汉语气之中充满欣慰,“酃蔚太神奇,是世人梦寐以求的神兵利器。帝启的确是将剑藏了起来,以免后人之中有好武者贪婪争抢,反而引出祸端。”他语气微微改变,“只因为他行事隐秘,又守口如瓶,没人知道他将酃蔚藏到何处。” 6park.com

         推步门几位师兄弟见那大汉的兴趣全转到翟放身上,想来是借着对小儿讲故事来掩饰对己方四名高手的畏惧。可眼下情形不太明朗,讲话的三人也可能是一伙。如果真是如此,自己不应该夹在对方两组之间,而是该抢坤位,将对方先置于乾位和巽位,以便利自己各人之见配合。大师兄一使眼色,四人早已会意,脚下轻动,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换了方位。 6park.com

         七师弟多了个心眼,故意用话来激那大汉:“说了半天,我还以为阁下知道这剑藏在何处,能找出来与锟铻比试一番!谁知你说了半天,只不过还是一个传说而已,又岂能算数!” 6park.com

         那人果然受激,说道:“帝启虽然不说,却有好事的史官四处查访帝迹,多少记下了帝启一些行踪。多年以前在下想明白帝启当初的用心之后,便查翻古籍,耗十年之功,猜测了几个可能藏剑的所在。” 6park.com

         “看来阁下正是帝启想要提防的好武者贪婪之人。”推步门大师兄冷冷嘲笑道。 6park.com

         七师弟也问道:“如此说来阁下已经找到藏剑之地了?” 6park.com

         “史册上提到最有可能的便是秦塑山与嵇山。”那大汉似乎不太想理会那位大师兄,接着讲道,“不过在下仔细查证,却发现酃蔚并非藏于此二山之中。而是藏在会稽山中。” 6park.com

         翟放忙奇道:“会稽山?” 6park.com

         推步门二师兄言语一直很少,此刻也变得好奇起来,问道:“阁下真找到酃蔚了?” 6park.com

         “因会稽山稳重、博大、宽厚,素有‘南镇’之美名,正是大禹治水成功之后封爵之地。帝启将酃蔚藏于会稽山中,自是献此神剑与大禹神灵的意思。在下又穷十六载寒暑,终于在一处巨石中寻得酃蔚。” 6park.com

         “啊!”翟放早觉那大汉必然已寻到酃蔚,只是要等他亲口说出才终于放心地舒了口气。 6park.com

         “噢?”屈家二师兄却有些怀疑,双目之中精光一闪,问道:“会稽山是越女剑派圣地。越女剑派虽然极少在江湖上露面,但历代都有高手现世。她们守护着大禹陵墓,岂会容你随便搜山?” 6park.com

         “酃蔚剑并未藏在大禹陵中,甚至都不它在附近。越女剑派未必知道此剑藏在会稽山中。再说,在下一时侥幸也是有的。”那大汉似乎有点想说服众人相信自己得了酃蔚。这反倒让翟恒觉得这与那大汉的作风有点不符,不由得心中犯上了嘀咕。 6park.com

         其他人似乎也各怀心事,一时之见均是一片沉寂。那大汉三言两语说找到了酃蔚。期间的艰难奇险先不用说,那推步门的众师兄弟更关心的是酃蔚复出又意味着什么?众人沉默片刻,接着开始七嘴八舌地问话。 6park.com

         “即是如此隐秘之事,阁下为何要在此地讲起?”七师弟问道。 6park.com

         “阁下启出酃蔚,是要想成为武林第一人么?”二师兄问道 6park.com

         “空口无凭。阁下既然酃蔚在手,为何不去华山论剑?为何至今不见经传?”三师兄问道。 6park.com

         “天授神器,有德而居之。在下卑鄙之人,岂敢窃据之?在下请出酃蔚,是要将它转赠与一人。”那大汉缓缓回道,解答了所有问题。 6park.com

         “何人?楚王还是秦王?”大师兄问道。 6park.com

         那大汉嘴角挂了一丝冷冷的微笑,并不回答大师兄。三师兄追道:“欺世之谈。即是神器,你岂又会馈赠他人?” 6park.com

         那大汉道:“那人祖上对在下祖上有恩。我家无以为报,才想出这个主意。” 当时之人有恩必报,蔚然成风。当年侠士豫让为报答智伯知遇之恩,就留下“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的佳话。众人听那大汉既然是为了报恩,花几十年寻找一柄剑倒也不算夸张,都接受这个解释。 6park.com

         “你那恩人是谁?”只有七师弟追问道。 6park.com

         那大汉答道:“在下年前才找到酃蔚。出了会稽山之后才知道那恩人已于七年前仙逝。” 6park.com

         “如你所言,那酃蔚此时尚在 ... ”屈家大师兄还未说完,众人目光唰地转向那大汉几上的黑绸包裹之物,再也不能离开。堂中又是一片沉寂。连那店主也轻轻放下手中筹算,望着这边。 6park.com

         翟放听故事听得开心了,趁着众人全神贯注盯着黑绸包裹之时偷偷喝了一口翟恒的酒,忽然吟道:“天聚地英授酃蔚,形隐南镇怀千古。”这句对子少了一份烟火暴掠之意,气势却比屈家七师弟之言更加磅礴宏大。明里象是咏剑,暗中却在称道那大汉非是争勇好斗之人,也赞同那大汉对世人炼制戾器之动机的质疑。 而且隐隐之间讥讽方才推步门七师那一句“力挫群雄夺锟铻,气盖西岳摄鼠鳅”夸耀自家师兄的话。 6park.com

         那大汉听得明白,侧首举酒向翟放笑道:“多谢小兄弟!” 6park.com

         翟放正要举碗答谢,却被翟恒在头上敲了一下:“小碎娃,敢偷喝我的酒!”说完向那大汉略一拱手还礼。 6park.com

         那七师弟也听出弦外之音,恨恨瞪了翟放一眼。只不过那酃蔚剑吸引力太大,他无暇顾及翟放,又转头顶那黑绸包裹。那大汉好整以暇,左手端起酒碗细细品酒,全不理会推步门四人锐利的眼光。 6park.com

         翟放见众人都盯着那黑绸包裹,心想:“那包里莫非真的就是酃蔚?不知那大汉会不会给大家看。”正想到这里,就听推步门二师兄问道:“阁下这包里,莫非就是酃蔚?”声音微微有点紧张。 6park.com

         那大汉放下手中酒碗,右手摸出几个铜钱放在几上,顺手抓起几上黑包,立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6park.com

         眼看他就要出门,屈家三师兄脚下微错,已立在那大汉前面,双臂一展,回头也不地背对那人,说道:“阁下还未回答我二师兄的话。”那大汉也收脚,立住不动。 6park.com

         “阁下之言,锟铻宝剑不值一钱。可是单凭阁下编篡的一段故事,似乎有点难以服人。”是大师兄的声音。 6park.com

         那大汉静立了片刻,低声问道:“依阁下之意,该当如何?” 6park.com

         “阁下既然大言不惭,夸口已得酃蔚,何不拿出让大家开开眼?”这一回是七师弟说话。 6park.com

         那大汉说道:“此剑乃是神器,非同寻常兵刃,不可轻易拿出示人。各位今日怕是要失望了。” 6park.com

         “或者阁下根本就没有酃蔚。一切都是阁下编出来哗众取宠的欺世之谈。”七师弟说道。他好像已经摸清了那大汉的脾性:只要激他,即使明知是计,他也一定会回应。 6park.com

         “也许,他真的拿到了酃蔚。只不过,那酃蔚也许并非切玉断金如同砍瓜切泥一般,而是切瓜削菜有如切玉削金。一不小心,就会碎成渣。”二师兄极其一脸认真地解析道。 6park.com

         三师弟忍不住仰天大笑:“精辟!哈哈哈,精辟!” 6park.com

         不想那大汉这回竟然不再理会这激将之法,向前跨了一步,沉声道:“让开。”左掌平推,向屈家三师兄后背推去。这一掌去势甚是缓慢,三师弟的锦袍却被掌风带起向前咧咧刮起。 6park.com

         推步门师兄弟们早在防那大汉暴起伤人。大师兄斜立未动,嘴中喊道:“三弟当心!” 推步门另外两人早飞身而起,向那大汉冲去。 6park.com

         二师兄身在空中,已从腰间拔出一剑,直指那大汉背心必救。七师弟手中锟铻龙吟之声大盛,却是刺向那大汉后颈。二师兄仍然未转身,甚至连双臂姿势也未改变。只见他上身猛向前扑,左腿微曲,右腿向后飞起,狂风般撩向那大汉小腹。这一腿不仅化解了对方的攻势,而且守中有攻,与另外两位师兄配合同时攻向那大汉。 6park.com

         那大汉不慌不忙将左手回收向下轻按。右臂后转,手中黑包裹便在背上竖起,无巧不巧正迎上身后刺来的两剑。“啪”地一声,三招同时击中了那大汉。那大汉身体被三股力量推动,就如风吹的稻草人一样,从三师兄的头顶飞了出去。 6park.com

         翟放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实在没有想到这几个人说打就真打了起来。而且一出手就是要命的招数。他尚未回过神,又听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定睛细看,却见屈家二师兄和七师弟手中的两柄剑撞到了那黑色包裹的瞬间就忽然碎裂成许多片段,乱七八糟地落了一地。 6park.com

         推步门两人各自举着剑柄站在地上发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诧异之间自己手中的剑如何会碎成小片,奇怪宝剑刺中包裹时发出的声音绝非铜铁相撞之声 。 6park.com

         “锟铻!”大师兄惊叫了一声,冲到七师弟的身边,急忙蹲下身从地上拣起剑的碎片,仿佛要将锟铻宝剑的碎片还原成器。才一瞬间,他又惊叫一声:“三弟!”来不及抛弃手中的碎片,身体从地上弹飞向门外。 6park.com

         那大汉从头顶飞过的时候,屈家三师兄并不明身后的变故,也飞身追了出去。二师兄与七师弟听到大师兄叫,恍然似梦中惊醒,一齐飞身追去。两人几乎同时起身,这次却是二师兄后发而先至出了店门。 6park.com

         翟放好奇,追到门口,却被翟恒叫住。翟放不甘心地朝门外望了一眼。 6park.com

         二月天,黑得早。 6park.com

         风的脚用力蹬在树的身上,从天边用力扯过一片黑色的夜幕,叫嚣着向小店压了过来,将门外的天空裹住。树木摇摆不定,喘息着,将枝桠伸向黑不见底的天空。 6park.com

         屋檐上的小灯笼晃动着,竭力抵抗着黑暗,在门口泼撒下一小片惨淡的红色。那红色也惊惧地左摇右摆,仿佛在努力逃避四周落下的黑幕。


贴主:晓钟三患于2020_02_14 15:51:25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晓钟三患 加上 150 银元!

喜欢晓钟三患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晓钟三患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晓钟三患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