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羽掠山海东游记•登江顺轮东下
送交者: 楚夫子[☆★★声望品衔11★★☆] 于 2022-09-14 23:07 已读 1583 次 7 赞  

楚夫子的个人频道

羽掠山海东游记•登江顺轮东下 6park.com

楚夫子 6park.com

我在高中有俩谈得来的好友。一姓张,一姓黄。他们听我五岁半去过云环雾绕的庐山,很神往,策划一起窜去看看那山的真面目。那时的我们,以为每人凑足了十块钱便可以畅游庐山了——去九江,来回船票共五元,剩下的五元,吃馒头,啃咸菜,喝不要钱的溪水,睡露天,可以让我们在青山绿水中维持足足一星期的体力。但我们到底没能出发,因为我们连五块钱船费也筹不出! 6park.com

毕业高考,由于政审,张、黄落第,张去了龙感湖农场,黄去了后湖农场。我在大学,跟务农的他们一直有通信往来。 我还特意邀请他们来我所在的大学住过几天,体验一下寡淡无趣至极的大学生活。要不是他们死劝活拽,我进大学的头半年,肯定就已经退学了!——后来之所以也没有退,是因为我在学校结识了一辈子最要好的挚友,又暗恋上一女生,而且还迷上了那时就藏书一百万册的校图书馆。 6park.com

张、黄因工作请不动假,所以,这次我出行游历,也算是代他们实现我们早年长期共享过的志趣。                                                   捏着刚买的去九江的五等舱船票,贴身衬衣的口袋里用别针别牢了二十七块五毛人民币——本来有三十元,其中十五块是我平时一点点攒的,还有十五块是向同学们借的。买船票用了两块五——我终于在七月二十三日上午登上了停靠在汉口五码头的江顺轮。所谓五等舱,意思就是,除了船上的一二三四等舱、驾驶舱、轮机舱、船员舱和货舱之外的任何地方,如底舱、过道、楼梯、舷梯、后甲板……我都可以站,可以坐,可以睡,自由自在的很。 6park.com

一辈子没掌管过这么大一笔“巨款”,我心高气浮,如鲁迅说的,一阔脸就变。阔的简直觉得天下就在我足下! 6park.com

按我的计算,汉口至九江,船票两块五,九江到铜陵,也大约是两块五,共五块。回程船票也会是五块。余下的二十块钱,便是我可支配的日常开销。若留五块钱做“救命金”,那么,每日睡觉不要钱,吃用七毛钱,去九江来回两天,在庐山游五天,九江去铜陵来回两天,在黄山游五天,从铜陵至黄山路上来回,可有七天时间去完成。若遇天雨,时间拖长,则依赖救命金,可再混它七天。万无一失。 6park.com

既“富足”如此,一身行头岂能邋遢?我至今保留着当年站在庐山仙人洞蟾蜍石上摄的照片一帧。人瘦的像条细竹竿,但行头历历可鉴:头上戳顶巴拿马小草帽,是我姐头年从北京带回送我的。上身穿件海魂衫,因为航海是我早年的志向,当然,也图那衫轻薄凉快便宜。肩挎一个那时罕见的美国塑料水壶(那年代塑料制品极端稀罕),很轻,上凸刻“Made in USA”三英文字,背上揹的,是如假包换的八格牙鹿日本鬼子兵用过的行军背囊,腰上煞根牛皮带,上系单人细草席一小卷,下身着条休闲裤,左右袜底各有破洞一个,被鞋子包裹着,无伤大雅。脚上蹬的,是双深色回力牌力士鞋,掌齿尚分明,雨天赶路不会打滑。手持登山青竹棍一根(李白《庐山谣》:“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辞黄鹤楼……”所以,游庐山,青竹棍是必须要有的!)。我的绿玉杖,是在好汉坡竹林里砍削的,刻有我的大名。竹竿上系有擦汗的毛巾一条。 6park.com

外人看不见的,除我袜底的倆破洞外,是我裤兜里的暗器——一抦可折叠的三寸半弹簧匕首,乍看像把折叠水果刀,却比水果刀宽,十二分的锐利,刻有很深的血槽,拿在手上,很趁手。稍一甩,弹簧便打开,匕首挺直成七寸,把手三寸半,锋刃亦净长三寸半,且不按机关,那刀锋便不能逆转回折——方便挺刺剜刨,近身格斗。因血槽深,刀入肉后,放血快,锋刃不会为血肉所吸,无须怕仓促间抽不出刀而花时间和力气搅肉放血,白进红出的爽利——系从一华侨同学处借得——他们在南洋个个习武,此类防身用品甚多,回国读书时,没有边检,统统带进了国门。 6park.com

美军水壶、日军背囊,则是向高中同学鲁人俊(就是将家里拳击手套带到学校让我们练习拳击的那位)借的。他家因特殊原因(见《羽掠山海忆少年•墨西哥人与拳击》),此类藏品甚多。背囊中装的,有日记本一,分省地图一,庐山手绘小草图一(跟一旧书摊摊主讨价还价后以全书之半的价格从一本解放前出版的庐山游览指南上撕下来买的),袖珍望远镜一(舅舅那儿借的),人丹两包,救济水四小瓶,蛇药两包(凭院长办公室发的路照,向校医讨的),唐诗一册,英文小说一册,备雨天不能出行解闷用。袖珍电筒一个,折扇一把,然后是牙刷牙膏,换洗内衣裤各一件。当然,还有不可或缺的学生证和钢笔、墨水。 6park.com

行前,我大致测算了一下,得知我每小时可步行十二、三华里。每天若跋涉八小时,可行百里。凡遇水,无须花钱坐轮渡,可手托背包游过去。 6park.com

我计划的路线很简单:船到九江后,找一学校投宿,次日步行上庐山,找学校投宿。游山五天后,下星子县,近观鄱阳,步行绕山回九江码头,买船票去铜陵。铜陵下船后,步行往黄山。找学校或庙宇投宿,游山五日,然后视盘缠结余之多寡,决定是否登游九华山两天。最后,回铜陵或去安庆对过的大渡口,乘船回汉。九华山是我国四大佛山之一。我对宗教向来兴趣缺缺,所以从铜陵去黄山,路过九华山而暂不游,将其定为“候补”地。 6park.com

机会难得,我决定要学个徐霞客,尽可能地详细记录一路所见、所闻、所游、所历,所感,所思,留下一串串文字轨迹,以便发落齿摇耄耄老朽时,学那“白发宫女说玄宗”。 6park.com

七月二十三日,是出发的日子。我早早就醒了。收拾停当,用过早饭,告别了母亲和弟弟,到汉口五码头候船。船名江顺(两年后,改名为东方红四号),八点整开头。这船大,水面上有四层,水面下是统舱和货舱。我上船后爬到第三层的后甲板上安营,那儿敞朗,可见三面,方便优哉游哉观览“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的江景。沐浴着早晨清凉的江风,我边打野,便从背囊中取出那张老旧的“庐山游览图”,反复研究,擘画了ABCD四套方略,到时候,好按锦囊切换,便宜行事。 6park.com

船在《社会主义好》的乐声中从汉口港驶出。伫立船舷,看着渐行渐远的江汉关和长江大桥,我想起李白的那首《送友人》的诗,“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觉得很应景。但又感到宜把那句“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改成“挥手自兹去,呜呜汽笛鸣”方切实。 6park.com

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出门游历。船一开,便是过河卒子,有进无退。虽千万人,吾往矣! 6park.com

船行远了。在近青山处,回望龟蛇两山,宛如两片虎钳,箍住了长江。夏潦新至,江水涨得很高,淹没了两岸的部分农田。见到一处棚户区,很简陋。但更多的地方,是新盖的红瓦民房。 6park.com

倚着栏杆看景,诗兴忽来,得断句二:“游历的生涯是不定的风,游子的足迹是风逐的云。” 6park.com

上午十一时左右,船过鄂城和黄州。鄂城在江之南,周围环山,山丘不大,却一脉九曲。上有古塔二,及一新建西式红色圆堡似建筑,五层,相当高。看了半天,不知哪儿是传说中的古灵泉寺——孙权避暑之夏宫。失望之余,转眼看江北的黄州。那里有著名的文赤壁。我边找红色的岩壁,边回吟苏轼的《赤壁怀古》、《前赤壁赋》和《后赤壁赋》。不曾想,眼睛望得发酸,也见不着“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气象。更无苏轼笔下的什么“巉岩”可履,“蒙茸”可披!赤壁何在?难道个真是苏轼自己写的那样:“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么? 6park.com

思想间,船已出黄州境。岸边倒出现了座似乎歪斜得要倾圮扑地的并不美的青砖塔。我不禁胡乱猜度:苏轼那厮的词和赋是写实么?抑或是浪漫臆造?谵语呓语?天方夜谭?或许,难道是长江改了道?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一切一切的疑窦,只能留待它日作实地考察宽解了。 6park.com

两小时后,船抵黄石。黄石乃一天然港湾,一面临水,三面环山,重岩叠嶂,城势险峻。到港时正下暴雨,一时分不清群山间是烟气还是雨雾,迷迷蒙蒙的一片。山势相托,显出黄石港雄壮挺拔的一面,别有一番韵致。进港时,直觉得长江已流到了尽头,或入地化了潜流——因为完全不见前方流向。 6park.com

船泊入港,方释然发现,哈哈,原来江水开玩笑,在此转了个九十度的大弯! 6park.com

贴主:楚夫子于2022_09_14 23:11:12编辑
贴主:楚夫子于2022_09_14 23:40:44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楚夫子 加上 50 银元!

喜欢楚夫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楚夫子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楚夫子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手机扫描进入,浏览分享更畅快!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