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情感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遇到这种公婆和老公,你就早点了断吧
送交者: 一次搞大[♂★★腚能搞大★★♂] 于 2020-02-11 6:43 已读 2933 次 2 赞  

一次搞大的个人频道

世上所有的悲剧都来源于无知,这话不知道谁说的,真特么对。



01



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乡村,家特别穷,小学没读完,十四岁出门打工,挣钱都交给我那酗酒的爹,每年只有我交钱给他的那几天,他才不打我妈。



1988年,我十八岁,被人叫作村花,身高一米六五,体重九十五,该细的地方细,该挺的地方挺,最重要的是皮肤白,农村姑娘地头田间跑的,一百个里头也难找到一个像我这么白的。



但我知道我是迟早要被父亲拿去换亲的,他要用我给我那个傻哥换个媳妇儿。



就是那年,我认识了二十五岁的刘义。刘义在我打工的服装厂做木工,他个头瘦小,人机灵,干活麻利,还总不忘记给我抛来几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我当然读得出他眼神里的暧昧,我又不是傻子。



他每次约我吃饭,我都带上一帮姐妹,去狠狠敲他一笔,用姐妹的话说,就是测试他是大方还是小气,每次刘义都豪爽地请客买单。第六次,我一个人去赴约了,除了感动于他的诚意,也对每次大方结账的刘义产生了好感。



一个男人为女人大方付钱的样子,真的很帅。



那天晚上,吃完饭后,刘义骑着摩托车带我在工业区附近兜风,我坐在他身后,风把他身上温热的汗味统统塞到了我的鼻子里,我心里有点莫名的烦燥和期待。



我没有吵着要回去,默许他把我带到了工业区的边缘,那里只有稀稀拉拉几棵树立在月光里,在那里,我没有任何拦阻地让他一件件剥开了我的衣服。



02



19岁那年春节,我瞒着爹妈,带着五个多月的身孕,跟着刘义私奔了,我们辗转穿过了两个省,才来到了刘义的老家。



刘义老家也在农村,村子大,粮食多,乡亲们看起来也很和善。



我喜欢这个地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谁见了我都夸,哎哟,刘义那小子恁好福气,娶了这么个漂亮媳妇儿!



19岁的我很虚荣,特别享受这些夸张的捧场。



刘义回来后就没再出去打工,而是在附近乡镇到处找活儿干,我在家养胎。刘义家一共四间瓦房,门前靠墙堆满了木柴。有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一棵上了年纪的桑葚树,常引来附近的小孩子爬上爬下,有时候晚上还有孩子呆在树上不肯回家。



很快我就知道了他们不肯回家的原因,刘义的性欲很强,几乎每一晚都不空下,而窗户那层破烂的窗纸根本挡不住我的呻吟。



附近的小孩开始阴阳怪气地学我的呻吟声,和我年龄相当的女人都拿眼角瞟我,也不跟我说话,好像对着我开口,她们也会跟我一样变成了个骚货。



“骚货”这个词我第一次是从那些小孩的嘴里听来的。



03



第二次,是从刘义的嘴里。



那天晚上,是我怀孕第七个月的时候,此前刘义仍然夜夜不肯放过我,那天他也要我满足了他才肯睡,我拒绝了,我说,不行,我招架不住了。



刘义一脸的不爽,你到底脱不脱裤子?



见我摇头,刘义突然抡起巴掌扇到我脸上,妈的,老子讨老婆不能操,要老婆干嘛?



我吓得捂着脸哭,越哭他越火,扯开我的手,左右开弓地扇我脸,让你拿捏,你个骚货!



我大喊,爸,妈,刘义打我!



婆婆一脚还未跨进我的房门就嚷,这个骚货,大晚上杀猪一样,叫什么叫?打!



我往床的角落退缩,刘义一脚踹向我的大腿,婆婆拉住他,打脸,打胳膊,别打我孙子。



刘义一把揪住我的长头发,把我拖过来,婆婆抬手就给了我两耳光,你个骚货,啊?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啊?你叫什么,啊?天天吃香的喝辣的,啊?大肚子还把自己打扮得那么骚,啊?要不要脸,啊?想勾引汉子是吧,啊?



她每说一个“啊”,就抬手给我一下,要么是脸,要么是我的胳膊。我双手被刘义箍得严严实实,只能一边哭一边任她打。



他们放开我的时候,我嗓子已经哭哑了。



我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我自问自己勤快随和,每天把家里家外收拾得干干净净。难道就因为我怀孕还穿得好看,我就是个骚货么?



刘义打呼噜的时候,我仍在流泪,我的脸火烧一样的发烫,我的胳膊在流血,大腿根被踹得淤青,我全身都在痛,却不敢哭出声音,那一刻,我想起小时候看到无数次我妈被打后啜泣的情形,我想,这大概就是女人的命吧。



04



一夜未眠,第二天我去河边洗衣服的时候,村里那个死了老婆的光棍海牛看着我的脸,欲言又止,我低下头对着水面一看,自己的脸都肿成猪尿泡了。



海牛端着衣服走的时候嘟囔一句,你,你还是回老家吧。



我半天没吭声,我已经无家可归了,没给哥哥换来媳妇,现在回去也是被打死。



第一次动手后,隔三差五他们就会收拾我一顿,仅仅是孩子出生的那个月,我没有挨打。



女儿的到来,公婆虽然黑着脸,但刘义高兴了两天,他抱着白胖的闺女,对我翘起了大拇指说,英子,闺女像你,真好看,你好好休息再给我生个儿子。



然而,生完孩子第十天,就因为我说了句,孩子尿布没洗干净,正在做饭的婆婆就拿着锅铲进房直接给了我两下。



我于是不敢说什么。



但即使不敢说,也会错。



刘义高兴的时候,要我化妆,他说,你打扮好看点,这样我才有面子。他不高兴的时候,看着我化妆,就会抬手就给我一巴掌,你个骚货,要去勾引谁?



到后来,生下儿子后,我每天化妆,已经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为了掩盖脸上的各种淤青。



那几年,这个村子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谁都听过我无助的嚎叫,无数个夜晚,他们在纳凉的时候,吃晚饭的时候,睡觉看电视的时候,都会一边听着我的嚎叫,一边麻木地说:“唉,刘义媳妇儿又在挨打了。”



但没人敢来劝架,刘义的父母是村庄一霸,平日里谁招惹了他们,他们就拿刀拼命,而且是夫妻俩一起上。刘义的隔壁就住着他的二叔,刘义一手拽着我的头发把跑出门的我从地上往回拖的时候,二叔站在门口实在看不下去,吼了一句,刘义,你娃真不是人,这么打会死人的!



我公公婆婆立刻冲到二叔门口,我家儿子打媳妇,要你管?你是这个骚货什么人?相好的?



二叔再不吱声。



05



海牛把跌打损伤药递给我的时候,脸红得像紫猪肝,英子,这药,擦,擦的。



海牛在工地干活,每一分钱都靠自己汗水挣来的。



我推辞,不要,你还有丫头养。



他不收手,你拿着,别嫌弃,你不擦,疼。



我眼泪出来了,收下了,难得有个人关心我,但我不敢跟他多说话,刘义不在家,但公婆看见了也会打死我。



刘义出门打工一年,再回来的时候居然开了一辆小轿车,手上拿着最新款的诺基亚了。



他突然就变成了个生意人,电话不断,嘴里谈的都是几十万的大单子。



我开心极了,我一直知道刘义精明能干的,终于要发达了,而我也知道,刘义除了打我,金钱上对我是很大方的。



但我还没高兴三天,刘义的老板来了,是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当天晚上,他们俩睡在了一起。



我搂着两个孩子被婆婆赶到小房间住,婆婆笑吟吟看着那个女老板,笑吟吟地地把我和刘义的床铺上新床单,新被子,刘义给那个女人洗了脚后,就关上了门。



那天夜里那个女人的叫床声一阵高过一阵,村庄的狗都惊得汪汪直叫。我之所以不哭不闹是因为公公拿着铁锹,婆婆握着木棍,对我虎视眈眈。



那女人住了三天,我沉默了三天。



她刚走,刘义就把我拽到门前那棵树上,剥了我的袄子,把我捆起来,一巴掌扇过来,你天天摆什么臭脸给我看?



公公婆婆全抄家伙来了。



冷和痛让我麻木了,不知道被他们打了多久,这次我竟然都没哭。



当天晚上,那个女人打电话让刘义过去玩两天,刘义开车把公婆和儿子都带去了。他们走的时候,欢天喜地,公婆还在问刘义,哎呀,你说我们带啥礼物给她好啊?这个会不会太寒碜了?



三岁的儿子被他们抱走的时候,一直看着被绑在树上的我。六岁的女儿看他们都走光了,才哭着跑过来给我解绳子,可她力气太小了,解不开,她跑出门叫来了海牛,他解开绳子的时候,隔壁二叔家的堂姐也来了。



堂姐给我洗脸,海牛给我擦药,海牛给我盖被子的时候,我抓住他的大手,我问,海牛,我是不是个骚货?



半晌,海牛才从我的手心抽出他的手,英子,这不是你的错。



海牛温暖粗糙的大手帮我抹去了眼泪,我真想窝在他怀里哭一场,可我不敢,我不能害他。



堂姐抹泪,英子,你逃了吧,实话跟你说,刘义以前就因为打人坐过牢,你一个外地媳妇,他会弄死你的,不走你就跟他离婚吧。



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离婚两个字,我从小就看惯了我妈被我爸打,我妈被打得满地爬,她也没提过离婚。



我也知道,如果我胆敢提出离婚,公公婆婆会打死我。



06



我还没提离婚,灭顶之灾就来了。



第二天,公婆回来了,第三天一早,刘义气势汹汹地回来了。



一进门,他就操了一把菜刀,一把拎起躺在床上养伤的我,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好你个婊子,我前脚出门,你后脚就把你的光棍汉子招回家来了?



我知道肯定是公婆套出了女儿的话。



我坦荡荡,海牛就是过来给我解绳子,又不是跟我睡觉,你都把我打得只剩半条命了好不好?



刘义可不管,他拽来了海牛。



海牛说,我们没睡。



婆婆说,谁知道你们睡没睡,昨晚一个人都不在家,睡了也说没睡。



刘义左右开弓扇我,招不招?



我嘴角流血了,我说,我们真没睡。



刘义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拽到厨房,不说是吧,那就给你点颜色看看。



他把我按到了装满水的桶里。



那是冬天,水刺骨的冷。



他一边按我的脑袋,一边恶狠狠地说,老子弄死你,都不会偿命的,你他妈的就是个没户口的黑户,死了都没人查你!



海牛抡起手边的铲子,朝刘义砸了过去。



警察来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家暴”。



我也第一次知道,我和刘义的婚姻,其实是不合法的,我们压根就没有领结婚证。换句话说,就是我俩根本不是夫妻关系,只是同居。



我为自己的无知感到深深的悲哀,同时也看到了希望。



刘义说海牛把他脑子打坏了,他硬让救护车把他送去医院了,公婆也赶过去了,家里只剩下我,和两个孩子。



晚上,我安顿好孩子,就去了海牛家。



他开了门,我仰着肿胀的脸问,海牛,我嫁给你,你要不要?



海牛脸红了,鼻息重起来,不吭声。



我说,我跟他不算夫妻,不用离婚就能散,我跟你过日子,好不好?



他还是不吭声,呼吸越来越重。



我黯然,海牛,你嫌弃我?



没有半秒钟的犹豫,海牛一把抱住我,他的胸膛高大宽阔厚实,我一头扎进去,真暖和,真暖和。



我说,海牛,你想不想要我?



海牛老实回答,不能,你伤这么重。



我不说话,一件件脱下自己的衣服,再一件件脱下海牛的,我的动作很轻,很柔,好像这是我的新婚之夜。



我钻进海牛的被窝,他轻轻地抱着我,轻轻地吻。那一次,我才知道,原来这事女人也是有感觉的,原来女人不是男人的某项工具。



我流着泪说,海牛,你带我走。



海牛搂着我,英子,你不嫌我穷,我就不怕刘义。



07



刘义从医院回来的时候,拿出检查的单子,要海牛赔偿他五千块,这大概是海牛一年的纯收入了。



海牛说,钱给你可以,你放了英子。



刘义阴阳怪气,哟,你英雄救美啊,什么时候上了我老婆了吧?好,你给我钱,她就是你的了。



海牛说,我得去银行取。



刘义说,行,我写个欠条,你按个手印。



海牛走后,刘义在那张欠条上的5000后面添了一个0.



他得意地拿着欠条给他爹妈看,那个傻愣子,欠我五万块了,白纸黑字,他这辈子都得朝死里干活还我钱了,就这种傻叉,还想睡我的女人!



我说,刘义,你有钱,也有女人,你就放过我好不好。



刘义朝我狞笑,你想跟他是吧,告诉你,你死了这条心,我就是不要你,你也不能跟人,他只能得到你的尸首。



我心里一片冰凉,我太了解刘义了,他不会放过我的。



我决定再次私奔。



也许是老天可怜我,给我机会,刘义催着找海牛要钱的第三天,那个女老板来电话让刘义去一趟江苏,刘义不敢怠慢,开车走了。



刘义走后,公婆料到我想逃走了,到哪都带着两个孩子,怕给我带跑了,我一直寻找机会。



那晚,我带着俩孩子去隔壁堂姐家聊天,村支书也在堂姐家和二叔说话,我们故意聊到深夜,婆婆屡次来催,公公不耐烦地门口大声地咳嗽,大声地踢东西,但碍于村支书不敢太过放肆,后来,两个孩子在堂姐床上睡着了,婆婆要抱回去,每个人都阻止,她只好作罢。



我一个人回自己房里睡下不久,就听到了海牛的暗号。



我光着脚,提着鞋子,悄无声息地穿过漆黑的堂屋溜到了后门,轻轻地拉开门栓,门栓上套着一把锁,我顺手拿下来,然后我溜了出去,用那把锁锁住了后门。



海牛一把抱住我,说,大门我锁上了,他们出不来,两个娃都穿好衣服了,我们快走。



我们牵着三个娃,堂姐来了,递给我几张一百元的大钞,英子,跑远远的,永远别回来了。



我跟着海牛,拖着我们的三个孩子,坐在海牛叫来的拖拉机上,突突突地离开这座村庄,走了几公里,我回头能看见火光满天。



三个月后,我才知道,那晚我的公婆,也就是刘义的爸妈被烧死了。



乡下人家家户户门前都有个煤炉封住炭火,第二天早上做饭用。那天晚上,暴躁的公公一脚把煤炉踢翻了,炉里的炭火把墙边堆了一个冬天的干燥的木柴渐渐引着了,木柴就堆放在公婆房间的外墙边,大火烧起来的时候,老俩口试图开门,却发现前门后门都锁了。



邻居们发现的时候已经火光满天,而他家,离最近的河也有一千米远,何况,那是冬天,河都是干涸的。



我间接地害死了那两个老人,可我心里没有一点内疚。



我的心里只有希望,对未来的希望。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5 银元!

喜欢一次搞大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 一次搞大的个人频道 ]·[-->>参与评论回复]·[用户前期主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情感世界首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