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燎沉香,消溽暑
送交者: 渊客[♀☆★★青莲书案镇纸★★☆♀] 于 2022-08-16 16:08 已读 1780 次 8 赞  

渊客的个人频道

图|清凉地儿-了琹 ©
据研究,人的生理构造中,嗅觉和触觉一样,是唯一一个不通过丘脑传递,能够直接进入大脑的感觉。因此,若鼻子吸到凉凉的香气,便能传递到大脑,产生凉爽之感。
古人未必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们却在漫漫的夏日里,能借一缕香,予己清凉、消乏避暑、觅来清凉一夏。
图|清凉地儿-了琹 ©

《小窗幽记》中曾说到:“净扫一室,用博山炉爇沉水香,香烟缕缕,直透心窍,最令人精神凝聚”。
从钱塘初到京都,大才子周邦彦就对这份酷热倍感不适。清晨起床,他就赶忙往博山炉中添上一块指甲大小的沉水香。
明火带起的烟气开始肆意地在屋中游走,落在茶几上,桌案前,匾额外,屏架边,室内的窒息与潮热,潜藏在角落的秽气尘垢,都被一扫而光。

图|九龙沉香博物馆 ©
接下来便有断断续续,丝缕成片的凉意弥漫,好似薄荷一般,令人神思一振,耳清目明。 
他不由得心情大好,提笔写下:“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在酷热难耐的室内起居里,我们也能学着,在沉香的指引下沉心静气,撇去浮躁,安居在当下这方小小天地,感悟到“散热由心静,凉生为室空“的清凉心境。

图|拟见 ©


“玉鸭熏炉闲瑞脑。”“梦断偏宜瑞脑香。”龙脑香是在李清照的诗词里被提及最多的一种香料,在诗人的睡前醒后,梦醒时分,处处都有它的身影。
《大唐西域记》里称赞它:“状如云母,色如冰雪,”这种轻薄纯净的晶体颗粒,光看看就给人凛凛寒意。
置入香炉里用微火慢熏,不多时,只消吸上一口气,阵阵凉气从鼻端一直穿透进肺腑,顿觉四肢百骸暑气全无,身心都舒畅起来。





一道又一道芬氲缓缓飘出,在帷幔之间层层叠加,互相洇染,织就出一方清凉世界。
是初雪轻落在腊梅的肩头,催开了一树一树的竞放,真想即刻从塌上掀被而起,于月光之下踏雪寻梅而去。
我想,我明白李清照为什么如此钟情于龙脑香气了。
那些被酷暑高温与相思之情折磨的漫漫长夜,因为独得这片清凉,才能够于半梦半醒之间,与一片静谧诗意不期而遇。



很多人对艾草香很熟悉,端午时节家家户户门口也少不了它。
新鲜的艾叶初初闻来确实清新怡人,草本的药香中夹杂淡淡的清苦,令人神清气爽。
但是这艾草一遇了火,就不那么讨人喜爱了。 
腥涩气里糅杂进几分辛辣呛鼻的烟熏味,很多人都受不了。恐怕只有用过之后的人,才能了解它的好处了。

公元前1046年的一个三伏天,周武王身边的名医萧艾因为操劳过度而缠绵病榻。
可将士们病情不容拖延,萧艾也只能带病前去医治。慌乱中,他顾不得穿好鞋袜,光脚踩在了士兵们用来驱蚊的野草堆上,几日之后竟发现自己的疾病不药而愈。
于是这种用艾草点燃,熏灼穴位的治疗方法就这么流传了下来。
在夏天遇到四肢酸痛,精神萎靡的时候,不妨褪去外衣懒懒地瘫在竹榻上,静静接受着艾绒的熏濡,让身体发肤都浸润在这缕苦香之中。

与高温相遇,这抹苦一热,化不开的拧劲和涩感扑灭了炽夏的张狂气焰,你居然也会觉得它温柔了两分。焦躁难耐的身心被包裹在低沉绵密的苦香里,是苦的,但也是好的,是安心的。
沉疴旧疾随着这份炙热穿透皮肤深入五脏而逐渐散去,只余下脉脉艾草本味,落下,落进每颗躁动却疲惫的心脏里。



酷暑炎夏,总会碰到需要出门的时候,在外面待着,再想点香祛暑那可不容易了。
古人这时通常会选择一块檀香木做的小物件,手串或是吊坠,小小一个,木质细腻坚硬,却留香持久,十分方便携带。
据说那时候的采香人,看到哪颗树上有蟒蛇盘踞,就知道必定是颗檀香树。因为蟒蛇是冷血动物,无法自己调节体温,而檀香拥有清热凉血的功能,所以令它们十分偏爱。

檀香,也是佛教最爱用的香。在清净肃穆的佛堂大殿里点燃三根檀木柱香,看烟柱袅袅升起,听耳旁佛音阵阵,宝相庄严的佛陀在缭绕烟雾里端坐于座上,拈花微笑。这一刻,天地静止,只余内心对自我的关照,对生命的感悟。 
为什么闻到檀香容易令我们心中宁静?我想,不仅是因为檀木本身的功效性质,更因为在佛堂中它在我们脑海里留下的深刻“嗅觉记忆”。
让我们无论去到哪里,即使阳光炽热,只要有它陪伴身侧,那种超出世俗欲火的淡泊闲适感,又会重新回到身体里。



北魏时候,有位妙人名叫郑悫。每逢三伏天,他就会邀上朋友、拖家带口去树林中避暑。取上两片大荷叶,盛上两升酒,用簪子捅开荷叶与荷杆的连接处,弯成“象鼻”状,互相传递饮酒作乐。
众人纷纷夸赞他,说这样饮来,酒中带着荷香气,比普通酒水更加甘甜。就这个游戏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碧筩杯」。

古人用荷叶为酒水增香,现代人的饭食里,也少不了处处出现它的身影。
天一热人就容易没有胃口,拿沸水泡上一杯荷叶茶,不仅降燥生津,清热去火,米饭都想要多吃两大碗。
四川荥经人家喜欢用砂锅煲白粥时,用新鲜大荷叶当锅盖,让荷叶的清香与碧色统统融入粥中,吃起来真是暑褥尽去,百遍不厌;南方人呢,偏爱荷叶蒸糯米鸡,鸡肉鲜嫩多汁,米饭油润饱满,清雅荷香在唇齿间弥漫,清新解腻,撑得肚皮溜圆,还意犹未尽。
有时候想想,我们食荷叶,贪的就是荷叶那份长在泥里的土腥气,还有属于水生草木的独特香韵。
已经不知多少个夏天,这荷叶香从不曾迷路,总随着炊烟飘啊飘啊,安住进每家每户的柴米油盐里。

何为香事?或许它总是被文人墨客所称颂,给人一种高雅、甚至高深莫测之感,仿佛每一次用香都必须正襟危坐、毕恭毕敬,因此既难亲近,也不日常。
其实,香从来不是一种很遥远的东西。
就像古人生活里的避暑香,就像是陪伴他们消夏的“小友”。晨起睡前,多少个昼夜都有它默默陪伴;出行食用,每一个细节都有它暗藏其中。
图|清可 ©
随着时光的变迁,很多消暑方式也不再适用于当下。
但在这一刻,在三伏天的早晨里,我静静关了空调。熏了香,慢慢地看着那一团小小的冰雪消融,等待清凉的香气幽幽地探入心扉,只为提醒自己:莫要贪凉太过,莫要遗失夏天该有的季节感。
图|清凉地儿-了琹 ©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5 银元!

喜欢渊客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渊客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帖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