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冬去春来(30)--- 山重水复(下)
送交者: 鸿海有志[☆品衔R4☆] 于 2020-08-02 1:54 已读 270 次 3 赞  

鸿海有志的个人频道

冬去春来(30) 6park.com

山重水复(下) 6park.com

这时,幸亏六爷捻着山羊胡须站出来,打趣地朝横队长说:
“哟哟,娃们就说个唩话,看把你急的,真个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哟!那,今儿咱的政治学习还学不学咧?” 6park.com

六爷这一打岔,横队长也立刻觉悟过来:如果再陷落在这些自己不熟悉的故事里,只有闹出更多的笑话来。他勉强堆出一片笑来,大声说:“学么,咋不学,接着读些!” 6park.com

六爷熟悉横队长的秉性与为人,说的在理我也懂;但是,要自己盲目服从,也许是因为还年轻,总是很难做到。 6park.com

就拿杏园岭平整土地修梯田来说吧,当初我建议因地制宜搞种养的计划被他轻易就否定,我也没要坚持。他说按公社部署大干快上搞会战,我也坚决执行。公社组队去昔阳参观学习大寨,一去就是半个多月,你远在千里之外,我怎么能做到早请示晚汇报呀。再说杏园岭的土地平整规划是你一手做的,开挖线也是你用脚现场划拉的,我每天带着百多号人披星戴月奋战在工地上,只是想着怎么样能多出活儿,怎么样能缩短工期早完工,至于其它并无任何改动呀。 6park.com

非要说有改变,那就是改变了他按人头等级记日算工分的老规矩。可那也是现场施工管理逼出来的。一百多号人的平整土地施工现场那是一个大战场哩,呼啦啦一展开就是好几十亩地大。五十多辆架子车来回奔跑,要想各个角落都看到,让每一个人都认真干活不偷懒谈何容易,跟着点人头都看不过来!有的拉没几车,假说要拉屎撒尿,架子车扔半道上,一停就是老半天;东边能歇一辆,西边就能摆一堆;围蓆圈就的茅厕前等候拉屎撒尿的人,有时竟能排成长队。 6park.com

有的说架子车轴承干了要膏油,往维修员脚下一放,三两个人围着一坐就自顾谝闲传去。还有的干脆说她头疼脑热需要回家吃药,这一走就成了脱钩的鱼儿,摇头摆尾再不见回来。工地上推拉架子车的社员占着大多数,这大多数的工地主力又都是妇女。人常说“宁领千军不领一社”,说的就是这种出工不出力的场面吧!你要站工地上拿大眼望去,红旗招展,人声鼎沸,车辆穿梭,往来奔跑,场面真是热闹极了。可是细心一看,一二百号人一天能平整多大一块地呀!能不叫人急?横队长在场,有些人怕他耍歪骂难听话或有求于他时给穿小鞋,还能顾点场面;可那些不怯火的还不照样谝闲传;对这些人他反而睁一眼闭一眼,只装没看见。他要不想说了,或者心里有气,索性回家睡大觉;反正广播不响我看你谁敢回家——到那时记工员才来考勤登记哩!反正他不着急,今天没干完的活明天接着来,扛着就是了。但是,他这套独门的领导艺术自己却学不来。 6park.com

我要不想新招儿,到时候平整土地的计划不能按时完成,我可是鼻子大压着嘴,说不过人!我想的办法是:按拉土方量多少给工分,每拉一立方土记三分,大家都一样,没有特殊公民;年龄大的,或拉不成车的量力而行,做好配合工作,但干平常活只能拿平常工。实行新法后,我最主要的工作由督促变成了规划与核算,每天按各人的能力大小指给地点划出范围,听从她们自由组合施展神通,到快收工时叫上记工员豫民婶——就是良锁叔的妻子,一个脾性温和的河南女人,进行验收核算,然后当面把所得工分登记到各人名下。总之就是给她们当好后勤,解决需要,搞好所有的服务就好。这样一来,施工进度成倍地增长!人们热火朝天,车辆飞奔往来,中间该休息了都劝不下来,那脸上的汗水要到放工时才有空来擦。累是累点,大伙儿都觉得心情舒畅,多挣工分谁不愿意呀,可见“磨洋工”并不是她们的本意! 6park.com

横队长从大寨参观回来,到工地一看,平整好的土地一下增加几倍,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背着手像平时丈量土地那样迈开脚步,从东头丈量到西头,又从南头丈量到北头,嘴里不说心里惊讶呀。但是他闷声不响,一句好听的话也没有。听我说完改变计酬的办法后,脸色阴沉着说了一句:“这么大的事,咋不事先打个招呼呢?”——那时候又没有手机,你人在千里之外,咋打招呼呀?好在我一声没吭,佯装没听见。 6park.com

但是下一件事就是我想装哑巴也不行了。平整杏园岭土地,妇女们多男精壮劳力少,她们拉起架子车来也许不一定输给男人们,要是让她们从一丈多高的崖上一镢镢挖土下来,那可就办不到了。由于计酬新法的实施,原来那几个男劳挖的土就大大地供不应求。正好发现旁边推填壕沟的推土机司机老薛休息抽烟,我请他帮帮忙给妇女们推两铲。人家老薛二话没说,烟头一掐就上了车。推土机那是啥效率!突突突的用不了抽支烟的功夫,推的土方量足够妇女们拉大半天。之后只要我开口,人家老薛从来没驳回过。可那不是人家该干的活呀!我打心里感谢人家,也为鼓励人家有空继续帮咱推土,就许愿说要送一面锦旗以表感谢。都干一星期多了,也没见他老人家回来,就自作主张做一面锦旗送给了老薛。咱不能老许空愿不是? 6park.com

现在,他从山西学大寨回来了,我就拿着做锦旗开的发票,一张费用为二元五角的票据,请他审批以便报销。自然我是必须要登门找他的。他依然圪蹴在门口,嘴里叼着雁塔牌纸烟,脚旁蹲着那把谁都认识的康熙红茶壶。他眯着眼把那张发票掉来掉去地看,压着声音问:
“做锦旗的事,你给谁说来?”
“那会儿你还在山西……”
“我又不是死在山西,就永远回不来咧!”他把没抽完的烟头在脚地一跐,扔掉,把那张做锦旗的发票也随手扔地上,大声吼道。 6park.com

我不由一愣,真没想到为这么小点事,能发那么大的火,大瞪两眼一时反不上话来。随后他端起茶壶,呼地立起身想回院子去,嘴里嚷嚷道:
“既然你能自己做主,就自己到财务上报去!”
“用钱的事是你管着,又不是我管着!”年轻人总是管不住自己,也憋不住火,话赶话想停也停不下来了。
“你还知道钱是我管着!钱要叫你管上,还不翻天呀!”他走没几步停下脚,也转过身来,两眼直喷火。
“我好歹也算个副队长,为队里事儿,难道两块五大个事我都不能做回主吗!” 6park.com

“咋咧,想抢班夺权学林彪呀!哼,娃子儿,没门儿!”他一步步向我逼过来,边走边喊着说:“哼,副队长!认你是个副队长,不认你,连狗毬上的虼蚤都不是!”
“难怪人把你叫‘横队长’,你也太霸道咧!”我受此侮辱,不由大怒,火气十足地怼着。
“我就霸道咧!再轻狂,看我不敢拿茶壶砸死你!”横队长怒目暴睁,直扑到我脸前,猛地把茶壶高举过头。 6park.com

我也是怒火满胸,朝着他的茶壶迎上去,一步也不退,并用蔑视的眼光死盯着他的眼睛。此时我非常清楚,横队长为了维护他的绝对权威,会施展他的最后一招:武力镇压!那时候自己也不知是年轻人那种宁折不弯的豪气支撑着,还是不相信他真敢把壶砸过来。横队长嘴里呼呼的热气直喷到我的脸上,这却是千真万确的。那时两个人真正是火眼瞪着火眼,一样的脸红脖子粗,活像两只振羽提踵行将决斗的美洲火鸡。自己这一方是绝无退缩之意,大有我不能打你,难道还挨不起你两下吗! 6park.com

那会儿正好街上没人,也就没有解劝——没有人递给他顺势下台的梯子。横队长看看比他高大半头的我,可能也有些怯火,反而先软了下来。他鼻孔里连着哼了几下,转过身走进院子去,随手咣的一声把大门关上了。我捡起地上的发票,愤怒地一撕一揉,隔墙扔进院子去:
“王八蛋!”虽然怒火满胸,非常想骂街,自小却没学过,只有吼道:“去他妈的副队长,谁稀罕谁干去!从今儿起,老子不干了!” 6park.com

我心里实在是太窝火了,怒气不息跑回家去,蒙头大睡三天,谁劝也没用。第四天公社派人找上门来。我还天真地以为是上级做我思想工作来了,说着说着我才听出来,是有个叫杨志豪的青年人到公社告了一状,说我在领导挖大口井期间监守自盗,偷着把两吨多水泥给了媳妇娘家盖房用咧,要求公社按贪污盗窃治罪。同去的还有七八个人,旁证此事。公社来人就是要求我如实供述此事。我是又好气来又好笑,只有拒绝承认,并要求上级调查取证或喊出检举人与我当面对质。谁知公社调查人员走后没两天,杨志豪就闪电般被补选为副队长,替代了我的职位。 6park.com

我这才知道,横队长借题发作,激我发怒,逼我撂挑子,实际上是早有预谋的。他独断专行惯了,容不得别人有思想,哪怕一点点都不行。

评分完成:已经给 鸿海有志 加上 50 银元!

喜欢鸿海有志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鸿海有志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鸿海有志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