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情感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永远的外婆桥
送交者: 我在枫林中哭泣[♀☆★★女中豪杰★★☆♀] 于 2019-07-16 2:42 已读 1361 次  

我在枫林中哭泣的个人频道

  “儿子,你外婆走了……”在电话那头,妈妈说完这句话后沉没了很久,当我再次确定消息的真实性时母亲沉默了,但依然能听到电话中传来的哽咽声。听到这个噩耗时,我也呆了半天,知道外婆年纪大了,迟早会面临这一天,可当听到外婆去世的消息时我还是难以平静。
  常听母亲念叨外婆身体不好,为了不留下遗憾,国庆节我专门带老婆一起看望了外婆。那时候,外婆还是和以前一样脸上挂着爽朗的笑容,但说话中时不时能听到咳嗽声,虽然感觉到外婆身体不如以前了,但我觉得撑个一两年应该不成问题,谁承想走的竟是如此之快!
  电话那头,母亲终于还是强压着悲伤恢复了平静,说话时不在有很明显的情绪波动了。可能是我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母亲觉得自己老了应该有更稳定的情绪吧,她觉得自己再也没有随便宣泄悲伤的权利了,说话中常常有一种看破生死的随意。这次电话中,她还是忍不住的给我嘟囔了一句“我都一把年纪了,但在妈妈去世的那一刻,竟觉得自己还是一两岁的小孩子,突然觉得找不到自己的妈妈了,很难受,仿佛世界失去了支撑一样。”听到这句话,初为人父的我觉得心里特别难受,对母亲的这种感觉有强烈的共鸣。就如我,即便有了自己的小家,父母虽然逐渐苍老,但我的心里依然觉得他们强大如初,有什么闹心的事儿第一个想到的还是父母。这种感觉,不仅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吧,可能还有更多的精神寄托吧。
  可能是很久没和我这个不着家的儿子谈心了,在我安慰母亲的过程中,母亲像我倾诉了自己压抑的悲伤和抱怨。她反复说舅舅通知她太晚了,以至于她给外婆的头没有梳理好,他也抱怨其他的亲戚没有想象的悲伤,觉得她们对外婆的牵挂太少。其中有一个细节,我记得特别明显,她说外婆去世时一直拉着她的手,大概是不放心吧。我想,这些抱怨可能会是母亲一生的遗憾。在母亲吐诉的过程中,我仍不住想这是我的母亲吗?在我印象中,母亲很少会去评价别人,这次抱怨这么多,我想,母亲真的是伤心透了。我没有体会过失去至亲的那种滋味,但我能明显感觉到母亲的心很疼很疼,可我只能用语言去不断安慰。过多的语言安慰都在这一刻显得苍白无力,我只能慢慢宽慰母亲外婆年纪大了,但我清楚那种痛苦,可能会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消化,去慢慢淡化,或者一辈子都会藏在心底。
  说起自己的外婆,我一直觉得她和母亲很像,应该说母亲的做人简直和外婆是一个模板刻出来的。她们平时都话不多,也极少和人发生纠纷,虽说农村父女之间多闲话,但他们从不参与其他家庭的家长里短。可能是生活贫苦的原因,面对各种不公,她们更多的是逆来顺受,外婆常给我说,人要懂得知足,确实是,她一辈子也没有富裕过,用现在的生活条件看,应该是属于特别贫苦的一类了。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家一直都很穷,吃饱饭都困难,为了生活,父母只能更加拼命地干活。父母忙不过来,就让我住宿到外婆家,其实外婆自己也过得很清苦,物资的不富裕使我们经常面临温饱的问题。那年是我小学三年级吧,我和外婆在窑洞住了一个学期,那算是我和外婆单独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一次时间了。当时,外婆的房间没有通电,晚上用的都是煤油灯,没有其他的事儿可以做,一般晚上睡觉睡的都很早,这反而养成了我早睡早起的好习惯。也许是一直保持着这种习惯的原因,我到现在都没法多熬夜,过了十二点雷打不动的想要睡觉。
  和外婆在一起的日子,她也会教我认字,但外婆没读过书,她也只认得大概,给我在学习方面的指导很有限,不过倒是听外婆说了很多的山野故事。我想我喜欢文学,可能可听外婆讲故事也有原因吧,那时候我觉得以前的世界是多么神奇,怎么会有这么多光怪陆离的事情呀。我到现在都好奇,这些稀奇古怪的故事是怎么传下来的,故事各种各样,有鬼故事、神话故事、当地的传说和野史,有些故事内容到现在我都清晰的记得,只是长大了才发现故事的逻辑经不起推敲,也就不给外面继续去讲了。不管逻辑和真假,那时候听外婆讲故事是我快乐的一大源泉,有些故事反复的讲,但每次我都听得津津有味。第二年,我们家家庭条件稍微好点了,再加上父母觉得还是和家人在一起更利于我的成长,我便回到了自己家居住,课业也日渐紧张,闲时还要帮父母干农活,和外婆的接触也就越来越少了。
  再后来,我上了初中,那时候不在满足于各类故事,对物质有了追求和攀比,开始渴望和其他小伙伴一样有好吃的和新衣服,但这些都是我的奢望。那时候我家一贫如洗,一年四季都过的很清贫。农村都有很浓重的过年氛围,过年的隆重和心里感觉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小伙伴们都盼着过年,但我却希望不要有过年,觉得过年简直是心里的一道疤。和别人家的喜悦完全不一样,对我们家来说,每年最痛苦的就是过年了。年底,一方面有人找父母要账,借的钱怎么的都还不齐,难免会遭到别人的责骂,我想我们家已经够节约了,但还是没省下一分钱,心里对父母充满了失望。另一方面,进入腊月后家家户户都杀年猪穿新衣,我们还是二面饼子和土豆充饥,猪肉和新衣服对我们来说都是奢侈。长大后我回想时也会自责自己太虚荣,其实这种对比父母虽然嘴上不说,但我能深深体会他们的自责。过年别无长物,唯一能和大家同步的,大概就是扫房子和清洗衣物了。可能是节日的影响吧,我觉得能穿上母亲换洗后的衣物,也倍感开心,刚开始的失落还是会冲散,一样能开开心心的过年。
  虽然我们家没有猪肉,但我还是能尝一两次,也觉得特别满足,那是我童年最珍贵的记忆之一了。过年时,外婆家杀了年猪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杀完年猪,外婆会给我们送一些肉和骨头,同时会把我和弟弟、母亲喊过去饱餐一顿,那是我一年中最开心的事儿了。在大年初一,按习俗要给舅舅家拜年,在走亲戚的时候,我们也最喜欢去外婆家,因为去了有骨头啃,还有一些年钱。越是困难的时候,这种感情更显得弥足珍贵,有外婆在,小时候是物质的改善,长大后则是对外婆的感恩,小时候的期盼到长大后的依赖,都是因为外婆在,这大概是我对过年最大的期盼了。
  村小学毕业后,我到了镇子读初中,离家相对要远很多,就寄宿在街上,平时只有周末才回去一次。平常早餐都是家里做的饼,一般放三天,三天后家里托人带给我。那时候,如果外婆来上街,她总会给我一些零花钱,有时候会给我买一些菜,或者是清油之类的,这些都足以提高我一大截的生活水平了。初中开始,我也逐渐成熟起来,学会了判别人心冷暖,也不在追求过年的物质,虚荣心也少了很多,觉得过年和爸爸妈妈弟弟们在一起,能有一个假期也挺开心的了。但还是和以前一样,外婆都会给我们一些肉,让我们去解解馋。其实,这足够我们一家过一个丰盛的一餐了,那也是我们一年最好的一顿,别人家过年天天吃好的,我们家过年靠的是外婆的一餐。大概是我到初二开始,我们家买了磨面机,生意日渐好起来了后,生活也有了较大的改变,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偶尔可以吃到肉馅饺子了,过年时候,妈妈都会嘱托我给外婆送一碗热腾腾的饺子,让外婆也一起尝尝年味。
  这个习惯一直到我大学毕业,后来我到重庆工作,回家的次数少了很多,但每次回去都会给外婆送饺子。因为家庭原因,外婆在后来的生活中都是独自居住,没有和舅舅住到一起,年纪大了生活也相当不方便,这时候母亲开始照顾外婆,送吃的或者让外婆到我们家来吃饭这种。和我母亲反而来往的更多一点了。但这些都是陆续从母亲的交谈中或者弟弟高速我的,很多时候,我感觉我逐渐淡出了外婆的生活。我结婚时候选择在老家,那次外婆很高兴的参加了我的婚礼,后面一个劲的夸我和媳妇,说婚礼很好,我知道我虽然没有在老家,但她一直都关注着我,可能也很想念我,但毕竟不是自己亲孙子,这种想念大概都藏在了心里,或者给我妈妈偶尔说说。
  今年国庆,其实在去年开始,就听到母亲说外婆的身体不好,但我想看看大夫总会好起来的,我想外婆年纪大了,生病对老年人来说司空见惯,总会熬过去的。但心里还是隐隐不放心,以来看看母亲,再则也是探望一下外婆,总感觉见一面很不容易,还是想看看。再见外婆时,总感觉她心事萦绕,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还是时不时抱怨自己的身体不好了,说我这么远回来自己却不能给我们做饭了,听到这话我心里特别难过,吃了外婆那么多的饭,到念过花甲外婆依然惦记着要给我们做一顿吃的。
  因为行程匆匆,聊完后我便回重庆了,我想等自己孩子大点后再带她去渐渐外婆,也是让外婆高兴高兴。哪知道国庆一别,竟成了永远,在听到关于外婆的消息已经是天人永隔。晚上,我回想了很多小时候的细节,总感觉外婆过得太苦,觉得亏欠了很多,也特别遗憾不能送她最后一程。
  人生啊,有时候就是这样,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可这一秋也是肝肠寸断,有太多的遗憾。不管有没有天堂,我知道再也见不到外婆了,希望外婆安息,心里默默道一声:外婆,一路好走,我们都记着你!
喜欢我在枫林中哭泣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我在枫林中哭泣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情感世界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