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羽掠山海东游记II•被红卫兵俘虏
送交者: 楚夫子[☆★★声望品衔11★★☆] 于 2022-11-21 17:45 已读 1734 次 2 赞  

楚夫子的个人频道

羽掠山海东游记II•被红卫兵俘虏 6park.com

楚夫子 6park.com

脱离险境后的第一件事,当然是“粮草先行”,去平日用膳的饭馆填满肚皮,顺便打探消息。进了饭馆门,平时对我们极友善的女服务员和大厨老金师傅都眼露惊惶,劝我们立即下山。正是从他们口中,我们才确知昨夜上山的暴徒真有十万之众!而且,十万人还没有下山的意思!一旦落入他们手中,被冤枉,被拷打,被杀戮,那是分分秒秒的事。可不是好玩的! 6park.com

可是,下山,从哪儿下?好汉坡是“行不得也么哥”的。那儿地势险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们两介书生,本来就无万夫不当之勇,又无小猴精荡藤飞崖之功夫,如何硬闯的过?若在山凹被拦劫杀,弃尸于万丈深渊,从此无声无臭,岂不有负“天生我才”?何况这次东游,南京、上海、曲阜、青岛、烟台、蓬莱都还没去哩!死在好汉坡,岂非成了死不瞑目的冤魂枉鬼? 6park.com

还有一条路,就是从含鄱口和五老峰之间的那条我遭遇过惨面利刃郎君的小路下到海会寺,抵星子县后,再从陆路或水路转赴九江。可是,从牯岭弯弯曲曲走到含鄱口,这么长的路面,暴徒就在路边站着坐着瞅着看呢,比电线杆还密集得多,可不比在厕所人人自爱自怜那么容易糊弄!一旦不小心露出了马脚,五花大绑,百口莫辩,那可就惨了! 6park.com

最后,跟女服务员和老金快速合计了合计,觉得,目下最安全的遁隐之路,非暴徒上山走过之大公路莫属。理由是,该上山的暴徒都乘汽车上山了,他们打的是长途奔袭战,志在夺牯岭,所经之地,不可能派人下车留守。除非暴徒现在立刻集合乘车下山一字长蛇堵住整条盘山路。但目下看不出暴徒有离开的迹象。所以,在公路上碰见暴徒盘查搜身的机会,几乎等于零。 6park.com

这条公路,就是毛主席诗《登庐山》中“跃上葱茏四百旋”中的那四百旋——七十里山路,竟打了四百道弯弯呢!我们于是决定,反毛主席诗意而行之,跃“下”葱茏四百旋,扬扬长长,大鸣大放,直接从公路步行下山!当年的志愿军不就是这么迷惑美军飞行员的么? 6park.com

在饭馆吃饱喝足,又在水壶里灌满了豆浆,各人挎包里塞进两三张做中饭的油饼,我们就跟女服务员和老金告谢和道别。女服务员的话短而甜,正是我们热盼的祝福语“一路平安”。老金这次看了女服务员态度,话多些,娓娓告诉我们,山下有个威家镇。过了威家,就算脱险。威家西北,一马平川,再走个十来里便到九江。不过呢,到威家之前,还是要多长个心眼儿,小心谨慎为好…… 6park.com

本来应该是“上山容易下山难”的。但那俗语说的是古代走石板小道下山,一步一顿,顿了千下万下,腿肚子才颠的发疼。而走公路下山呢,虽绕来绕去远的多,但我们发觉,可也比走石条筑的小路舒服的多。那时的公路,不像现在平平光光的柏油马路,而是碎石子铺的,左边紧靠山岩,右边便是悬崖。靠悬崖边上,是一个个长两三米,寛一米,高一米的水泥墩子。墩子与墩子的间距,只有一米多。这是为防止汽车坠崖砌的。但若用之歇腿坐坐,倒是绝佳。不过,我们因为有紧迫感,恐惧感,走完了这七十里山路,也不曾在上面歇哪怕一次! 6park.com

山下的汽车,可能都被征用上了牯岭罢,一路竟不见一辆来车,也不见一辆去车。行人亦无。路上如天上,空空荡荡。我们俩就这么撒手走了二三十里,心想,这下总算暗度陈仓,逃出了虎口!一时心情舒畅,亢奋了,竟学起电影《地道战》里喊更人的口音,对着漫天自由的空气和稀稀的云霞,拉长音调长呼“平安无事咯、咯、咯、咯——”起来——癫狂如此! 6park.com

七十里盘山路走了一半,张君忽发奇想,道:这三张油饼一壶豆浆,咋越背越重呢?要是咱们把它们吃进肚皮,肩上不就轻松多了么?张君的专业是高能物理(那时还不知道他后来会当博导),其力学议论,一定正确无疑。尽管肚子还是饱的,我也觉得他说的在理——物质虽然不灭,但吃一口,喝一口,肩上的压力,不就少了几两么?于是,两人便边走边吃,边唱边喝,用了大半个钟头,硬是将油饼和豆浆全都塞进了本来就饱胀的肚皮。——肩上倒是轻松了,肚皮却闷闷膨膨的不堪起来。 6park.com

这时,我们行到一三岔路口,继续往西行,一辆空空的卡车轰隆隆从东北方的那条岔道开过来。我和张君见车与我们同向而行,便想搭个便车——那在文革是常事儿一桩——于是回身朝司机热情招手。车倒是嘎的停了。司机伸出头,眼里画出个问号。我们凑向前,见司机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便问,“请问师傅,能否就便捎我们去九江城里?”——因为从清早出饭馆起,我们已一步不停,走了四十来里山路了,他若是带我们一程,哪怕就五里、十里,也是好的么!反正车是空的么,翻身上车斗坐下便得。叵料司机冷着脸,回答得脆巴巴的:“不顺路!”那“路”字还没说完呢,车就轰隆隆向前方的山下冲去。 6park.com

虽未搭上便车,我们也不恼——逃出虎口的高兴劲儿还没用完呢!于是又开始唱唱走走,对着蓝天白云擘画未来的美妙行程,同时消化腹中沉重的块垒。不知不觉间,远远睄见前方山下出现了积木般的一堆散乱房屋,房屋顶上的茅草下还冒起了袅袅炊烟,煞是好看。放平指南针,查查地图,确信那地儿便是老金师傅说的威家镇了!记得他的原话是,“过了威家,就算脱险,一马平川,再走十来里便到九江”。我和张君登时觉得,要夺我们性命的地雷已然全部排除,前方便是无雷的极乐世界。不禁拍肩打膀,仰面哈哈大笑! 6park.com

这一笑,坏了!因为火烧赤壁之后败走华容道的曹孟德就是大笑之后伏兵大出的!差点儿被关羽捉了。我们呢,笑声还未落,眼神便突然凝固,不由得如曹操般叫声苦也!……原来,在我们的正前方半里外,正雄赳赳、气昂昂,开上来了一队精神抖擞的红卫兵!——刚才他们被弯道前端的山岩树木挡住了,我们没看见。现在,猛地从地里冒了出来! 6park.com

我们看见他们的同时,他们肯定也看见了我们。此刻,我们和他们之间,一边是岩山,一边是悬崖。我们,疲累不堪;他们呢,以逸待劳。逃,不啻自取灭亡!我们于是硬着头皮,怀着侥幸心,继续迈步向前。 6park.com

这队红卫兵越行越近,共十二名。无人喊口令,步伐却唰唰唰唰的,十分整齐,一律黄军帽黄军衣黄军裤。山下热,一个个风纪扣却全扣得紧紧的。腰紮铜扣军用皮带,臂佩红卫兵袖标,男穿军用解放胶鞋,女蹬短筒女兵黑皮军靴。这阵势,我们只在文革初期毛主席第一二三次检阅红卫兵时在纪录片里和学校里见过。当初的红卫兵,都是部队大院的干部子弟,所以全身将校呢行头齐圜。但那是六六年夏、秋之间。入了冬,我长征到北京的时候,这批“高干”红卫兵(那时在北京叫“联动”),因其父母被打成了“黑帮”,被降格为“黒”,归于地富反坏右一流之末,红卫兵组织,也土崩瓦解了。于是乎,他们便被后起的新的红卫兵组织冠以“保守派红卫兵”或“三字兵”之名,加以取缔。代之而起的后起之秀的红卫兵里头,于是便少了革干子弟,几乎全由工农子弟和剥削阶级子弟组成。这种新生的红卫兵,自称“造反派红卫兵”。昨夜上山抓支庐总站支持的“造反派红卫兵”的十万农民,就是站在“保守派红卫兵”一边的。他们若在武汉,便是武汉的百万雄师…… 6park.com

想不到老红卫兵过气半年后,他们在江西庐山的同袍居然还能重整往日的神风!不过呢,现在是炎夏,不是秋冬,所以眼前的红卫兵,穿的不是代表贵族出身的高级将校呢军服,而是带四个兜儿的泛黄的解放初期连级以上干部穿的军衣。 6park.com

在跟他们近接之前,我们快速地讨论应对之法。决定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见招拆招,调出各我们当教员在讲台上的表演天赋,尽可能地自然入戏。回答问题时,眼睛要直视对方的眼睛,以示诚恳。回答的话,该模糊的模糊,该清楚的清楚,该吐实的吐实,该撒谎的撒谎……一切见机行事。 6park.com

十二名红卫兵队列而前,离我们只十来步远近了。我们这才看见了他们每个人的面容。发现,其中有十个男兵,两个女将。都只十七八岁。男兵个个气概英武,脸上阳光灿烂,青春勃发,挺胸收腹,女将呢,也个个秀气飒爽,如当年在黄天荡击鼓退金兵的梁红玉,胸挺的更高,腹收的更低,更显青春勃发。 6park.com

我们见他们的阵仗威武,赶忙站去一边,恭恭敬敬让出中道过兵爷。红卫兵们掃了我们两眼,似乎对路边猥琐的土佬冒没啥兴趣,也不搭话儿,仍是眼向正前方,雄赳赳队列而进,走过我们身边。 6park.com

看着他们唰唰唰唰走过,而且走出三五十米远了,我们这才敢松口气,掉转头,重新往威家方向慢吞吞挪步——还不敢挪快了——怕他们回头看了起疑。 6park.com

正以为应对得体、迷惑了这帮小子而可着意儿微笑互祝成功呢,忽听得身后一阵整齐的咵咵咵咵的跑步声由远而近!我们知道这是红卫兵们在折返往回跑。希望他们是在搞拉练,走去跑来出大汗练体能呢。于是,我们再度踅到路侧,给他们让出正道。不料他们气昂昂一溜小跑跑过我们跟前,首领突然喊了声“立定!”红卫兵们顿时止步,立定。第二声命令是“围起来!”号令一下,所有人学列兵之出列,小臂夸张地滑动小步碎跑着,左一行,右一溜,手一放,把我们俩团团围在中央! 6park.com

为首的红卫兵站在我们面前,两手叉腰问:“一路上可曾见到一高一矮两外地人?” 6park.com

我脑袋还在转呢,只听张君脆儿嘣嘣抢答:“没有!” 6park.com

“那就是你们了!” 6park.com

“我们?……”我长得高,张君长得矮。并排站在光天化日之下,一高一矮。无可抵赖。 6park.com

只见所有红卫兵都对我们恶狠狠板起了脸!面容稚嫩,却满眼的仇讎杀气! 6park.com

原来他们前一个钟头接到在三岔口遇见我们的卡车司机的线报,怀疑我们是牯岭支庐总站从牯岭逃出的漏网之鱼,所以专程列队出来游击抓捕! 6park.com

正可谓“下堂兮见虿,出门兮触螽。”时兮,命兮。运道不济,一步一艰难。奈何? 6park.com

我们虽有两条三寸不烂之舌,却苦无人证、物证、旁证,无法自辩清白。这下可真是玩熄火啦!(汉口话,意思是玩完了) 6park.com

贴主:楚夫子于2022_11_21 18:04:06编辑 6park.com

贴主:楚夫子于2022_11_21 18:06:42编辑
贴主:楚夫子于2022_11_21 18:21:39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楚夫子 加上 50 银元!

喜欢楚夫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楚夫子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楚夫子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