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羽掠山海东游记•雨花台和总统府
送交者: 楚夫子[☆★★声望品衔11★★☆] 于 2022-11-04 20:29 已读 1893 次 4 赞  

楚夫子的个人频道

羽掠山海东游记•雨花台和总统府 6park.com

楚夫子 6park.com

早起,雨阴相间,买船票后逛中央商场。出,乘二路车过中华门至雨花台。 6park.com

而今叫雨花台的这座山,吴时(222-256)叫石子岗。东晋时(317年后),豫章太守梅赜在此屯兵,又叫梅岗。因山上出产五色石子,故又叫玛瑙岗和聚宝山。据说,公元六世纪时,高僧云光法师在此讲经,天上落花如雨,所以这些色彩斑斓的小石子又叫雨花石。讲经处则称雨花台。附近有很多名胜古迹,如第二泉、杨忠襄公剖心处,方孝孺墓等。 6park.com

这座美丽的山岗,处处英光烈气——南宋抗金将领杨邦义,就是在山下殉国的。太平天国时期,这里是太平军和湘军血刃之地。辛亥革命,这里又是南军和北军对垒厮杀的战场。现在,山旁还有辛亥革命烈士墓两座。1927年蒋介石清共后,这里成了残杀共产党人和国民党人的屠场。是年也,中共在全国被捕杀五万之众,而国民党呢,在南方国民党县党部一级,残杀自己的基层党干三十万——六倍于共党!以致后来国民党在南方县党部一级,缺失干部,很久不能恢复! 6park.com

在老蒋统治的二十二年中,牺牲于雨花台的各党志士仁人成千累万,难以数计。雨花台的寸土片石,都洒满了烈士的鲜血。解放后,雨花台之巅耸立起烈士纪念碑,供民众景仰。 6park.com

沿路拾级上,左有路,通“第二泉”。此泉原名雨花泉,因这里过去有座永宁寺,又名永宁泉。由南宋陆游品为第二泉。泉有两口,虽大旱而不凅。其味清冽。再上,见假山石,上嵌汉白玉,刻“江南第二泉”。高处有阁,底处为池,即泉也。 6park.com

阁上设茶座,卖“雨花茶”。雨花茶为解放后创制,六零年始定形为松针状,喻松柏之坚贞也,名列全国十大名茶。阁后有亭。见有人捡石于山坡下,羡之,亦冒雨出阁乱捡。上烈士碑途中,路见卖石亭,多人转售雨花石。每碗或一元,或五毛不等,有值两元者。石美不可言,俱有彩潤螺纹,成五色。因回看自己所捡之石,相形之下,陋如土泥,弃之。 6park.com

沿路右上,有两大段宽八米之阶梯,上有碑,高三丈,上书“死难烈士万岁”六字。白底,黑浮雕字,下多花圈。周围近处有杉六株。碑后有“一九五零年七月一日人民革命烈士墓奠基纪念,南京各界人民敬立”字样。碑后,有水泥和砖砌之方形建筑一,当为墓。 6park.com

谒碑后,复往碑对面之山坡捡石,不知不觉间,寻寻觅觅两小时。石在杉树丛下,经雨淋,清莹有光,五彩斑斓。得百余较美者(中下品),方知在第二泉近处所拾为下下品。回汉后,我一直用水碗在案头养着这些捡来的美石。六六年四月底,忽来文思,写了篇散文《雨花石》,投稿给《长江日报》副刊编辑部。记得那副刊好像每周都有一个版面。得复:“拟于下周刊用。”但还没到下周,全国各报开始轰轰烈烈批判邓拓、吴晗、廖沫沙“三家村”。《长江日报》副刊从此停刊十年,《长江日报》也停刊九年半。文化大革命的大幕徐徐拉开…… 6park.com

下山,路左有“丁行烈士之墓”。土坟。沿墓右之卵石路上,见“陈子涛烈士之墓”、“卢志英烈士之墓”、“骆何民烈士之墓”墓后五米有碉,碉内阴森。墓为水泥棺。下至介绍牌处,有草坪,茵茵然。草坪长宽各约百米。中有路,通一石枋,夹以修成倒杯形之杉木四十棵。石枋靠山,上用黑字书“革命烈士殉难处”,不禁毛发立竖,肃然起敬。坊前有花,殷红色,摘一朵夹日记本中存念。 6park.com

归,乘车回新街口。又步行至长江路292号。宅院墙高两丈,原是太平天国天王府,后为国民政府总统府,现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委员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南京市委员会”。不能进。由外望内,甚觉幽深,只见宫殿丹陛重重。第一殿似见额匾“天下为公”。门之对过,有“太平天国起义百年纪念碑”。想进去一窥堂奥,却见门口有兵站岗,只得知难,怏怏而退。落拓凄怨之际,绝对想不到三年之后,山不转路转,石头不转磨子转,我竟有幸逮着机会扬扬长长在总统府西厢房伸臂蹬腿一住三周,岂但把府中幽深的堂奥看了个通明透亮,连树上的鸟雀都叫得出它们的名字了!更体验了络腮恶匪挥动刀矛直直戳上我胸脯的异趣,甚而至于在西厢房与南京美女你侬我侬静悄悄谈了场恋爱呢! 6park.com

回中山东路,乘车过逸仙桥,至中山门附近之南京博物院、江苏省博物馆。盘桓两小时。 6park.com

博物院进门见殿,有三组战士泥塑像。其基本陈列系“江苏历史陈列”,共设七个陈列室,二千四百平方米的面积。馆分三部,概括反映从原始社会到五四运动江苏历史发展的脉络。 6park.com

顺便参观了里头的“江苏省阶级斗争展览会”。 6park.com

阶级斗争一词,此前早已重提。九个月以前,我们学校的同学被安排下武昌茅店九峰公社劳动,当过三周“社教见习生”——也就是旁观搞四清的城里干部怎么个清农村生产队的工分、账目、财物、仓库。其实,劳动之余,我统共只听过两场忆苦思甜,附带认识了房东的女儿柳莺,为她填过一首小令《天净沙》:“明眸皓齿花仙,命随锄草灌园。白雾湮湖幂天。玉姿溶融。荡摇沉辫浮衫。”——哪里见的着“阶级斗争”的影子?风花雪月成了正道!回城后数日,学校组织我们看话剧《千万不要忘记》。随着,要我们每个人搞“五反”,“挖修正主义的思想根子”,查自己身上的“和平演变”。同时,报刊上开始批判杨献珍的“合二而一”论、周谷城的美学观、电影《北国江南》,还展开了对李秀成是否当了叛徒的大讨论。这都是我这次来南京之前连续发生的事体。 6park.com

我喜欢哲学,也喜欢文学和历史,所以特别关注文史哲界的争论。涉事文章,正正反反,必读。读罢,揣摸着大约是要来场如反胡风、反右派般的不大不小的运动了。但我一直不能将农村的事跟文史哲斗嘴联系上。这次,人站在南京博物院里看“江苏省阶级斗争展览”,我才将所有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串联起来,梳理出点儿头绪。看着,看着,不禁想,四清还未结束,大争论也还未结束,南京就办出“阶级斗争展览会”,有火药味道哩!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月晕而风,础润而雨。似有更大的政治风暴要来。 6park.com

步出闷热的展览馆(当时没有空调),大门外扑面吹来一阵凉风。我脑中忽然无端冒出杜甫《天末赠李白》的首句——“凉风起天末,”下一句好像是“君子意如何?”……凉风乍起,天将变。君子辈得注意观察了…… 6park.com

但是,一九六四年那个夏天,世上再敏感的君子也想不出,下一个政治风暴会从哪个方向来?会波及哪些人?更不可能预知两年后会来场狂飙突进的文化大革命,整整十年,抄翻地板,捅破天花板,撼梁摇柱,将方天画戟直指宝塔尖顶上稳坐如磐的衮衮诸公。
贴主:楚夫子于2022_11_04 20:39:12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楚夫子 加上 50 银元!

喜欢楚夫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楚夫子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楚夫子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