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奇缘果》第二十一回:偶然车上遇奇人,未料尘中得挚友
送交者: 海韵一[♂☆★声望品衔7★☆♂] 于 2021-01-14 0:44 已读 862 次 2 赞  

海韵一的个人频道

第二十一回:偶然车上遇奇人,未料尘中得挚友

 

 

周一下班后,林英、林英男两人一起回沧海在望小区林英的宿舍。林英张罗晚饭,林英男要帮忙。林英不让,说男人做男人事,不要沾手家务事。林英男说,干坐着等吃太无聊,也不公平,自己也乐意分担一些家务。林英说,男主外,女主内,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厨房是女人表达爱意,充分展示自己才华的舞台;男人的舞台在家外面,要去经受社会上的风风雨雨、人情冷暖,劳体伤神,更加不易。家里的这些琐碎家务,女人是不难做到的。林英男说反正坐着无聊,坚持要帮忙。林英笑笑,也好,一起做饭吃,吃起来更有家味。

 

两人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一起分享了联手制造美味的快乐。林英男手在忙碌,嘴巴却也闲不住,时不时蜻蜓点水般地亲向林英,林英配合默契,当林英男嘴巴靠近过来,她的嘴就迎上去,“噗”地一声,又各自忙碌。煮一餐饭的功夫,也不知“蜻蜓”点了几次“水”?这种非正式的、浅尝辄止的亲吻方式,两人已经非常得习惯了。林英的脸始终微笑着,她的身体状况很好。两颊总是挂着两朵绯红的云彩。

 

饱餐后,两人携手逛商场。星期四就要登门做女婿了,总不能空着手厚着脸皮踏进岳父母家的门坎,林英男叫林英主意,他根本不知道应该买什么。林英道:“我们俩都是读书人,移风易俗吧!给爸妈买些日常实用的。”

 

林英男道:“与哦喜(日语:好的,悉听尊便。)”

 

刚好大衣促销,林英建议给爸妈各买一件呢大衣。林英给父亲挑一件黑色的,给母亲挑一件米黄色的。然后,林英又给她母亲挑选了一个款式优雅的中年女性手提包。

 

接下来两天,两人下班后都去逛商场,遇到满意的就纳入计划,实际上也没什么计划,见有中意的,婚后又用得上的,趁着年底促销之机大购一番,又给爸妈各买了外套,皮鞋。林英说爸妈今年春节的新衣服我们给解决了。林英男说吃的或者保健品也买一些吧!林英就买了些海鲜干货,说保健品就不要买了,都是些忽悠人的货又贵得离谱。最后,买了一个大号的旅行箱,大部分东西都往箱子里塞。剩下的就手提臂夹了。

 

星期四早上,早早地把所买的东西都先拿到办公室,放进储存室,一到十二点,大家就回家过节了。

 

上得车来,才知道今天买一等车是英明决策,普通车厢前,都是长龙的队,估计连过道都会站满人。一等车厢,不售站票,人行道还可以畅通。刚坐定,就听对面坐靠过道的座位上女乘客嫌恶的声音:“哪里发出的臭味啊!?这么臭!好像谁拉大便在车上啊!又像医院的臭味!”那女的说完,转头四处瞧瞧,又用鼻子嗅嗅,鼻孔哧哧出气声,很敏感地引起周遭乘客的附和共鸣。马上就有人道:“是啊!很像大便臭,还有药味。”

 

那女的又道:“谁这么缺德啊!把大便拉在车上?”边说便拿出纸巾捂在鼻子上。林英和林英男都注意到这个一直不停地囔囔的女人,染一头棕黄色头发,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镶嵌长长的假睫毛,嘴宽大,鼻子,现在鼻子被掩盖住,只有那大眼睛骨碌碌地四周转动,怀疑地看着周遭的人。

 

在公众场合,有臭味这种事,没人提及,大家都会忍。一旦有人挑明了讲,大家便都不想忍了,你一言我一语成了公共话题,由臭味扯到做卫生的偷懒,再扯到管理人员的渎职,继而扯到道德文明,进一步会扯到国家腐败。大眼睛女人见人附和,越发大声:“哪个大便拉身上的自动离开!不然,我就报警叫警察来赶走!”

 

林英和林英男也隐隐约约闻到臭气。对面中间端坐着一位中年年纪的女人,头戴灰色布帽,穿一身灰色长袍,似佛似道,面容红润清秀,她目光炯炯,望着窗外,靠窗边坐着一个头缠绷带的女人,闭着眼睛,嘴角不时流出口水。

 

“真是倒霉透了!多花了一百多块买一等车,谁知道比乡下的公厕还臭!哪个缺德的还不快滚出一等车厢!” 大眼睛镶着假睫毛的女人又囔道。

 

这时,林英开口了:“这位大姐,出门在外,能忍则忍,这车快,忍一会就到了。”

 

“忍?怎么忍?我是买到杭州的,要五个多小时,你忍忍看!” 大眼睛大声反驳。

 

大眼睛目光巡视了四遭一会,把目光锁在靠窗边坐着的头缠绷带闭着眼睛不讲话的女人,大眼睛对着她道:“是你吧?!肯定是你!你不要装睡,你给我滚出去!臭死啦!真缺德!真不要脸!还不赶快滚出去?我都快要吐了!”

 

林英道:“这位大姐,我跟你换座位吧!你坐我这边就没有臭味了。”其实她这边也有臭味,只是看那女的实在太嚣张,想缓和一下气氛。

 

林英男附和道:“对,这位大姐,你换这边来。”

 

大眼睛斜睨了下林英,又看看林英男,看到一个漂亮的能让她嫉妒的年轻女人和一个大帅哥都对她和颜悦色,不情愿地与林英对换了座位。刚坐定,又用鼻子嗅了嗅,嘀嘀咕咕:“还不是一样会闻到臭味!”

 

旁边的林英男道:“我这有带着风油精,借你涂一下鼻子,聊聊天,旅途就快了。”

 

大眼睛见林英男跟她套近乎,心情明显好转,她接过风油精,轻轻倒出一点,先涂抹在食指上,然后按在鼻孔上。她把风油精还给林英男,问:“帅哥是在哪里下车的?”

 

林英男答:“我们在福州下。”

 

“家在福州吗?”大眼睛问。

 

“家在福清,我女朋友家在福州。”说着指着对面的林英。

 

“真羡慕你们,帅哥靓妹,天生一对!”大眼睛已经完全消失了戾气,与林英男聊起天来。

 

这边林英与中间座位的中年妇女也聊了起来。中年妇女道:“我看你天姿国色又慈眉善目,是个有福之相,人生之途,充满劫数,但心善之人,总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林英道:“谢谢吉言!原来你会看相,我还从未请人看过相呢!”

 

中年妇女道:“你把生辰八字告诉我,我帮你看一看。”

 

林英道:“我是一九七六年农历月三月初三早上九点正出生。”

 

中年女人屈指算了一会道:你属龙,三月初三日,生时亦辰亦巳。龙逢春天万象更新生气勃勃,一生如牡丹开放,高贵艳丽,住皇宫王府,享龙凤之尊威福分。锦衣玉食一世,仙风天雨风光好。生为独女明珠,金兰姐妹胜同胞,好花独领春色;爷爷奶奶在你十岁之前去世。外公外婆双双建在,父母面和心不和。。。。。。”说到这,林英已经开始惊讶,她真的在九岁之前,爷爷奶奶都不在了,她感到很神奇,她怎么知道我是独生女?怎么知道外公外婆都健在?。

中年妇女又接着说,你婚姻幸福,但你难免一劫,三年之内,你有大难,此劫能过得去话,将享年米寿八十八。你爱人尘缘未断,晚你一轮年同日离世。

 

林英道:“谢谢!已经历的事情你算的太真了,你连将来的事都知道?但你说三年内有大难,什么难?能不能避免呢?”

 

“什么难这无法明告。我这里算出是水祸。你水边不要去,切不可游泳,坐船,漂流。日常生活中,非自煮茶汤药汤不进,或可避免。”

 

这时,坐在林英男旁边大眼睛突然插话:“别信她信口雌黄!这种看相算命都是蒙的,跟落后农村里的巫婆神棍一路货色,先瞎蒙,蒙对了一些,等你有点惊讶的时候,就说你命中带着某种挂碍,会在某时候有大灾难,需要你做什么什么消除挂碍,才能消灾避难逢凶化吉。你害怕了,要她帮忙做迷信时,她就狮子大开口,掏空你的钱袋子。”

 

她这样一讲,林英和林英男都脸露尴尬之色,林英心想这女人也太没人前了(没人前:福州一带方言,意为,在别人面前,太不讲礼貌,不留给人情面。)。林英连忙道:“这位师太是归隐大山修身养性的高人,岂是市面上那些打着麻衣神相招牌的江湖术士能相提并论?她给我算的不是只对一点点,全部对的。对将来的论断可以持怀疑的观点,但对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能知道,那就不是一般的神了。”

 

大眼睛斜眼哼了一声,然后道:“全蒙对也是有的,这种老江湖伎俩只骗那些没有文化的农村人,看你是有文化的人,怎么也没有头脑。等着她宰你吧!到时破财,钱被骗光光不要说我没提醒过你啊!”

 

穿灰色长袍的中年妇女这时开口道:“我平生所学道、佛奇技,都是用来济世救人,从未开口向人要过一分一厘。有些被我救治脱离险境的人,感恩图报,我也只收粮油香烛,以为寺、覌之日常用度。今天见你不谙明里、不问青红皂白就血口喷人出口伤人,我倒是想立下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针对你这种蛮横无理善恶不分的人,我倒是要开口收费,无费不帮,免得被道宗佛祖责怪我良莠不能判明,清浊无法分辨,善恶不知奖惩。”

 

“我才不会求你呢?!”大眼睛冷笑道。

 

林英男道:“你对她有怀疑吧?让她给你算一算,就知道真或不真,一个全蒙对有可能,而对两个不同的人同时全蒙对那是不可能的!算不对的话,你可以批评她,算对的话,我为你付费。”这时周遭的乘客都围了过来,也不再计较臭大便的味道了。大眼睛见众人都看着她,没好气地说那就玩一玩吧,没被骗钱就可以,遂把生年月日写在纸上递给算命高人。

 

中年妇女看了时辰八字,再看看大眼睛脸相,然后又说,你把右掌给我瞧下,看了后又说,左手掌也伸过来,看了以后她默不作声。众人都屏住呼吸,周遭静的出奇。大眼睛忍不住道:“怎么样?不敢蒙了吧?!”

 

中年妇女道:“别吵我!” 说完,拿出驳卦用的铜钱来,在窗边茶桌上排起卦来。众人无声无息,连大眼睛也莫名地安静了下来。中年妇女连驳三卦,收起铜钱。道:“根据你给我的时辰八字推断,你是娘家中幺儿,你娘家有花无草,三姐妹中你不按排序,最早出嫁。。。。。。”说到这,大眼睛的一双眼睛瞪的跟牛魔王女儿的眼睛一样大了。只听中年妇女继续道:“你的老公命带富贵,但无后。”说到这大眼睛突然反驳:“不!”

 

中年妇女不理她,继续道:"没错,你有三个儿子,但这三个儿子跟他父亲。。。。。。。“中年妇女说到这停下来,示意大眼睛伸过头,然后在大眼睛耳朵轻语几句。大眼睛立即点头,脸上迅速红起来。

 

“你老公大腹便便装的是学识,轻裘缓带,威震一方,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大炮不响,黄金亿两。家有广厦数十间,只住蚊子与放钱;珍珠古董大车载,黄金生尘钱发霉。从现在起,你要改变你骄横野蛮目空一切的叼钻公主脾气,否则,三年后,你将脱离荣华富贵,沦为孤苦无依的穷人。”中年妇女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大眼睛连连点头,表情无限虔诚,她连忙道:“谢谢仙姑、大师指点,今天要付给你多少钱?今后怎样才能找到你?要带多少香烛钱去?”

 

“今天你就不要付费了,这位洪福圆满的施主已经为你付了(指着林英男)。下次,你可到福清市一都镇仙谷村往西三公里处的云雾山仙来顶的仙留观找我。不过,要带八千礼仪。方可上山。”

 

“好好!我把你的地址记下。不过,费用才八千就可以吗?”大眼睛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

 

“八千礼仪是指:山上需要的八样东西。你记好了:纯花生油一千斤,大米一千斤,面粉一千斤,带壳花生一千斤,大豆一千斤,地瓜干一千斤,蜡烛一千根,矿泉水一千瓶。你把这些礼仪送到山脚,自有义工帮忙扛上山去。这些礼仪对你来说毫毛一根沧海一粟,不以费用称之,权当成是你捐献给寺庙道观的功德。

 

大眼睛也给中年妇女留了地址,说仙姑大师有路过杭州的时候,一定打电话给她,她会尽地主之宜。

 

围观的乘客见状纷纷要求给算一算,说难得遇上世上高人。中年妇女道:“我到福清站就下车,没时间一一细算,大家把生辰八字写好,今天之前发生的事就不推算了,只算今天以后几年内应该会发生的或应该注意的事项。大家说好,谢谢大师了!这样就快多了,不一会,人们满意归坐原位,车厢顿时静了下来。

 

林英对中年妇女道:”我按俗称你大姐太过大胆无礼,也因为不明你尊姓大名,是属于道教还是佛教。“

 

中年妇女道:”我俗家姓李,年轻时曾遇大难,幸被一双胞胎老太婆救度,这一对老太婆一道一佛,住云雾山顶仙聚寺仙留观,俗姓花,都收我为徒,帮我取名花仙佛。你就称我花姐吧!”

       

“花姐,你师傅健在吗?”林英感兴趣地问。

 

“不在了,三年前同时圆寂涅槃,享年一百一十五高龄。”

 

“你的麻衣神相,驳卦都是传自你师傅的衣钵吗?”林英男好奇地问。

 

“是啊!算命,针灸,中药,气功,剑术,辟谷,入定。。。。。。等等,我学了三十年。”

 

“气功?你会气功?”林英男越发感兴趣了。

 

“会啊!我练了三十年。”

 

“现在人对气功多有质疑,不信其真,怎样才能证实气功的存在呢?”林英男虚心请教。

 

“所谓气功就是人通过意念,打通全身经络血脉,调动自身精气,听从调遣,从而达到强身护体,祛病延年的内在功夫。” 花仙佛简单解释。然后又道:“要让人感觉气功存在也很简单,你坐好。”

 

花仙佛双腿盘起互叠,上身挺直,双手放于丹田,闭着双眼,运气一会,突然双掌击向林英男面部。花仙佛双掌在距离林英男面部一寸的空中挺住。林英男觉得一阵阵温热的气浪不断扑向面部,好像脸对着空调的出风口。但风力没有空调那么大。只是很舒服的温暖的感觉,花仙佛双掌收回,温暖的感觉顿时消失。

 

林英男惊喜道:“感觉到了,明显感觉到了。”

 

花仙佛又道:“桌子上那瓶矿泉水,先用你的手握五分钟,看看温度有没有变化。”

 

林英男拿过来矿泉水,是冷的,他用双手紧紧握住,到五分钟了。花仙佛叫林英握一下感觉温度,又叫林英男再握一下感觉温度。然后花仙佛道:“现在我握上五分钟,你们再感觉一下温度。说完,拿过矿泉水瓶,双手握在,闭目运气,不到分钟,先让旁边的林英感受一下,林英道:真神奇啊!很暖和这水。

 

林英男接过,比刚才暖和,就像冬天伸手入胳肢窝的感觉问道:“什么原因啊?”

 

花仙佛答道:“气功练到一定阶段,人体全身的经脉畅通无阻,血气运行快,力道增大。”

 

林英男道:“我平时单手提举六十斤重的哑铃,扳手腕没遇上过对手,能不能试试?”

 

花仙佛道:“我们来推掌,身子往前坐,谁被推到靠背谁输。”

 

俩人屁股移前,隔着茶几伸掌相推。林英男掌大,花仙佛掌小。看上去像熊掌压住羊蹄。但没几秒钟,林英男的身子渐渐地往靠背退去,直到背部完全贴在了靠背上。

 

林英男顿服。

 

林英男虔诚道:“不满你说。我从六岁开始练少林武功,算来也将近十七年,虽然拳棍刀剑各路招式练得精熟,但气功一直不谙其道,不能突破,今日幸遇,不知肯收我为徒,教我气功否?”

 

花仙佛道:“你俩将来都是我的徒弟,跟我都有缘,但不是近日,是在三年后。”

 

林英男道:我想我可等不得那么久,春节过后,每逢周六早上上山,周日下午下山,这样可以吗?

 

花仙佛笑道:"缘来时就聚,缘未来时想聚也聚不了啊!”

 

林英男对林英道:“我们就两人一起学吧!"

 

林英笑道:很好啊!学会了气功,一到冬天,我就运气,让身上像有暖气一样热呼呼的。

 

大眼睛羡慕地看着林英男道:“你会少林武功啊?我三个儿子天天吵着要学少林武功,你能不能给指点啊?”

 

林英男道:“我有上班,只有周末有时间。你的家又不在福清这里,怕是不可能。再说,我从现在起要学习气功,也没有时间教啊!”

 

大眼睛道:“孩子他爸有专用直升机,一次下来学两个小时,一个月指导一两次就行了。”

 

“有这么好的条件,那就有可能了。我先不敢答应你,到时再联系吧!我给你联系方式。”林英男没有马上答应。

 

林英问花仙佛:“花姐,你平时经常下山吗?”

 

“没有,我上山以来三十年,就这次下山。'

"哦!三十年都没下山啊!那这次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呢!”

 

“是啊!如果不是我表妹被打重伤,我是不会下山的。”说着指了指坐在旁边靠窗位置一直不吭声的头上缠着绷带的中年女人。

 

“什么人这么狠心,把她打得这样?好像伤得很重。”林英担心地问。

 

“是那些拆迁的人,拆了她家的房子,她的丈夫被当场打死,她也被打成半植物人了。”

 

“难道没有法律吗?打死人了也不管吗?”林英男气愤地道。

 

“法院判了,说是双方互殴,打死人的那方被判了无期徒刑。赔医药费。在医院里住了半年多,人还像半植物人,不能自理,我下山来把她带回山上,用针灸和气功加上草药试试看。总比在医院里好。”

 

这时大家把目光投向坐在窗边一动不动的受伤女人,她的嘴角流着口水,花仙佛用手巾帮她擦拭。她一直闭着眼,姿势都没有改变过。大家也知道了臭气就是从她身上发出来的,但大家都不再提了,包括盛气凌人、蛮横无理的大眼睛。

 

福清站到了,大家都起来帮忙把这位重伤的病人扶下车厢,没有人嫌弃她的臭了。

 

评分完成:已经给 海韵一 加上 50 银元!

喜欢海韵一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海韵一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