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羽掠山海忆少年•我跟俩苏联女孩通信
送交者: 楚夫子[☆★★声望品衔11★★☆] 于 2022-08-03 22:56 已读 3974 次 9 赞  

楚夫子的个人频道

羽掠山海忆少年•我跟俩苏联女孩通信 6park.com

楚夫子 6park.com

我的第一个俄文老师是程建芳。本來,她会一直教我们到高中毕业的。但因为班主任曾祥毅在高三不再教我们数学了,而接替她的数学老师冷俊华五七年被划过右派,后来虽摘了帽子,仍被认为不宜当班主任,所以把够格当班主任的俄语老师呂西端置换了原来的程建芳,给我们教俄语。 6park.com

吕西端老师长得比我还高,一口标准的北京话,面皮偏白,脸型略长,五官端正,头发是解放后流行的一边倒。说起话来,轻言细语,慢条斯理,如跟你谈心。以前,我在俄文教研室没见过他,应是新近调来的。哪里调来的呢?我虽消息不灵通,但也听说过,六零年以后,中央制定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新方针,再次用延安精兵简政的办法来应对困难局面。中央机关带头厉行精简。精简的结果,是很多北京中央机关的干部,纷纷下放到了外省外市。呂老师就这么降落到武汉,被分配到我们一男中教书。他是从哪个中央单位调来的呢?当时没问过,现在也还是不知道。与此同时,武汉七中也下放了一位中央机关干部,教我爱人英语。我爱人消息比我灵通,当时便知道,她的新英文老师,是从新华通讯总社国际部下放的。 6park.com

后来听说,下放的人,都是有点什么“问题“的。吕老师的问题大概是,家庭成分是官僚资产阶级,比我的民族资产阶级兼地主还糟。而下放到七中教我太太英语的那位老师,在反右运动中被划了右派,或是划了“中右”(中间偏右)。 6park.com

统而论之,右派老师,在我眼中,一般学问较好。教我们,对他们而言,真是小菜一碟。但右派老师在课堂上,是完完全全不看也不管我们学生的。接替曾老师教我们数学的冷老师,每次上课,从进教室到出教室,除了演绎公式,半句与数学无关的废话也没有,也没有“嗯”、“啊”之类拖沓着绞脑汁想下句的语病。他永远的逻辑缜密。思维冷峻如其姓和名。一双黯淡无神的大眼睛,永远盯着我们教室天花板上的某个兴趣点,从不瞅我们甚至斜睨我们哪怕半眼。甚至连点我们站起来回答问题,也从来不跟被问的同学对对眼神儿。好在我们一男中学风好,他旁若无人自顾自讲他的课,不管我们,我们也不闹堂。但在我爱人就读的七中就不一样了。七中学风远没一中好。教我爱人英语的那位右派老师讲起ABC来,跟教我数学的右派冷老师一样,也是眼睛绝对不瞧学生的 。据我爱人回忆,课堂上,同学们在底下闹得沸反盈天,甚至打打搡搡,跑去跑來,说笑聲把老师的嗓音都淹没了,他也不恼,脸不变色心不跳,照对空气讲他的ABC不误。下课铃一响,挾了书便走人。 6park.com

原本教我们俄语的程建芳老师,第一天给我们上俄语课就给大伙儿定了条规矩——前面交代过的——那就是每次上她的课,全班同学得轮流做值日生,她一在教室门口现身,值日生便要用俄语喊起立,老师好,和坐下,然后用俄语向她报告今天是哪年哪月哪日,星期几,全班总共多少人,今天出席多少人,谁谁谁请病假、事假或其他原因没來上课……我们班的同学,包括我,谁都怕在自己当值日生时出丑。所以学俄语不到一个月,俄语字母还念的结结巴巴写的歪七倒八呢,先就依葫芦画瓢硬是学会背这一大溜值日生非说不可的俄语了!我当然也不例外。时至今日,六十五年过去了,这一大串值日生俄语,我还背的溜唰的很!每逢交了什么新的俄国朋友,来自列宁格勒的也好,来自远东的也罢,我都会卖弄一番,假装谦虚地请他们纠正我的发音。他们告诉我,我发的,是标准的莫斯科音。我很得意——我们程建芳老师教的,能有错吗? 6park.com

程老师不知道是哪年來的一中。我猜想,应该是一九五二年左右吧?因为那一年,武汉一男中和武汉实验中学两所学校,被教育部指定为湖北省挑选留苏预备生的唯一的两所中学。她如果是那时來一中的,教留苏预备生,俄语一定极好。她的丈夫好像就是四野的将领。我们那时很少打听老师的事,也没有兴趣知道。但觉得程老师的路子似乎特别的野——既能给学校别的女老师介绍部队里的军官处朋友,也能给我们男学生介绍个苏联女孩用俄文通信。那时,中国所有的高中都只开俄语课,不开英语课。因为有程老师介绍,一男中的男生,几乎人人都跟俄国女孩通信的。却没听说有谁跟俄国男孩通过信。可能是把“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推演成了“男女搭配,写信不累”了吧? 6park.com

跟我通信的两位苏联高中生因此之故都是女孩。一位叫妮娜,另一位叫卡佳。同时给两个苏联女孩通信,是为了多练习用俄文写作。因为,天长水远的,一封平信过去,一封平信过来,不是航空,不是加急,少说也得两个月的。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两个月才练笔一次,显然太少了。所以程老师鼓励我们,只要时间富裕,可以同时跟两个甚至两个以上的苏联女孩通信。姓名和通信地址由她提供。 6park.com

跟我通信的妮娜和卡佳,都是苏联的乌克兰加盟共和国人。那时,苏联有十六个加盟共和国,乌克兰是加盟共和国之一。我和妮娜还有卡佳还互相寄过照片。她们寄给我的,是三寸和四寸的大照片,黑白的,看得出,她们一个个烫的卷发,端庄俊俏,那叫一个漂亮。我囊中羞涩,只能照一寸大的小登记照敷衍她们——好歹要也得让她们知道,中国也有跟她们的美丽般配的潇洒男孩。 6park.com

高中三年,邮票用了不少,也收集了不少货真价实的俄国邮票。我们开始通信,大约是五八年底或五九年初。鱼来雁去的,每月都有,勤快得很。到了我毕业的一九六一年,中苏交恶表面化,在街上常见的“磐石一样牢固的中苏友谊万古长青“的大横幅从此不见了。她们的来信也从此不见了。我寄给她们的信,泥牛入海无消息。应该是这边的海关或那边的海关甚或是两边的海关一起,通同把我们三人的信都扣住了罢? 6park.com

因为妮娜和卡佳,我对苏联一直有着美好的感情,从文学到音乐到绘画到体操到芭蕾,到山楂树,白桦林,到伏尔加纤夫和无名女郎。总之,喜欢苏联的一切。直到中苏交战,苏修先成了仅次于美帝的第二号敌人,最后地位超过美帝,成为头号敌人。可我不管国际风云如何变幻,仍对苏联人和苏联文化抱有极大的好感。 6park.com

几十年后,中苏关系恢复正常。但我还是不能跟妮娜和卡佳通信。因为在文革中,我有很多私人文件散失了。其中就有那扎妮娜和卡佳的来信和照片。通讯地址没了,怎么写信封呢?再过数年,我连她们的姓也记不得了,只记得她们的名。后来,八十年代,我来到纽约,倒见过不少从前苏联來的男女,其中有位列宁格勒工学院毕业的电力工程师娜塔和一位丈夫是前苏联著名物理泰斗的夫人莲娜。我特别能跟她们用蹩脚的俄语亲近。 6park.com

终于有一年,我得着闲空,打算去俄国周游一两个月。娜塔给我策划,说可以把她在圣彼得堡中心城区的公寓借给我一家住,然后用她工程师的精密,代我策划以她三室两厅的公寓为根据地,放射性地坐火车遍游俄罗斯的广袤。她还迷醉地向我回忆她年轻时援建罗马尼亚喀尔巴阡山电力系统的美妙经历和见闻。这些,都间接地引发了我去喀尔巴阡山旅游顺便去妮娜和卡佳的故乡乌克兰看看的兴致。最终,在二零一五年,我去了罗马尼亚的喀尔巴阡山,也去了乌克兰,还顺便游了东欧和西亚其它十三国。 6park.com

到了乌克兰,我明知在第聂伯河和顿河的人海中是再也找不到妮娜和卡佳了。但我还是在乌克兰倘佯了整整五天五夜,见到了成百上千的乌克兰女孩,并在她们身上发现了妮娜和卡佳美丽鲜活的模样和纯洁忧郁的气质。离开妮娜和卡佳的国度的前夕,我又想起了当年跟她们通信之事,不禁生出无限惆怅和感概。望着旅馆窗外的舍甫琴科纪念碑,思绪纷至沓来,久久不能入睡,乃吟咏《眼儿媚》一首述怀。如下: 6park.com

《眼儿媚•重见乌克兰女孩》 6park.com

情似前溪细涓涓, 鸿雁过千山。 问春洛水, 聆莺积石, 玉照花鲜。 6park.com

圆年金鸟飛来去, 我乃到此间。 彼行回雪, 彼眸流眄。 我鬓斑然。 6park.com

贴主:楚夫子于2022_08_03 22:59:39编辑
贴主:楚夫子于2022_08_03 23:11:16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楚夫子 加上 50 银元!

喜欢楚夫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楚夫子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楚夫子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贴: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