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化长廊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热门原创]·[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羽掠山海东游记II•囚犯暴动抢枪夺船
送交者: 楚夫子[☆★★声望品衔11★★☆] 于 2022-11-25 20:52 已读 1439 次 2 赞  

楚夫子的个人频道

羽掠山海东游记II•囚犯暴动抢枪夺船 6park.com

楚夫子 6park.com

一日两惊,虽败人游兴,但惊后思惊,却也倍觉刺激。旅行而无奇趣,不如宅家卧床看前人写的游记——既无舟车之劳,复无饥馁之苦,更无刀兵之险,然而,终体验不到那份身历险境脱险又历险的那种能调动全身每粒神经细胞的先收后放的畅快。 6park.com

在昏黄的灯下,我和张君杂在箱笼挑担的人流中上了船,在船尾凭栏东眺,我想到六朝金粉、牛首栖霞又将重游,不禁向张君吟诵起两年前在夫子庙秦淮河畔写的旧句:“……我抚古槐弔约素,乌衣巷里笛唏嘘”来。一时间,心情甚至出颓唐而灿烂! 6park.com

灿烂不多会儿,心境重又变回船灯和江水一样的昏黄——趸船的跳板上,出现了一溜鬼影似的人流:七八个高中学生摸样的小青年,臂缠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袖章,端着上了长刺刀的三八大盖,押着三四十名囚犯,无声地登上我们的船。 6park.com

苏三起解,是徒手解差押一女犯人。而此时在这里,是八人持枪押三四十男犯人。——把良民百姓和作奸犯科的坏蛋混装一船!岂不是作孽么?——怎么会有此等情事? 6park.com

我们惶惑不解。请教了船员,才知道,原来,九江市的公检法系统,此时跟全国各地一样,都彻底瘫痪了。虽然社会上的正人君子,谁也不喜欢警察局检察院和法院那些劳什子,但一个社会,倘若没有警察局检察院和法院,到底也还是万万不行的——所谓政权,便是镇压之权么!文革中,警察局里是不设革命委员会的。被“砸烂”之后,便由造反派代行警责,接了管。但总体上和理论上,警察局归南京军区军管会负责监管。这些上船的囚犯,便是南京军区军管会委托接管九江市警察局的造反派学生押往安徽省安庆市监狱去关押和判决的。为什么是去安庆呢?因为这三四十名囚犯,全是安徽人。他们在江西九江犯下杀人、强奸、抢劫、盗窃、扒窃等大小案子,被抓进或扭进局子,经初步审讯,决定发还原籍,交安徽省革委会有关部门发落。 6park.com

南京军区是个大军区,那时管着江苏、浙江、福建、安徽、江西五省,外加上海市。是文革中真正掌权的诸侯单位。五省一市,所有的实权部门,包括公检法,包括革委会,全都是南京军区监管着。 6park.com

那年头,手铐还是贵气的稀罕物。电影里有见,平时难得见。我们发觉,这些上船的囚犯都没有上手铐,也没被捆绑。甫上船,便一个一个被塞进甲板下面的货仓。说是“塞下”,那是因为船长怕囚犯趁乱逃跑,把正常上货的大铁舱门锁闭了,只把甲板左舷的一个通往底舱的两尺见方的铁盖打开,让囚犯把着竖立的钢梯铁级,头朝上,脚探下,一个接一个,慢慢爬下去。都塞下去了,便盖上舱盖,套上弹子锁。我们见那些持抢学生的头儿,咔嚓锁好后,还拉了拉那锁头,确认锁牢了,才敢让红卫兵卸下刺刀,肩枪去休息。 6park.com

船员安慰我们说,几个小时之后,船到安庆,学生们便会押解这些囚犯下船,上岸办交接手续。既然几小时之后我们便会跟杀人放火劫财劫色的囚犯两不再见,我们也就粗粗放下了心。 6park.com

看完热闹,我们回眼打量我们上的这加班的客货混装轮,熟悉熟悉“地形”。 6park.com

船不大,甲板之上,就只一层舱房。最前面是前甲板,前甲板后是驾驶舱。再后,是船员舱和四等舱。四等舱共四间。两两相对,中间可打开,亦可隔开。其实是两大间。每间有两门。一门通左舷过道,一门通右舷过道。四等舱的两侧,一个接一个,是上下双铺,共有百余床位,里面熙熙攘攘,南腔北调,睡满了男女老少。舱中的妇婴幼儿,约占舱客之半。四等舱后,是一大片后甲板。这便是五等舱乘客麇集之地。五等客,除了我们,多是跑单帮的乡下人,所以大笼小担,横七竖八,摊在甲板上坐卧着,多是些精壮而精明的男子,也见有几位面容不俗的中年女人。囚犯们在甲板上一消失,五等舱的乘客便从拥挤为患的后甲板向左舷和右舷空出的过道运动,占定了各自开辟的新“地盘”。 6park.com

我和张君,也背着挎包从船尾踱向船头纳凉,顺便在四等舱门口放好草席,去领略“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意境,同时体味当年“江州司马”白居易在此听琵琶而“青衫湿”的凄楚…… 6park.com

不知怎地,我们说起曾国藩最崇拜的王守仁当年在江西办户甲剿匪事。谈兴正浓呢,忽闻嘈嘈切切声,却不是错杂弹的琵琶,而是人语。回头一看,只见一堆人围在左舷那进出货舱小铁盖旁。他们脚下的铁盖当当哐哐地响。铁盖底下,群声鼓噪。轮机房的马达很响。滤去马达的轰鸣,侧耳尖听,仿佛是底下的囚犯在抱怨底舱空气不足,闷死人、热死人了!他们在求上面的五等舱乘客行行好,把铁盖打开一条小缝,好通风。 6park.com

六月天,舱外边就够热的了。有同情蛇的农夫,便去游说持枪的造反派红卫兵,经后者同意,准备开锁,将铁盖撑开一角,插入一横杠,再将铁盖连上铁链捆在舷栏上锁牢。这么着,既可让底下的囚犯透气,又能保证上头的乘客安全。 6park.com

不料锁刚打开,铁盖便从底下被暴力掀开,杠子未放,铁链也尚未缠放好,甲板下面便齐齐爆出一阵闷雷也似的求生呐喊:“冲啊,冲啊!冲啊!”霎那间,从洞口竟精赤条条冲跳出来一个面容狞恶的大麻子!在他身后,囚犯们口呼“冤枉啊”,“冤枉啊”,“冲啊”,“冲啊”,发狂似的争挤着那小小的舱洞往甲板上跳! 6park.com

押送犯人的,毕竟只是些十七八岁的毛娃子,哪见过这等凶险阵仗!手中有枪有弹,并不敢放的!枪尖有刺刀,也并不敢朝活生生的人挺刺的!四等舱的乘客见状,早全退进舱房,栓死了两头舱门自保。五等舱的客,无险可依,只有拳头,退无可退,登时乱成一团!事出突然,船员们抄了铁棍、铁斧赴敌,却也犯了傻,不知如何应对是好——真使家伙,会出人命的!于是火速去驾驶舱向船长报告:囚犯暴动啦! 6park.com

我和张君见状,赶忙上前,一个对红卫兵高呼“不要开枪!不要开枪!”一个去四等舱门口陈说厉害,摇动三寸不烂之舌,要四等舱里的青壮男人出来帮忙弹压,而将五等舱的老弱妇孺放入四等舱里避难。我们的理由很简单:若三四十名囚犯全部冲上甲板得逞,抢夺了枪支弹药,洗劫完甲板上的五等舱乘客之后,一定不会放过油水更丰厚的四等舱乘客的财产和女人的!四等舱的铁皮门,上有玻璃,哪里挡的住三八大盖的子弹?那子弹的射程可达一公里呢!门一破,你们就悔之晚矣!唇亡齿寒,不若挺身出舱参战,跟五等舱的乘客一起,将冲出底舱铁盖的暴徒弹压回去,庶几可保你们四等客妻小之性命,财产之安全! 6park.com

四等舱里自有明理之士,于是动员了里面所有能上阵的男人,慨然开门加盟,让五等舱的妇女儿童躲进去,然后奋不顾身,跟外面五等乘客和船员一起,协助学生娃子镇压暴徒。此时也,歹徒已冲上来四、五人,正向持枪人夺枪、跟船员和五等舱男女乘客扭打!好在囚犯只能一个一个从小洞里钻上来,而我们的四等舱援军却成十地涌到。不消半个时辰,大局的定。冲上来的囚犯,除了为首的大麻子,均被塞回舱底。学生娃子的枪支弹药,幸无损失。 6park.com

这时,众乘客出于愤恨,反自家变了暴徒,围住那大麻子痛殴。我与张君高叫:“不许打人!不许打人!”挤进去阻拦。但众人已失理智,全不理会我们。只听得人群里头擂鼓也似的拳打皮肉的闷闷声及大麻子凄厉的嚎叫。船长也在。我们吁求船长下令,让船员进去把乘客和大麻子硬性隔开,才结束了这场野蛮的殴打。但好事者,不知是造反派还是船员还是乘客,竟将那浑身赤裸的大麻子五花大绑后吊出舷外,任江浪冲激!……我和张君吁请船长将大麻子扯上船,松绑塞进底舱。船长道,众怒难犯,你看他们冲上来这么凶残。你跟他讲人道,他不跟你讲人道。不让他挨揍,就是德政了。反正不多一会儿,船就要到安庆了。再说了,把他拽回甲板,肯定会被大家打死的!在船舷,他至少死不了!我们闻之无言。 6park.com

半夜,船在安庆靠岸。先下旅客,后下囚犯,秩序井然。我们也松了口气。眼见所有囚犯都上了岸,成双行往江堤上慢行,拿枪的学生娃子正在趸船上和岸上跟安徽有关部门的人一一验明正身办交接…… 6park.com

突然间,那些囚犯停住脚步,不走了!由大麻子发难,众囚犯附和,隔着水,对趸船上和岸坡上的安庆工人诉说:他们并非罪犯,而是江西老俵欺负安徽人,捏造罪名,害他们坐牢。岸上的码头工人,竟也相信囚犯们胡诌的鬼话,翻过脸来!皖民与赣民似有千年宿怨。岸上所有的皖人一下聚集起来,跟皖籍犯人们一起,扑向押解犯人的九江学生夺枪!学生娃子们见势不妙,撇下犯人,端着枪,步步后撤,最后尽皆拖枪退回船上,紧张得连朝天齐射警告的枪也未放一声!——原本他们是要在安庆过夜,次日返回九江的。 6park.com

囚徒们和其他数百暴徒,怒吼如雷,张牙舞爪,如一群飞豹从江堤上身手矫健地猛扑下来!千钧一发之际,船长断然下令收起吊桥开船!眼看暴徒们已扑上趸船了!船却走不了!——因为缆绳还套在趸船上没来得及解开和扔回轮船呢!说时迟那时快,囚犯和暴徒见船要跑,却又一时跑不了,高兴死了,已经攀缆绳的攀缆绳,找小艇包抄轮船的的在找小艇。还有少数暴徒,干脆徒手攀上船舷的栏杆,企图夺枪扣船!船的轮机已开足了马力,烟囱上冒出的浓烟斜斜的压黑了半个江面!可船上无人敢冒生命危险下船去解缆套,缆绳被船暴拉,绷得嘎嘎嘎嘎直响!我们的心也绷紧了!得亏船长镇定,亲自出手,猛挥太平斧,几下便砍断了缆绳!登时,头朝上水方向的船,如箭一般射向江心!然后一个左满舵,转个大弯,向下游飞驶而去!这才摆脱了附船而上的暴徒和尾追的小艇。 6park.com

逃离安庆后,我们的船不再在安徽任何港口停靠,全速直驶南京! 6park.com

船长用电报跟南京军区军管会取得联系。船一到下关码头,就有几名军官登上船来。造反派红卫兵向他们交验了关防。然后,军官们请船长和红卫兵去南京军区军管会说明囚犯暴动详情。船长于是邀了几个乘客,包括出嘴巴最多的我和张君,同去大军区军管会作证。我们于是同车而行,到了南京军区大院。接待我们的军官是名大校。不到半小时,大家具结见证毕。大校表扬了我们乘客的义勇。大家这才道声珍重,各奔东西…… 6park.com

早前几年,我看过一部法国和意大利合拍的影片《塔曼果》。电影的主要情节,本自法国大作家梅里美。主人公塔曼果是非洲一黑人武士。他跟其他一些年轻黑人男女被酋长卖给白人奴隶贩子,在奴隶船上饱受欺凌,奋起反抗,勒死了欺压他们的奴隶主。最后,白人船长用火炮,轰毙了船上所有的黑奴。这次,在一百多里的长江水面,我和张君亲历的囚犯暴动情节,跟《塔曼果》何其相似乃尔!而结果,则大异其趣。《塔曼果》中,造反的奴隶尽皆受戮。而我们船上的囚犯,却凭借煽动古老的省籍仇恨,全部逃之夭夭。无论从结果看还是从技术层面上看,他们搞的,无疑是一次极成功的越“狱”暴动。 6park.com

贴主:楚夫子于2022_11_25 20:54:17编辑
贴主:楚夫子于2022_11_25 21:10:39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楚夫子 加上 50 银元!

喜欢楚夫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楚夫子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文化长廊首页]
楚夫子 已标注本帖为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如果内容违规或侵权,请告知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手机扫描进入,浏览分享更畅快!

楼主本栏目热帖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