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一树梨花压海棠”男主,拥有史上最强朋友圈
送交者: 渊客[♀☆★★青莲书案镇纸★★☆♀] 于 2022-08-17 16:23 已读 2031 次 5 赞  

渊客的个人频道

 老谈  6park.com

众所周知,苏轼好戏谑。民间传说中,他的那个玩笑“一树梨花压海棠”,就是开给张先的。



苏轼与张先的交往,始于宋神宗熙宁四年。那时,东坡三十五岁左右,而张先业已平稳迈过八十岁高龄的门槛。



面对来自孙子辈的戏弄,张先一点也不恼。“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似乎就是他的人生哲学。



张先的一辈子,官当得不大,词写得也不多,怎奈,活得却很长久。他经历了宋词从无到有,从衰到盛,并且,“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



他的朋友圈里,更是遍布牛人。——即便以今天的视角看,那些人的文学造诣,也能称得上震古烁今。



那些牛人彼此之间甚至是政敌,但他们有个共同点:都喜欢这个有趣的老头。



张先,字子野,不得不说,这个“野”字起得可真好:社会我张哥,人老路子野。






 

张先的朋友虽多,但他似乎没怎么和柳永交往过。



两人年龄相近(张先年长柳永五岁左右),彼此也有很多共同点。譬如,二者都善于作“艳词”;再比如,两人均是官场失意,情场得意。



邪门的是,他们却受到截然相反的待遇。



北宋初年的晏殊,堪称真正的人生赢家,在政界被称作“太平宰相”;在文艺界,更是被奉为“北宋词家初祖”。



对于张、柳二人,晏殊多多少少有些区别对待。



为了谋求一官半职,柳永前往拜谒晏殊,晏殊嫌弃对方低俗,面对柳永不但表现得冷淡,甚至,还出言讽刺。



两人甫一见面,晏殊问:“贤俊作曲子么?”(对于词这种题材,他好像都是持有贬低的态度)



柳永偏偏答曰:“我跟相公一样,也爱作曲子词。”



晏殊拂袖而去,并且气鼓鼓说道:“殊虽作曲,不曾道‘针线慵拈伴伊坐’。”



“针线慵拈伴伊坐”语出柳永的《定风波》,意思是说,一边做针线活,一边陪伴她坐着。晏殊的潜台词是批评柳永总是将诗词和歌女联系起来。



巧合地是,张先到晏殊家中做客,他们饮酒作乐不说,晏殊还让舞女“往往歌子野所为之词”。可见,张先作的词也“高雅”不到哪里去。






有一个八卦故事说,晏殊喜欢某个歌女,时间久了,夫人多少有些不愿意,无奈之下,晏殊只得将侍女打发走。



某日,张先来到晏殊府上,两人照例饮酒,照例请侍女唱张先之词。那天,侍女唱了一首《碧牡丹》:

步帐摇红绮。晓月堕,沈烟砌。缓板香檀,唱彻伊家新制。怨入眉头,敛黛峰横翠。芭蕉寒,雨声碎。

镜华翳。闲照孤鸾戏。思量去时容易。钿盒瑶钗,至今冷落轻弃。望极蓝桥,但暮云千里。几重山,几重水。

——张先《碧牡丹》



个人以为,这一定是张先在捣鬼。词中的“望极蓝桥”之句,令晏殊大受感触。古文中说,晏殊抚然曰:“人生行乐耳,何自苦如此?”尔后,他令人从库房中取钱,把之前撵走的侍女接了回来。



晏殊和张先私交甚好,在官场上也很照顾他。晏殊领京兆时,特意举荐张先为通判。



据学者考据,晏殊当京兆尹,发生在皇佑二年(公元1050年),那时,张先61岁。



彼时的柳永,也已垂垂老矣,他生命的最后,黯淡而潦倒。若然听闻张先之事,不知柳永会有何感想。



或许,可以借用一句流行歌里的唱词:“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使柳永更加痛不欲生的是,晏殊还不是唯一欣赏张先之人。



北宋文坛领袖欧阳修,和张先是同榜进士,对张先可谓仰慕已久。



古书上说,“欧阳永叔尤爱之,恨未识其人”。当有机会和张先见面时,“永叔倒履迎之”。



张先活得够久,所以他的小迷弟也够多。年小其三十多岁的王安石,也曾专门为张先赋诗:

留连山水住多时,年比冯唐未觉衰。

篝火尚能书细字,邮筩还肯寄新诗。

胡床月下知谁对,蛮榼花前想自随。

投老主恩聊欲报,每瞻高躅恨归迟。

——王安石《寄张先郎中》



王安石的政敌苏轼,两人政见不合,在喜欢张先这件事上,观点却出奇地一致。



苏轼与张先的交往,始于他人生失意的开端。公元1071年,他上书谈论新法的弊端,得罪了王安石,结果,东坡自请外放作杭州通判。



三年之后,苏东坡调往密州任知州。表面上知州的官位更高,但通判类似于“中央特派员”,权力类似于“监州”,职权也就略大于“知州”。也就是说,苏轼其实是被贬官的。



在赴密州的任上,苏轼第一次和神交已久的张先相逢。



东坡后来写文章回忆说:是日,“夜半,月出,置酒垂虹亭上”。



张先时年八十有五,以歌词闻于天下。朋友们觥筹交错,酒过三巡后,他特意作了一首《定风波令》:

西阁名臣奉诏行,南床吏部锦衣荣。中有瀛仙宾与主,相遇。平津选首更神清。

溪上玉楼同宴喜,欢醉。对堤杯叶惜秋英,尽道贤人聚吴分。试问,也应旁有老人星。

——张先《定风波》



词中的“贤人”指的是苏轼等人,至于“老人星”,可想而知就是张先自己。



虽然前途黯淡,但至少那一夜,他们很是尽兴。苏轼如此写道:“作客欢甚,有醉倒者。此乐未尝忘也”。



再之后,东坡的人生继续失意,张先却也越来越老。



世人只记得苏轼开过的荤段子,岂不知,89岁的张先与世长辞时,他亲临张氏遗宅祭拜,并且写下了《祭张子野文》。

“人亡琴废,帐空鹤唳。酹觞再拜,泪溢两眦。”





 

除了苏东坡,“千古文章大家”欧阳修,则亲自为张先撰写墓志铭。



在墓志铭中,欧阳公的几句话,似乎道破了张先受欢迎的原因:

“子野为人,外虽愉怡,中自刻苦,遇人浑浑,不见圭角,而志守端直,临事敢决”,又诗酒风流,“善戏谑、有风味”,学富五车,讲道理,有原则,这样的人,谁会不爱?



且不说宋初,即便是唐朝,也有与张先神交之人、相似之人——此人名曰孟浩然。



后人习惯将宋词比唐诗,清代学者有言:“词品喻诸诗……其有似韦苏州者,张子野当之。”



韦苏州即韦应物,此公上承孟浩然,后人遂将二人并称作“韦孟”。换言之,张子野既可比韦应物,又可比之于孟浩然。



孟浩然年轻时,沈宋、“四杰”正笑傲诗坛,和张先差不多,孟浩然见证了唐诗从初起到兴盛的过程。



那些后世大名鼎鼎的诗人,譬如王维、李白,均比孟浩然年龄小,也都视其为偶像。



骄傲的李太白曾写下:“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大画家王维,则直接为孟浩然画画,这幅画作虽已失传,但题词却流传了下来,题词中说,画作中的孟浩然,“提书笈负琴而从,风仪落落,凛然如生”。



孟浩然有大才,却没能做大官,终生布衣,“隐鹿门山,以诗自适”。



有人说,世界就是一个轮回。张先和孟浩然的履历,似乎也印证了此理。



所不同的是,相比于孟浩然,张先也许更加洒脱。



孟浩然写下很多著名的隐居之诗,但坦率地说,隐居是不得已而为之,他从未断了出仕的梦想。



张先不以隐士自居,到了七八十岁还做官呢,但也许正因为生活在俗世,他反而比任何隐士都真实而纯粹,恰如那句佛家的俗语:“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后世再没有了类似唐诗宋词的盛世,也就没有了被众星拱月起来的张先,世界的轮回似乎就终止于他。



其实这也好理解,佛家的那句偈语中,就埋藏着答案: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5 银元!

喜欢渊客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渊客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帖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