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羽掠山海东游记II•庐嶽夜半惊魂
送交者: 楚夫子[☆★★声望品衔11★★☆] 于 2022-11-19 15:08 已读 1298 次 2 赞  

楚夫子的个人频道

羽掠山海东游记II•庐嶽夜半惊魂 6park.com

楚夫子 6park.com

凌晨二时许,我被无数汽车引擎的轰鸣声惊醒。欠身往窗外的山坡一瞧,我的天!几十辆大卡车已将庐山中学团团围住!上百盏车头大灯的灯柱,亮晃晃的,把整个庐中照得如同白昼!有的灯柱晃到我们这儿,白花花的,简直亮的人睁不开眼!令我立刻想起苏联电影《攻克柏林》的一个镜头——炮火准备后,朱可夫命令前沿部队同时朝德军前沿阵地打开一百来盏大功率的探照灯还有所有坦克和汽车的前灯,总功率达四亿瓦,炫瞎了德军,造成巨大的心理震撼,然后,几十万红军集团冲锋开始,顺利打开德军柏林防线。——眼下,不就是朱可夫天才设计的重演么!只不过,来人先没做好功课:这整个庐山中学,就曹老师、我、张君三人。需要拿出攻克柏林的大阵仗么? 6park.com

在车头大灯没有直射我藏身之地的时候,我看见,在日照峰隧道口,还有成群结队的卡车轰轰隆隆满载着头戴藤盔、钢盔的暴徒爬出来!车一停,车上的人就争先恐后跳下车集结排阵,他们手中,梭镖和冲担的钢尖被灯光照得贼亮贼亮的! 6park.com

我连忙推醒张君。我们先伏在窗后继续观察,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将课桌一个一个接龙,从此墙摆到彼墙,抵死了两扇门。除非来人用大锤砸或用火攻,想撞,是绝对撞不开的!我们又迅速检查了昨晚就插牢了的靠走廊的一排大窗的栓,确信栓死了。然后,把乒乓台子侧翻了,将台面朝向走廊,推向靠走廊一侧的窗子,而将收拢好了的自家“细软”和自家身体,藏于走廊上看不见的乒乓台后的死角。一切妥帖了,这才站起身,再次窥侦暴徒动静。在马达的轰鸣中,只听得有人清脆地吹了声哨子。所有的汽车马达和车头灯,如听到号令,立刻同时关闭了。到处重归黑暗和死寂。这时,我们两眼一抹黑,阴沙沙的,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猜度,集结好了的暴徒们,可能正在展开队形,准备持械朝我们冲锋。 6park.com

我们还真猜对了!如墨的黑暗和如坟的死寂中,陡然响起第二声清脆的哨音!哨音刚落,上百盏车头大灯便同时又对着庐中的教学楼和宿舍楼闪开,耀眼的光柱把整个庐中照得如同白昼。几十辆车的马达和喇叭同时响起。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也在小小的山谷爆发开来,在山坡上漫延,如飞机投下的炸弹隆隆隆隆连串爆炸,整个楼房都震颤起来!山谷中,暴徒们头戴钢盔和藤盔,漫山遍野,如电影里刀枪不入的红枪会众,呐喊着,嘶吼着,右手挺着刀矛和两头尖的冲担,左手打开配发的手电,只没打赤膊,像狂涛冲击海礁般一波又一波再一波地,朝我们所在的教学楼掩杀过来! 6park.com

我们两介书生,在太平世界消消停停活了二十来个年头,何曾见过此等震怖场面?好在我爷爷是南湖陆军小学讨的出身,又在鄂军都督府带过兵,我血管里流的是跟他一样的血,所以没有魂飞魄散手脚发抖,临危尚有三分静气。立刻将张君的头按下,一起躲进窗外看不见的地方,叮嘱张君,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只要门没被攻破,只要曹老师不出卖我们,不做一声,定可转危为安。然后伺机逃脱。我看不见张君此刻是在点头还是摇头。拧了他肩膀一把,让他醒神,把话听进去。张君没吭声。应该是听进去了。我便放下了一半心。另一半,依旧忐忑着。 6park.com

楼下和二楼走廊两头传来捶门砸窗咚吧乓啷的重击声和玻璃片啪啦哗啦的碎裂掉落声,然后有人大声装神弄鬼喝叫:“支庐总站的,看见你了!莫藏了!给老子滚出来!滚出来!”——通娘骂爷的咒骂之声不绝于耳。但我们知道,这是他们在搞精神战。匍匐不动,就是胜利。 6park.com

少顷,听见有人猛踢曹老师的房门。随着,曹老师大慨被抓出或走出。在走廊里,闻人高声逼问:“你给老子放老实点!支庐总站的家伙藏在哪里?” 6park.com

曹老师回答,“学校里没有支庐总站的人……” 6park.com

“除了你,庐中还有人没有?”对方恶狠狠问。 6park.com

曹老师缓缓回答,“没有。” 6park.com

“没有别人?你他妈的哄鬼?谁不晓得,支庐总站就扎在你们庐中!……” 6park.com

“学校里真的没有支庐总站的人!我骗你们做什么!”曹老师辯道。话音未落,只听他“哎唷”一声,大约被来人揍了一记。“肏你妈,还‘真的没有’!你他妈以为老子们情报队是吃干饭的?” 6park.com

接着,听不见曹老师的声气了。我们猜,不是给推走,便是给拽走,交给头领们去核实口供了。 6park.com

暴徒们有“确切”情报,当然不会采信曹老师的话。马上水银泻地,继续分道挖地三尺搜索。走道两边,所有的玻璃几乎全被打破。我们这间教室也不例外。我们头顶上方的玻璃碎裂后,数次有人自上而下向里窥视,手电光在我们头上和两侧晃过去,晃过来,两扇门被擂得山响。还有用身体撞门的。那门被我们用课桌首尾相连的抵着,桌桌之间,了无空隙,哪里撞的开?我们屏息,任你打去砸来,就是伏在阴影里不做声,不动弹。暴徒们倒底没能敢用身子撞开教室的窗子。如若撞开,我们就死定了!事后我们分析,可能窗上的玻璃被砸破后,窗格上到处有尖锐的碎玻璃残留,身子撞上破玻璃片,是要流血的,暴徒有顾忌。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曹老师的回答“学校里真的没有支庐总站的人!我骗你们做什么!”说的斩钉截铁,因而软化了暴徒昂扬的斗志——既逮不到一个人毛去邀功请赏,又何苦让皮肉受苦去抓那不存在的虚无呢? 6park.com

尽管如此,走道里一直是人来人往,粗声大气,喧嚷鼎沸。不时还冷不防又来来个霆里哐啷,稀里哗啦,什么的。一直闹到天光。所有的人,搜索了一夜,一无所获,这才知道庐山中学确如曹老师所言,是座空城,神经这才彻底松弛下来,仿佛仗已打完,要班师回朝了,吃干粮的吃干粮,上厕所的上厕所。我们所在的教室旁的走廊上,这才渐无脚步声了。 6park.com

借晨曦的微光,我们小心翼翼探出头来,见山坡上的暴徒,多是农民打扮,斜挂着装干粮的挎包。其中,也不乏干部扮相的人,也都有挎包。我们猜想,这一定是庐中的老派红卫兵,煽动山下农民持械上山,剿灭新派红卫兵,同时格杀支持后者的“支庐总站”外地学生。而且,我们知道,全国各乡的农民,是被四个干部管着的,一是派工的生产队长,一是管财务的会计,一是妇联主任,一是民兵队长。上山的农民,应当是以民兵单位为建制的。否则,何以一夜可召集十万之众?以五十人乘一卡车计,要两千辆汽车呐!那年月,九江一市,凑齐百辆卡车怕都难呢!那么,这么多车从哪里来?司机又从哪里来?所以,这十万人搜山,定是无序中的有序,有序中的无序。在江西,谁能动员全省民兵系统?我们想也不敢想。不过,再说了,当时全国的文革,也都是处于无序中有序,有序中无序的状态中。这大概是革命的常态罢——法国大革命,不也是这般么? 6park.com

我们又根据夜里暴徒在走道里抽烟时的交谈分析,这些人,以前并不都相识。我们据此,做了个极大胆的天才决定——开门混出去!溜下山!——我们的衣着,跟外面的干部穿的近似。手中无棍棒,可以顺手偷一根捏在手,扛上肩。只要不露出我们的外地口音,别人是不至于怀疑我们的。 6park.com

计一定,我们就再次小心翼翼探出脑袋,侧耳侦听,确信走廊无人。然后悄悄搬开抵门的课桌,将门打开一条缝,左右一瞄,大喜过望——果然,鬼也不见一个!我们于是大摇大摆走过大门洞开的曹老师的空房,下了楼,一步跨到大楼外。我们的目的地,是大厕所。大厕所此刻就在离我们十几步路远的地方,此时门庭若市,暴徒进进出出,川流不息。前此四天,我们是天天都在那里如厕的。那厕所的建制,跟绝大多数公厕一样,前墙后墙,上有通风小窗。左墙右墙是山墙,无窗。沿前墙,是一长条小便池。靠后墙,是一长排大便坑。 6park.com

我们跟在人后,进了厕所。发现有人在墙根撒尿,有人在茅坑拉屎,都忙着解决各自的生理需求,舒畅着呢,没人瞟我们哪怕一眼。灯下黑么!怕啥!我们立刻便自在了自己,互相使个眼色,假装要大便,拉开裤带,褪下裤子,蹲将下来,一个窥视左,一个监听右。待到确信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是他们中的一份子之后,才起身出厕,顺手在厕所外顺了两根棍子——那是进厕所的人落下的——扛着这两根身份证明,穿过狼牙刀棒梭镖林,挤出了日照峰隧道,终于有惊无险地脱离了“颱风”气旋中气压最低的那个风暴眼……

评分完成:已经给 楚夫子 加上 50 银元!

喜欢楚夫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楚夫子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楚夫子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